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八十二章 妖临城下

第八十二章 妖临城下“噗哧!”一道血光冲天而起,杨离的狼牙出手了,锋利的短刀准确无误的划开恶狼的脖子,没有半分的拖泥带水。

恶狼甚至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颓然从空中落下,气管和血管被齐刷刷的割开,血泊泊的流出来。

另一只恶狼已经冲到一半,看到同伴的惨死,立刻停下脚步来,尾巴上的毛根根炸开,张开大嘴尖利的嚎叫起来。

“不好!”杨离手一抖,狼牙脱手而出,射进狼嘴之中。

这一掷力道惊人,将狼头刺了个对穿。

尽管杨离已经反应很快,可惜狼嚎声还是冲上半空,引发了附近无数狼嚎的回应。

“快走。”

杨离箭步冲出去将狼牙抢回手中,拭去上面的血迹,大声的招呼墨霖和洛芊芊。

三人飞快的奔到街口,不远处已经有几只恶狼正狂奔而来,墨霖一回头,又看到暗处有几个影影绰绰的影子,看来也已经被堵住。

“怎么办?”洛芊芊将乌黑双刀擎在手中,低声问。

“硬冲!”杨离的狼牙上荡起一层黑光,他飞身而起,直扑冲过来的恶狼。

“墨霖,你跟住我。”

洛芊芊一咬牙,双刀飞舞着跟上杨离。

墨霖下意识的想去摸腰间的匕首,这才想起为了试验白鹤的锋利程度,他的匕首已经被削断了。

转瞬之间,杨离已经冲近了狼群,这一波冲过来的恶狼有五头,个个都牙尖爪利,带着一股腥臭的风,非常聪明的分散开来,向杨离扑上去。

狼牙如同杨离的手一般灵活,面对当胸冲来的恶狼,他的手腕匪夷所思的反转过来,绕开狼爪,狠狠的从恶狼的下巴刺上去。

巨大的冲击力将恶狼的尸体抛起来,撞倒了跟在它身后的两匹。

不过还有一左一右两只恶狼,它们已经冲了上来,锋利的爪子在空中狠狠的划过,和杨离的身体差之毫厘。

墨霖在后面看的清楚,本来两头恶狼的利爪应该在杨离的身上抓出个血洞来的,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杨离腰部一拧,身体微微的错开,避开了致命的攻击。

这种对身体精确的控制让墨霖自愧不如。

避开狼爪之后,杨离将狼牙一挥,左首恶狼的两只利爪应声而断,惨嚎一声落在地上。

杨离此刻已经失去身体的平衡,右首那匹恶狼亮出獠牙,扑向他的脖颈处,还没等靠近杨离,一道乌黑的刀光闪过,狼头被洛芊芊斩落下来。

连杀三匹恶狼,后面那两匹犹疑不定,不敢再上。

杨离身形落下,没有片刻的停顿,狼牙化作一道黑光,射向其中一匹。

两匹恶狼大概是害怕,齐声哀嚎,转头就跑。

“走!”杨离也不追击,叫墨霖和洛芊芊跟上他,一路向西门狂奔而去。

越是靠近西门,混乱的局面就越发的严峻,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火光,而几处街道上还有兵家和农家战士在厮杀。

一路上又碰到几只恶狼,杨离出手狠辣,又有洛芊芊再身后支援,很轻松的将恶狼杀死。

三人绕开混乱的街道,不多时终于来到西门附近的一条巷子中。

杨离在巷口探头看了看,挥手示意停下来。

三人从一栋人去屋空的破房里穿过,俯身躲在院子的矮墙后。

从墙头望出去就是西门,可是城门口的一片开阔地上死气沉沉,有两个男子正在说着什么,他们的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让墨霖觉得胸口有些闷。

“是什么人?”洛芊芊也觉出不对劲来,低声问道。

墨霖仔细打量过去,借着燃烧的火光,认出其中一个身穿着青色细鳞甲的中年男子正是令狐紫的父亲,兵家四大长老之一的令狐夜。

而他对面之人留着山羊胡子,身形干瘦,身穿黑色长袍,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肩头站着一头秃鹫。

“真没想到鹫长老也亲自前来,兵家没能扫榻相迎,真是失礼了。”

远远的,墨霖听到令狐夜道。

“咱们现在是敌人,令狐长老不用客气。”

被称作鹫长老的黑袍男子冷哼一声道。

“鹫长老,我已经说了,屠龙匕真的是被鲁平那个叛徒偷走了,你为何不信?”令狐夜叹口气道,他说出来的话让墨霖三人面面相窥。

“哈哈哈……”鹫长老大声笑起来,身旁的空气都跟着抖动,墨霖只觉得心跳急遽的加快,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的。

洛芊芊和杨离显然也受到了影响,两人凝神闭气,暗中运起真气来抗衡鹫长老的笑声。

墨霖也跟他们一样如法炮制,心念先放空,然后默默的将真气从根轮里调出,在脉中流转,更同时诵念起“啊嗡吽”三字决来,感觉顿时舒服多了。

“令狐夜,你真的把我们农家都当作傻瓜吗?你们霸着屠龙匕逾期不交,逼得我们找上门来才答应交出来,现在居然又搞出监守自盗这一出戏来,还真是厚颜无耻啊。”

鹫长老笑过之后,大声的喝道。

他肩膀上的秃鹫似乎也兴奋起来,振翅高高的飞起,在他头上盘旋着。

“鹫长老,我知道这件事情说出来你一定不信,不过……”令狐夜还要解释,却听鹫长老冷哼一声道:“别解释了,我不想听你们编的故事,今天要是不交出屠龙匕来,我们农家就要血洗百兵城。”

令狐夜脸色一变,语气也强硬起来:“这么说来,农家就是要不讲道理了?”“呸……”鹫长老啐了一口,“跟你们兵家这些无耻之徒没什么道理好讲。

铁头,给我杀了他!”鹫长老最后半句却是对空中的秃鹫说的。

听到鹫长老的命令,一直在盘旋的秃鹫铁头一振翅膀,发出撕裂空气的鸣叫,从空中俯冲下来,一头撞向令狐夜。

秃鹫名为铁头,可想而知它的攻击方式。

它的头顶有个铁质的小帽,上面有道锐利突出的来尖刺,再看铁头的冲击速度,若是被撞个正着,只怕会在身上开个透明窟窿。

令狐夜深知鹫长老的厉害,不敢硬拼,手臂一甩,一道青光闪过,手中已经亮出一条闪烁着青色寒芒的长鞭来,鞭梢一抖,迎向铁头。

“我们要怎么办?”洛芊芊问。

杨离端详着两人的打斗,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城门,低声道:“绕过他们,直接出城。”

墨霖却有些不舍,好不容易看到高手对决,却要离开,实在有点可惜。

不过看到杨离和洛芊芊已经开始行动,墨霖也只好跟着他们越过矮墙,将身形躲在暗影之中,绕开他们比斗的场所,向着城门而去。

“刷!”长鞭卷起来的刃风从空中掠过,铁头一闪身,被削落几根羽毛。

吃了亏的铁头嘶鸣一声,双翅一振,从翅膀上射出两道橙色精芒,精芒化作刀锋的形状,气势惊人的横扫而下。

令狐夜长鞭在身前抖开来,鞭影憧憧之间,幻出无数道蓝色波纹。

橙芒破空而来,发出呼啸声,狠狠的斩在蓝色波纹上。

蓝色波纹晃了一晃,向内凹陷进去,却如同一个有弹性的网兜般,陷入到一定的程度,忽然发力反弹。

铁头发出橙色精芒之后,也嘶叫着冲上来,却见两道橙芒被令狐夜的鞭影狠狠的弹射回来。

它拼命的扑扇着翅膀,升上高空,堪堪躲开。

“扁毛畜生……”令狐夜轻松化解了铁头的攻击,冷笑道。

一直观战而没有动静的鹫长老口唇一撮,发出一声口哨。

铁头不情愿的从空中落下,回到他的肩膀上。

墨霖跟在杨离的身后,一直都偷偷的扭头观看。

见到铁头发出橙色精芒,而令狐夜的鞭影幻化出蓝色的波纹时,就知道两人都已经修炼成了灵能。

“兵家修炼蓝色的喉轮,农家修炼橙色的密轮,没想到连那只秃鹫都已经拥有了灵能,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那个程度?”墨霖万分的羡慕的看着铁头,一时脚下没留神,踩到一块碎瓦片,发出清脆的响声。

墨霖想要收脚已经来不及,声音一传出去,他的后背瞬间冷汗直冒。

杨离和洛芊芊脸色铁青的回望过来,脸上都现出绝望的神情来。

三人呆呆的停下脚步,连大气都不敢喘。

令狐夜和鹫长老任何一个想要对付他们的话,简直是易如反掌。

“呲!”铁头敏锐的扭头望过来,鹫眼中寒光一闪。

“几个杂碎而已,不用理会。”

鹫长老低声道。

铁头有些不甘愿的转回头来,发出一声低鸣,大概是在和鹫长老交流。

墨霖吓出一身汗来,他心知就算那只铁头也不是他们三人能应付得了的。

眼看鹫长老专心致志的和令狐夜比斗,他再也不敢怠慢,飞快的跟上杨离和洛芊芊,一路狂奔出城而去。

冲出城门的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挡,杨离低声道:“不要走大路,沿着荒野走。”

大路附近全都是农田,三人远离大路,辨认好方向之后,往西方而去。

因为气候和地理位置的不同,墨者村的农夫们耕种的多是小麦一类的旱田,而地处水乡泽国的百兵城附近则到处都是连绵不绝的水田。

墨霖三人都脱去草鞋,赤脚在水田里走着,脚下到处都是烂泥,深一脚浅一脚,让他们回想起大沼泽来。

脚下没有着力点,就算是杨离和洛芊芊也走的十分艰辛,墨霖将真气运行在下盘的明点上,略微觉得轻松了一些。

不但路不好走,一道又一道密如蛛网的溪水河流不时拦在路上,有些可以赤脚趟过,有些则必须绕路前行。

三人走出大半个时辰,百兵城中冲天的火焰依旧清晰可见。

“这样下去不行,我们还是要从大路走,先尽量远离再说。”

杨离觉得不是办法,他抬头望着远处的大路,终于决定冒险一试。

三人拔腿往大路上走去,才走出不远,杨离忽然停下了脚步。

墨霖也有所感应,他疑惑的望向黑夜的尽头,拉住洛芊芊道:“伏下来。”

水田里的稻秧虽然不高,却恰好能够藏身,三人伏下来,望向大路的尽头,渐渐感觉到大地的震颤。

“似乎是大队人马?”洛芊芊低声的道。

墨霖点了点头,从地面的震颤可以判断出来者不善,只不知是农家的增援部队,还是兵家的救星。

“嘶……”墨霖**了下鼻子,觉得空气中传递来的一股臭气。

“难道是?”洛芊芊也觉出不对来。

片刻之后,几个巨大的黑影出现在暗夜之中,它们的轮廓越来越清晰,终于将妖兽的身躯呈现在墨霖三人面前。

“妖兽!”洛芊芊紧紧抓住墨霖的手,在心中发出一声惊呼来。

墨霖也紧张万分,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都感觉到对方手心的冷汗。

为妖兽开路的是一只卷毛巨象,它的身躯几乎和百兵城的城墙一样高,獠牙在暗夜里闪闪发亮,每踏出一步,都震得大地轻微的颤动。

在巨象的身后,是另外四只庞大的妖兽,它们都有不输于巨象的身躯,露出狰狞的面目,大步的向着百兵城而去。

再往后则是成百上千的妖兽,数量远远超过上一次大沼泽百妖夜行。

看到这一支庞大的妖兽部队,墨霖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妖兽大军足足走了一刻钟,才算消失在三人的视线里,直到此刻,三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洛芊芊这时才发现和墨霖的手紧握着,忙松开手,狠狠的瞪了墨霖一眼。

“妖兽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它们要攻打百兵城?”洛芊芊望着妖兽们消失的方向,百兵城依然火光冲霄。

“事情要糟,我们得立刻回村子禀告巨子。”

杨离脸色沉重的道,说着向大路走去。

洛芊芊跟在后面,走出两步却发现墨霖没有动,奇怪的道:“墨霖,你在等什么?”“我要回去。”

墨霖望着百兵城的火光道。

“回去?”洛芊芊愣住了,“好不容易才逃出来,为什么又要回去?”“我……”墨霖犹豫着。

洛芊芊和墨霖再熟悉不过,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担心令狐紫?”墨霖点点头道:“如果只是兵家和农家的争斗,或许还有缓和下来的余地,可若是妖兽也攻进百兵城,那就太危险了。”

“就是因为太危险,我决不许你回去。”

洛芊芊道。

“令狐紫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她有危险而不帮忙。”

墨霖道。

“绝对不行!”洛芊芊大叫起来,她还从来没对墨霖发过这么大的火。

墨霖微微一笑,对洛芊芊道:“芊芊,你还记得墨者的信仰吗,如果朋友有难,墨者应该怎么做?”“救世之患,急人之难,无所为而为之……重言诺,轻生死,赴汤蹈刃,死不旋踵。”

洛芊芊喃喃的道。

“既然如此,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回去。

令狐紫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她陷入险境而不顾。”

墨霖道。

“可……可你不是墨者!”洛芊芊忽然醒悟过来似的。

“我不是墨者,可也有墨者的信仰。”

墨霖道,“你不用劝我了,我一定要回去。”

“你根本就不懂武道。”

洛芊芊拦在墨霖的身前,气乎乎的道,“你去了只有送死。”

“难道墨者会因为怕死而放弃信仰吗?”墨霖问道。

洛芊芊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时竟然愣住了。

从小到大熏陶着的墨者信仰在她心中回荡着,她知道墨霖说的都是对的,可却无法让他去送死。

“不能再耽搁了。”

墨霖拍了拍洛芊芊的肩膀,“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记得一定要把妖兽的行动禀告巨子。

如果我死不了的话,会很快回村子去的。”

说着,墨霖转过身,向着百兵城的方向返回。

“墨霖……你这个笨蛋。”

洛芊芊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流下来,她忽然想起第一天接受下墨训练的时候百里奚老师说过的那句话。

“身为一个墨者,首先要具有的就是舍生取义的精神。”

洛芊芊虽然一直都记着这句话,却从来没有如今天一样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莫大勇气。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墨霖要比她更懂得墨者信仰的真谛。

墨霖才走出几步,背后响起洛芊芊的声音。

“你等等。”

墨霖停下脚步,回身道:“芊芊,你不用……”洛芊芊抿着嘴,强忍着泪水,将乌黑双刀的阳刃塞进墨霖的手中:“你连兵器都没有,去送死吗?拿着这个。”

墨霖接过阳刃,刀柄上还留有洛芊芊手掌的体温。

“芊芊,你这是……”“这是我爸送我的礼物,对我很珍贵的,所以你记得要还给我。”

洛芊芊露出一个含泪的微笑,转过身大步的离开。

墨霖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洛芊芊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心中一片茫然,似乎有什么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要失去了一般。

“你本来可以拦住他的。”

杨离来到洛芊芊的身旁,语气之中充满着复杂的情绪。

“你不了解墨霖,他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洛芊芊摇了摇头,“我们走吧,要快点回村子禀告巨子。”

△△△百兵城里一片混乱,先是内城起火,随后农家的猛兽冲进城中,本来繁华富庶的城市陷入一片刀光剑火之中。

令狐紫和一众兵家的年轻子弟守在内城之中,一面督促着人灭火,一面警惕的守护着内城城门。

已经有数匹恶狼想要冲进城门,不过还没等靠近就被兵家的弟子砍成肉泥。

虽然内城暂时还没有遇到重大的威胁,可每个人的心都是紧绷着的,他们都知道这是百兵城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鲁长老怎么会叛逃呢?”稍微有空暇,一个令狐家的子弟低声的问令狐紫道。

就在片刻之间,鲁家的数个弟子在城门前被就地处决,他们的血和恶狼的血混杂在一起,让每个兵家的年轻人都觉得胆寒。

“我也不知道。”

令狐紫茫然的摇摇头,纵然冰雪聪明,可这个晚上发生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还是让她疑惑不解。

四大长老之一的萧诘摩一脸寒气的站在火场外,指挥着手下奋力的灭火,自从他一露面,大家都感觉到阵阵寒气从他的背上的那柄宝剑上散发出来,那正是兵家五大神兵之一的白鹤神剑。

和萧归雁那一柄仿制品比起来,气势简直是天壤之别。

“嗡……”脚下的地面一阵颤动,随后西方传来悲凉的号角声,三长一短,是兵家最危急的警讯。

“又发生什么事情了?”令狐紫惊愕的望向西方,内忧外患之中,百兵城已经够混乱的了,如果再有什么变故,或许会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个人影从西边飞奔而来,来到内城城门前,有人上前挡住,大声的喝问道:“是什么人?”“我找令狐紫!”来人正是墨霖,他为了赶在妖兽前面入城,一路狂奔,就算有真气维持,也跑得气喘吁吁。

令狐紫闻声望过去,见是墨霖,不禁大吃一惊。

她跑出城门,来到墨霖的身前,见他赤着脚,上面满是污泥,兀自在气喘。

“你怎么来了,为什么不在客馆藏着?”令狐紫恼火的道。

“妖兽冲进城来了,现在正在攻打西城城门。”

墨霖冷静的道,“我担心你,过来看看。”

“你……”令狐紫不知是该感动还是该对墨霖发脾气。

“轰!”西方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地面猛烈的摇晃起来,有人猝不及防摔倒在地。

而本来就熊熊燃烧的一座塔楼因为这剧烈的震荡轰然倒塌在地,砸伤了好多忙着救火的人。

令狐紫脸色大变:“我要去告诉萧长老,让他做好防备。”

说着拉上墨霖,飞奔进城。

萧诘摩听了墨霖的讲述,本来就如同寒冰的脸色更加的低沉:“多谢你的通知,我会立刻布置的。”

话音刚落,隆隆的脚步声传来,随着一座座房屋被推倒的巨响,烟尘里出现五个巨大的身影。

守在内城门外的兵家子弟惊慌的向后退却着,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情景。

之前墨霖看到的巨象亮出数米长的獠牙,大踏步的穿越烟尘,率领着浩浩荡荡的妖兽大军向着城门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