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一十章 三个纠缠的任务

第一百一十章 三个纠缠的任务

林中偶遇的三人并不是墨霖所要追踪的杨离小队,而是墨冉,百里无羁和荆沫。

墨冉和墨霖是拥有共同秘密的好兄弟,百里无羁是墨冉之前的室友,荆沫则是食堂荆罗大叔的女儿,跟墨霖都有渊源。看到墨霖,他们三人都松了一口气,笑眯眯的走过来打招呼。

“你们的任务在这附近吗?”墨冉低声问墨霖。

“你知道规矩的。”墨霖摇摇头,不肯告诉他。

墨冉苦笑道:“也对,我不该问的,不过看你的表情,大概不会轻松了。”

“你也一样。”墨霖笑道,他和墨冉也算熟悉,从对方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他们遇到的麻烦不会比己方的小。

“时间紧迫,就此别过了,希望你们顺利。”墨冉三人显然要赶路,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和他们道别。

“我们也快走吧,别叫他们跑远了。”墨霖道。

三人很快就继续追踪而去,而当他们刚消失,刚刚离开的墨冉三人就又出现了。

“他们的确很奇怪,明显是冲着杨离小队去的。”墨冉望着墨霖离去的方向道。

“那我们要怎么做?”荆沫问,她是个性格泼辣的美少女,村中年轻的女孩之中以洛芊芊最为漂亮,不过荆沫也不遑多让。因为洛芊芊和墨霖的感情众所周知,所以大多数的年轻人都以她为追求对象。只是荆沫的性格泼辣刁蛮,很多人对她是又爱又怕。

“跟上去看看,说不定能完成我们的任务呢。”墨冉笑道。

“走……”百里无羁言语不多,行动却最快,第一个跟了上去。三人的身影很快就没入了林中。

林中的安静保持了不过片刻,又三个身影出现了,却是三剑客。

“你觉得他们谁能赢?”张俊彦问唐川道,“依我看杨离小队的实力最强,应该是最有希望的。”

唐川背上背着个木箱,沉吟片刻道:“三个任务环环相扣,最后只有一个队伍能够胜利,实力并不是最重要的……”

“那什么最重要?”聂人龙啃着手中的果子问。

“能沉得住气的耐心,能洞悉迷局的判断力,当然最重要的是智慧。墨者最重要的能力不是武道,也不是工具,而是智慧。这是一个迷局,只有最先勘破的人才能解谜成功,破局而出。”唐川道。

“真是个喜欢长篇大论的人。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张俊彦耸耸肩膀道,“我去跟杨离小队。”

“我去跟墨冉小队。”聂人龙将果子囫囵吞掉道。

“我当然是跟墨霖小队了。”唐川道。

三人都露出笑容来,齐声道:“输了的晚上请吃夜宵!”话音未落,三人的身影闪电般的弹开,转瞬就消失不见了。

△△△

“停……”走在最前面的何小工举起手来,示意大家停下脚步。

机械狗的两只耳朵来回的摇摆着,似乎确定不了方向。

“怎么了?”墨霖跟上来问。

“你看。”何小工指着身前的草地,三条足迹分散开来,向着三个方向而去。

“难道他们分开了?”墨霖向更远的地方望去,果然三个方向都有被踩弯的草叶。

“看来是。”何小工恼火的道,“以他们三个的能力,对付老虎还不轻松吗,根本不用三个人在一起。”

“这下要怎么办?”林波焦虑的道。

“我们也散开。”墨霖道,“每人盯住一个。”

“你在开玩笑吧?”林波和何小工一起盯住他道。

“当然不是,大家分配一下身上的工具。如果对方真的遇到猎物,就千万百计的阻止他们吧。”墨霖说着将随身的布囊打开,取出两架微型机关弩和两个哨子分给他们。

“我倒是有机械狗,林波怎么办?”何小工关切的问。

林波一撇嘴:“我自有秘密武器,放心吧,除非遇到杨离,不然我是有机会成功的。”

“不会让你们遇到杨离的。”墨霖一笑,“林波你走左边,小工你去右边,我追中间的那个。成功之后就吹哨子联系。”

“好,我希望能听到你们的哨子声。”林波道。

“总之大家都要努力,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是否能成为墨者,就看这一回了。”墨霖伸出手来将两个同伴拥抱住。

林波和何小工也同样伸出手来,三人围城一圈,一起低声的喊过加油,便分头追踪而去了。

中间那条路上的草叶都是微微的弯曲,痕迹很轻,这正是墨霖选择走中间的原因。

当日和杨离一同前往百兵城的路上,墨霖曾经特别注意过杨离的脚步。那时候杨离还只能控制真气,脚步就已经轻盈如同飞鸟,如今唤醒了脐轮灵能,轻身功夫应该更厉害才对。而眼前那些微微弯曲的草叶,十之八九就是他走过后留下的些微痕迹。

“希望林波和何小工能够成功,至于杨离吗……”墨霖心中已经有了个计划。

身边已经没有人,墨霖可以放心的将一直藏匿的灵能释放出来。他很快进入了化身状态,让身体五识都提升起来,敏锐的侦查着周遭的一切,希望能尽快发现杨离的行踪。

“咦……”五识刚一提升,墨霖就听到身前和身后的林中都有轻微的声音。那是脚步轻轻的踏上青草叶的沙沙声响,细微无比。

“附近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墨霖心思一动,飞身闪到一棵树下,三两下的爬了上去。

利用茂密的树叶将身体掩藏住,墨霖重又关闭身上的毛孔,片刻之后,就见一个人影冒了出来。

“怎么会是荆沫……”墨霖一怔。

荆沫的脚步非常轻盈,很快就来到墨霖藏身的树下。

俯身查看了一下草地上的痕迹,荆沫便继续前行。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墨霖猜测她一直在跟踪自己。

“为什么她会跟踪我?”墨霖疑惑的想着。不过想起自己小队的任务是阻止杨离小队,那墨冉小队的任务说不定也是类似的情形。

“这些任务还真是混乱啊,难道巨子不希望大家通过考试吗?”墨霖郁闷的想着。

“或许能利用一下。”墨霖飞快的打开布囊,从里面取出许多工具,略一思索,在树上布置了几个机关。

布置完毕,墨霖正想下树反跟踪荆沫,耳中又有响动。他立刻停下动作,紧紧的盯住微微摇晃的一片灌木丛。

背着个木箱的唐川晃晃悠悠的从灌木丛里钻出来,嘴上还悠闲的叼着个草根。他走到墨霖藏身的树下,把手搭在额头上往前望去,嘴里嘟囔道:“这些小鬼还真是精灵古怪,一个跟一个,有趣啊有趣。巨子的计划也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他口中说着,继续向前走去,很快也消失不见了。

墨霖的额头上全是冷汗,他又藏了许久,确定再没有人跟上来,这才悄悄的从树上滑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墨霖苦笑着,这个考试实在太疯狂了,三个小队和一位监考老师纠缠在一起,到底能演出一场什么样的大戏呢。

“既然唐川也在,计划就改变一下。不过似乎会更有趣呢。”墨霖心里暗笑,又在树的周围布置了一圈。确认一些无误之后,他才悄然潜行,用灵能点亮身体的明点,用最快的速度绕路狂奔,要拦截在杨离的前面。

杨离走在丛林之中,一看到动物的粪便就停下来,希望能发现老虎的踪迹。

可平日日落山脉之中常常出现的猛兽之王似乎察觉到危险来临一样,一个都不见踪影。杨离发现的虎粪都是许久以前的,至于老虎的足印也一个不见。

就算杨离一贯的隐忍,此刻也有些不耐烦,耳边并没有响起同伴们的哨声,这说明他们也没有发现。本以为是个简单的任务,谁知道却连目标的影子都没发现,难道要等到夜晚时分吗?

杨离正有些焦急,视野之中忽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嗖!”

破空之声嘎然响起,一枚飞镖激射向杨离的面门。

“什么人!”杨离挥手凌空一抓,将飞镖抓在手掌里。

“咝……”杨离才一抓到飞镖,立刻发觉不对劲,飞镖上竟然涂满了胶水,将他的手掌给粘住了。

偷袭者停了下来,只从灌木丛里露出一个蒙面的头,发出桀桀的大笑声,大咧咧的伸出大拇指,冲下比划着。

杨离眼中怒火燃烧,鹅黄色的灵能在手掌心涌动着,瞬间就将胶水给化去。

偷袭者见了,转身就走,很快就消失在灌木丛里。杨离自然要搞清楚此人的身份,身形一振追了上去。

偷袭者正是墨霖,他在前面狂奔着,丝毫不敢有任何的留手,他知道杨离的速度有多快,一旦有所懈怠被他追上可就前功尽弃了。

他一边跑着,一边从怀里去出些东西丢在地上,有能刺穿人脚掌的铁蒺藜,有一踩上去就爆炸开来喷射出腐臭汁水的“臭水球”,还有能冒出黑色的浓烟让人不停咳嗽看不到目标的烟雾弹。

杨离追在墨霖的身后可算是倒了霉,一个不留意就踩上臭水球,溅了一身的臭水,那股恶臭让他捂住鼻子生怕有毒。

确定只是恶作剧之后,杨离更是愤怒,这种被轻蔑的羞辱让他想起新年夜晚在广场上的一幕。那妖兽黄鼠狼的强大一直困扰着他,让他难以入眠,杨离不得已只能靠拼命的修炼来驱除这件事的影响。

此刻前方的偷袭者让杨离涌起和那日同样被羞辱的感觉,他浑身杀气腾腾,拔出狼牙短刀,加快速度追上去。

“铁蒺藜?”眼中扫过一片寒光,杨离在间不容发之际闪开地面上的暗器。若是这一脚踩下去,他的脚底板只怕要冒个血洞。

刚躲开铁蒺藜,一颗烟雾弹就爆开了,浓烟涌进杨离的鼻子,除了呛人的烟外,里面似乎还掺杂了胡椒粉,让他不停的打喷嚏,眼泪鼻涕一起涌出来,狼狈不堪。

“我一定要杀了你!”杨离愤怒之极。

这个新年以来,他事事不顺心,心爱的洛芊芊跟墨霖的感情十分密切,他不但新年夜在洛芊芊面前出丑,此刻竟然还有莫名其妙的人偷袭,无数的由头一下子爆发,让他的心志都有些混乱了,一下子勾引了尘封着的往事,两只眼睛顿时一片血红。

“我不会让你们的血白白流淌的,我要变强,我要报仇,我要杀光所有的仇人!”杨离口中喃喃自语着飞奔而过,浑然没有察觉到一旁草丛里躲避着的荆沫。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荆沫狐疑着,不过她也很快的尾随在杨离的身后。

墨霖很快回到了之前布置好的大树下,他飞快的将脸上的蒙面布扯下去丢在树下,然后飞起一脚将一块朽木向前踢飞出去制造人继续往前冲的假象,接着屏住身体的气息,就地一滚钻进灌木丛中,匍匐在地上。

片刻之后,脚步声响起来,杨离冲到了树下。他瞪着血红的双眼四处打量着,口中吼道:“你躲到哪里去了,出来!出来!”

“他怎么了,疯掉了吗?”墨霖吃了一惊,杨离的双眼中充满了仇恨和怨念,让墨霖不禁打了个寒战。

杨离吼叫了两声,正要接着去追,忽然看到地上的蒙面黑布。他走到近前,伸手去捡。

“很好……”墨霖暗笑,正等待着机关发动将杨离困住,杨离却停了下来,猛地扭头喝道:“什么人在那里?”

“糟糕,难道发现我了?”墨霖紧张的不敢动,若是被杨离发现,他辛苦的布置可就付诸流水了。

“不出来吗,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杨离冷笑着,笑声中充满了邪恶的力量,让墨霖觉得他一定是哪里不对劲了。

眼看杨离手中的狼牙刀刃上绽放出鹅黄色的灵能光芒,墨霖叫苦不迭,他正想从灌木丛里钻出来,然后见机行事,一旁却响起个女声来。

“不要冲动,是我!”荆沫从一棵树后现出身形来。

“是你偷袭我吗?”杨离冷冷的问道。

“不是我,我是刚才在林中看见你追一个黑衣人才跟过来看的。”荆沫忙摆手道,“你千万不要误会。”

“哦……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杨离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我……”荆沫有些语塞,“我在执行任务。”

“你的任务是跟踪我吗?”杨离又问,他的气势咄咄逼人,让荆沫有些招架不住。

“我……我另有任务。既然你没事,我先走了。”荆沫说着就想离开。

杨离的身影一闪,拦在了荆沫的面前。两人所在的地方距离墨霖只有三步远,让他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唯恐被二人发现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你要做什么?”荆沫退后一步警惕的道。

“只是想知道你和那个人有什么关系没有。”杨离语气冰凉的道。

“杨离,别以为你是天才就可以随意欺负人,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现在请你让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荆沫的手按在腰间的刀鞘上,毫不示弱的道。

“是吗,果然有问题,不然怎么会这样激动呢。”杨离的短刀平举起来,“墨者考试对我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想要破坏,我绝不会放过的。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伤你的,我只会把你捆起来,等午夜时分考试结束就放开你。”

“大言不惭。”荆沫平素的性格很火爆,本来一直都在尽力的容忍,如今听到杨离挑衅味道十足的话,终于按捺不住脾气。

“刷”的一声,荆沫的腰刀出鞘,聚精会神的盯住杨离,她的刀比杨离的要长一些,因此慢慢的退后小半步,希望保持住兵器长度上的优势。

她这一退,气势上立刻就输了,而杨离抓住这个机会,立刻突击而来。

新年那夜的广场上,杨离同样用灵能施展狼牙突击来攻击小白,却被小白戏弄了一番。不过那是因为小白的妖力太强的关系,此刻面对同龄的荆沫,狼牙突击的威力就显露无遗。

荆沫完全没有反应,胸口就被杨离击中,顿时半身麻痹,愕然倒下。

“放心吧,我用的是刀柄。”杨离淡淡的道。

荆沫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着,头一侧,正好看到灌木丛下的墨霖。她脸上痛苦的表情立刻化为惊讶,正要张口,杨离却俯下身来,将一团破布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荆沫想要挣扎,却被杨离取了一条绳子捆住。

墨霖长出一口气,心说自己的运气还真不错。

杨离拖着荆沫往墨霖布置好机关的大树走去,三两下将荆沫捆在了树上,对她道:“无论你要做什么,现在就好好休息吧。午夜的时候我会来解开你的。”

荆沫怒目圆睁,可动弹不得又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的侧着头,往墨霖的方位看来。

杨离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他俯下身去,将方才墨霖丢掉的黑色蒙面布捡了起来。

“有了!”墨霖心中一喜。

一阵轻微的机簧响声在头顶响起来,杨离心中一凛,抬头去看。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想他的头打来。

杨离几乎想也不想,一抬手狼牙挥去,正中白影。

“砰”白影破碎开来,一团白色的粉末从里面四散而出,立刻把杨离团团的裹住。

“阿嚏!”杨离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而近在咫尺的荆沫也遭了殃,她的嘴被堵住,打喷嚏的时候更是痛苦万分。

“又是胡椒粉!”杨离睁不开眼,喷嚏一个接一个,昏头仗脑的想躲开,脚下一滑踩进个土坑里,里面不知放了什么机关,一下子将他的脚扣住。

不等杨离想办法脱离脚上的机关,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他罩在其中,随即紧紧的收起来。这是墨家的钢丝网,绝对坚固耐用,就算杨离唤醒了灵能,被困在其中也毫无挣扎的可能了。

墨霖从藏身之处爬出来,等胡椒粉末散去,才走到倒在地上的杨离身前,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手上的狼牙给夺下来丢到一边。

“是你!”杨离恨得睚眦崩裂,看他的样子简直要把墨霖给活吞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杨离还想挣扎,墨霖却又取出牛皮绳索,在网子外面又加了几道,将杨离捆的跟粽子一样,再也不能动弹了。

“这是我的任务,实在对不起。”墨霖将任务内容告诉杨离,他便安静了下来。

“居然有这种任务。”杨离愤恨的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你得知道我不是有意跟你为难的。”墨霖道,说着走到荆沫身边,先将她口中的破布给扯出来。

“咳咳咳……”荆沫剧烈的咳嗽着,她的眼角都是泪水,脸上还挂着鼻涕,样子狼狈极了。若是被她的那些爱慕者看到,只怕会心疼的。

“墨霖,你干的好事!”荆沫咳完了,发现墨霖正用那团布擦她脸上的鼻涕,不禁恼火的道,“快把我放开。”

墨霖却摇摇头:“你的任务是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的。”荆沫一愣,目光闪烁的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跟我们两个小队的任务都有关吧。方才林中遇到不是偶然,而是你们在那里等候着过来的小队,也就是我们队,是不是?”墨霖不慌不忙的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荆沫吃惊的道。

“原来真的是这样,我猜中了。”墨霖哈哈笑道,“你的嘴很不严实啊。”

“你……墨霖,你放开我!”荆沫这才知道被墨霖骗出了真相,愤恨不已。

“既然我们三个小队的任务交织在一起,那就是敌人了。对待敌人,我觉得杨离的办法很好。”墨霖笑道,他重新将破布塞进荆沫的口中。

“你要做什么?”杨离被墨霖一把扛起来,不禁喝问道。

“嘘……”墨霖将他扛进灌木丛中,一把丢下来,先把他的嘴也堵上,又拖了许多树枝和树叶把他的身体盖住。接着如法炮制的将荆沫也给扛过来,让他们面对面的侧对着。

树枝和叶子将两个人都盖住,只留下两个头。墨霖做好了隐藏工作,拍拍手道:“你们慢慢的等吧,午夜时分我会记得来放开你们的。”

看到杨离愤怒的斜着眼睛瞪着自己,墨霖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洛芊芊和我是青梅竹马,你就别指望了。我看荆沫也不错,给你制造个这么好的机会,你千万要把握啊。”

杨离更是愤怒,荆沫也狠狠的瞪着墨霖。

墨霖哈哈大笑一声,将两人丢下,回到树下收拾了残局,确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便去寻找林波和何小工了。

等墨霖离开,附近一棵树上的唐川才跳下来,望了一眼杨离和荆沫所在的灌木丛,苦笑道:“这小子竟然如此狡猾,幸好不是我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