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七十七章 轻取

第七十七章 轻取“废物。”

在萧归雁看来,骄傲的战士就算被敌人砍掉了头颅也应该是挺直腰板的。

看到墨霖那样的狼狈,他几乎已经确定对手真的是个一点武道都不会,甚至连尊严都没有的废物了。

可惜萧归雁没有看到的是,侧滚出去的墨霖虽然样子很狼狈,可眼中却炯炯有神,带着洞悉局势的寒光。

那决不是一个废物可以有的眼神,而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战士面对战斗必备的冷静。

“别想跑。”

萧归雁收回剑气,向墨霖追击而去。

墨霖左闪右躲,时而像一只弹力十足的猫跃在空中避开萧归雁的攻击,时而又好像一只鼬在地上滚来滚去。

萧归雁的剑气虽然厉害,可却总是差之毫厘。

“这小子还挺灵活的。”

罗天愕然的看着墨霖的动作道。

洛芊芊,令狐紫和杨离也都愣住了,他们和看热闹的民众不同,对武道都有各自的见解,自然能判断出局面下隐藏的信息来。

墨霖看起来的确非常狼狈,一直被萧归雁追击,可他动作俐落,判断准确,尽管落在下风,却没有败相。

“难道他一直在隐藏实力吗。”

令狐紫喃喃自语着,对眼前的这一幕有些疑惑。

小楼上的孙起和四大长老也同样露出困惑的表情来。

“这是什么古怪的招数,墨家有这样的身法吗?”孙起问身旁博学多识的鲁平长老。

鲁平摇摇头道:“从来没见过,看这套动作应该是模仿猫和鼬得来的,更像是农家的身法才对。”

“你这么一说,倒是的确有点像。”

孙起手上的玉球转的更加快了,“这个孩子倒是有点意思啊……”“砰”剑气凌空斩落,没有斩到墨霖,将他方才停留之处的一块青石板斩出一道裂痕来。

萧归雁气喘吁吁的从半空中落下,看到墨霖的身影已经溜到了另外一边,简直比耗子跑的还快。

他愤愤的又挥动起双手剑气,冲了过去。

地面上已经有七八道裂痕了,都是萧归雁用剑气斩出来的,他的剑气威力的确不小,可惜总是无法击中目标。

而随着时间的拖延,萧归雁那不太稳定的剑气消耗着他大量的体力,让他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墨霖一低头,又躲过萧归雁的一击,如果按照之前的惯例,他应该是就地一滚,离开萧归雁的攻击范围,和他继续兜***。

不过这一回却不相同,墨霖已经看出萧归雁体力上的不支了,他躲开剑气之后,不但没有逃开,反而将身体缩成一团,向萧归雁的怀里撞过去。

萧归雁双手张开,中央空门大露,这本来就是战斗时候的大忌,不过他实在太过自信,并不认为墨霖有任何反击的能力,也就疏忽了防守。

此刻他为骄傲付出了代价,墨霖的身影好像闪电一样的冲到他的身前,两手撮指成爪,在萧归雁的胸口斜抓了两把。

萧归雁怒喝一声,抬手去砍墨霖,却见他的身影嗖的不见了,竟然又跑去远处。

萧归雁呆立当场,胸口的白衣被墨霖抓开,露出十道抓痕来。

“噗哧……”令狐紫笑出声来,她还是头一次见萧归雁如此的狼狈。

“二哥!”罗天和南横飞一起大叫起来。

萧归雁恶狠狠的盯着墨霖,耳中全是围观者的嘲笑声,这种声音让他难以忍受。

“我要杀了你!”如果说刚刚萧归雁的心中还记着鲁无尘的叮嘱,只打算教训一下墨霖,而不下杀手的话,现在他的心完全被仇恨蒙蔽了。

在萧归雁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杀掉墨霖!“不好!”令狐紫和鲁无尘反应最快,发现萧归雁的变化。

萧归雁手中的蓝色剑气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墨霖本以为他要放弃,却惊讶的发现蓝光似乎全都储存在了萧归雁的手掌上,他的手掌通体发蓝,闪着幽幽的蓝光。

“掌剑吗……”孙起看到萧归雁手掌的变化,微微的摇了摇头。

萧百战汗流浃背的立在孙起的身后,心中暗暗责怪萧归雁不懂事。

当初传授掌剑给萧归雁的时候,萧百战严厉的叮嘱过他:手刀和掌剑这样的招数是五芒神兵的持有人专有的绝技,轻易不能使用。

这一直都是兵家家主和四大长老家族中不言明的规矩。

眼下萧归雁在大庭广众之下使出禁忌的招数来,就算他真的赢下这一场,只怕也逃不脱孙起的惩罚。

“墨霖,你去死吧!”萧归雁脸上浮现出狰狞的表情来,他本来长相很不错,可算是个美男子,可眼下的样子却如同从地狱归来的魔鬼。

他缓缓抬起右手来,那蓝色异芒在指尖流动,带着让人眩目的美感。

墨霖感受到萧归雁手掌上真气的流动,他心知这是个凌厉的招数,不敢怠慢的死盯着萧归雁的肩头。

“他怎么敢用掌剑!”令狐紫恨的咬牙切齿,青蛇已经悄然缠上了手臂,她打定了主意,一旦墨霖落入危险之中就出手相救。

另外一边,鲁无尘也做好了准备,他左右手中都暗暗藏了一把飞斧,事情已经超出他的控制,现在唯一能做得就是让萧归雁少受一些惩罚。

“咄!”萧归雁一挥手,一道蓝芒从他的手掌中激射出来,目标正是墨霖。

墨霖早就在观察着萧归雁的动静,见他肩头微微一动,就知道要出手。

还没等蓝芒从他手中射出来,墨霖已经提前做好了判断,飞快的向一旁闪开。

“砰”的一声巨响,一片石板被蓝芒击中,顿时四分五裂。

这样的威力将围观民众都吓的闭上了嘴,心说这要是打在身体上,只怕立刻就会被斩得粉身碎骨。

“咄!”又是一道蓝芒,之前萧归雁等于是手持着两道剑气追斩墨霖,现在的他却把手掌变成弓弩一般,将一道道剑气凌空击发出来。

墨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他全身伏在地上,真气在身体之中快速的流转着,每当足尖点地,腰腿上的各个明点就一同点亮,激发肌肉的力量,让身体快速的弹起来,避开致命的攻击。

萧归雁一道道的发射着剑气,墨霖的脚下好像装了弹簧一样,砰砰砰的连声巨响下,已经有七八块石板遭殃。

墨霖一边躲避一边寻找着机会,他发现萧归雁发出的剑气越来越弱,最初的几道能将石板打的粉碎,到了后来却只能将石板碎裂成大块。

“他的真气要枯竭了。”

墨霖心中非常的清楚,他一边闪躲,一边观察着萧归雁的手掌,那荧荧流动的蓝光已经黯淡许多,随时都有可能油尽灯枯。

萧归雁如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感觉到体内真气的枯竭,可他却又不得不一直的用剑气射击墨霖,因为他怕一停下来就再也没有力量进攻了。

“唉……”孙起摇摇头,不再观看,转身走下楼去,一边走一边道:“萧长老,你知道该怎么做吧?”“家主,等孽子回去,我会让他闭门思过一年的。”

“两年……”孙起丢下这样一句话,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萧百战惶恐的抬起头来,又看了一眼场上的局势,也叹了口气,一甩袖子匆匆离去了。

“砰”剑气打在石板上,却只留下一道浅痕,萧归雁的真气终于经不住他的挥霍,几乎干涸了。

墨霖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身形一闪,已经逼近。

萧归雁用尽最后力气抬手去斩墨霖,可就在眼前的人影忽然不见,不等他反应过来,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的墨霖飞起一脚,从后方一计侧踢,正中他的右脸。

这一脚墨霖稍微了留了点力,却还是踢飞了萧归雁三颗牙齿。

他犹如一根朽木,满嘴是血的倒了下来。

萧归雁还想再挣扎,墨霖抬脚一点,逼在他的脖子上,冷冷的道:“要不要我踩断你的脖子?”萧归雁目光中充满了愤恨,却终于摇了摇头。

墨霖收回了脚,围观民众发出阵阵的嘘声,有人大骂起来。

“萧归雁,你连个墨家的工匠都打不赢,你还有什么脸面做长老!”各种污言秽语毫不吝啬的丢给萧归雁,他脸色惨白的爬起来,看样子要哭了。

白衣党的几个弟兄跑过来将他搀扶起来,鲁无尘铁青着脸将白鹤捧给墨霖道:“三天后我会去取的。”

说罢带着失魂落魄的萧归雁走了。

墨霖手中捧着白鹤,长出了一口气。

他身体的关节开始疼起来了,如果萧归雁的真气再足一些的话,输的可能就是他了。

“墨霖!”洛芊芊三人围了过来。

“你竟然能赢萧归雁,真是厉害。”

洛芊芊笑容满面。

令狐紫和杨离却各有心思,淡淡的跟墨霖道贺之后,杨离道:“你这套身法很奇特,是从哪里学来的?”墨霖早有准备,笑道:“我有一次在日落山脉里采矿,看到一只狸猫和一只臭鼬打架,觉得它们的动作很灵敏,就跟着模仿起来。”

杨离一怔:“跟动物学的?”“是啊,难道你没看到我那些动作就好像狸猫和臭鼬一样吗?”墨霖反问道。

杨离回想起来,觉得墨霖说的的确没错,那身法分明就是将狸猫和臭鼬套用在人的身上。

这么一想的话,他心中的疑惑倒也消去了一些。

令狐紫却目光闪烁,紫眸盯在墨霖的身上,不知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