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二十二章 开始修炼

第二十二章 开始修炼“我只以为你的身体跟别人不一样,没想到你的心也这样的倔强和坚韧。”

想到墨霖那无数次的跌倒和爬起来,朱评漫心中颇有感怀。

如果有人在午夜时分来到林间空地,一定会看到一幕奇妙的画面。

一个头发胡子眉毛都花白的老者在空地之上飞奔着兜圈圈,而在他的身后,一个黑衣少年紧随不离。

如果眼睛再稍微尖一点的话,一定还能看出少年和老者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缩短。

少年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定有力,而他的节奏也在不断的变化着,让自己变得更快更强。

“墨霖,你是追不上我的。”

朱评漫感觉到墨霖越来越近,一边飞奔一边打击着他的信心。

墨霖却不答话,他只是昂着头耸着肩,双臂平端在胸前来回的摆动。

他的腰部挺直,两脚踏在地面发出“踏……踏……”的声响来。

虽然这种跑步动作很是难看,可他脸上却洋溢着一种让人振奋的力量。

那代表着梦想和希望,代表着坚持和倔强。

朱评漫看到墨霖的表情,猛然间想到许多年前从溪水中看到那张稚嫩的脸。

那时候的自己和如今的墨霖是多么的相像,为了学习最强大的武道,他也是那么骄傲的保持着自己的倔强,最终打动了那个天下间最强的男人。

“难道,这就是轮回吗?”朱评漫心中涌起无数的往事来,他心中五味杂陈,脚步慢了下来而不自知。

墨霖敏锐的发现朱评漫的迟缓,他加快脚步,三两下就追到近前,伸手抓住了朱评漫的衣襟。

朱评漫这才从回忆中惊醒,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到墨霖手中抓着自己的衣襟,不禁苦笑一声道:“好了,算你通过了。”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

一起看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那就是说,爷爷还要继续教我修炼了?”墨霖喜道。

朱评漫点点头:“我会一直教你,直到你学会我所有的本领。”

“真的吗?爷爷要把本领全都教给我?”“当然。”

朱评漫道,“你迟早会后悔你追上我这件事的。”

“为什么?”墨霖不解。

“因为我将要给你进行魔鬼式的训练,你会被我逼迫的生不如死,你会想要逃离我。

可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跑掉的,除非有一天你能胜过我,否则,你就要一直学下去!”朱评漫忽然之间变成了个“凶神恶煞”,说出来的话吓了墨霖一跳。

慌忙松开抓住朱评漫衣襟的手,墨霖嘀咕道:“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来不及了!”随着朱评漫的一声大吼,墨霖悲惨的修炼生涯正式拉开了帷幕。

△△△“过去的已经过去,将来是不存在的。”

这是朱评漫在为墨霖介绍如何开启灵能之门的课堂上说的第一句话。

按照朱评漫的说法,人体的左脉控制着过去和潜意识,右脉控制着未来和超意识。

过去和未来都是不重要的,想要修炼极致的武道,就要摆脱过去和未来的困扰,努力打通控制着现在和无意识的中脉。

“宇宙力量是无形无象的,只有进入完全的无意识状态,才能打开自觉之门,和宇宙力量连接。

到那个时候,便成就了天人合一的武道境界,可以从宇宙之中源源不断的吸取灵能。”

朱评漫道。

“那要怎么打开呢?”墨霖急切的问道。

“想要开启自觉之门,首先要打通中脉上的七个穴轮。

而打开穴轮的关键,则是体内的气。”

“气就是灵能吗?”墨霖问。

朱评漫摇摇头道:“灵能是宇宙中的力量,非人力可以制造。

气则是人体内自生的,人体的气分为根本气和支分气。

根本气又分为持命气、上行气、下行气,平行气和遍行气五种,其中最重要的是持命气。

持命气顾名思义,乃是生命之本,为其余一切气的能源。

我们武者也称之为真气。

这真气就产自脐下三脉会合处,乃得之父母,先天形成,包罗万象,周遍全身。”

墨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朱评漫所说的灵能系统是他前所未闻的,一切对于他都是新鲜的。

虽然需要记住的东西太多,可墨霖却乐此不疲,因为他已经尝到了修炼的甜头,不管会面对怎样的困难,他都会一往无前的。

“跟你说这么多你也不懂,反正你只要记住,我现在要你修炼的就是体内的持命气,也就是真气。

等到真气打下基础,便可以开始修炼根轮了。”

朱评漫自己说的也有点不耐烦,索性也不说了。

“那要怎么修炼呢?”墨霖喜滋滋的道,他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第一关叫做入静。”

朱评漫说着坐了下来。

墨霖仔细的模仿着朱评漫的动作,双足盘坐,足心向上,双手放置在肚脐下方一点,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手心向上合起,两手大拇指轻轻的抵住。

“挺直腰。”

朱评漫看着墨霖的动作,指点着道。

墨霖依样画葫芦的张开肩膀挺直脊背,将头摆正。

“记着舌头顶住上颚,眼神不要散乱。”

朱评漫又道。

墨霖依样做足,心中却充满疑惑,心说修炼就要这个样子吗?“你小子心里一定在奇怪吧。”

朱评漫老的都要成精了,看到墨霖的脸上有点不以为然,早就知道他脑子里的想法了。

“的确有点奇怪,这样就能修炼了?”墨霖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废话多,这叫七支坐,是修炼入静的基本功。

算了,跟你说太多你也不懂,现在给我闭上眼睛静静体会。”

朱评漫道。

“要体会什么?”墨霖闭上眼睛,却还是不明白。

“去体会你之外的东西,这需要悟性。

我看你小子不是个笨蛋,应该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墨霖还是有些不明白,刚要再问,朱评漫“啪”的在他的头上一拍。

“七支坐最后两条:口寂和意寂!”“那是什么意思?”墨霖糊涂了。

“就是别说话别乱想!”朱评漫恼火的道,显然对墨霖这种白痴问题有点不满。

挨了打,墨霖也不敢再问了,他老老实实的静坐着,却不知道该去感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