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闹出个大动静来

第一百三十七章 闹出个大动静来岩土地狱壁垒森严,完全是由坚固的巨石和泥土堆积而成的。

巨石和泥土只是血肉而已,岩土地狱的骨架是上面闪烁着黑色的额轮灵能的龟甲刺。

这些龟甲刺在石块和泥土被吸来的同时冒出来,组成一道龟甲牢笼,困住小白。

有了坚固的龟甲刺作为的骨架,又有灵能充斥在其中,也难怪小白三番两次的冲击未果。

它在岩土地狱中烦躁的蹦来蹦去,身上的妖气暴涨,将人类的衣服已经撑破,而它的四肢也都变化为本来的样子,看情况它马上就要恢复原型了。

“你是妖兽吗?”聂政的声音从龟壳里面传了出来。

“不要躲,出来跟我正面交锋!”小白怒吼道。

聂政可不蠢,他冷笑道:“你们不是四大贼,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来阴阳家捣乱?”“打败我才回答你,现在你没资格问问题。”

小白暴喝一声,终于按捺不住的化为白色的三尾灵猫原型。

“三尾灵猫!”聂政惊讶的声音传来,“你不是和墨霖在一起吗?”“我说过了,你现在没资格问问题!”小白恢复了原型之后动作迅疾的多,它大概觉得头顶上的防御比较薄弱一点,挥舞着利爪疾冲向上,狠狠的抓在壁垒上。

那些巨石和泥土很轻易被刨开,可龟甲刺却坚固无比,它们紧缩起来,小白刚刚想试图冲过去,龟甲刺上自动就生成一道道锋利的芒刺。

若是小白想要强冲,只怕会被那些可恶的芒刺把皮扒掉。

眼看强突不成,小白气的直跳脚,不过它几次冲突未果,身上的妖气大为减弱,还伏在龟壳中央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再也无力突围了。

墨霖终于忍耐不住,刚要上前帮忙,朱评漫却一把拦住他。

“好戏刚要开始,少安毋躁。”

朱评漫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容。

墨霖疑惑的停住脚步,在他看来小白已经完全束手无策,可爷爷为什么不着急呢?“三尾灵猫,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聂政也发现了小白的颓势,自然不肯放过这个击杀妖王的好机会。

他大喝一声,龟壳哗啦啦的响动起来,四片巨大的龟壳裂开来,巨蛇的头从里面探出来,一口咬下来。

小白奋力一闪,可似乎妖力不足,虽然躲开了巨蛇的血盆大口,却被蛇颈上的鳍刃从头顶划过,削去了一蓬茸毛。

巨蛇一击不中,扭过头来一口毒液喷出来,正中小白。

“呜嗷!”小白凄厉的惨叫一声,身体被粘稠的毒液裹住,身上皮肉被腐蚀性极强的毒液灼烧着,发出嗤啦的声响和恶臭的焦糊味道。

“小白!”墨霖大吃一惊,朱评漫却还是挡住了他。

“不要用眼睛,用心去看。”

朱评漫低声教墨霖道。

“用心去看?”墨霖镇定下纷乱的心绪,定睛去看岩土地狱里的小白。

小白正在经受着毒液的痛苦折磨,不停的哀嚎着,本来漂亮的皮毛已经完全焦黑,许多地方的血肉被都烧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

“咦……似乎?”墨霖忽然有所领悟,风之明点控制着人体的细微之能,提高人的五识,当墨霖让自己进入化身境界之后,眼前的一切慢慢的回归向本来的面目。

“原来如此!”看到毒液之中那一团翻滚着的黑色妖气,墨霖终于明白了。

“死吧!”聂政看来必杀小白而后快,见小白被毒液灼烧着,他立刻驭使着巨蛇再度咬过来。

这回小白再也无法躲避,被巨蛇一口给吞了下去。

小白被吞掉,聂政的身影便出现在龟壳之上,他抚摸着巨蛇的蛇身,发出一阵的狂笑:“三尾灵猫不过尔尔。”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

“玄武鬼灵的外面很结实,我倒想看看里面是不是一样的结实。”

“怎么?”聂政脸色一变,声音很明显的属于小白,发自巨蛇的体内。

随着话音,巨蛇猛地扭动起来,它的表情狰狞起来,却不是想要吞噬对手的邪恶,而是发自内心的惊恐。

而巨蛇的蛇身底部忽然膨胀起来,片刻之间就鼓起一个巨大的肉球。

“难道……”聂政眼中露出恐惧来,不等他采取行动,砰的一声巨响,那肉球终于耐不住内部的膨胀而炸开。

血肉横飞之中,巨蛇发出凄惨的叫声倒了下来,它的身体被炸开一个血洞,一身妖气的小白的得意洋洋的从血洞里钻了出来。

聂政脸色苍白,一跺脚,半个身体便没入巨龟体内。

小白却再不容许他躲起来,闪电一般的掠了过去,利爪一挥抓在他的脖子上。

“出来吧!”小白的爪子刺进了聂政的肉中,用力一提,将他生生的拔了出来。

虽然巨龟还能战斗,可聂政落进小白的手中,它是绝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一战到此已经分出了胜负。

“小白,干得好!”墨霖大声的喝彩道。

“哼哼,它总算变得聪明了一点,懂得欲擒故纵了。”

朱评漫笑道。

看到聂政战败,他带来的阴阳家子弟终于搞清楚了状况,发一声喊转身就跑。

墨霖对这些小鱼小虾没有丝毫的兴趣,根本没去追赶。

“把你的鬼灵收起来,否则弄死你。”

墨霖大声的喝道。

聂政被小白按在龟壳上,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他叹了一口气,打了一个口哨,巨龟和奄奄一息的巨蛇发出黑色的闪光,很快缩成一个小黑点从他的额头中间钻了进去。

“老大,要怎么处置他?”小白兴致盎然的问,“不如让我把他烤来吃了吧。”

聂政闻言脸如土色,暴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你现在就杀了我算了。”

小白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刮出四道血痕来:“要怎么处置你是我的事情,没你说话的份。”

看到聂政的眼中还有怒火,墨霖笑道:“怎么,你不服气吗?”“当然不服气。”

聂政道。

“好,那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聂政狐疑的问。

“我们这里有两人两妖,你不是什么四大鬼王吗?另外三个鬼王在哪里,你让他们过来。

咱们一对一的较量,如果他们赢了,就放你回去。

如果他们也输了,那我就一刀一个,把你们的脑袋剁下来做成尿壶。”

墨霖道。

“你……咝……”聂政看起来很想跳起来暴打墨霖,可小白的爪子正按着他,稍微一动爪子就扎进皮肉里,让他痛不欲生。

“怎么,看来你不愿意。

那好吧,先把你做成尿壶,再慢慢的收拾你的三个同伴。”

墨霖叹了口气,从腰间拔出赤魂来。

赤魂一出,聂政立刻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杀机,他惊道:“你就是墨霖?”“正是我。”

墨霖微微一笑。

“只恨当年没杀掉你。”

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墨霖已经被聂政杀死几百次了。

“废话少说,究竟是叫你的同伴来打,还是你先去阴曹地府等他们?”墨霖用赤魂在聂政的脖子上比量着,似乎在寻找一个方便下手的位置。

聂政本来想引颈受死,免得被羞辱。

不过他既然已经知道墨霖在此,唯恐其他同伴再落入陷阱,便道:“我叫他们来。”

“很好。”

墨霖示意小白放开聂政。

聂政爬起来,擦了擦身上的血污,手指放在唇边,撮了一个锐利高亢的口哨。

哨音直入云霄,飘飘荡荡的往酆都城传递而去。

“我已经通知他们了,你们等死吧。”

聂政吹过口哨,看着墨霖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你的废话真多。”

墨霖一挥手,一道红色灵能劈空而出,正中聂政的后脑,把他打昏过去。

接着墨霖将聂政拖到本来是后院客房的地方,方才巨龟引发的垮塌将屋子震倒,被塞在里面的四大贼运气还算不错,并没有被活埋掉。

而现在聂政也加入了他们,双方本来是死敌,现在却同病相怜。

“来的真快啊。”

刚把聂政安置好,小白就叫了起来。

墨霖回首往酆都城的方向望去,不禁暗暗心惊。

远方的天际,黑色巨龙在空中张牙舞爪,白色的猛虎藏身在巨大的龙卷风中,红色的巨大飞鸟张开燃烧着的双翅,青龙,白虎和朱雀三位鬼王听到同伴的呼救,带领着他们的鬼灵正飞快的逼近而来。

在三个巨大的鬼灵的身后,酆都城显得更加的阴沉,那无数怨灵构成的黑色雾霭将整个城市笼罩在阴霾之中。

墨霖有种怪异的感觉,他觉得酆都城上空那些亡灵在躁动着,而自己的情绪竟然变得有些冲动和暴戾。

他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来源于何方。

墨霖让自己快速的在入静之中畅游一圈,微微的调整了下心绪。

三个鬼灵越来越近,墨霖心道:“很好,动静闹的够大了,我想黄泉应该会把握这个机会吧。”

与此同时,在酆都城的一个角落里,黄泉正观察着三大鬼王的离开。

“发生什么事了?”包子出现在黄泉的身边,他眯缝着眼睛,一手抓着一个大肉包,正吃的津津有味。

“你没觉得酆都城的亡灵有异常吗?”黄泉面露喜色的道。

包子扬起头来敲了敲,不解的摇摇头。

“一定是墨霖动手了。”

黄泉握紧了拳头,“三大鬼王也离城了,我猜五行使者也一定坐不住了。

快通知大家,计划提前了!”包子手忙脚乱的把两个包子囫囵塞进嘴里,好不容易咽下去,这才问道:“你怎么知道墨霖来了?”“满城的亡灵都在害怕,除了当年杀掉他们的龙魂在附近,还有别的更好的解释吗?”黄泉露出狡猾的一笑来,“这回酆都可要天翻地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