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五个老师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五个老师墨霖一屁股坐了下来,心中一片的宁静。

他感受到体内的热量如同和煦的风,对身体没有任何的伤害。

这让他觉得奇怪,却很舒服,这种温暖的感觉已经许久不曾出现。

尤其是经历了赤龙珠毁灭世界的危险之后,墨霖此刻一颗心完全落下来,卸去千斤重担的感觉让他想要飘起来起来。

墨霖在这恍恍惚惚的玄妙境界里,意识飘荡的无边无际,他觉得头顶,额头,脑后,双耳和心中打开了十个孔窍。

这些孔窍互相对应着,彼此之间都充斥着炽热的力量。

其中的红色火焰闪闪发光,光芒互相投射着交织在一起,形成一道璀璨的光网。

这些光网之中的力量互相碰撞拉扯擎击,然后化作一道道的热流融入到墨霖体内的七万两千脉中。

墨霖只觉得一阵阵的舒爽,好像全身的脉都被这热流给激荡开。

这些热流在脉中依然的放光,形成一条条绚烂无比的光网,从外看去,墨霖一身的宝光迅速绽放出来,整个人耀眼无比。

“很好,这个孩子很聪明。”

木之精魂低声的道。

朱评漫和卢越人走了过来,正好听到木之精魂的话,朱评漫道:“你早就知道会演变成如此的局面?”“你要知道,这里是我的家园,我怎么可能冒险。”

木之精魂道,他的根茎上重新长出无数的根须来,而远处的根茎森林似乎重新又恢复了生机。

“可是你把赤龙珠真正的力量都引到地上的世界去,你会害死很多人的。”

卢越人沉声道。

“如果木之世界毁灭,地上的世界失去木之精的滋养,只会死更多的人。”

木之精魂缓缓的道。

卢越人愕然,他知道木之精魂说的没错。

赤县神州大陆以木之精为基础,若是失去了木之精,从此万物不生,恐怕所有的人和妖兽都会因为饥饿而互相残杀。

这绝不是卢越人希望看到的。

“两害相权取其轻,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木之精魂道,他说出来的话带着让卢越人无法辩驳的道理。

在他上千年的岁月面前,卢越人还嫩的很。

卢越人无言以对,小白却奔过来,怒气冲冲的道:“老木头,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木之精魂叹口气道:“你们把龙珠这个祸害带回到木之世界,还问我想要做什么?”小白一愣,想到赤龙珠正是他从龙冢下带出来的。

如果不是他想吞掉赤龙珠的力量,这后来的事情也许不会发生。

想到此,小白也无言了。

事情演变到如今的地步,每个环节的参与者都有责任,这些强者虽然在各自的领域呼风唤雨纵横开阖,却也不得不折服在命运面前。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蛇九幽带着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走过来问道。

木之精魂的一根根须扬起来指点着祭台道:“我们暂时宣泄了龙珠中一半的力量,暂时延缓了它的爆发。

可如果不采取措施的话,最迟一年之内,它就会彻底把木之世界和赤县神州毁掉。

而一旦赤县神州被毁掉,世界的五行就会失衡,这个星球就完蛋了。”

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木之精魂说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他们都能感觉到赤龙珠里还存储着的力量。

那力量就如同孕育着的胚胎,正在缓慢的成长,等到合适的时机,就会完全爆发。

而最恐怖的是,这个过程是无法逆转的。

“我们要怎么才能制止?”蛇九幽第一个问道。

这种时候已经没可能推卸责任了,虽然都是强者,可也没可能脱离这个星球存活。

此刻为他人,也就是为自己,蛇九幽比任何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很简单,找到其他四颗龙珠。”

木之精魂道。

“其他四颗龙珠?”大家都望向木之精魂,好像听到一个最可笑的笑话一样。

“你们应该都知道赤县神州只是这个星球上的一个大陆而已。

在大海的另外四个方向还有四个大陆,另外四颗龙珠就分别在那四个大陆上。”

木之精魂的道。

“和赤龙珠一样在龙的体内?”朱评漫问。

木之精魂的所有根须都轻轻的上下晃动着道:“你们称之为赤龙珠,我叫它火龙珠。

另外四颗分别是土龙珠,水龙珠,金龙珠和木龙珠,分别代表着五行中的另外四种元素……”“……等等。”

小白打断了木之精魂的话。

“有什么问题?”木之精魂问。

“如果每一颗龙珠都和赤……火龙珠一样的话,我们难道要杀掉那些龙,把龙珠取出来?”小白字斟句酌的问。

“没错。”

木之精魂道。

大家都愣住了,他们再清楚不过龙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当年支离益的屠龙故事之所以流传,就是因为他做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伟大壮举,而在场的强者们却不认为他们能做到和支离益一样的事情。

“这是个很艰难的任务,不过如果完成不了的话,这个星球就会崩溃掉。

大家一个都逃不掉。”

木之精魂幽幽的道。

“***,到底要怎么做!”小白爆起粗口来。

“要他来做。”

木之精魂的根须都扬起来,所有的根须都指向祭台上的墨霖。

“为什么要老大去做?”小白瞪起眼睛来。

“因为我们要留在这里,看住火龙珠,否则它有可能明天就爆发,那我们连去找其他四颗龙珠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木之精魂道。

墨霖完全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他心中一片的宁静。

通体光明的感觉让他如在云雾中,而那些光渐渐的都化成热,融进他的体内。

在不知不觉间,墨霖身体中的七脉轮被赤龙珠的力量洗涤了一番,未来他再修炼七脉轮,将会事半功倍。

“这样的力量?”墨霖渐渐的清醒过来,无论有多么让人流连,虚妄的世界总归不是他要逗留的。

当他睁开眼睛之后,身前的赤龙珠正在一闪一闪,而在祭台的周围,木之精魂为首的强者们正关切的看着他。

“你醒了?”木之精魂的语调很柔和。

墨霖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见朱评漫,小白和月瑶都安然无恙,这才觉得自己所经受的痛苦物有所值。

“把衣服披上。”

朱评漫将外衣解开丢给墨霖。

墨霖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都被烧光,只余寸缕。

他吐了吐舌头将衣服穿上,从祭台上走了下来。

“我们拯救了世界吗?”墨霖问。

木之精魂的根须一起摇起来,抚摸上墨霖的头顶,让墨霖觉得通体舒畅。

“你吸收了火龙珠的力量,很好。

现在的你已经可以进入赤县神州最强者之列了,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利用这些力量。

我想这里这么多的强者,一定会很高兴教你几招的。”

木之精魂道墨霖有点疑惑,不知木之精魂的话是什么意思。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墨霖问朱评漫道。

朱评漫叹口气:“小子,咱们算是中了这老木头的计,只能心甘情愿给他做事了。”

小白也嘟囔道:“这老家伙太狡猾了,等把这件事情解决掉,我一定好好收拾他……”木之精魂没理会小白的话,环首对朱评漫,蛇九幽,小白和卢越人道:“几位,我们各自传授给他一招,然后就看天意了。”

大家都无奈的点点头,只剩下不知道内情的墨霖迷茫的看着他们,完全不了解自己将要面临的任务。

△△△“啪”蛇九幽的蛇尾甩起来,狠狠的抽打在墨霖的身上。

“妖力不是这么用的!”蛇九幽的脸本来就苍白如纸,此刻生起气来更是阴森森的惨白,简直能让人做噩梦。

墨霖被蛇九幽打的身体一晃,觉得骨头都要断掉了。

“你不是想要拯救世界吗,就凭这种本事?”蛇九幽的蛇尾又抽打过来,如同铁鞭一样,在墨霖的**着的上身留下一道血淋淋的鞭痕。

墨霖站直身体,让妖力充满在体表。

就如同小白所说,妖力是直截了当的力量,和人类的灵能不同,走的是霸道坚硬的路子。

算起来墨霖在阴阳家的城外才得到妖力,一直也没机会跟小白学如何运用,而蛇九幽这种暴力的传授方法,倒是让墨霖的心中起了争强好胜之心。

“我用力会越来越重,如果你再没办法领悟妖力的运用方法,就等死吧。”

蛇九幽阴恻恻的道,“其实现在就被我打死也好,免得去喂了龙。”

墨霖啐了一口血沫道:“你放心的加力吧,我能挺住。”

“好,如果你的妖力修炼不够,就祈祷你的骨头够硬吧。”

蛇九幽的蛇尾再度狠狠的抽打上来,墨霖的身体挨了这一下重击,猛地晃了一晃,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抽打的移了位。

“骨头倒是很硬。”

蛇九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停了下来。

墨霖又啐了一口,这一回只有血没有唾沫。

“继续……”墨霖道。

“好,我倒是很喜欢你的倔脾气。”

蛇九幽露出两颗蛇牙来冷笑着道,“不过这么打下去,你不但学不会,反而死的快。

记住我说的话,要想修炼出坚若磐石的妖力,你就要改变你那可怜可笑可悲的想法,变得冷酷起来,变成一个真正的强者。”

“如果说变成强者就要放弃某些坚持,那还是算了。”

墨霖苦笑着,“我可以变强,但是不能因此抛弃原来的我。”

“原来的你很好吗?”蛇九幽道,“你就好像一头丧家犬,到处逃窜,七大世家把你当中眼中钉肉中刺,赤县神州每个人都知道你是赤龙的转世,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知道这都是为什么吗?因为你可笑的善良!”“这不是善良的错。”

墨霖站的笔直如旗杆,“我会证明,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

“很好,那就等着接受我地狱一样的训练吧。”

蛇九幽的蛇尾再度甩起来,重重的一击将墨霖打翻在地。

“墨霖哥哥……”月瑶在远处看着墨霖一次次的爬起来,又一次次的被蛇九幽给打倒,她握紧双拳,想要帮忙,可却知道墨霖一定不喜欢她去阻止。

“放心吧。”

朱评漫在一旁道,他口中嚼着木之精魂给的一种叫做“酒茎”的根须,满嘴都是根须里的汁液,洋溢着浓厚的酒香味道。

“可他会受伤的。”

月瑶还是很担忧,“蛇叔叔为什么下手这么重?”“这是为了他好。”

朱评漫悠悠的道,“现在对墨霖越狠,未来他活下来的可能性就越大。”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墨霖哥哥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那些龙不是很厉害吗?”月瑶问,她内心里很不希望墨霖来承担寻找其他四颗龙珠的任务。

“你还不了解他吗?”朱评漫指了指脑袋,“他和墨家的人一样,都是死脑筋,觉得全世界的兴亡都是他们的责任。

真不知道他们的肩膀有多宽,非要把一切的重担都承担下来,也不觉得苦累。”

月瑶却抿起嘴来,目光闪亮的望着墨霖。

“男人,就应该这个样子。”

月瑶的心里想着,她想起墨霖那让她觉得温暖和安全的怀抱,她心目中理想的男人,就应该有宽广的胸膛和坚实的肩膀,能够揽下一切的重担,顶天立地。

第一阶段的训练终于结束了,墨霖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浑身都是鞭痕。

蛇九幽冷哼一声道:“那些龙骨膏就不要留着了,趁着卢越人在,快点把龙魂力量都吸收了,免得以后没命享用。”

墨霖嘿嘿笑着爬起来道:“记得下次再重一点……”“放心吧。”

蛇九幽寒着脸走远。

墨霖抚摸着身上的伤痕,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这条蛇居然也会心软……”“墨霖哥哥!”月瑶跑了过来,手上捧着几根美味的根茎。

“这是木之精魂老爷爷让你吃的根茎,他说这些对你吸收体内的那些火龙珠的力量有好处。”

月瑶笑眯眯的道,其实她看着墨霖身上累累的伤痕,心里酸酸的,有些想哭,却又不敢在墨霖面前表现出来。

“多谢。”

墨霖被蛇九幽折磨了许久,已经精疲力竭,他接过一条根须,放进嘴里大嚼起来。

“好吃。”

美味的汁液在口中融化,墨霖交口称赞道。

“那就多吃点。”

月瑶坐在墨霖的身旁,开心的看着墨霖的大吃大嚼,取出一瓶药膏,小心翼翼的在墨霖的背上涂抹起来。

“这是什么?”墨霖问。

“这是卢越人叔叔的药膏,他说你虽然体内有玉膏的疗伤作用,但是蛇叔叔的蛇尾鞭很厉害,不好愈合,让我给你涂这种药膏。”

月瑶道。

墨霖点点头,背上的伤口本来火辣辣的痛彻心扉,而药膏一抹上去,立刻觉得一片清凉,他甚至能感觉到那清凉正在将肌肤一点点的修复。

远处的蛇九幽和犀牛王,金翅大鹏鸟啃着根茎,瞥了墨霖一眼,冷哼道:“卢越人这厮,治好了有什么用。

下次我一定打的他皮开肉绽。”

犀牛王将口中一块根茎吞下去道:“这小子到底行不行,我们真的要指望他吗?”蛇九幽眼中精光闪烁着,半晌才道:“这是他的命运,也是我们的命运……”吃饱喝足,墨霖端坐在地上,将龙骨药膏取出来。

他身上还有一百零七根金针,要一个个的解决掉,想了一想,墨霖打算先从手部的穴道和关节开始。

“先解掉天突穴那一根。”

卢越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

墨霖回头看去,就见卢越人走过来,俯下身来在他两锁骨中间的天突穴上点了一点。

那里有个隐约的红色伤疤,也恰好是赤龙的逆鳞所在部位。

“这是金针锁龙阵的枢纽,解开它之后,其余就好办了。”

卢越人道。

墨霖道了声“谢谢”,伸手蘸了一点点的龙骨膏抹在天突穴上。

很快天突穴就麻痒起来,龙骨膏的效力穿透了肌肤,融入在金针上。

龙魂力量被唤醒过来,开始慢慢的向墨霖的体内流淌而去。

和吸收大椎穴那根金针时相比,此刻的墨霖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

赤龙珠的力量已经将他体内的七万两千脉都洗涤贯通,龙魂力量的游走变得非常容易,随着游动,那强大的力量渐渐的被墨霖的身体吸收。

金针慢慢的从墨霖体内挤出来,上面的黑色一扫而光,重新焕发出闪闪的金色来。

当金针被完全排出体外,墨霖也睁开了眼睛,他虚抓着双手,感觉着力量的充沛。

“很好。”

卢越人捡起了那根金针,“每天一根,不要贪多。”

墨霖犹豫一下道:“前辈,我有件事情想要问你。”

“说吧。”

卢越人将金针收起来,盘膝坐下,微笑着对墨霖道。

“当初你和墨家的前任家主为什么要救下我,我这样一个祸害不是杀掉更好吗?”墨霖问。

卢越人反问道:“有那么多对你不好的人,甚至想要杀掉你,为什么你现在还要救他们?”墨霖一怔,期期艾艾的道:“我……我只是觉得这是我的责任。”

卢越人呵呵一笑:“那让我来告诉你。

每个人活在这个而世界上,都有他的责任。

或许我的责任就是尽我所能的救下你,然后等待着你拯救这个世界。”

墨霖觉得好像头上挨了一棒般,很多之前没有相通的事情一下子豁然开朗。

他痴痴的望着虚空中的某个点,陷入了无尽的思索之中。

卢越人哈哈一笑,拂身而起,在墨霖头上轻轻一抚道:“快点长大,然后拯救世界吧。”

△△△有木之精魂提供的各种美味而让人迅速恢复体力的根茎,大家都静静的留在了木之世界里。

赤龙珠每天都有异动,只要它一出现异样,众多强者就会联合出手压制住。

不过大家都清楚,这样子维持并不是办法,迟早有一天赤龙珠会彻底崩溃,毁掉这个世界。

墨霖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刻不休息的在五位老师的训练中刻苦的提高自己。

他每天第一件事情是化解一根金针上龙魂力量,随着他体内龙魂力量的越来越浓厚,这变得十分简单,逐渐不需要龙骨膏的帮助也能够自主吸收了。

而之后则是蛇九幽的残酷训练,帮助他把得到的力量化为可以自由控制的强悍身体。

墨霖一开始在蛇九幽的蛇尾鞭抽打中只能坚持三下,随着他将每一根骨头,每一条血管,每一块肌肉都充满妖力,让身体变得强硬无比后,蛇九幽的蛇尾鞭终于只能在他身体上增添伤痕,却再也打不倒他了。

“我能出师了吗?”在蛇九幽三十三计蛇尾鞭下纹丝不动的墨霖长出一口气,虽然身上剧痛无比,但比起之前被打的飞出去要进步许多。

“还差一点。”

蛇九幽的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来。

“还有什么?”墨霖疑惑的问。

蛇九幽没有答话,只是走到墨霖的身前,伸出手放在他的头上道:“不要做声,把脑子里的杂念抛开,看我给你的演示。”

墨霖依言将头脑中的杂念抛开,进入入静的状态。

一幅幅的画面在墨霖的脑海之中展开,那是蛇九幽摄入墨霖脑中的。

蛇九幽将他得意的妖术融入墨霖的记忆中,变成他身体的一部分。

“呼……”蛇九幽松开手来,大汗淋漓,这一招可是非常耗费妖力的。

远处的小白对朱评漫嘟囔道:“小九这家伙一贯的小气,我还以为他肯当面教老大,还想偷学呢。

没想到他居然用摄心术,真是失算……”朱评漫却笑道:“那正说明墨霖这小子又占了大便宜,看来蛇九幽是把看家的本领都给他了。”

小白伸了个懒腰,眼珠子乱转道:“老朱,你打算教他什么?”“你说呢?”朱评漫眼神怪异的反问道。

小白吐了吐舌头:“我就知道……你们都有绝招,我也要好好想想,不能让老大觉得我小气。”

远处的墨霖猛地睁开眼睛,如同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他呆立许久,终于长出一口气,冲着蛇九幽深深的一鞠躬道:“多谢。”

“全靠你了。”

蛇九幽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

等他回到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的身边,两个妖王如同小孩子般的低声问道:“你教了他哪一招?”“那一招。”

蛇九幽淡淡的道。

犀牛王和金翅大鹏鸟都吸了一口凉气,怔怔的看着远方的墨霖。

半晌,犀牛王终于冒出来一句话。

“我本以为他要去送死,现在我倒是有点羡慕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