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歌剧魅影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歌剧魅影 墨霖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脾气如此古怪,好言好语的商量不顶用,抽了她一巴掌,立刻就乖起来了。

虽然还有点怀疑罗琳是在装模作样,不过墨霖也不怕她搞鬼。

墨霖想来想去,罗琳毕竟是一国的公主,跟她搞僵了关系,寻找起龙珠来也不方便。至于德伦特,的确是居心不良,对放弃了公主宝座跑来私奔的情人都下得了手,可见不是个好东西。

这么一权衡,墨霖就点头道:“如果他的确该死,我可以帮你。”

“一言为定?”罗琳怯生生的问。挨了一巴掌的她和之前那个有点飞扬跋扈的公主,在墨霖看来,完全不是一个人了。

“呃……一言为定。”墨霖无奈的伸出小拇指来。

似乎在每个大陆上,这都是约定俗成的一个手势,罗琳也伸出小拇指,两人轻轻的勾了下,算是一个承诺。

不知为什么,墨霖心中暗叹了一声,觉得自己似乎招惹了什么麻烦。

△△△

海盗彻底的销声匿迹,让接下来的航路变得一帆风顺。之后的两天一直风平浪静,直到将要接近这一次航行的目的地宝藏港。

宝藏港是处于黑土魔州南大陆的瓦罗公国的第一大海港。根据约翰等人的描述,墨霖大概知道宝藏港是库兰伊王国和瓦罗公国之间货物运输的最大港口,商业贸易非常的繁华。

而最为重要的是,宝藏港是德伦特侯爵的封地,他是那里名正言顺不折不扣的主人。墨霖想要在那里干掉德伦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罗琳并不是拜托了墨霖就完全不管不顾,她之前经常跑来宝藏港幽会老情人,对宝藏港很熟悉,为墨霖提供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她给墨霖画了两张地图,一张是宝藏港的主要街道,另外一张则是德伦特侯爵府里的详细地图。尤其是其中的密室和密道都描绘的很精细,看来之前没少使用这些地方。

介绍过宝藏港的地形,罗琳又给墨霖介绍起德伦特身边的保镖护卫们。

黑土魔州大陆上的强者们主要是魔法师和圣骑士,那些以力量和武技为主的圣骑士对墨霖构成不了什么威胁,他更感兴趣的是魔法师。

约翰和水手们都对那天的两个魔法师有些忌惮,墨霖听他们说魔法师在黑土魔州的大陆上属于稀少的人群,只有精神力特别突出的人才能成为魔法师,而且要从八九岁的时候就进行艰苦的训练,据说一千人里也不一定有一个人能成为魔法师。

正是因为魔法师的数量稀少而又威力强大,所以一旦有人能够成为魔法师,立刻就可以跻身成为贵族。

墨霖也是从罗琳和约翰的谈话中才知道,黑土魔州大陆上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贵族们拥有封地,可以不事生产而获得封地上子民的孝敬。普通人则要承担着赋税和徭役,想成为贵族的唯一途径就是成为魔法师。

大部分的魔法师成为贵族之后,就会依附于某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德伦特身为瓦罗公国拥有继承权的强势人物,身边自然也有好多魔法师。

“那天的两个家伙使用的应该是四级魔法里的火神之剑和水晶之墙,从他们的施法时间来判断,他们大概是三级到四级之间的魔法师。”罗琳毕竟是出身王室,并不觉得魔法师有多么高贵。

“那最厉害的魔法师有几级?”墨霖问。

“据我所知,黑土魔州大陆上最强大的魔法师是传说中的屠龙巫师黑斯林,他是九级魔法师。”罗琳道。

“屠龙巫师?”墨霖的眼睛亮起来,“那是个什么样的传说。”

“唔,就是说黑斯林在蛮荒冰原上和恶龙作战,杀掉了恶龙拯救了人类。老掉牙的故事,我三岁的时候就听腻了。”罗琳不屑的道。

在罗琳看来老掉牙的故事对墨霖来说却非常的珍贵,支离益屠龙的故事也是作为传说流传下来,而且经过七大世家年复一年的宣扬,更是口耳相传,在赤县神州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如今看来,黑土魔州本来也是有龙的,而且也有如同支离益一样的屠龙英雄。只不过屠龙的故事似乎被当成了虚构的传说,而不是真实存在的历史。这其中的缘故,墨霖就不得而知了。

无意中得到这个线索,墨霖很是兴奋。他有追问了一些有关蛮荒冰原的情形,得知那是一个位于库兰伊王国最北方的巨大冰原,常年被冰雪覆盖着。

墨霖简直想立刻就插上翅膀飞去蛮荒冰原,不过那里是罗琳的地盘,看起来还需要她的帮助。而若想得到罗琳的全力支持,墨霖就要想解决掉眼前的麻烦。

“德伦特身边的魔法师最强的有几级?”墨霖暂且把龙珠的事情放在一旁,详细的询问起来。有了线索之后,他的干劲足了不少,决心速战速决的解决宝藏港的事情。

“大概有七级吧。”罗琳道,“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不过有一次德伦特喝醉之后跟我吹嘘,说他有一个公国里最强的魔法师助手,我猜应该不会高过七级。”

墨霖在心中估算着七级魔法师的实力,如果说九级的黑斯林能够屠龙的话,那他的战力可谓是相当的惊人。

再以被墨霖击杀的两个魔法师为三级的程度来算的话,墨霖可以分析出七级的魔法师大概拥有略逊于七大世家家主的水准。

“看来不好对付啊。”墨霖想到要应付这么强的对手,不禁有点头疼。

“七级的魔法师就算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来,就算德伦特身边有这样的强者,我想也不会超过一个。”罗琳道。

“希望如此。”墨霖仔细的想了想,只要稍微小心一些,能够给他造成威胁的大概也只有六级和七级的魔法师,而这样的人应该不会超过五个。

“我还有一个要求,可以吗?”罗琳抿着嘴唇道。

自从挨了墨霖的一巴掌,罗琳就性格大变,变得乖巧很多。如果是之前的她,只怕会用命令的口气来支使墨霖,而现在却是在用商量的口吻,甚至还有点怯生生。

“什么要求?”墨霖问。

“你能不能抓活的呢?我想亲口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罗琳道。

墨霖大概能了解罗琳的心思,女人对爱情的幻想总是美好的。她能够为德伦特放弃公主的身份而私奔,可见对这份感情还是很看重的。

在知道受骗之后,罗琳一心想着报复。不过她的心中毕竟还有一点点的幻想,渴望着能从德伦特口中听到这一切都是误会。

“我尽量吧,不过不能保证。”墨霖不置可否的道。

△△△

宝藏港作为瓦罗公国最大的港口,一年四季都保持着繁华的景象。

深水码头处有许多艘巨大的海船在等待着卸货,而浅水的码头处则停泊着一些载客的小船。

墨霖和男装打扮的令狐紫走在码头上,非常的引人注目,因为他们的身材在黑土魔州大陆来说算是非常高的。就连码头那些卖苦力的壮汉跟他们比起来也略逊一筹。

走过小船的时候,有人高声的吆喝起来。

“坐我的船去城里吧,保证带你们去喝最好的酒,嫖最漂亮的姑娘。”

令狐紫闻声啐了一口,显然是对后半句话很不满。

见这招数不管用,又有人叫道:“是远方来的旅人吗,要不要找个舒服又干净的旅馆呢?”

这句话打动了令狐紫,她跟墨霖交换了个眼色,走上了那条小船。

“坐我的船可是找对人了,我辛巴达可是城里最好的船夫,保管给你们送去一个又干净又舒服又便宜的旅馆去。”那面孔黝黑身材矮小的船夫欢喜的解开栓在码头上的缆绳,一摇船边的撸,口中喊着号子,缓缓的摇动小船,沿着水道往城里驶去。

墨霖和令狐紫坐在小船的两侧,看着沿途的风景,发觉宝藏港比罗琳和约翰所描述的还要繁华。在水道的两侧到处都是人流耸动的店铺,所贩卖的货物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

尤其是宝藏港的城市很有趣,城中密布着蛛网一般的水道,小船和马车一样成为市民们出行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大概是为了方便买卖,很多店铺直接就将靠着水道的窗户改成门,打开窗子就能和水道里来往的船上顾客做生意。

墨霖和令狐紫看着这异域的风土人情,很是觉得稀奇。

辛巴达一边摇着船,一边热心的给两人讲解着港口的趣事。令狐紫听的尤为认真,不时还提几个问题。

“两位来宝藏港,要是不去看看歌剧院,那就太可惜了。”辛巴达摇着小船拐进一条比较宽敞的水道,眼前出现的建筑富丽堂皇起来。他指着不远处一座最为宏伟的圆顶白房子道。

墨霖记得罗琳绘制的宝藏港地图上有这座歌剧院,这里也是罗琳建议的几个下手的地点之一。好处是人多容易引起混乱,然后趁乱下手。不方便的一点是逃走不太容易。

“最近有什么好的演出吗?”墨霖顺口问道。

“今晚就有蝴蝶夫人上演,听说德伦特侯爵大人也要来捧场呢。”辛巴达道,他口沫横飞的说起蝴蝶夫人有多么好看,说的活灵活现,就好像他亲眼去看过一般。

墨霖听到德伦特也会观看演出,顿时来了兴趣。他问询了一下票价和买票的地点,暗暗的记在了心里。

很快就来到了辛巴达所说的旅馆,从外表看起来的确像模像样。墨霖取了几个罗琳给他的银币,一个算是船钱,另外几个算是给辛巴达的赏钱。

辛巴达见墨霖出手阔绰,不禁喜出望外,连声道谢之余,还表示他会一直把船停在外面,随时等候召唤。

墨霖和令狐紫进了旅馆,开了间房之后,便取出地图来详细的观察起来。

“你打算在歌剧院动手吗?”令狐紫见墨霖用笔在歌剧院上画了个圈,低声的问道。

“如果去德伦特的府邸,未免有点太冒险了。在歌剧院的话,应该会容易的多。”墨霖道,“只是我们要先规划好撤退的路线。”

两人商量了一会,终于确定了一个比较稳妥的计划。令狐紫便出门去码头上,把计划通知给守候在那里的约翰,让他做好准备配合。

一切准备就绪,墨霖和令狐紫出门买了两张歌剧院的门票,之后就等待着晚上蝴蝶夫人的上演。

傍晚时分,宝藏港还是热闹依旧。许多店铺都亮起了灯,整个城市到处***通明,显示出繁华都市的气派来。

歌剧院的门口最是红火,不时有豪华的马车送来尊贵的客人。

墨霖和令狐紫一直都在歌剧院对面的一家餐馆里等候着德伦特的到来。

一阵轻快的马蹄声传来,墨霖听到有人高声的开道:“德伦特侯爵大人驾到。”

听到这开道的声音,路人纷纷避到路旁,恭恭敬敬的为马车让路,戴帽子的人则脱下帽子,以示对德伦特的敬意。

一辆奢华之极的黑色马车停在歌剧院的门口,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车夫身手敏捷的跳下马车,将车门打开。

一个英俊潇洒,身材挺拔的年轻贵族走下了马车,他四下里打量着,冲路旁的民众们挥手致意,正是这座港口城市的领导人德伦特侯爵。

墨霖听到邻桌的几个贵妇在低声的称赞德伦特一表人才,墨霖也觉得他和罗琳倒是很般配,只是没想到这样俊秀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卑鄙的心灵。

“看到了没有,那个车夫是个圣骑士。”令狐紫低声的道。

墨霖点了点头,表面上看起来德伦特的身边连一个保镖都没有,不过至少车夫就是一个身手不错的圣骑士。至于魔法师,则一个都没有出现。

“会这么顺利吗?”墨霖心想。

目标已经出现,墨霖和令狐紫付了账,在德伦特之后进入了歌剧院。

歌剧院里面很大,观众席分为两层。一层是十五排三百个普通座位,二层则有十个供贵族观赏的大包厢。

德伦特的地位尊贵,自然是在二层的包厢观看表演,而墨霖和令狐紫则只能买到一层后排的门票。

演出就快开始了,场内很快就坐满了观众。

场内的***渐渐的暗下来,只保留着舞台上的明亮。墨霖看看情形差不多了,跟令狐紫使了个眼色,分头行动起来。

令狐紫走到剧场的出口,替墨霖把风。而墨霖则施展出风的精微之能,趁把守楼梯的剧场管理员不留神的时候悄然的上了二楼。

二楼的包厢都坐满了宝藏港的达官显贵,不过墨霖很轻易的就能判断出德伦特的所在。身为瓦罗公国的侯爵大人,又是宝藏港的领主,他自然是位于正对着舞台,位置最好的一个包厢之中。

包厢的门口有两个在黑土魔州大陆算是精壮的男子把守着,墨霖猜测他们应该是圣骑士。方才没见他们跟随着马车,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墨霖不知道包厢里是否会有魔法师,不过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机会也很不错,不容不发了。

他缓步的走向包厢,脚步踏在铺着猩红色地毯的地面上,不发出一点的声音。

门口的两个圣骑士保镖正侧耳聆听着舞台上传来的音乐前奏,看来对歌剧也颇为爱好。

趁着他们分神的功夫,墨霖箭一般的蹿了过去,在他们还来不及反应之前,就双手十指连点,飞快的在他们胸前的五处穴道上抚过。

灵能顺着穴道冲击进他们的身体,两个圣骑士没发出任何的声音,身体就僵直住了。虽然他们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可其实已经昏迷了。除非是受到外力的刺激,不然一时是无法醒过来的。

搞定了门口的两个圣骑士,墨霖站在包厢门口,侧耳仔细的听里面的声音。

虽然有舞台上的歌剧干扰,可墨霖能够自动的把杂音抛开,在纷乱的环境之中,隔着包厢厚实的木门,隐隐约约的听到了其中的对话。

“卢克那个笨蛋,竟然会失败。他该不会把我供出去吧?”有人气急败坏的在痛骂着,不用猜墨霖也知道这一定就是德伦特。

“侯爵大人不要生气,我们的确是轻敌了。我以为那个奇怪的小子只是力气大,没想到连三级的魔法师都不是他的对手。”包厢里有人诚惶诚恐的谢罪道。

“总之这件事情一定要做的干干净净,不要惹到我的身上,知道吗!”德伦特有些气急败坏,和他在剧场门口那副翩翩风度完全不同。看来这个人很会演戏,不然怎么可能也骗过了罗琳,说不定他的演技能跟舞台上的演员们比试一下呢。

“我知道了。”那人显然很郁闷,“我已经叫人在附近的海域巡逻了,如果看到公主的船,就先制造借口拦下来。然后等夜里派拉里和比约克化妆成海盗去消灭一切的证据。”

“你看着办吧。那婆娘真是麻烦……”德伦特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污言秽语,看来对罗琳不但没有爱,反倒是恨之入骨。

墨霖听了一会,见没什么更多的收获,而舞台上的演出正在进入**阶段,观众们看的如痴如醉,不时的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来。

这正是适合动手的好时候,墨霖手掌如刀轻轻的在门上一划,用力轻柔却暗含着灵能。

木门被无声无息的切开一个洞,墨霖反手打开门上的锁,一推门闪身冲了进去。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奇快无比,包厢里的两个人听到声音才回头,却已经晚了。

“不要动。”墨霖的双手按在两人的头顶上,轻声的道,“我不想杀人。”

“你是什么人?”两人的表情先是惊慌,很快就镇定下来,看来都见过大世面。先发话的是德伦特,他的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有个人想见一见侯爵大人,让我来请你。”墨霖道。

德伦特身边那个人眼中寒光一闪,忽然抬手向墨霖的手掌切过来。如果墨霖是用刀子威逼着他们,或许他不敢出手,可现在他只是在用手掌,威慑力对于不明白他实力的人来说几乎等于零。

墨霖无可奈何的出手了,其实他只是将手掌上的灵能一激发,那人一声不吭的倒了下来,两眼翻白昏了过去。

德伦特本来也打算反抗,等看到同伴莫名其妙的倒下,他的脸变得惨白。

“你就是罗琳船上那个古怪的旅人?”德伦特颤声问。

“就是我。”墨霖答道,“请你乖乖的配合,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罗琳给你多少钱,我给双倍!”德伦特忽然道。

“这不是钱的问题。”墨霖对这些贵族们有些厌烦,他们似乎认为一切都可以用权力和金钱得到。

“不管她给你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可以给你双倍。”德伦特误会了墨霖的意思,“你也看到我拥有的城市了,我有这么多的财富,能做到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

“不见得吧。”墨霖笑了笑,不过他还是有点好奇,“你既然有这么多的钱,为什么还会贪罗琳的那些财宝?难道她私奔而来不是为了你吗,那些钱迟早都会是你的。”

德伦特的脸色一变:“完全是胡扯,她根本就不是爱我,她是想害死我!”

“害你?”墨霖疑惑不解。

“库兰伊王国和瓦罗公国势同水火,我们暗地里搞一搞也就算了,她明目张胆的跑来投奔我,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德伦特一脸委屈的道,“她只想着自己,从来没考虑过我。她倒是想要私奔,我却从来没同意过啊。”

墨霖有些忍俊不禁,他总算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身为瓦罗公国拥有继承权的侯爵大人,德伦特想必一直都是春风得意,能跟罗琳公主这样的尤物搞一下外遇,只怕也是风流的习惯而已。

没想到罗琳为了爱情昏了头,竟然带上财宝跑来宝藏港,这一下德伦特可就难办了。

接受罗琳,就等于接了一个定时炸弹。得罪了库兰伊王国不说,只怕瓦罗公国内部也会有人借着这个事情来攻击他。

“可怜的孩子……”墨霖叹了口气,“谁让你勾搭上一个麻烦的女人呢,以后可千万不要这么愚蠢了。”说着他的手在德伦特的脖子上一抚,把他弄昏过去。

墨霖将德伦特背在身上,悄然的出了包厢,顺着楼梯来到出口处。

令狐紫已经将剧场的管理员放倒了,见墨霖得手,冲他一招手,双双从剧场的后门溜走。

才刚走出后门,墨霖的直觉一下子惊醒,似乎有什么危险正在靠近。

他冷静的回过头去,就见到一片巨大的暗影正逼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