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七十五章 决斗

第七十五章 决斗“墨霖……”如果是碰到妖兽的话,洛芊芊一定毫不含糊的拔刀相向,可面对萧归雁的挑衅,她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我也听说令狐紫说你们是朋友,既然大家有缘在这里见到,我就不客气了。”

墨霖站起身来,抓起桌子上的那壶酒,也不用杯子,打开壶盖径直往口中倒去。

一壶酒下肚,墨霖脸不变色心不跳,微笑着将酒壶倒过来抖一抖,连一滴酒都没留下。

萧归雁本以为墨霖不会喝酒,眼看他痛快的将一壶酒喝干,心中暗暗吃惊。

不过他抱着羞辱墨霖的心思前来,怎么肯丢面子,便一扬手也如墨霖一样往口中灌酒。

他方才已经喝了不少的酒,酒量又的确差些,烈酒涌进喉咙,肠胃有如火烧一般。

一口气将酒喝干,萧归雁脸色惨白,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他不敢开口说话,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转身想走。

“且慢,你过来敬酒,我不回礼怎么好意思呢。”

墨霖一挥手,把一旁吓得有点哆嗦的伙计叫过来,让他再上两壶烧酒。

伙计很快就送上烧酒,墨霖打开一壶,张口就喝,转眼就喝光,然后将另外一壶推到萧归雁的身前。

萧归雁只觉得浑身如同火烧一般,似乎只要一张口就能喷出火来。

可看到墨霖轻描淡写的样子,争强好胜的他绝不肯就这么认输。

抓起酒壶,萧归雁勉强的往口中倒酒,才喝了一口,酒劲从胃里狂涌上来,这时候就是他有多大的本事也遏止不住,“哇”的一声吐的满地都是秽物。

看到萧归雁喝到呕吐,白衣党的四个兄弟都按捺不住了。

鲁无尘和厉飞虎过去搀扶住萧归雁,南横飞和罗天直奔墨霖而去。

“小子!你欺人太甚了。

我二哥不会喝酒,你竟然把他灌成这个模样!”南横飞似乎回到百兵城这几天又胖了一圈。

满脸横肉随着他的话抖动起来。

“明明是他过来敬我,我礼尚往来罢了”墨霖淡定的道,他已经看出这几个人想找麻烦,无论怎么应对,一定会有事端。

“不管是谁先敬酒,今天的事情不能善罢甘休。”

罗天蛮不讲理的喝道。

“你们想怎么样?”墨霖不会主动去惹事,可如果事情欺负到头上,也绝不会畏缩。

“很简单,明天你和我二哥决斗一场,如果你输了,就跟我二哥赔礼道歉,以后也不准再跟阿紫见面!”罗天道。

墨霖不禁苦笑,原来这些人过来挑衅是因为令狐紫,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墨霖只是个工匠,要打的话我来奉陪。”

洛芊芊站起身来,护在墨霖身前。

“嘿嘿,原来是个要靠女人撑腰的小白脸啊。”

罗天冷笑起来。

墨霖拉开洛芊芊,扬声道:“明天什么时候,我一定奉陪到底。”

“好,那就明天午时在东城的广场上,如果你不敢来,墨家的脸面可就没处放了。”

罗天狂妄的道。

“我一定准时到场。”

墨霖道。

“很好。”

罗天狠狠瞪了墨霖一眼,招呼其他几个兄弟下楼去了。

等他们走掉,洛芊芊才担忧的道:“墨霖,你只是个工匠……”墨霖挥挥手打断洛芊芊的话:“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这一餐饭,因为白衣党五人的打扰,吃在嘴里再也没有上一次的美味。

回到客馆之后,墨霖就闭门不出,洛芊芊也不知他究竟在做什么,不过墨霖不出门,却不意味着风平浪静。

他和萧归雁之间的事情很快就传播来开。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

一起看玄幻奇幻频道,更多精彩内容等着你!)“萧归雁被墨家的小子灌的当场呕吐?”“听说了吗,萧归雁被一个墨家的小孩给喝趴下了……”“喂,你知不知道,萧归雁跟墨家的人斗酒,连裤子都输掉了。”

一夜之间,谣言四起,本来就名声不佳的白衣党老二萧归雁成为谣言的中心。

一传十,十传百,他在口味居丢脸的事情几乎人人皆知了。

而他和墨霖决斗的消息也成为闲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有人设下赌局,坐庄开赌决斗的结果。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令狐紫的耳中,她立刻去找父亲令狐夜,希望他能从中斡旋。

令狐夜正在书房翻看着一本兵器制造方面的书,听了令狐紫的请求,微笑着道:“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我自会处理的。”

得到父亲的承诺,令狐紫这才放心回去。

等她走了,令狐夜身边的管家道:“长老,我这就去劝说萧家小子……”令狐夜却摆摆手道:“不用。”

“长老,你不是答应阿紫小姐?”管家一脸的疑惑。

令狐夜道:“我很想看看这个墨霖是不是一点武道都不懂。”

“他只是一个墨家的工匠而已啊。”

管家实在不明白令狐夜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墨霖的武道。

令狐夜却凝重的道:“这件事情并不简单,你现在就去见家主,告诉他明天萧归雁和墨霖决斗的事情,我想他一定也会很有兴趣的。”

管家虽然疑惑,却还是领命去见家主孙起。

令狐夜望了一眼窗外的月光,自言自语道:“明天应该会很有趣吧……”△△△午时,东城广场,观者如潮。

南横飞愕然的看着四周看热闹的民众,没想到决斗的事情竟然传播的这么快。

广场上足足围了上千人,人声鼎沸嘈杂一片,看到白衣党五人出现,有人大声的欢呼,也有人吹起口哨来。

白衣党五人都铁青了脸,觉得事情不好收拾了。

“老大,那小子毕竟是墨家的客人,要是真闹大了,家主那边……”南横飞第一个怕了。

鲁无尘年纪大一些,心思也谨慎点,他拉了一把萧归雁道:“老二,那小子只是个普通工匠,绝不是你的对手,等会千万手下留情。”

萧归雁点点头,脸色却难看的要命,因为他听到一旁有人在悄悄议论。

“萧归雁挑战的那个墨霖是什么人啊?”“听说是墨者村的工匠。”

“工匠?工匠不是不懂武道的吗,萧归雁挑战一个不懂武道的工匠?”这样的话充斥在耳边,激得萧归雁几乎爆炸。

他从小就被誉为兵家难得少年天才,又是四大长老之一的萧百战的大儿子,未来的兵家长老,一直都被人高看一眼。

如今却因为一个墨家来的小子丢尽了脸面,他怎么会不生气。

此刻在不远处一座二层小楼上,孙起和四大长老站在窗口,萧百战皱着眉头远远望着儿子,脸色比萧归雁还要难看。

“萧长老,归雁的剑气练到什么境界了?”孙起的手上一直都在把玩着两个玉球。

玉球在他的掌心里揉来揉去,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回家主,已经练到了第三层。”

萧百战恭恭敬敬的道。

“第三层,那岂不是马上就要成为中品兵士了,进境不错啊。

年轻一代里,归雁可算是个人才了。”

孙起淡淡的道,语气里听不出褒贬来。

萧百战忙道:“多谢家主夸奖,不过他年少气盛,难免犯些错误。”

孙起微微一笑:“年轻人自然会犯错,不然还是年轻人吗。

咱们年少的时候,不也是跟归雁一样的脾气吗。”

他的话让四大长老的心中想着了那些远去的鲜衣怒马和年少轻狂,不禁都会心的笑起来。

“家主,你觉得墨霖是在隐瞒他的武道吗?”令狐夜干笑了几声,忽然问道。

孙起眯起眼睛来,不置可否的道:“墨麒麟和卢越人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可那个东西实在太可怕了,我们不得不防。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亲手解决这件事情的。”

四大长老面色动容,互望一眼,目光中都带有忧色。

此刻广场上忽然欢声四起,凑热闹的民众们大声的吆喝起来,因为决斗的另外一个主角墨霖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