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五十二章 龙珠之殇

第一百五十二章 龙珠之殇“别想走!”雷喃的身体完全被犀牛王巨大的影子给遮住,不过他的掌心却银光一闪,两条银链脱手而出,冲天而起,恰好缠住了蛇九幽。

“唔!”蛇九幽没想到雷喃有这一招,身体一顿,竟然无法挣脱。

“杀了他!”蛇九幽两眼通红的喊道,他远远的看着赤龙珠的光芒越来越淡,也感应到墨霖身体中强大力量在不断的转化着。

乖戾的个性让蛇九幽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墨霖想要独吞赤龙珠。

他狂暴的一甩蛇尾,巨大的力量涌上银链。

雷喃如遭雷噬,浑身一抖,手中的银链节节断裂,闪烁着银色的光芒,倏然消散,他的手中重新只剩下两根牛毛般的细针。

“别走!”看到蛇九幽摆脱了银链,雷喃大叫一声,双手银针劲射而出,直逼蛇九幽的后脑。

偏偏就在这时,犀牛王挥舞起拳头来,狠狠的砸向雷喃。

他的庞大身躯完全挡住了银针的去路,嗖嗖两声射在犀牛王那厚如城墙的牛皮上,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蛇九幽根本没有顾忌身后雷喃的攻击,他自顾自的冲向祭台,眼中只有墨霖,甚至都没去注意卢越人。

他已经被欲望和贪婪冲昏了头脑,他的心中充满了要得到赤龙珠的渴望,那是一种根植在妖兽心底的饥饿。

似乎当妖兽一族还在木之世界里生活的时候,似乎在他们还是胚胎的时候,这种饥饿就纠结在基因里,一代代的传承下来。

雷喃想要绕开犀牛王,可对方似乎根本没在意那两根射进体内的银针,一拳凌空砸下来,口中喝道:“小子,你的对手是我,难道瞧不起我犀牛王吗?”雷喃避开他的拳头,怒道:“你要是还想活命,就立刻用妖气护住心脉,否则那两根‘洗髓针’会要了你的命。”

“什么洗髓针,去死吧!”犀牛王才不理会雷喃,他的风格就是凶暴和莽撞,巨大的拳头狠狠砸下来,带着的劲风就足够把一般人轰成肉泥。

雷喃碰到犀牛王这蛮横到极点的家伙丝毫没有办法,他若是去追蛇九幽,绝对会被犀牛王给砸扁。

无奈之下,雷喃身体在空中一侧,让开犀牛王的拳头。

就这么一耽搁之下,蛇九幽已经逼近了祭台。

“不要拦着我,你不要命了吗?”雷喃焦急的道,犀牛王第二拳又打过来,雷喃只得继续躲闪。

蛇九幽距离祭台越来越近,他身上的妖气积蓄了很久,随时都要爆发开来。

“想要骗我吗?两根牛毛一样的细针也想伤我,哈哈哈!”犀牛王怪叫着挥动双手,两柄巨大的斧头出现在手中,呼呼带风的砍下来,要把雷喃斩成两爿。

“你真是不知死……三,二,一……”雷喃并没有躲,而是数起数来。

当他数到一的时候,犀牛王的两柄板斧悬在了他头顶不足三尺的距离上,犀牛王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

“你……我……”“快点用妖力护心还有救,不过我现在没空管你。”

雷喃说着身影一闪,绕开犀牛王,直奔祭台而去。

“蛇九幽,别走!”雷喃大声喝道,手心里冒出一颗碧绿色的丹丸,他略一犹豫,一抬手将丹丸塞进嘴里。

略一咀嚼,雷喃的速度猛然加快,两百步的距离只一瞬间就如风般掠过。

蛇九幽距离祭台还有百步,他的妖气已经充盈在周身,口中的蛇信吐出来,双手合在胸前,一团乌黑的妖气正在凝结着。

正在此刻,雷喃赶到了。

他的双眼不知何时没有了眸子,眼白变得一片翠绿,看起来如同鬼魅般。

双手一探出来,手指尖竟然迅疾的伸出十条青藤,嗖嗖的射出,向蛇九幽的身体绕上去。

“不要来烦我!”蛇九幽脑后如同有眼一般,猛地回过头来,口中的毒蛇信一甩,那鲜红的舌头在树藤之间准确的穿过,越过十几步的距离,准确无误的刺在雷喃的喉咙上。

雷喃怪叫一声,身子倒翻出去,狠狠的摔在地上。

他眼中绿意顿去,挣扎的爬起来,一摸喉咙,才发现有个浅浅的血痕。

“蛇九幽,你别走!”雷喃跳起来,还想冲上去阻截。

背后一阵风声,雷喃惊讶的回头看去,狼狈不堪,浑身羽毛掉落大半,几乎成了个秃鸡的金翅大鹏鸟正向他俯冲过来。

“砰”金翅大鹏鸟将雷喃撞倒在地,双手按住他就要打。

就在这时,蛇九幽也发动了。

惊天动地的一击在蛇九幽已经完全被欲望占据心灵的情况下爆发了。

祭台如同大海中摇荡的小船,被强大的妖气吞没掉。

赤龙珠的光芒本来一直在变得黯淡,当蛇九幽的妖气来临的时候,忽然一下子璀璨的闪亮起来。

卢越人的身体如同断线了的风筝被狠狠的甩开来,他在半空中勉力的稳住身体,回望过去,就见墨霖的表情痛苦万分,那一百零七条红线猛然扩大数倍,粗的如同芭蕉杆一般,赤龙珠的力量源源不断的蜂拥而进墨霖的体内。

“糟糕了!”卢越人眉头紧锁,返身冲向墨霖,只觉得冲进一个大火炉之上。

卢越人的心底猛然间冒出了当年接手医家家主的时候,前代阴阳家家主邹渊给他的判词。

邹渊有“判词定一生”之称,相人之准天下无双无对。

卢越人和师弟姚仲景都是不世出的医家天才,无论在武道还是医道上都不相伯仲,前任家主傲思邈便希望通过邹渊的判词来选择接班人。

当日邹渊一见卢越人,根本就不再理会姚仲景,他挥毫写下一篇判词,便飘然而去。

卢越人当时不过二十几岁,年少轻狂,不相信阴阳家那些预言未来的能力。

不过他还是记住了其中的几句。

“……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

五行失衡兮,何足控抟;化为墨龙兮,又何足患……”几十年过去,卢越人一点点的明白了判词中的意思。

而直到今天,他终于感觉到什么叫做天地为炉。

“五行失衡……”卢越人苦笑起来。

十八年前卢越人见到龙魂附体的墨霖加入了墨家,验证了那句“化为墨龙兮”,而他一直在做的就是避免那句“五行失衡兮”也变为现实。

不过现在看来,邹渊的预言千真万确,一步步有条不紊的实现着,就算卢越人是公认的天资卓绝,也陷在命运的悲喜剧里无法挣脱。

越靠近赤龙珠,热量就越是惊人。

卢越人看到赤龙珠疯狂的转动起来,方才他和墨霖做出的所有努力全都化为了泡影,一切变得无可逆转。

蛇九幽也傻眼了,当他轰出几乎所有的妖气之后,脑子里好像有一根弦忽然断掉,然后整个人都变得清醒和理智起来。

“我怎么了?”蛇九幽呆呆的看着赤龙珠,方才的行为历历在目,可他怎么也想不起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赤龙珠的力量影响了他体内的某种欲望。

而这欲望让他失去了理智,轰开了墨霖和卢越人,也解放了赤龙珠最后的疯狂。

“蛇九幽,如果你还打算弥补你的过错,就跟我一起救人!”卢越人的声音传进蛇九幽的耳朵里,惊醒了他。

蛇九幽定睛看去,墨霖的身体胖大了一倍有余,他身上的肌肤已经开始裂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而卢越人正在向着墨霖冲过去,他手上的红色根轮灵能绽放起来,和赤龙珠的力量对抗着。

蛇九幽鼓起最后一点妖力,也冲了过去。

两大高手一同冲到墨霖的身边,卢越人手一挥,那些粗如芭蕉的红线立刻断掉,其中的赤龙珠力量猛地喷出去,溅在卢越人的身上,立刻在他手上留下几处通红的烫伤。

“快走!”卢越人吼了一声,和蛇九幽一起向后退却,足足离开祭坛一百步才算停下来。

从蛇九幽轰击祭坛开始,墨霖就几乎失去了意识。

他只觉得庞大的力量在身体里拱来拱去,好像要把他整个人撕裂开一般。

等卢越人切断了连接墨霖和赤龙珠的红线,他的意识一下子就又恢复了。

虽然身体里还鼓荡着赤龙珠的力量,他却能够控制手脚了。

卢越人俯下身子,手掌上现出三根金针,他挥手将金针拍进墨霖头顶上的百会穴。

墨霖只觉得一股热气想头顶涌动,好像一下子重开了他体内某个阻碍似的,热气从百会穴喷出去,让他舒服了许多。

“好点了吗?”卢越人问。

墨霖点点头,虽然他觉得浑身的骨头都要断裂了。

他奋力支撑着身体爬起来,就见蛇九幽正都冷冷的望向祭台,他的脸上身上满是烫伤,灰头土脸没有强者的风范,不过却对此浑然不觉。

祭台上的赤龙珠红光大盛,炽热的温度席卷而来,墨霖只觉得浑身发烫,而他的头发甚至因为高温而开始蜷曲起来。

“这回你满意了吗?”卢越人本来一贯的儒雅,此刻却愤怒的问蛇九幽道。

“我……”蛇九幽呆呆的看着赤龙珠,现出墨霖前所未见的懊丧神情。

“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不能控制它了吗?”墨霖明白眼前局势的险恶,大声的问道。

卢越人摇了摇头道:“我们现在只能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逃的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