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七十九章 铸剑秘术

第七十九章 铸剑秘术说这话的时候,令狐紫似乎努力在维持着淡然的语调,但微颤的声音却似乎泄露了什么。

墨霖一听这话,顿时愣了,令狐紫应该没有理由这样做啊。

墨霖知道铸剑的诀窍对令狐紫、对整个兵家意味着什么,如果换作他自己,为了朋友间的私交而将墨家机械制造的秘诀泄露出去的话,轻则会被关进墨者监狱里反省,重则会被逐出墨家。

至于兵家的规矩,墨霖虽不太明白,但想来涉及到泄密大事,也绝不会比墨家宽容。

令狐紫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墨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茫然和不解。

“我……”令狐紫抿住下唇,一对紫眸里似乎含着泪水,在烛光下闪烁欲滴。

见墨霖看过来,令狐紫微微的侧过脸去,怕目光中蕴含的情感被墨霖看出来,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如蚊蚋般的声音:“我只是……不想你死。”

墨霖还是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令狐紫来,之前他对男女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太懂,只知道自己很喜欢洛芊芊,喜欢和她在一起。

至于令狐紫,在他印象中是个成熟稳重,关键时刻也冷静镇定的朋友。

可此刻的令狐紫,还是那个在大沼泽中镇定的伙伴吗?“她女装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呢……”墨霖的心中不知怎么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令狐紫皮肤白皙、五官秀丽,虽然比墨霖只大一岁,却好像成熟的多,总是给他一种姐姐的感觉。

窗外的月光洒进来,照在令狐紫的身上,她白衣如雪,秀发披过肩头,好像仙女一样的美丽。

那一双紫色的眸子里,总是闪烁着深潭一样的波光,让人心醉神迷。

墨霖忽然之间意识到他为什么不敢仔细看令狐紫了,原来是怕淹死在那迷人的眼波里。

“你在乱看什么?”令狐紫被墨霖直勾勾的眼光看的心慌,不禁嗔怪道。

“我哪有乱看……”墨霖脸一红,急着撇清自己。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令狐紫正色道。

“我不想让你为难,还有两天的时间,我研究完这把剑就走。”

墨霖感受到令狐紫的情意,他决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令狐紫如此重情义,他没办法再坚持自己的骄傲。

令狐紫沉思着,墨霖不敢发出响动打乱她的思绪,他觉得思索中的令狐紫独有一份成熟的美丽,那是天真可爱的洛芊芊绝没有的魅力。

“我教你兵家铸剑十八法的前十五法,至于最后三个绝密的技术,你自己慢慢摸索吧。”

令狐紫思索良久,终于开口道。

“你不必这么为难的。”

“别废话,好好听着。”

令狐紫紫眸一瞪,倒是很严厉。

不等墨霖再拒绝,令狐紫已经滔滔不绝的讲起来,墨霖本来还想捂住耳朵,可第一个字入耳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剑胚完成後,用锉刀锉出平直的荒面,再刨出血槽、继续刨光。

剑身打造好之後,还需要经过入水‘淬火’,淬火的时候要用含有盐分的水,这样剑身的钢质才会坚硬锐利……”令狐紫语速刻意的放慢,留给墨霖思考理解的时间,有时看到墨霖不解的神情,还会将白鹤拿起来作为例子给墨霖解释。

“原来这里面有这么多的学问……”墨霖贪婪的将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甚至忘记去赞叹这博大精深的工艺。

从月朗星稀的夜半时分一直讲到天际微明,客馆养的公鸡打鸣的时候,令狐紫终于将第十五法讲完。

“记住了吗?”令狐紫问道。

墨霖点了点头,心中默默的背诵着。

自从修炼金刚诵念之后,他似乎有了过耳不忘的能力,令狐紫这一晚说的内容虽然多,却也能记得八九不离十。

“其余的就需要你自己参悟了。”

令狐紫道,“我已经把铸剑的秘密告诉你了,你今天就走。”

“不会太急吗?”墨霖望着令狐紫的眼睛,看到其中的绵绵的关切之意。

“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

令狐紫道,“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洛芊芊和杨离考虑。”

墨霖心中一动,令狐紫说的对,就算他不考虑自己的安危,也要顾及到两个同伴,尤其是洛芊芊。

他的脑海里忽然又响起在大沼泽的那天夜里,阿浣对他说的话。

“那天的袭击是因为我而来的吗……我不会再拖累同伴了。”

墨霖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

看到墨霖的脸色变了,令狐紫忙道:“你怎么了?”“我没事……”墨霖调整了呼吸,心中默默的念了几句嗡啊吽三字诀,冷静了下来。

“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天亮就走……这把剑还请你帮忙送还给萧家。”

墨霖端起白鹤,递到令狐紫的手中。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令狐紫接过剑的时候,两人的指尖肌肤微微的碰触在一起,一丝嫩滑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递到墨霖的心尖,一下子击中他心灵中最柔软的地方。

有某种感情从心底涌出来,墨霖不知道该怎么控制。

“阿紫……”墨霖的嗓子有点干涩。

“怎么?”令狐紫的声音细若罔闻。

墨霖刚要说点什么,隔壁洛芊芊的房间传来开门声。

“……谢谢你。”

墨霖欲言又止,许久之后终于吐出这三个字来。

他也不知道他心中最初想说的到底是不是这三个字。

“朋友一场,何必客气呢。”

令狐紫淡淡的道,将朋友和客气两个字咬的很重。

“我该走了。”

令狐紫抱着白鹤,低声的道。

“我送你……”墨霖默默的走到门口。

“算了,被人看到的话,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令狐紫道。

两人站在门口,却谁都不去开门。

良久之后,令狐紫终于道:“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再见。”

“明年墨家举办新人试炼赛,你会去吗?”墨霖忽然想到一个机会。

“或许会,或许不会。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令狐紫的话中带着一丝的落寞。

这和墨霖最初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可不像是同一个人。

“我……希望你会去。”

墨霖有点嗫嚅的道。

“哦……”令狐紫淡淡的应了一声,却没有给墨霖一个明确的回应。

“我该走了,不然会被人看到的。”

令狐紫抓住门把手,将门轻轻的打开。

“保重。”

令狐紫站在门口,忽然回首望过来道。

“你也保重。”

墨霖心中充斥着一种失落感,似乎有什么明明能把握住的事物却从指尖飞走,似乎是个孩子丢掉了他最心爱的玩具。

这感觉说不清道不明,缠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无言以对。

令狐紫转身走出门去,却停在门口不动了。

墨霖看她表情怪异,不禁往门外探出头去,就见洛芊芊张大嘴巴站在门口,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令狐紫的身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洛芊芊声音有些颤,她问的自然是令狐紫。

令狐紫瞥了墨霖一眼,一言不发的从洛芊芊的身旁走过,低声道:“让墨霖跟你解释吧。”

她的白衣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只留下身上的淡淡香气。

墨霖顾不得为令狐紫的离开怅然若失,他现在第一要务是跟洛芊芊解释清楚。

洛芊芊的目光落在墨霖的身上,脸色铁青。

墨霖认识她多年,还从没见过她如此生气的表情。

“你们……你们孤男寡女的,这一夜都做什么了?”两行清泪在洛芊芊的脸上肆意纵横着,看得墨霖心疼不已。

“她这一晚都在给我讲铸剑术。”

墨霖将洛芊芊拉进房间,跟她解释道。

“真的?”洛芊芊眨着大眼睛,怀疑的问。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墨霖委屈万分的道。

洛芊芊忽然伸出手来在墨霖的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把,这一下的疼痛丝毫不逊色于墨霖经受过的最厉害的关节疼痛,让他呲牙咧嘴倒吸凉气。

“以后如果再敢和美女单独过夜,看我怎么收拾你。”

洛芊芊愤愤的道,显然拧一下还不解气。

“阿紫是个好人,她是为了帮我。”

墨霖揉着被拧过的手臂道。

洛芊芊听出墨霖话中的深意,疑惑的望去,墨霖低声将令狐紫的话告诉了她。

听完墨霖的话,洛芊芊一言不发的扯住墨霖的胳膊走进房间。

“做什么?”看到洛芊芊的神情前所未见的严肃,墨霖吓了一跳。

“逃命。”

洛芊芊的回答言简意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