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摩天崖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摩天崖“你要去龙冢?”朱评漫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一口猴儿酒给喷出来,他恶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显然把它当作了教唆犯。

龙冢就是人类为摩天崖的废墟所起的名字,因为赤龙的骸骨就深埋在废墟下而得名。

“是的,小白说龙骨对我吸收龙魂力量很有帮助。”

墨霖道。

朱评漫一瞪眼睛道:“你以为只有你知道龙骨是宝物吗!各大世家难道都是傻子吗。

尤其是摩天崖所在的法家高手,他们整天都在龙冢附近转悠,有不开眼想去偷几块龙骨的妖兽都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就凭你现在三脚猫的功夫,去了就是送死。”

狠狠的发泄了一通,朱评漫却发现墨霖不但没有如往常一般的受教,反而用很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你该不会要我陪你去吧?”朱评漫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爷爷真是睿智啊,爷爷,小白和我,我们三个一起去,应该不用怕法家的人吧。”

墨霖笑眯眯的道。

“你……你和它串通好了?你们自己去吧。”

朱评漫气呼呼的道。

“爷爷为什么不去,难道怕了法家的高手?”墨霖“天真”的问。

“我会怕他们?要是惹恼了我,我就一手掐死一个!”朱评漫果然吃了墨霖的激将法,恼火到跳起来。

“既然这样,爷爷就跟我一起去吧。

我想看看是爷爷大发神威一手掐死一个,还是看到法家的人就逃之夭夭。”

墨霖继续火上浇油。

“哼,想用激将法吗,我活了几百岁难道还会上你的当?”本以为朱评漫会上当,谁知道他话锋一转,原来早就看穿了墨霖的计谋。

“唉,小白,我就说爷爷肯定不会上当的。

你说的没错,爷爷一直都害怕当年逼他起誓的那些人。”

墨霖叹了口气,“咱们也别逼他了,就让爷爷安度晚年吧。”

“你说什么!”朱评漫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明知道墨霖还是在激将,可若是不把事情说清楚,他的脸可就没地方放了。

“我会怕他们几个小辈吗,若不是……若不是我不忍心看到人类的高手凋零,早就一手一个掐死他们了。”

朱评漫火冒三丈的道。

“法家那个小白脸申宏,他算个什么东西,见到我还要乖乖的喊声爷爷呢。”

朱评漫越说越气,越说越离谱,把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说出来。

墨霖心中偷笑,心说小白出的主意还真是奏效,果然激发了朱评漫的好胜心。

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八成讲完了当年勇之后就要自告奋勇的去龙冢了。

果然等朱评漫絮絮叨叨的说完几百年前的事之后,一拍身前的大石头道:“我就跟你去龙冢走一趟,我倒要看看谁敢动你一根手指头!”“砰”,那巨石应手而碎,化作一滩粉末。

墨霖惊的直乍舌,朱评漫露的这一手可真是厉害,看来路上又有的可学了。

“什么时候出发,我要多准备点猴儿酒。”

朱评漫余怒未消,横了墨霖一眼道。

“两天以后。”

墨霖瞧了眼懒洋洋躺在一边睡懒觉的小白,又看了看朱评漫,心知这一趟的旅程将会有很好玩的事情发生。

△△△墨霖和墨知味请了假,名义是去日落山脉中进行一次勘探,寻找一些优质的矿脉。

墨知味对墨霖的想法很有兴趣,本来打算一起去,可他身为墨家工程墨者之首,平日有很多事务要忙,实在没可能抽出整月的时间混在山里,只能给墨霖讲了很多矿脉分布的知识,还叫他做详细的笔记,回来一起参考。

墨霖装作虚心好学的样子,还真的用个小本子把墨知味所说的都记录下来。

当然他才不会真的跑进日落山脉里去找矿脉,这只是个离开村子的借口而已。

其实在通过正式的墨者考试之后,新的墨者们都要出去修行的,只是墨霖是工程墨者,在外人看来又是个对武道了解很少的人,所以他的修行计划就迟迟的没有进行。

这次的找矿脉之旅,墨知味是当作修行的一部分而准许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做一个好的工程墨者,缺一不可。

这一次的旅途可能要持续很久,也只有你一个人,你千万要小心。”

墨知味对墨霖叮嘱道。

他对这个得意弟子可谓是苦心栽培,万分的希望他能继承自己的衣钵。

“这是我的防身法宝,我在村子里也用不上,你带着护身吧。”

墨知味又取出一样东西来。

“是老师的千机变!”墨霖惊喜的接过来,这可是传说中的天级法宝啊。

千机变从外表来看只是个圆筒,有胳膊粗细,大概一米长,可以很轻松的挎在背上。

据说整件法宝是由一千个细小的零部件组成的,有十种不同的变化,因此得名为千机变。

“机关在底部,一共有十瓣莲花,对应十种变化。”

墨知味将千机变举起来,指点着墨霖。

“这是根据脐轮中莲花形状打造的吧?”墨霖听着墨知味的讲解,眼界大开。

他看到千机变上那十瓣莲花打造的很精细,忍不住问。

“你怎么知道?”墨知味一愣。

“我……我是听芊芊说的。”

墨霖一惊,这才知道说漏了嘴,忙把洛芊芊当作挡箭牌。

墨知味哦了一声,也不再追问,解释道:“的确是按照脐轮的十瓣莲花打造的,其中构造非常的复杂。

我把图纸交给你,你路上休息的时候可以研究一下。”

墨霖喜滋滋的接过千机变和图纸,觉得这一回的收获实在丰厚。

“你的赤魂也有变形的功能,不过外表太过张扬。

千机变看似木讷普通,其实内藏机锋。

墨霖啊,以后可要记得,做人应当和千机变一样。”

墨知味不知为何有了感慨。

“学生受教了。”

墨霖忙鞠了一躬,心中琢磨着墨知味的话,又和他聊了一些路上要注意的事项,这才辞别而去。

洛芊芊已经在半个月前出门去修行了,至少还要十几天才能回村子。

墨霖等不及她,便留了一封信在洛家,又去跟墨冉,林波和何小工几个朋友告别,把一应事物都安排好,这才放心上路。

一大早,墨霖在村口和来送行的墨知味,墨冉,林波和何小工等人挥手告别,一路向着日落山脉走去。

走上山,在林中藏了一会,见村口的人影已经不见,墨霖这才又溜下山来,一路向着东北方向而去。

在东北方的一道山口处,墨霖看见了朱评漫。

他手中提着个小葫芦,腰间挂着个中葫芦,背上背着个大葫芦,看起来十分怪异。

“爷爷,就算是要离开些日子,也不用如此大张旗鼓吧?”墨霖冷汗直冒,心说朱评漫这副样子简直就像是要去沙漠里旅行,未免太夸张了。

“没有猴儿酒,我浑身都不舒服。

这里还有一个,你替我背着。”

朱评漫说着,一抄手从山石后面又提了个大葫芦出来。

墨霖目瞪口呆,心说这下可要倒霉了,这一路上只怕要被当作苦力折磨了。

△△△据墨霖在墨知味那里看过的一副地图显示,赤县神州的大陆方圆辽阔几万里,样子象是一个不规则的圆。

东临大海,北接冰洋,南极大漠,西边接壤着连绵不绝的无尽高山。

大陆上真正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被七大世家分成了七块领地,再加上妖兽们占据的大沼泽,组成了大陆上的各种势力。

冀州的墨家固守在大陆的西南角落,楚州的农家在东南角落,瀛洲的兵家在农家的北部。

三大世家将大沼泽紧紧的包裹在中央。

而大沼泽的北面疆域则分别和大陆中部的中州法家,大陆东北部的鲁州阴阳家接壤。

大陆正北方是燕州道家,西北方是凉州医家,这两大世家和大沼泽没有接壤的地方。

墨霖此去的目的地是大陆的中心,目前被法家所占据着的中州中部摩天崖废墟,也就是人类称为龙冢的地方。

龙冢距离法家的都城咸阳只有五百里不到的距离,据说那里常有法家的高手出没。

从墨家前往法家的路途倒是比较平坦,一路上有不少的村庄可供休息。

墨霖一身墨家的衣着打扮受到村民们的欢迎,很多村民坚决不肯要墨霖支付的食宿费用,可见墨者在百姓心目中的荣耀和地位。

而进入法家的地界之后,地势开始平坦起来,满眼望去都是刚刚种下的庄稼。

微风轻送来泥土的香气,可以预见一个丰收的好年景。

“昨晚的炖肉真是好吃啊。”

小白一觉醒来,在墨霖的怀里懒洋洋的打了个滚,第一句话就是怀念昨晚乡民热情款待的晚餐。

“的确不错。”

朱评漫难得在一件事情上和小白保持相同的看法。

“爷爷,我看一路上百姓的生活都很富足,法家治理的很好呢。”

墨霖有所感触的道。

朱评漫却摇摇头道:“南方的雨水足,气候合适,只要没有大的旱灾和涝灾,百姓的收成就能保证。

而北方的土地贫瘠,气候干冷,那边的百姓生活还是很艰苦。”

小白哼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都搬到南方来多好。

北方苦寒之地,我去过一次就再也不想踏足了。”

“你们妖兽怎么可能理解人类的感情,除非万不得以,谁也不愿意轻易的背井离乡。”

朱评漫话语里显露出一丝的傲慢来。

“你还说墨者是死脑筋,我看你的脑筋也不怎么活络。

生活都难以维持,还死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有什么用?”小白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一人一妖又吵了起来,这已经是每天旅程中必然有的一幕了。

墨霖一开始还劝说两句,后来也就充耳不闻了。

他发现这两位一个是磁铁的正极,一个是负极,一个水,一个火,永远都不可能相容。

想要他们不吵架还不如早点弄个耳塞堵住耳朵的好。

这样的旅程一直持续了七八天,终于到达了龙冢所在的摩天崖旧址附近。

墨霖站在个小山坡上,极目远眺而去,因为进入了化身境界,他的视力远远超过常人,依稀能看到远处地平线上隆起的一座山峰。

“那就是摩天崖的废墟吗?”墨霖问。

“就是那里。”

朱评漫感慨万千的道,“我有二十年没有来过了。”

“二十年对你这个老不死的来说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小白一旁风言***的道。

朱评漫没理会他,对墨霖道:“前方就要进入法家严密控制的地区了,为了防止魔兽,他们不但布置了很多的机关,更有高手坐阵。

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潜行进入,不能暴露行踪。”

“我已经准备好了。”

墨霖跃跃欲试的道,他对这种秘密潜入式的冒险很有兴趣。

小白的目光闪烁着,也兴奋的道:“龙骨啊,有了龙骨我就能炼化横骨了!”走下山坡,又前进了半日,在一条小路的尽头处,墨霖看到一块巨大的木牌,上面有鲜红的颜色写上一行大字。

“前方禁地,不得进入,违者杀无赦!”猩红的字眼和木牌背后一望无际的荒草,显示出前方将会是个危险的区域。

不过这些怎么可能阻挡三位天不怕地不怕的旅者,他们根本就没在意,径直的越过木牌,潜入了荒草之中。

低伏着身体,让头顶和最低矮的荒草一般高低,这样身躯可以完全的潜藏在荒草丛中,不露出痕迹来。

墨霖在朱评漫的指导下,对猫鼬扑击的理解又上升了一层,他不再单单的把猫鼬扑击理解成一种逃命和技击术,而转化为对身体控制的技能。

猫鼬的动作之所以灵活,是因为它们比人类更善于控制身体。

墨霖就是吸取了它们动作中的精华,更巧妙的控制明点,再结合对肌肉的控制,现在已经可以非常自如的模仿猫和鼬的各种动作。

比如此刻他匍匐在草丛之中,动作却依然自如。

虽然比起朱评漫的神出鬼没还逊色很多,却已经是非常难得的进步了。

小白早就从墨霖的怀里钻了出来,曾经在摩天崖生活过上百年的它负责带路,而它的鼻子更是避开岗哨和巡逻队的最好帮助。

从潜入草丛到入夜,它已经绕开了三处暗藏在草丛里的暗岗,又避开了三拨法家的巡逻队。

等到入夜时分,他们的行动就自如的多,而老天爷也在帮忙,特地用云朵把月光给遮挡住,让他们能够在黑暗之中快速的接近龙冢。

“咝咝……有人。”

小白低声的道,嗖的蹿上墨霖的肩膀。

墨霖和朱评漫也几乎在同时听到了脚步和谈话声,他们立刻匍匐下来,紧紧的贴在地面上。

“不害,我们别往前走了,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好了。”

一个声音传过来,语气里带着点疲惫。

“也好。”

另一个人回应道。

他的声音墨霖听着有些熟悉,略一回想就想起来了,这个人应该就是当日在新人试炼赛上和杨离一场恶斗的申不害。

申不害的“大火球术”曾经给墨霖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才会记的深刻。

只不过两人在如此的情况下偶遇,可不能算是“他乡遇故知”,若是惊动了对手,免不了要有战斗。

“你说家主为什么要死守着祖辈的规矩,每天昼夜不停的看守这里呢。

妖兽们可有十来年没出现过了。”

最初那人道。

“不悔兄,这些事情我们可做不了主。

家主既然让我们巡逻,自然有他的道理。

何况我听说去年末的时候,墨家有几个人在大沼泽遭遇了妖兽的伏击,兵家还因此死伤了几个弟子。”

申不害道。

申不害留给墨霖的是个很斯文的形象,此刻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柔和的。

他不禁想起法家那些老者们都是板着面孔,也不知道是不是年轻人长大以后都会变成他们一样的老古董。

“要我说直接把山夷平了,把龙骨挖出来烧掉,免得妖兽们整天惦记,给咱们添许多的麻烦。”

那名叫不悔的人道。

申不害只是轻轻一笑,并没有多说,两人又坐了一会,便起身原路返回。

等他们走远了,小白不屑的道:“法家的弟子也只是应付了事,我看龙冢的防御不会太严。”

墨霖犹疑一下道:“还是小心点好,申不害只是法家的年轻弟子,大概这里还是外围。

如果再往前潜行的话,说不定会有高手。”

“墨霖说的有道理,我们要更加小心才是。”

朱评漫冲墨霖赞许的点点头,一弓身继续潜行。

“哼……”小白不满的一嘟嘴,干脆钻进墨霖的怀里,消极怠工起来。

继续往前走去,果然暗岗和巡逻的人数越来越多,墨霖初步计算下来,要维持整座摩天崖周边的巡逻,法家至少要派出百人左右的队伍,那也只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因为碰到朱评漫这种老奸巨猾的高手,就算是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都能凿个洞钻进去,何况法家这种漏洞百出的防御。

本来只是个地面上隆起的摩天崖废墟在慢慢接近之后终于显露出它的真实容颜。

暗夜之中,巨大的黑暗铺天盖地的压迫下来,给墨霖一种强烈的震撼感。

“真不知道原来的摩天崖是怎么样的壮观?”墨霖心中不禁揣揣的想着。

眼前废墟的庞大出乎他的意料,地图上那个圆圈未免显得太不负责任,这么大的摩天崖,到底去哪里找那个洞口。

不过好在有小白,它从墨霖的衣服里探出头来,四处看了看道:“先进去再说,我有几百年没回来了,当年的味道也不见了,还要好好想想才行。”

朱评漫和墨霖灵巧的从一个暗哨的视觉死角处绕过,悄然的登上了摩天崖的废墟。

这里到处都是乱石,堆积在一起形成一座大山,有很多巨石叠起来,之间形成巨大的缝隙,倒是非常适合躲藏。

找了个石缝休息下来,墨霖四处望去,见四面的荒草中有些黑影或站或伏,还有些正在四处的巡视走动,应该都是法家的弟子。

“我想起来了,跟我来。”

小白忽然**了下鼻子,跳上一块大石头,飞快的奔跑起来。

朱评漫和墨霖跟在后面,同样使用梯云纵的身法。

朱评漫的身影显得潇洒自如,好像被风托起来一样的轻松自在。

墨霖虽然也已经掌握了梯云纵的身法,攀登高山陆地飞腾都已经不在话下,可跟朱评漫比起来,还是缺少一分随心所欲的自在。

如果有法家的弟子抬头望向摩天崖废墟的话,会看见一小两大三个黑影在苍茫的夜色里狂奔着。

不过他们的速度太过了,快的超过了风,就算被看见,大概也会被当作花了眼的幻觉。

小白的速度很快,快的墨霖几乎要跟不上,不过风之明点的潜力却在这个时候慢慢的被激发出来,当墨霖理解到风所代表的精微之能后,身体犹如漂浮在半空中一样,只要轻轻的一点力量就能让身体跃出很远的距离。

如此进步下去,达到或者超越风的速度并不是不可想象的难关。

几乎是绕了半个摩天崖,小白终于停了下来,它细小的身躯从一道石缝里钻了进去,片刻之后又冒出头来。

“我忘记你们进不来了。”

小白嘿嘿的笑道,“宫殿的入口就在下面,不过都被大石头给堵住了。”

“龙骨呢?”朱评漫对于龙骨的兴趣更高一些,虽然他完全永不到妖族的宝物,可也想看看赤龙的骨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

“龙骨的所在我不清楚,似乎有人用阵法把龙骨的气息给屏蔽了。”

小白道,“否则就算几百年过去,龙骨也会散发出独特的气味和力量反应,以你的修为早该发现的。”

小白说的很有道理,这让寻找龙骨的工作陷入了停滞。

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宫殿的入口,那怎么能不进去瞧一瞧呢。

“下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我想个办法把这些石头弄开。”

小白又钻进去看了一下,跳出来告诉墨霖从此往下二十步高的地方堆积了十几块大石头,垂直的叠在入口的通道上,把进入地下宫殿的唯一入口堵的死死的。

墨霖听了小白的描述,不禁有些疑惑。

他四处看了看,心道:“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十几块巨石都堵在入口上,难道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