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一十八章 崩塌

第一百一十八章 崩塌“我说不害,你走慢点……”赵不悔跟在申不害的后面手中点亮着一个火把,幽幽的火光照亮着脚下的台阶,地下宫殿如同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等待着他们的探险。

申不害不用火把,他将左手的手掌弹开着,在手掌之上浮着一个发亮的光球,照亮着前方。

这是法家法印术之十七的“夜如昼术”,专门用来在黑暗中照明,也可以攻击敌人。

“你说这是什么地方?”赵不悔踌躇着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方才山崩一定是有人搞的鬼。”

申不害低声的道,他的目光非常敏锐的在黑暗中扫过,若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定逃不过他的双眼。

“为什么这么说,就因为外面那个古怪的工具?那么细的一根棒子能支撑住那么多巨石吗?万一要是塌下来,我们就被活埋了。”

赵不悔有点害怕,他甚至想立刻返回地面上去。

“那应该是墨家的工具,我猜他们既然敢下来,就一定有把握。

所以我们绝不会被活埋的。”

申不害倒是非常的有把握。

在法家年轻一代的高手之中,申不害隐然为最出色的一个。

所谓的出色不只是因为他成为法家历史上第二年轻的掌握一百种法印术的天才,更是由于他机敏的头脑和敏锐的判断力。

赵不悔对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岁的同伴很有些敬畏,听到申不害这样说,他的胆子也慢慢的大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不叫上商长老一起下来呢,我觉得人多一些会比较好。”

又走出几十步,赵不悔看到一个大池子,里面不但有血迹还有人骨,这让他的胆怯又加深了。

“这是个立功的好机会,你希望把功劳分给别人吗?”申不害好奇的打量着池子里的骨头,甚至跳下去摸了一块上来。

“这是人骨,有好多年了。”

申不害轻轻的一捏,骨头就碎成了粉末。

“这里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地下龙宫?”赵不悔忽然想到一个传说。

“你才想起来啊。”

申不害有些苦恼,为什么每次任务都要跟赵不悔一起呢,聪明人最怕的就是和一个笨蛋做同伴,偏偏他现在遇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们还是回去吧,长老说过,我们不准随便进来的。”

赵不悔停下来,惊慌的道。

“我们不是随便进来,我们是来追踪潜入这里的敌人。”

申不害替他纠正了用词上的错误。

“可是……”赵不悔是法家最典型的弟子,没有自己的思想和脑筋,熟读法家那一千零一条家规,未来也会变成一个整天板着脸的无趣老人。

申不害却不同,他有自己的想法。

若说他深入到这地下是为了追查潜入者,倒不如说他对这里有种强烈的好奇心。

屠龙的传说在大陆传播了数百年,每个少年都是听着屠龙故事长大的,申不害也不例外。

此刻能来到传说中赤龙建造的宫殿,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巨大的诱惑,这种诱惑驱使着他一步步的前进。

身后的赵不悔终于不再做声了,这让申不害感觉很满意。

两人放慢着脚步,穿过了几道机关,一直来到一扇大铁门前。

“这里大概就是妖兽们当初举办宴会的场所了,不悔,你觉得跟法家的议事大厅比起来如何?”申不害站在门口,环视着巨大的宫殿,问身后的赵不悔。

没有回音,只是死一般的寂静。

不祥的警兆在心底升起,申不害浑身的汗毛猛地倒竖起来,他迅速做出了判断,掌心的光球忽然爆发出夺目的光芒来。

在出招前,申不害已经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地滚了出去。

敌人若是一直盯着他,眼睛会被强光所晃,轻则有片刻的晕眩,重则会暂时的失明,这个短暂的间歇无论用来逃走还是反攻都足够了。

“狡猾的小子。”

有人恼怒的说道。

申不害手一抖,法印术三十一的“霹雳弹”弹射而出,顶轮的紫色灵能在黑暗之中颇有隐蔽的效果,无声无息的向声音响起的地方射出。

不过霹雳弹并没有申不害想象中的击中目标而爆炸,反而是他的脑后被重重的击打,噗通栽倒在地,昏迷了过去。

“这小子很不错吗,可惜遇到的是我们。”

小白站在墨霖的肩膀上道。

“砰”,朱评漫将早就被他暗中打晕的赵不悔也丢在地上。

“这两个人要怎么处置?”墨霖问。

“杀掉,或者干脆就给八妹陪葬吧。”

小白冷哼一声道,“法家没有一个好东西,我要把他们都杀掉。”

“他们是无辜的。

冤有头债有主,要报仇的话应该去找申宏和孙起。”

墨霖劝说道。

小白一撇嘴:“不杀掉他们,你难道不怕暴露身份吗?他们可是看到洞口的千机变了。”

墨霖一怔,想到方才偷听到的两人对话,他也能预感到放过两人的后果。

如果法家彻查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详细的调查,九成会让两人根据记忆将千机变的样子画下来送去墨家查问。

一旦有人认出洞口那个工具是千机变,再去问墨知味千机变的下落,那一切就都水落石出了。

到时候,不但墨霖私自进入地下龙宫的事情会曝光,他已经知道龙魂力量的事情也肯定瞒不住。

到时候,他就将成为全人类的敌人。

“杀掉算了。”

小白跳下墨霖的肩膀就要动手。

“不要……”墨霖拦住他,他从小在墨家长大,受兼爱非攻的理想影响至深,尤其他现在已经是个墨者了,若是任意的杀害无辜,他还怎么配得上墨者的称号。

“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害死你。”

小白从鼻孔里哼哼着道。

“可是,他们是无辜的。

他们只是尽职的来这里查看,若是为了隐藏我的秘密就杀了他们,我和滥杀人命的赤龙有什么分别?”“难道你想暴露吗?”小白不解的道,“若是威胁到我的生存,无论他是人类还是妖兽,我一定先杀掉他,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这就是人和妖兽的区别。

人类是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尤其是墨者,我们不会随意的杀害一个人,除非他有罪。”

“如果有个无罪的人要杀你,你会不会杀掉那个人?”小白问。

“……如果他一定要杀我,而没有正当的理由,我一定会自卫的。”

想到在百兵城的杀戮,墨霖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

“很好,现在这两个人若是不死,你就会死。

这和他们要杀你有什么区别?既然他们威胁到了你的生命,你就该自卫杀掉他们。”

小白伶牙俐齿,说出来的话很有说服力。

“无论你怎说正确,我都不会让你杀他们的。

这不是什么道理,只是我墨者的心无法接受。”

墨霖道。

“如果我为了保住生命而杀掉他们,我就不再是一个墨者。”

这是墨霖的想法。

墨霖认为,有些时候梦想和荣誉要远远超过生命的价值,否则若只是为了活下去,他完全可以走一条更舒服的道路,又何必不停的冒险,不停的修炼,在荆棘丛生的小路上蹒跚而行呢。

“榆木脑袋。”

朱评漫一直没有参与争论,听了墨霖的话,只是淡淡的来了这么一句评价。

“你比犀牛王还要倔!”小白愤愤的道,“我就不明白人类为什么这么矫情,杀两个人也要谈一堆大道理。”

“我有个折中的办法,让他们听天由命吧。”

朱评漫说着俯身在申不害和赵不悔的头顶一拍,两人浑身一颤,幽幽的醒转过来。

申不害只见到几个模糊的影子从眼前消失,还有个声音告诉他:“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我们这是在哪里?”赵不悔晃晃悠悠的爬起来,这才发现申不害抱着头在身前。

申不害正想看清楚周围的状况,耳边忽然响起隆隆的声响。

“不好,快走!”申不害打了个激灵,想起方才那个声音,拉起赵不悔就跑。

好在地下宫殿只有一条路,申不害和赵不悔把浑身的解数都使出来,紫色的顶轮灵能点亮了体内的明点,狂奔起来脚尖都不点地,飞一般的向出口奔去。

声响越来越大,似乎什么东西碎裂了一样,宫殿的顶部在晃着,很多碎石喀喇喀喇的落下来。

“天啊,难道我们要被活埋了!”赵不悔惊慌失措的叫喊起来。

“别泄气,马上就能冲出去了。”

申不害已经能看见出口的微微光亮了。

“砰”一块大石头落下来,差点就砸在赵不悔的头上,幸好申不害眼疾手快,拉上赵不悔奋力想前跃出,同时冲出了洞口。

两人才一出洞口,身后的巨响连连,整座摩天崖废墟似乎都要塌下来了。

“快走!”赵不悔冲天而起,从石缝的间隙逃了出去。

申不害的目光却落在一根骨头上。

那骨头恰好代替了原本顶住巨石的古怪工具。

略一犹豫,申不害也冲出了石缝,而那根骨头也随后断裂,顶端的巨石轰然塌方,隆隆的震动引发摩天崖的大崩溃,整整三个时辰的浓烟滚滚天崩地裂之后,原本高耸的摩天崖废墟竟然都陷入了地下,只留下数百块巨石凌乱的露出地面。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几乎所有法家弟子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