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八十六章 灵能爆炸

第八十六章 灵能爆炸随着鲁平的离去,墨霖的身体渐渐有了知觉,那巨大的压力消失不见,真气也重新流畅的在身体里运转起来。

过了不知多久,墨霖终于能够活动身体,他爬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如释重负。

“这个鲁平身上到底有什么奇怪?以后可要离他远一点……”墨霖搞不清楚到底有什么蹊跷,这一晚充满了离奇的事情,就算再睿智的人,一时也无法理清事件之间的脉络和联系。

“管他呢,总之避开他就好,希望我们走的不是一个方向。”

墨霖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正打算继续赶路,脚底下颤抖起来,而远处传来了猛犸巨象熟悉的狂吼声。

“被妖兽逃出来了?”墨霖惊讶的回望过去,就见远方尘烟滚滚,大地的震动也越来越剧烈,显然是猛犸在狂奔。

墨霖计算着速度,发觉无论他怎么跑,都会很快被猛犸给追上,所以他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一闪身回到方才藏身的灌木丛中。

“希望它会一直跑回大沼泽,千万不要停留。”

墨霖紧张的道。

他能够以一敌三的杀掉三个兵家年轻战士,却没有任何可能对抗巨大的猛犸。

如果真的狭路相逢,墨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的逃跑。

片刻之后,烟尘滚滚,猛犸的身影已经露出了轮廓。

从声势和脚步声音来看,逃出来的不只一只猛犸而已,应该还有其他妖兽,也有很多的追兵。

猛犸越来越近,墨霖的身体在猛犸脚步每一次落下的时候都被震得摇摇晃晃。

他毫不怀疑如果猛犸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把地面跺出一个大坑来。

猛犸冲到近前,依旧甩开大步,在它身后是四只巨兽,烟尘滚滚之中,还有很多其他的妖兽,每一个都撒开腿用最快的速度逃命。

而在它们的身后,则是兵家战士们武器上的光华,最耀眼的是墨霖熟悉的那道白色的剑光。

眼看猛犸就要从墨霖身边冲过去,一直追在后面的剑光忽然暴涨起来,冲天而起,以惊人的速度越过妖兽的残兵败将,在空中甩出一道剑气,轰然砸落,在地面上狠狠的切出一道深深的壕沟来。

猛犸冲的太猛,收势不及,一脚陷进壕沟之中,差点摔倒。

它一停下来,将整个道路都给挡住,后面的妖兽撞在前面的妖兽身上,鸡飞狗跳乱作一团。

“嗷!”猛犸狂吼一声,晃动着巨大的头颅,獠牙在空中掠过,荡起一股劲风,差点将墨霖藏身的灌木丛都被荡开。

“好厉害的家伙。”

墨霖伏的更低一点,无论是妖兽也好还是兵家的战士们也好,都不是墨霖的朋友,一旦暴露了行踪,事情就麻烦了。

“家主说了,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萧诘摩从空中落下来,挡在路上。

他手中的白鹤神剑发出耀眼的白光,剑刃上蓝色的纹路清晰无比,似乎构成了某个复杂的图案。

“嗷!”猛犸怒吼一声,冲了上来,四巨兽也一拥而上,看来想要速战速决,闯出一条生路。

萧诘摩面对五只巨大的妖兽却毫无惧色,他身形一闪,双翅在背上瞬间生出,翅膀一振便冲天而起。

人在半空之中,萧诘摩将白鹤神剑挥舞起来,荡起一道又一道凌厉的剑气,凌空斩落下去。

“刷!”剑气从天而降,杀气惊人,四巨兽中的鳄鱼倚仗着一身的鳞甲,抡起尾巴硬抗。

剑气如虹,迎刃而解,将鳄尾斩断,鳄鱼惨叫一声,转身要逃,第二道剑气已经斩落下来,一剑见它刺穿,钉在地上。

另外三只巨型妖兽也是同样的下场,野猪被剁成五六块,蜥蜴的手脚尾巴都被剑气斩断,犀牛的皮厚,却也被刺的千疮百孔,惨呼着倒下来。

“太厉害了。”

墨霖一直紧紧盯着萧诘摩的剑气,这才知道萧归雁使出来的招数实在太给萧家丢脸,父子二人的战斗力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转瞬间就击杀了四个巨兽,不过猛犸却分毫不损,剑气虽然厉害,但砍在猛犸的身上却如同给它搔痒一般,最多只斩落了几蓬毛。

猛犸狂冲向萧诘摩,可是对方身在半空中,猛犸虽然体型庞大,可就算仰起头来也够不着萧诘摩,气的直跺脚。

萧诘摩见剑气不能伤到猛犸,也不再浪费灵能,慢慢的落后对面。

见萧诘摩下来了,猛犸扬起獠牙冲了过去,萧诘摩眼中精光一闪,右手将白鹤神剑平举在胸前,左手食指伸出,由剑锋底部向上一抹,在剑锋上抹了一层的淡蓝色灵能,随即右手高高举起,剑锋指向天空。

“轰!”一声巨响,本来晴朗的夜空一个炸雷,雷声隆隆,吓的猛犸也停下了脚步。

墨霖惊讶的抬头望去,就见一片乌云聚拢在萧诘摩的头顶上空,又一声炸雷之后,无数道闪电从天而降,将剑锋当作了目标,一个接一个的打下来。

闪电径直落在剑锋之上,却不会伤到萧诘摩,只是缠绕在剑锋上。

转瞬间白鹤神剑的剑锋上就已经缠绕了十几道闪电,电光闪闪之间,将萧诘摩的脸映得惨白。

“受死吧……萧诘摩缓缓的将剑锋对准了猛犸,威势赫赫逼人。

墨霖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想看看萧诘摩这招引闪电来攻击的招数到底有多么惊人的威力。

他有些太入迷,不知不觉的将身体略微太高了一点,从灌木丛中露出了半个脑袋来。

“什么人在窥探!”就在萧诘摩这蓄积了闪电的神剑将出招前的瞬间,让墨霖想像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本来全神贯注于萧诘摩出手的墨霖头皮发麻,知道自己泄露了行迹。

在萧诘摩这样的武道高手面前别说露出半个脑袋,就算是一片衣角,也再没机会弥补错误了。

白鹤剑身一振,一道闪电“啪”的甩出来,电弧直奔墨霖的藏身之处。

这一击来的太过突然,墨霖根本没有防备,也根本没可能闪避的开,电弧发出呼啸的声响,带着杀机扑向墨霖。

千钧一发,墨霖几乎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反应,除了等待死亡别无他法。

而就在这生死关头,他脖子下方那一小块疤痕忽然闪了一闪,现出月牙型的一块暗红色来。

闪电似乎被吸引了一般,在即将轰中墨霖脑袋的时候,微微的往下一拐,正中那块伤疤,白光闪烁间,整道闪电一头刺进了墨霖的身体中。

墨霖的肚子里如同放起炮仗一般噼啪做响,肌肤下透出白茫茫的光来,整个人好像遭受了重击的破口袋,被巨大的冲击力凌空抛起来,在空中划出一个十几步远的弧线,重重的摔在远处的泥地里。

萧诘摩打飞了墨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无论这个窥伺在旁的人是谁,他都不介意了,因为死人是不必介意的。

猛犸看到白鹤神剑上闪电的威力,不禁畏缩的退后一步,四巨兽的尸体就在身前,纵然猛犸比它们强大许多,身上的皮肤如同钢甲一样的厚实,可它也同所有的野兽一样,对火焰和闪电这种闪闪发光的力量有种天然的恐惧。

墨霖的耳畔是一个接一个的响雷,全身麻木,丝毫不能动弹,所有的骨头都断掉一般,身体关节滋滋做响,好像已经焦熟了。

“我还活着吗?”墨霖的脑子里混乱一片,他躺在泥地之中,身上的衣服被烧焦了一半,露出身体外表一片焦黑,内里游荡着白光的诡异情状。

闪电之力憋在墨霖的身体之中,来回的冲击着,却没有出口。

墨霖不知自己的生死,他的头部被重重的震荡,脑中昏昏沉沉的一片,无数的意识涌上心头,纷乱复杂,似乎还在人间,可灵魂却又好像被闪电给震出了体外一般。

白鹤神剑的冲击力实在太强大了,虽然在攻击到来前的一瞬间,墨霖依靠着身体的应激性运了一部分真气来对抗,可那几乎能把人烤熟的闪电之力钻进体内,还是让他的五脏六腑遭受到重创。

“哇……”墨霖喉头发甜,控制不住的张开嘴,一口血喷出去,里面夹杂着乌黑色的血块。

墨霖全身瘫软,闪电之力在他的身体里来回的穿梭着,就好像是一把钝刀子在割肉,每到一处都让墨霖承受巨大的痛楚。

之前鲁平带来的威压同样给墨霖造成了艰难,不过和眼前的状况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墨霖知道自己正处在生死的边缘,一定要把冲进体内的闪电力量消融掉,否则必死无疑。

稍微恢复一点意识,墨霖就尝试着调动体内的真气对闪电围追堵截。

虽然他没有办法控制身体四肢,甚至连挪动一下半边陷入泥泞当中的脑袋都不行,可是墨霖还是顽强的调动起体内的七万二千脉,希望能够将闪电的力量化解掉。

七万二千脉之外,人体之内还有三百五十万的微细脉,每一条微细脉都联通着身体外部的一个毛孔。

平时墨霖在入静的时候,可以调动这些微细脉打开身体的毛孔,让身体肌肤也能够呼吸。

他努力的将微细脉尽数打开,希望将闪电通过毛孔释放出去。

这种努力还算有成效,无数细微的电弧被微细脉牵引走,顺着微细脉一路冲出毛孔,溅射出墨霖的体外。

“这样还不够!”虽然三百五十万的微细脉一起努力,可它们能够吸收的电弧实在太小,就算数量众多,对于在身体中施虐的闪电来说,削弱的程度还是太少。

墨霖想要通过七万二千脉调动真气,让真气慢慢的在根轮的周遭聚拢起来。

可是闪电在体内来回的肆虐,几次让墨霖的努力化为乌有。

墨霖心中焦急万分,可越是急切,越是没办法让真气凝聚起来。

此时,朱评漫的话忽然从墨霖心头闪过,如同夜空中一道霹雳,把他惊醒。

“遇事千万要冷静镇定……”想到朱评漫的叮咛,墨霖恍然大悟,闪电虽然还在咆哮肆虐,墨霖却不急了,他静静的金刚念诵,让心情平缓下来。

随着他的镇定,真气渐渐随着金刚念诵的音声海而聚拢起来。

而且音声海的震荡波竟然也将闪电的冲击给缓解了不少,这让墨霖有点懊恼为什么方才没有想到这个办法。

心念稳定了,身体的七千二百脉自然而然的打开来,被音声海给克制住的闪电竟然乖乖的融入了脉中,顺着脉的走向,直奔墨霖的心轮八条主脉而去。

墨霖发动根轮的真气,将身体的明点一个个点亮,渐渐的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而他更多的注意力则放在心轮上,闪电往心轮而去,力量若是无法控制,很有可能震碎心脏,那可就有死无生了。

真气包裹在心轮周围,八脉上的八个明点闪烁起来,形成对心轮的保护层。

闪电顺着脉冲了上来,狠狠的撞击在真气的保护层上,闪电的力量和真气搅和在一起,充斥进明点之中,让墨霖忽然觉得心跳加快了数倍,似乎马上就要跳出腔子。

“这样不行!”墨霖知道若是如此下去,心脏会因为明点吸收了太多的力量而爆开。

既然没有办法挡住闪电,那就只能疏导,往上去的话是脑袋,墨霖可不想被震成白痴,而根轮处有最多的真气环绕,希望能够得住。

心念一动,墨霖就做出了决定,他将通往根轮的脉尽数打开,用真气引导着闪电向下倾泻而来。

“一定要顶住!”墨霖心中狂呼着,萧诘摩的这道闪电携带的威力远远超过墨霖能够承担的程度,他就好像用鸡蛋在和石头战斗,如果没有奇迹出现,就只能粉身碎骨。

闪电直冲而下,本来就有过多的威力无处宣泄,这回加上墨霖刻意的引导,如同山洪暴发,飞流直下,穿过脐轮和密轮,直冲根轮。

“来吧!”墨霖全神贯注,敞开根轮,准备迎接这一击。

闪电雷霆一般的轰下,撞上根轮。

根轮周围包裹着真气,如同一个保护垫,在闪电的急遽冲击下,依然保持着弹力。

虽然不见得能够保护根轮不受伤害,却能最大限度的抵消闪电上的力道。

闪电的力量太大,终于将真气的保护撕开。

而墨霖已经抱着赌博的心态尽量将根轮轮穴敞开,让闪电的力量尽数涌进了根轮的轮穴之中。

根轮的轮穴位于脊柱的末端,闪电力量冲进轮穴之后,一路翻腾,在根轮和密轮之间震荡起伏,一头扎进一处三角地带之中。

闪电一入根轮,墨霖的全身就剧烈的**起来,一瞬间被带入到灵静的境界之中,不过这一回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宇宙星辰,而是他体内的情景。

“这是什么地方?”墨霖恍恍惚惚之间,发觉自己处身在一个狭窄的暗室之中。

“咝……”身后响起让墨霖毛骨悚然的声音,他扭头去看,就见一条大蛇懒洋洋的蜷曲在身后,巨大的身躯盘了三圈半,头半仰起来,两只三角眼正盯着墨霖看。

三角蛇眼里不怀好意,墨霖看的一哆嗦,正疑惑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背后忽然白光大作。

他猛地回头,就看到一道眩目的电光猛冲下来。

墨霖被晃的双目无法视物,正惊愕间,意识浮动,视角已经转换。

他眼睁睁的看着凌厉的闪电冲进方才所在的暗室,不偏不倚的打在了大蛇的身上。

出乎墨霖意料的是,那懒洋洋的大蛇竟然非常的厉害,闪电的威势强悍无比,似乎要将所有挡路的一切都融化掉,可电光电弧轰在大蛇的身上,竟然四面溅射开来,伤不到它分毫。

墨霖此刻终于有些明白了过来,他如今看到的应该是体内的情形,那这暗室应该就是根轮和密轮之间的生法宫了,这条蛇一定就是军荼利蛇。

正想着,局面又发生了变化,闪电源源不断的轰击着军荼利蛇,那些四面溅射开来的电弧打在暗室的墙壁上便燃烧起来,化作一团团的烈火。

开始还是零星几堆,逐渐汇聚在一起,熊熊燃烧起来。

暗室里火光熊熊,而更让墨霖惊奇的事情还在后面,他发现从暗室的墙壁外竟然涌进来越来越多的火舌,这些火舌如同茜草汁一般的棕红色,火苗细小弯曲好像野兽的卷毛,火焰透明,一燃烧起来,立刻将暗室烘的炽热无比。

“这是拙火!”墨霖心中一动,立刻想到朱评漫对他说过的修炼步骤,其中修拙火是最重要的一环,打通灵能的最后关键就是用真气激发体内的拙火,赶走藏在生法宫内的军荼利蛇,打开三脉汇聚之门。

朱评漫曾经跟墨霖简单的提过军荼利蛇和灵能之间的关系。

每个人的体内都又出生时就带有的灵能,不过这种力量一直都在沉睡着,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察觉。

军荼利蛇是灵能幻化出来的一条大蛇,平日总是盘着身体,压在人体中左右三脉汇聚之门上。

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人体的气只能在左脉和右脉之间流淌,无法进入中脉。

武道的初级目标就是修炼出拙火驱赶走军荼利蛇,打开三脉汇聚之门,将根轮底部沉睡着的灵能唤醒过来。

此刻看到生法宫中的火焰,墨霖立刻认出正是朱评漫说起过的拙火,可拙火不是需要经过很多步骤的修炼才能练成的吗,难道因为闪电的出现而产生了什么变化?墨霖还在疑惑不解之中的时候,闪电爆发出最后一瞬的璀璨光辉,轰然消散。

闪电的主体一消失,被军荼利蛇轰散的部分便化作一股股的力量,或者融入拙火之中,或者直接汇入根轮里。

军荼利蛇硬捍闪电,赢的非常轻松,可当它的头转向生法宫中的拙火时,墨霖却明显看出三角眼中的畏惧来。

拙火越来越旺,生法宫的地方本来就不大,很快就被拙火的火焰给填满。

军荼利蛇一开始还咝咝的叫着,尝试着灭火,可当它的身体一碰触到拙火的火焰,立刻就皮开肉绽。

军荼利蛇尝试了几次之后,终于放弃了抵抗,本来盘卷蜷曲着的身体开始挪动起来闪避,当它挪开身体的时候,墨霖立刻在身下有一道三色门。

“三脉汇聚之门!”墨霖大喜,只要赶走军荼利蛇,就等于开启了中脉的通路,也就等于唤醒了体内的灵能。

拙火熊熊,一点点的靠近军荼利蛇,大蛇连连的后退,可终于无路可退。

眼看就要被拙火吞没,军荼利蛇咝咝的叫起来,蛇尾甩开来,狠狠的抽打在三脉汇聚之门上。

那门只是一团虚幻的气而已,被蛇尾一抽,立刻化为乌有,军荼利蛇如蒙大赦,一头钻了进去,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三脉汇聚之门一开,墨霖的意识立刻被狠狠的抛了出去,等他再度清醒过来,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思维。

不等墨霖回味方才发生的事情,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在身体中产生。

墨霖只觉得体内所有的真气都发疯一样的涌向根轮处,好像溪水汇进了大海。

片刻之后,墨霖的身体如同虚脱了一样,再没有半分的力气,无论他如同调动也再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真气。

不过墨霖并不惊慌,因为他发觉根轮处渐渐滋生出一种奇怪的力量,那力量的醇厚程度超过真气十倍,若是真气是大江大河,这力量就如同把大海汇聚在一滴水里,看似不起眼,却拥有无俦的力量。

本来根轮和密轮之间有一股鼓荡的热气,墨霖猜测那一定就是体内的拙火,不过随着真气疯狂的涌入根轮里,那股热气也渐渐的消失不见,转化为融入四肢百脉中的热流。

这些热流比起真气来要饱满许多,墨霖能感觉到随着热流的游走,体内的脉和明点都膨胀起来,一鼓一鼓的,为肌体增添了不少的活力。

而当热流经过被闪电创伤的肌体时,墨霖只觉得一阵麻痒,他只觉得热流在创处慢慢的环绕着,片刻之后,疼痛的感觉就消失不见。

“太神奇了。”

墨霖激动的想着,他知道这一定是被唤醒的灵能,真没想到那一道致命的闪电居然带给他如此神奇的提升。

虽然热流经过身体某些关节的时候还会隐隐作痛,甚至墨霖察觉到那些从小就困扰着他的关节对灵能有些排斥,但灵能还是修复了墨霖体内的损伤,最后重归根轮之中,慢慢的沉淀下来。

墨霖无数次的幻想过唤醒灵能时的情形,却无论如何想不到最终会如此的巧合。

不过这份巧合之中也充满着必然和危险,墨霖苦修真气和勤练金刚诵念打下了身体基础,冒险将闪电引导至根轮处则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方法,两者缺一不可。

真气是人体自身生出的,人的潜力虽然无穷无尽,可和大自然比起来,还是太微弱了。

而灵能来自于宇宙的力量,宇宙无边无际,广大无垠,宇宙的力量自然也恢宏无比,非人力可及。

灵能就如同是宇宙力量潜藏在人体内的一把钥匙,每个人都公平的拥有,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这把钥匙,打开通往宇宙的路。

墨霖在生死的瞬间找到了钥匙,打开了第一道门,算是勉强跨入了灵能的门槛。

△△△也不知过了多久,虽然墨霖身体之中的真气荡然无存,体力也远远不曾恢复,不过总算是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他活动了一下四肢,确认无碍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爬了起来。

四周静悄悄一片,大路上到处都是妖兽和兵家战士的尸体,却不见猛犸和萧诘摩的踪迹。

虽然身体还很虚弱,可墨霖不敢在这种险地多留,他拖着疲累的身体沿着大路的边缘一直向西走,只希望离百兵城越远越好。

走出也不知道多久,前方是一片浓密的灌木丛,墨霖手持着阳刃,披荆斩棘开辟出一条小路,艰难的走着。

刚绕过一丛灌木,脚下忽然被绊了一下。

他身体正处在新旧交替的时候,根本没有力量,立刻摔了个大马趴。

才摔倒在地,几个黑影就从灌木丛中窜出来,将墨霖按住。

墨霖挣扎着抬头看去,心顿时凉了半截,按住他的是几只妖兽。

它们满脸的血污,灰头土脸,可对付起现在的墨霖来却是易如反掌。

“抓到一个人类。”

一个妖兽兴奋的道,“要不要现在就吃掉他?”“等等。”

一个声音传来,有点耳熟。

墨霖努力的抬起头看过去,就见两边脸都被打烂的蛇三清出现在视野里。

“是你!”蛇三清一看道墨霖,残剩的那只左眼放起光来,“抓住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听到蛇三清的话,两个妖兽架住墨霖的腿,两个按住他的胳膊,一发力将墨霖给抬了起来。

墨霖心中叫苦不迭,他的身体刚刚经历了一场脱胎换骨一般的转变,可以说跨入了一个人生的新境界,可这场转变带来的副作用暂时还没有消退,身体里的力量却如同被抽干了似的。

墨霖能感觉到一股股的灵能正从脊柱最深处慢慢的汇聚到根轮之中,在那里堆积的越来越厚实,可他暂时还没办法控制灵能。

虽然尝试着要抵抗,可惜被妖兽按住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无可奈何之下,墨霖终于确认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就连最弱小的一只妖兽都能随意的杀死他。

了解了状况,墨霖自然不会再做无谓的反抗,任由妖兽把他押到蛇三清的面前。

蛇三清的毒蛇信子吐出来,在墨霖的脸上转了一圈,留下不少的口水。

墨霖只觉得满脸的腥臭,心道这家伙的口水若是有毒可就惨了。

“就是他,就是他,这一趟没白来。”

蛇三清好像没有经历一场大败,也没有受重伤一般,欢天喜地的叫嚷起来。

残存下来的妖兽也都爆发出欢呼般的吼声来。

墨霖心中掠过一个不祥的预感,大沼泽那夜阿浣的话浮上心头来,难道妖兽们兴师动众,先在大沼泽埋伏,又攻打百兵城,目标竟然是自己?无论如何墨霖也不相信这个结论,他身无长物,只是个很普通的墨家星级工匠,如果说有什么价值的话,大概就是飞行弩的发明了。

难道妖兽也想打造飞行弩不成?一切似乎都很荒谬,可蛇三清高兴的样子却不可能是装出来的,至于认错人的几率,不是没有,可似乎更不可能发生。

任墨霖把脑袋想破,也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