世家媳

第十章 野外

少了裙子这个麻烦,如锦看起来精练得多。杨府的姑娘们都扎着马尾辫,穿着短褂和裤子,跟平时大相径庭。

如锦早早的就在杨府外面等候了,她没有进府,反正就算是进了杨府,还是得走出来,麻烦得很。

当她看到杨府的少女们你说我笑的走出来时,抬起胳膊挥了挥手,对众人打招呼。

杨如心毕竟是姐姐,脸上挂着笑容说道:“如锦表妹,你怎么没乘马车过来?”

“跟你们挤在一起更好,马车多了也是麻烦事,再说,咱们是去采药的,何必多一辆马车。”如锦笑呵呵的回应。

杨府的马车已经准备妥当,如锦随着杨府的三姐妹上了马车。马车很宽,就算再坐三个人进来都没有问题。

车里还摆着四个小背篓,杨府的三位姑娘跟平日里比起来多了一些精神,有说有笑的。如锦想起这三个表姐表妹在府里的时候大多数都不说话,经常在药方的呆一天两天。还以为这三个姑娘都是性子沉稳的呢,没想到也会有少女跳脱的时候。

对于杨如心她们三个来说,出去采药跟野游没什么两样。若不是最近太阳比较大的话,她更恨不得隔三差五的就去郊外。

如锦以前基本上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根本就没有去郊外玩过,这一回也借着认药,出去玩一下,只是这太阳很大,温度也不低。

“我昨天做了霍香正气丸,现在时辰还早。还不算太热,不过等我们出了城之后,太阳就该大了,你们现在也吃一粒比较好。”杨如心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瓷瓶。

打开瓷瓶。便飘出一股刺鼻的味道。

杨如兰赶紧掩住鼻子,这霍香正气丸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我准备了风凉油,不用!”杨如兰说道。她最讨厌霍香正气丸。

如锦没有准备这些东西,也知道杨家的三个姐妹肯定会准备,便向杨如心讨要了一粒,虽然气味比较难闻,但效果应该是不错的。

马车出了城,杨如心就干脆掀开了窗帘,道路的左边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右边是小树林,偶尔会出现土地,每一次杨家的姐妹出来的时候,都兴奋不已。

到了小山丘上,四人下了马车。把背篓背上,帽子戴上。这个山丘不大,但只要是细心的话,还是能找到好药材的。

如锦抬了抬头,扬起手遮住了刺眼的阳光,鼻尖传来青草的香味,貌似心情不错。

“我才刚学认药,若是不对的话,你们可要帮忙纠正我呀!”如锦笑吟吟的说道。

“表姐。你只管放心就是,有心姐在,她绝对会帮你的。”杨如兰笑嘻嘻的说道,说完之后,就已经拔腿往山丘上走去。

杨如心对如锦笑了笑,说道:“认药确实比较难。不过只要认真的话,还是很快就能学会的。你只管放心便是,这个山丘不大,你采了药之后,到了正午就回到这里,这里也有遮阴的地方,我会教你如何辨别的。”

如锦点点头,先谢过了杨如心,这才往山丘上走去。

杨家的其他姐妹也不闲着,顺着小路往山上去。

如锦没走几步,都会认真的在地上寻找,虽然这里只是一个山丘,想要把这个山丘全部走完,也得花上一天多的时间,何况还要花时间去寻药呢。

她看到草药都会摘下来,或者是用小锄头挖出来扔到背篓里。

等走到一个草丛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步子。

这个草丛不小,看起来是钩吻。却有些拿不准。不管是《毒经》还是《本草纲目》上都有记载。钩吻跟金银花很像,但一个是剧毒,一个却无毒。虽说两种都是草药,但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致命。

她眯起了双眼,唇角稍稍翘了一下,却还是小心翼翼的采了不少。就算是钩吻,拿回去的话,或许也会有用处。

如锦从来都没有觉得像今天这样开心,不用去想勾心斗角的事情,只是单纯的采药,认药。她的四周没有一个人,杨家的三个姐妹早就没了人影。在这里,她感觉到了放松,心情自然就好了很多。

她忙碌了许久,觉得身上被汗水浸泡,额头上的汗水竟然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小声的嘟囔道:“竟然快到正午了,我的背篓也差不多装满了。”

是时候回去了,不过如锦看了一下山顶,有一股想爬上去的冲动,不过还是忍住了,她的肚子饿了。只有马车上才有干粮。

背着一背篓的药材,如锦慢悠悠的下了山。

杨家三姐妹早早的就已经下来,在林荫下歇息。

地上扑了一个床单,上面摆了不少吃食,大多是点心,不过还是杨家做的一些零嘴。

杨如兰看到如锦,扬起手臂招呼如锦,大声的叫道:“如锦表姐,快过来尝尝我家做的点心。”

如锦的唇角微微扬了一下,连带着眼角也微微上扬。步子却比刚才快了不少。

等走到树荫下,杨如心递了一个水袋给如锦,如锦摸了摸自己的腰说道:“一直带着水呢。”

“水袋贴在你身上,水肯定有温度,不解渴,这个水袋一直留在马车里,你也喝点,解解渴。”

如锦也不再推辞,拿起水袋仰头喝了一小口,身上的额燥热退了不少。等身上的汗干了,如锦把水袋还给杨如心。

盘腿坐到杨如心的身边。

“若非背篓里有草药,我真以为咱们是出来野游的。”如锦瞧着床单上摆着的点心和零嘴说道。

“本就是出来野游的,咱们平日里关在药房里久了,也想出来透透空气。顺便出来采药罢了。”杨如心说道。

杨如兰的脸凑到如锦的跟前,说道:“别听心姐的,她肯定是少了几味药,才无奈的出来,不然她可宁愿在药房的呆十多天都不出门。”

如锦拿了一块点心,才要放到口中,就听到杨如兰的话,忍不住笑道:“出来走走挺好的。”

“对了,我也采了不少的草药,不过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草,还是药。”说着,如锦把自己的背篓拿过来,从背篓里把新鲜的草药拿出来摆在床单上。

杨如心拿起一片叶子说道:“咦,这是钩吻?”

“不知道呢,第一眼我也觉得是钩吻,不过看着看着,却越觉得不对,该是金银花吧!”如锦不敢确定的额说道。

杨如心看了半晌,虽然很像钩吻,但还是能区分开来的。这叶子分明是金银花的叶子。

如锦采的金银花不少,杨如心又在里面拨了一下,拿出另一片叶子。钩吻和金银花绝对不能搞混,不然是会死人的。

这一片,她敢肯定绝对不是金银花。

“这一片是钩吻。”杨如心把左手中的叶子递到如锦的跟前,“你仔细瞧瞧,金银花和钩吻的叶子还是有不同的。”

如锦接过杨如心手中的钩吻和金银花叶子,仔细的对比了一下,确实很难辨认,若非有对比,兴许她根本就认不出来金银花和钩吻的差异。

“可惜你把钩吻和金银花全都混在了一起,不然的话,倒是可以用钩吻来入药。”杨如心觉得很是可惜。

“钩吻也能治病?”如锦反问道。

钩吻的毒很强,若是刚吃下去的话,还可以用人中黄来催吐。再吃点绿豆汤的话,就不会中毒。《毒经》中记载了钩吻,虽然也记载了汤方,但没有亲眼见过,如锦始终不会相信。

“我也是偶尔听五婶说的。她说不管哪种毒,只要用对了,都可以成为致病的良药。再说,咱们常用的汤方中,都有那么一两种草药带毒,还不是一样的治病,只是有些草药的毒太过猛烈,一般的大夫不敢拿来治病。”杨如心说道。

如锦点点头,看了半个多月的《毒经》,又翻看了一下《本草纲目》,里面记载的汤方确实有不少都会用到毒药。

连风热感冒有时候都会用上附子,钩吻跟其他的草药相配也应该能治病的。

她突然懂了那么一点。

本来就对《毒经》感兴趣,现在更感兴趣了。不,应该说对学医更感兴趣。

一副药,就算里面的草药相同,但每种草药的混合药量不同,治疗的病症也不同,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毒药。也就是看如何配制。

如锦把混杂着钩吻的金银花扔掉,打算下午的时候再去采些钩吻,至于金银花么,随便哪个药房都能买,她今日最主要的还是来认药,能采到钩吻自然是更好的。

除了金银花和钩吻搞混了之外,其他的药如锦倒是没有认错。

回到家之后,如锦的心情一直都很不错。

尔英从来都没有见过如锦这般高兴,甚至连脸上都表露出来了,可要知道,当初给老夫人报仇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如锦这般高兴。

那个时候,她只感到如锦的伤心。

如锦累了一天,回到家里之后,就把草药给整理出来,明天她会带着这些草药到杨家。钩吻具体有什么效果,还是得当面请教五舅母。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