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家媳

第十二章 大结局

如锦等来了京城的消息,不过也等来了一个让她有些意外,却又在她预计范围中的人。

苏彦宁来宁波了,还拿着姚兴富写的信到陈府来拜访。

刚听到苏彦宁来了的时候,如锦手中的药炉差点没拿稳摔到地上。她稳了稳心神,佯装镇定的把药倒在碗里,把炉子灭了,再把药炉洗了。这才不急不缓的把药端出来。

她的手心早就冒出了滑腻腻的汗水。

“尔英,来点药不?”如锦问道。

尔英摇摇头,她还等着如锦去花厅呢,姑爷,哦,不,是侯爷。侯爷还在花厅里等着,难道就如此把他晾在一边儿?

“侯爷终究还是来了,夫人就算心里不舒服,也该去见一见。再说,他的手上还有姚大哥的信啊!”尔英的心情纠结不已。

如锦看着眼前黑乎乎的药汁,一张脸拧在了一起。这碗药她是绝对不敢喝的。虽说学了这么久的医,但严氏还没有开始教她汤方。这些汤方是她在医术上看到的。当然,也不可能是什么毒药,喝了最多拉点肚子。

“夫人,夫人!”见如锦没有说话,尔英赶紧唤了几声。

“再等等!”如锦心头猛跳了几下。她最近这段时间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等苏彦宁来吗?

为什么现在他来了,她却不敢出去?

“尔英啊,你说,之前我离开京城的时候,是不是做得太绝情,还亲自给他纳了两个姨娘!”如锦别扭的说道。

那个时候她的心里犯堵。本来以为自己这一世对苏彦宁没有感情。却在离开苏府的时候,心心念着的,还是苏彦宁。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但她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苏彦宁。

她依旧还在犹豫。

“您还犹豫什么呢?侯爷现在既然会来宁波,应该还是为了您吧!”尔英不敢确信的说道。不过苏彦宁既然能够从姚兴富那里拿到信,显然他已经知道画绢坊就是如锦开的。

“咱可不能往自己身上贴金,他先是是侯爷!”如锦酸酸的说了这么一句。

“哟哟。瞧您这口气,不就是心心念着苏侯爷,可不就是抹不开面子。您抹不开脸不想去见侯爷,让我去说就是了呗!”尔英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别,还是我亲自出去吧,你可别在他跟前乱说话!”如锦免不得瞪了尔英一眼。

尔英偷偷的笑了笑,从柜子里翻出一件鲜亮的衣服。

“您瞧瞧这件衣服怎么样?”

“换什么衣服。也就是见个面!”如锦道。

尔英讪讪的把衣服放回去,陪着如锦往花厅那边走去。

如锦不住的捏了捏手中的方帕,最后等笑容挂到了脸上,这才走出去,就看到苏彦宁安静的坐在那里。

“夫人。您实在是好福气,前些日子我给您说的媒您瞧不上,这一回来让我保媒的可是京城的苏侯爷!”这个媒婆,就是经常来陈府说媒的媒婆。

如锦瞪了瞪眼,目光“刷刷”的往苏彦宁的身上招呼。

苏彦宁正色道:“良田千亩,良铺三五十家,还有宅邸一座,只为聘一贤妻!”

那媒婆见苏彦宁这般沉不住气开了口,赶紧说道:“哎哎哎。苏侯爷,您这般着急做什么,我做了几十年的媒婆,都没见过你这般心急的,可别吓着人家夫人。”

苏彦宁确实很心急,他本想等京中局势定了之后再过来。却没想到宁波这边不少好人家到陈府提亲,能不急么!

如锦看了尔英一眼,尔英赶紧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显然她是知道苏彦宁这一回登门是带了媒婆过来的。

“待会儿咱们再算账!”如锦低声在尔英的耳根子前说道。

尔英讪讪的笑了笑,赶紧给苏彦宁使眼色。

如锦对媒婆说道:“麻烦您又多跑一趟,这门亲,我这陈府真的高攀不上。”

媒婆这一回可急了,若是谈成了,苏侯爷可许诺她不少谢媒礼啊!

“陈夫人,您可要多想想啊,以前是我老婆子不晓得您的家世,给你介绍了些门不当户不对的。可现在苏侯爷这门亲事,可是真真门当户对。再则苏侯爷府上无妻无妾,上头就只有一个祖母,一嫁过去就能掌家,多好啊!”

嗯?

“媒婆,您是不是弄错了,我哪里有什么家世配得上人家苏侯爷!”这话虽然是对媒婆说的,可她的眼珠子却是看着苏彦宁。

这个苏彦宁给媒婆说了什么?

“嗨,您还真是,来宁波这么久都不把家世给透露出来,您不是翰林院陈学士,陈大人家的千金吗?哎哟,您可是昭和长公主的女儿,这金贵的身份,自然跟苏侯爷门当户对。”媒婆的嘴皮子翻得快。

如锦浑身一僵,怔怔的看着苏彦宁,她什么时候成了公主的女儿?本想质问安彦宁,不过这花厅里人多,她却是没有说出口。

“咱们不说远了的身份,就说您是杨家两位老爷的外甥女。人家苏侯爷说了,杨五爷的大儿子今年考上了状元,您好歹也是状元家的表妹不是。”

如锦觉得心里头烦躁的很,她知晓五舅家的大儿子喜欢读书,在宁波待了两年都没见过那位表哥的面儿,可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占了那位未谋面的表哥的光。

不对,那个公主的女儿身份又是怎么来的。

“苏侯爷,到底怎么回事儿!”如锦质问道。

“你把婚事应下了,我就告诉你!”苏彦宁扬了扬唇角。

“不可能!”

“为何?咱们门当户对两情相悦,你又怎么不答应这门婚事?”苏彦宁瞪了瞪眼。

如锦心头一噎,觉得又气又笑。“苏侯爷,您哪只眼睛看到咱们两情相悦?”

她又对媒婆说道:“今日还是让您白跑了一趟,尔英,去拿一两银子给媒婆做茶钱。”

尔英看了一眼苏彦宁和如锦。摇了摇头,走到媒婆跟前说道:“我送您出去。”这事儿她实在是帮不了什么忙。

媒婆见这事儿不成,也只能叹气自己没运气拿这笔钱。得了尔英的一两银子便跟着尔英离开。

如锦又招呼丫鬟们全都退下,这才问苏彦宁,“苏侯爷,咱们别开玩笑成不?我爹是姓陈,可不是翰林院的陈学士,我娘姓杨,也不是什么公主。这种玩笑不能乱开。”

苏彦宁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太后颁的懿旨。”他突然低低的说道。“我现在才知晓为何当初我那个做了道士的爹非得让老太太把你留在苏府。”那个时候,倘若他真的不争气,太后就算是看在如锦的面子上,也让皇上不为难苏家。

“弄出这么一个身份,兴许太后是想补偿你。和你那已经过世的娘!”

如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所以为了这个身份,你又要娶我了?”

“我苏彦宁是那样的人吗?那个时候我也不知晓你还有那种身份!”苏彦宁看着如锦,“你走的时候不也给我留了三个麻烦么,你不喜欢以后的夫君会纳妾,可这个世上,又能找到几个这样的男人。我正好也不喜欢宅子里的女人多,咱们正好凑在一起过日子,不正好么!”

“如锦,我的宅子里。还差一个主母!”

如锦突然就觉得自己的鼻子开始发酸,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那个宁王妃呢?”

“她啊……宁王发动宫变,当场死去。宁王府满门抄斩!”苏彦宁笑着说。不管是宁王妃,还是陈如钰,甚至是当初云幽雪生的那个孩子。都死了。

皇上虽然不昏庸,对百姓也算不上残暴,可对皇室中的人,却从来都不会讲父子之情,兄弟之情。

“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情!”苏彦宁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如锦。

如锦瞥过脸,苏彦宁一定在这场宫变中,成了功臣吧,不然又怎会对皇宫里的事情如此了解。

“以你的功绩,皇上肯定会给你赐婚,甚至还会嫁给你一个公主。你们苏家在京城的脚跟,应该站得更稳!”

“我说我有心上人,然后皇上就把圣旨给收了回去。”苏彦宁说道。

“那我要是不答应你的婚事呢?”

“没关系,我再去太后那里求一道懿旨,她老人家肯定愿意你到我苏家来!”

“你实在是……”如锦突然语塞。

“所以到头来你还是得嫁给我!”苏彦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就像是奸计得逞的样子。这个笑容如锦很熟悉,以前毕竟在苏家宅子里生活了这么久。最后几个月还经常跟苏彦宁合作,他怎么可能不熟悉这个笑容。

“给我一点时间!”如锦没有立刻答应。

她不否认自己的感情,可她却不能肯定现在对苏彦宁的感情到底是现在的,还是上辈子根本就没有了断的。

“好!”苏彦宁应道。

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封信,“这是画绢坊姚掌柜给你的信。我会一直等,不过你也别想嫁给别人,这阵子我就在宁波守着,谁敢上门提亲,我就揍谁,说到做到!”

如锦:“……”

她看着苏彦宁走出花厅,却突然笑了。她记得在离开苏府的时候,苏昔容对她说,苏彦宁可能跟苏昔容一样,早就换了芯。其实她早就察觉了,早在确定苏昔容是穿越的那个时候,她就敢肯定苏彦宁也是穿越的了。这辈子的苏彦宁,跟上辈子的那个苏彦宁,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也正因为如此,她就算喜欢现在的苏彦宁又如何,还是跟苏彦宁和离了。那个时候她嫁到苏府,毕竟是带着上辈子的怨和恨。她也不想对不起这一世的苏彦宁。

而她重生的秘密,就永远放在心里吧……还有几个番外,这周内更完!RQ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