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四大贼

第一百三十五章 四大贼“这样也好,我们本来不就是打算闹一闹吗。”

朱评漫倒是没把这个麻烦放在眼里。

或者说在他眼中,除非是七大世家的家主齐来,否则都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麻烦。

墨霖想想也对,便全神贯注在外面那两人的动静上,若他们真的过来找麻烦,那就干脆闹的大一点。

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墨霖能很清楚的听那伙计在不停的求饶。

“闭嘴。”

其中一人喝道,一脚将伙计踢了出去。

另外一人则大声的道:“屋子里的人出来。”

片刻的沉寂,墨霖正要推门出去,朱评漫的手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吱嘎一声,隔壁的门响了,一个声音传出来。

“阴阳家的狗崽子鼻子倒是灵的很,姑奶奶才刚落脚,你们就闻着味跟来了。”

墨霖愕然,这才知道两个阴阳家的人不是来找他们的,目标另有其人。

“一阵风,你们这些马贼跑到酆都城附近来做什么?”两个阴阳家的年轻人冷冷的问。

“嘿嘿,姑奶奶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用得着你们管吗?”那名叫一阵风的女性马贼笑道。

墨霖听着好笑,心说这个一阵风倒是很彪悍,看来有乐子看了。

“这里是阴阳家的地方,我们当然管的着。

你平素打家劫舍,臭名昭著,今天自投罗网碰到我邹无形算你倒霉。”

墨霖轻轻的把门打开一条缝,凑到近前往外看去,就见两个阴阳家的年轻人都已经召唤出了他们的鬼灵。

喊话的邹无形身后跟着一个足有两层楼高的巨大鬼灵,鬼灵的手中举着个钉头锤,浑身惨绿,一脸的穷凶极恶。

“邹无形?这么说你身边的就是冷无影了,听说你们两个形影不离,吃在一起睡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一阵风怪笑着道。

一阵风说话口无遮拦,把邹无形和冷无影气的火冒三丈,墨霖差点就笑出声来,强运一口气硬是压了回去。

邹和冷都是阴阳家的大姓,阴阳家的创始人本是七英雄中唯一的女性冷然,她后来嫁给了师兄邹衍,之后的两代家主也都随了邹姓。

邹冷两姓三代联姻,几乎等同于一家。

一阵风的话既是嘲讽邹无形和冷无影两个人,又等于是把阴阳家的人都给骂了。

就算涵养再好的人只怕也忍不住,就听邹无形冷哼一声道:“一阵风,既然你不肯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说着,口中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哨。

背后的巨型鬼灵本来如座山般巍然不动,听到口哨声,立刻迈开大步来到墨霖隔壁的三号房前,手中的钉头锤高高的扬起来,猛地砸了下来。

“砰”的一声,房顶被钉头锤砸穿了一个洞,砖石横飞,灰尘满天。

就在一片灰土之中,一道黑影冲天而起,口中发出一声娇吒。

“就凭这个孤魂野鬼也想对付姑奶奶吗,滚回家吃奶去吧。”

一阵风的身影在空中打个旋,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般向着邹无形激射而去。

“找死!”一旁的冷无影早就严阵以待,他右手的拇指食指一搓,打了一个响指。

他背后的一个狰狞的红色厉鬼发出凄厉的哀嚎声,亮出两只滴着污血的利爪,十指上的锋利指甲如同十柄锋利的刺刀,直刺一阵风。

还不等那红色厉鬼迎上一阵风,三号房和隔壁的四号房里又掠出几个人来,他们似乎早就商量好般,刚一出现就射出漫天的暗器。

墨霖看天空中飞刀,金钱镖,袖箭,飞蝗石,飞针横飞,也不管什么准头,一股脑的都往冷无影的身上招呼,心说这可真是乱七八糟的打法。

偏偏这乱七八糟的打法也能奏效,冷无影看乌云一般的暗器袭来,慌乱的连打几个响指,本要去阻挡一阵风的红色厉鬼半途回转过来,呼号着化作一团红光,将暗器全都卷了下来。

冷无影脱离了险境,邹无形可就糟糕了。

他的鬼灵身躯庞大,动作自然就慢些,不等他的口哨将鬼灵找回来,一阵风已经欺身到身前三步的距离。

阴阳家分为两大派系,五行派的子弟们拥有强悍的个人武道,修炼金木水火土五行武技。

而鬼灵派的弟子则纯粹以鬼灵来作战,自身的武道修为并不高。

眼看一阵风气势汹汹的冲过来,邹无形顿时慌了,他就地一滚,狼狈不堪的避开来。

可惜他动作稍慢了些,还是被一阵风飞起的一脚踹在背上,狠狠的摔飞出去,脸重重的摔在地上,半边的牙齿都摔掉了。

一阵风稳稳的落在地上,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给姑奶奶我打洗脚水都不配。”

另外几个一阵风的同伙也都聚拢在她身边,一共四个人。

“一阵风,一片云,一枝梅,一江水……很好,你们四大贼齐聚这里,别想活着离开!”冷无影咬牙切齿的道。

“废话少说,现在就给我滚。

不然姑奶奶我保证你们两个死无全尸。”

一阵风眉毛一挑,威胁道。

邹无形此刻才爬起来,捂着半边摔肿的脸和冷无影面面相窥,他们深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胡乱的丢下两句撑场面的话,收回鬼灵灰溜溜逃回酆都城搬救兵去了。

墨霖从门缝里偷瞄出去,见那说话口无遮拦,比一般男人还要有气概的一阵风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

她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将丰腴的身材勾勒的纤毫毕现,尤其是她一头淡红色的短发和姿容俏丽的脸孔,三分风韵七分飒爽,颇有几分巾帼英雄的气魄。

另外三人也都是雄赳赳的大汉,不过听他们的对话都是以一阵风马首是瞻。

“大姐,就这么放他们跑掉吗?”其中一个头上戴着一朵梅花的大汉问道。

他的打扮倒是很有特点,墨霖猜测他大概就是冷无影口中说的一枝梅。

一阵风道:“这两个只是阴阳家的小辈,杀了他们也没什么用。

咱们在这里守株待兔,等有大鱼上钩再好好做一笔买卖。

不把阴阳家那帮阴阳怪气的家伙都引出城不算完。”

“那咱们就等在这里吗?”另一人问。

“就等在这里。

来一个咱们揍一个,能揍到五行使者和四大鬼王找上门来,也不枉咱们雁荡山四大贼走这一遭。”

一阵风爽朗的笑起来。

那人瞧了瞧被鬼灵砸出个大洞的屋子,皱眉道:“房顶被砸坏了,这夜里漏风可不成,等我把旁边屋子的人赶走,咱们也好养精蓄锐。”

他说着直奔墨霖的屋子而来,二话不说一脚把门给踹开。

墨霖正站在门前,眼前门板往头上砸来,一伸手接了下来放在一边。

那人站在门口,看到墨霖俐落的伸手,不禁一愣。

他上下打量墨霖两眼道:“喂,你是阴阳家的人不?”墨霖摇摇头道:“我不是阴阳家的人,我只是过路歇脚的客人。”

“今天这里不做生意了,你们赶紧滚蛋吧。”

那人粗鲁不堪,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给墨霖下了逐客令。

碰到这种横行霸道的家伙,墨霖也有点哭笑不得。

“不走吗?”看到墨霖不动,那人恼火起来,“老子诨名叫一片云,你不是没听说过吧。

惹恼了我,把你杀了喂狗。”

“为这么点事情就要杀人?”墨霖冷哼一声,“你们也太无法无天了。”

“什么是法,什么是天?酆都城里邹老头是法,酆都城外我一片云就是天。”

一片云大概是骄横惯了,和墨霖说了这么多的话已经是他的极限,眼看墨霖不肯立刻卷铺盖滚蛋,他二话也不说,一巴掌扇了过来,打算给墨霖点厉害瞧瞧。

墨霖本来也不打算掩藏行迹了,见他动手,手腕只是轻轻一动,手掌如同铁钳一样,闪电般的扣住了一片云的手腕。

“哎呦!”一片云惊呼一声,只觉得手腕剧痛,额头上立刻冒出一层的冷汗来。

“小子,你找死!”不愧是凶名昭彰的马贼头目,虽然被墨霖给制住,一片云还是剽悍无比的吼起来,同时抬起腿来,朝着墨霖的下体狠狠的踢过来。

墨霖看他招数阴狠,手下也不留情,手腕轻轻一振一抖,一片云两百来斤的身体立刻就跌了出去,不受控制的在地上滚了七八滚,撞在一根顶梁柱上,恰好撞破了鼻子,血流如注。

两人交手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等一片云摔了出去,一阵风三人才发现异状。

“没想到这里也藏龙卧虎啊。”

一阵风冷笑一声,大步的走了过来。

一枝梅和一江水则去将一片云给扶起来,他的鼻子哗哗流血,止都止不住,满脸血污的样子倒是有几分的可怖。

“小伙子,你是何方神圣?”一阵风在墨霖距离有五步左右的地方停下来。

她似乎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可眼前的青年样貌英挺,气宇间不像是个杀机浓重的人,这让一阵风这个常年混迹在草莽之间的老油条也有些捉摸不透。

“我不是神,也不是圣,只是个过路的旅人。

你这位朋友实在不讲道理,还想出手伤人,我只好给他点教训,希望他了解,武道不是用来倚强凌弱的。”

墨霖道。

一阵风呵呵一笑道:“小兄弟说的有道理,这事的确是我兄弟的不对,我替他给你赔礼道歉了。”

她称呼上和墨霖拉着关系,身体也向前一躬,看样子倒是很真心实意的道歉。

不过墨霖却察觉到她体内的气息变化,一阵风修炼的不是七脉轮的武道,可天下的武道之间殊途同归,练到一定境界,依然要靠灵能和明点来强化身体,突破人体的极限。

一阵风体内的气息在缓缓的积蓄着力量,墨霖却也不点破,等待她的出手。

果然就见一阵风的腰刚刚弯下来,她的脚步一弹,人已经蹿进墨霖一步之内,手掌一翻,腕下竟然藏着两柄黑色的尖刀,一前一后直取墨霖的眼窝和喉间。

“好狠的手段。”

墨霖眼中精光一闪,身体微微一侧,风之化身助他轻轻的滑到一阵风的身后,随即手掌一劈,正中一阵风的后颈。

这一掌墨霖到底还是手下留情了,只是把她打晕过去,不然肯定会敲断一阵风的脖子。

一枝梅和一江水见大姐被打倒在地,吼叫着冲了过来,墨霖轻轻一晃,身形在两人之间穿过的同时,手掌已经在他们的胸腹间按了两下。

双方的实力差距太过悬殊,两人还没弄清楚对手去了哪里,就闷哼着倒了下来。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一片云捂着流血的鼻子,惊恐的问道。

墨霖走到他的身前,也不言语,抬手就敲昏了他。

方才还十分嚣张的四大贼就这么横七竖八的躺了下来,根本就不堪一击。

“我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吗?”墨霖看着自己的双手,惊喜的感受着成为强者的成就感。

一直以来,墨霖对自己的修炼并没有一个很清晰的参照物。

如果说有的话,他一直都在追赶着杨离。

当他超越了杨离之后,遇到的都是诸如申宏,田开疆一类的超级强者,根本就没可能对比实力。

这让墨霖变得很迷茫,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此刻信手就将四大贼给击倒,算是给了墨霖初步的信心,让他觉得自己真正的变强了。

“这几个人你打算怎么处置啊?”一直都在隔壁看热闹的小白和月瑶冒出头来,小白嘻嘻笑着问墨霖。

墨霖看了看地下的四大贼,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主意来。

“我有个主意,你们有兴趣没有?”墨霖小时候就喜欢恶作剧,常常欺负洛芊芊。

多年的墨家教育虽然把他扳成个循规蹈矩的人,可他现在已经不是墨者了,天性又悄然的发挥了作用。

“什么主意?”小白最喜欢各种搞怪的事情,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墨霖低声的说了几句,小白一拍手道:“太好了!”“可是你的身体?”“老大,我可是妖神了。

妖神是能随意变化的,你就放心吧。”

小白乐滋滋的在地上转了一个圈,砰的一声白烟四起,烟雾中出现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来。

△△△当聂政带着“形影不离”和几个弟子来到客栈的时候,前院空荡荡的连半个人影都没。

那不耐烦的伙计早在形影不离被打跑的时候就溜走了,如今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瑟瑟发抖呢。

“**宰后埋呢。”

邹无形想说的是“人在后面呢”,可他掉了半边的牙,说话漏风,出口就变成让人难以理解的怪话。

聂政狠狠的瞪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眼,若不是邹无形和冷无影是邹冷两姓的嫡系子孙,身为玄武鬼王的他才不会收这么两个窝囊废的徒弟呢。

就在这时,后院传来了粗犷的歌声。

“雁荡是一把量人的尺,雁荡是一道挡人的坎,没有那男儿胆,你莫靠那山边边;雁荡是走不完的路,雁荡是翻不完的山,受不了饥和寒,你莫翻那山巅巅……”聂政听出这是雁荡山脉周边那些马贼们的战歌,每次抢劫他们都要唱着这样的战歌,将阴阳家庇护下的商队洗劫一空。

虽然马贼们都是乌合之众,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不会武道,纯粹是靠蛮力来战斗。

可每当阴阳家派出高手来剿灭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一窝蜂的跑进群山当中躲起来。

而当阴阳家的高手们找不到目标悻悻回城之后,马贼们就又如同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头来,继续胡作非为。

如此你来我逃,你退我回,阴阳家和马贼之间的抓秘藏游戏已经有几年的时间。

聂政也常常被这些来无影去无踪的对手折腾的焦头烂额。

他就好像一个高明的拳手,拳头有力的很,却看不到对手在哪里,英雄没有用武之地最是让人无奈。

“好个四大贼,竟然大摇大摆的跑来酆都城捣乱,这回我看你们往哪里逃。”

想到能够跟一直困扰着自己的四大贼正面交手,聂政就很是兴奋,他带着人大步的来到后院,一眼就瞧见后院里的四个男女。

“就是他们!”一看到四人,冷无影就激动的道,“师父,他们就是四大贼。”

“你们就是四大贼吗?”聂政冷冷的问,他察觉到对方的气息不弱。

四大贼纵横多年,手下群盗啸聚,果然并非庸手。

“我是一枝梅。”

一个头顶上戴着朵梅花的蒙面人道,他中等身材,肚子有些微微的凸起,估计是平日里油水太足。

“我是一江水。”

一个身材英挺的蒙面男子道。

一片云则没有做声,他身材高大,和一枝梅一江水不同的是,他把整个头都包了起来,只露出两个眼睛,而依稀间似乎能看到他的睫毛有些灰白。

最后那个蒙着面,但看身材无疑是女子的人对聂政道:“姑……姑奶奶我……我就是一阵风,你是什么玩意?”“哼,我早听说四大贼的头领一阵风是个女的,没想到传言是真。

我是阴阳家的聂政,你该听过我的名头吧。”

聂政道。

“原来你就是玄武鬼王聂政啊。”

一片云道,他的声音很沉淀,想必经历过很多的事情。

“既然知道我的名字,还不乖乖的俯首就擒。”

虽然面对的是凶名远扬的四大贼,可聂政还是有百分百的信心。

经历多年的清洗,七大世家之外虽然还有暗中修炼的武者,可境界相差实在太远,别说唤醒灵能,就连能熟练运用真气的都不多。

在聂政看来,他们简直就不堪一击。

“有什么本事,手底下见,空口白牙,也不怕闪了舌头。”

一阵风倒是伶牙俐齿,笑嘻嘻的道。

“好,就让你们见识见识阴阳家的恐怖。”

聂政本来也没打算抓什么活口,能够将四大贼击杀在这,也算了结他多年来的烦恼。

聂政说话之间,左手五指飞快的捏动着指决,手掌上黑色光华旺盛,渐渐以他的手掌为圆心扩散开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

黑洞一闪,光华缩紧,随后啪的爆开,一只巨大的红色乌龟出现在众人面前,而乌龟的背甲之上,竟然还生着一条巨蛇,龟蛇共生在一起,两个头都发出咝咝的吼声,耀武扬威。

“大乌龟,双头大乌龟……”一枝梅哼哼起不着调的小曲了,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玄武鬼灵。

“这就是聂政的鬼灵玄武,龟蛇共生,龟主防御,蛇主进攻,威力也就马马虎虎吧。”

一片云对身旁的三个同伴道。

聂政的耳力很不错,听到一片云的话,几乎气炸了肺。

在阴阳家中,除了家主之外,就以五行使者和四大鬼王的武道境界最高。

聂政身为玄武鬼王,在酆都城里可是人人敬仰的高手,没想到碰到四大贼就被说成“马马虎虎”,这简直是他前所未遇的奇耻大辱。

“你们会为你们所做的一切恶行付出代价的。”

聂政低吼一声,向玄武鬼灵发出了攻击的讯号。

红色的巨龟昂起了头,咧开了嘴,露出的尖利的龟牙,而蛇身也扭动起来,蛇身上生着无数片如同锯齿般的鳍刃,随着蛇身的扭动而发出呼呼的破风之声。

玄武鬼灵迈开沉甸甸的步子,巨龟眯着眼睛,巨蛇狰狞着张开嘴,凶狠而缓慢的向四大贼逼近而来,。

“我来玩玩!”不等其他人动,一枝梅第一个冲了出去,他的身形快捷无比,高冲上天空,直扑向凶恶的巨蛇。

巨龟停下脚步,张开巨大的龟嘴一吐,一道乳白色的浆液箭一般的射出来。

墨霖曾经在乡间见过一种怪鱼,它们常年潜伏在礁石之间。

一旦发现空中有飞虫,怪鱼就会从口中喷出一道非常迅疾的水流,将飞虫击落吞食。

此刻巨龟的把戏,跟怪鱼倒是非常的类似。

一枝梅似乎没想到巨龟还有这样的把戏,一个不留神被浆液给喷在身上。

那浆液粘稠之极,一粘上一枝梅立刻化为黏性极强的大块乳白色胶质,先将一枝梅拦腰缠上,接着迅即的在他身上蔓延开来,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将他除了脑袋以外的部位全给裹的严严实实。

一枝梅的身体被凝固住,再也动弹不得,从空中跌落下来。

巨龟背上的巨蛇张开血盆大口,伸长了脖子冲过来,要把一枝梅一口给吞掉。

一江水按捺不住了,正要动手,却被一片云给拦住:“放心吧,三尾妖王不会那么轻易输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