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一百六十八章 海啸之王

第一百六十八章 海啸之王“阿紫,你说我们现在这算是诱拐还是绑架?”墨霖站在船头,看着逐渐远去的瓦罗公国的国土,问身旁的令狐紫。

“应该算是绑架吧。”

令狐紫调皮的道。

“你怎么还笑的出来?”墨霖恼火万分,他简直被喜怒无常行事不按常理出牌的罗琳给气昏了。

“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吗?”令狐紫咯咯的笑起来。

“我一点都不觉得。”

“你最近变得越来越严肃了。

我看你和芊芊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嬉皮笑脸的,怎么跟我在一起总是这么严肃?”令狐紫忽然把话题扯远。

“这个……”墨霖也想不明白,“或许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要面对很多风雨吧。”

“难道我们两个相克吗?”令狐紫眉毛一挑,“要不要找个阴阳家的高手给我们算一下命啊?”“呃,这个就算了……”墨霖看出令狐紫要耍小脾气,忙哄着她道。

两人嘻嘻哈哈的聊着,月瑶从底舱上到甲板上,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道:“我看那个德伦特不想去库兰伊王国。”

“他当然不想去。”

令狐紫笑道,“库兰伊国王会恨他勾引了女儿,亚瑟亲王会恨他给戴了绿帽子。

他在那里无权无势人生地不熟,除非疯了才会想去。”

“可怜的德伦特。”

墨霖听了令狐紫的分析,忽然觉得对德伦特来说,被罗琳杀掉或许是个更好的结局。

“他正哭着求罗琳让他回宝藏港呢,哭的可惨了。”

月瑶似乎有点心软了。

“别相信他的眼泪,这男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眼泪跟鳄鱼的一样不值钱。”

虽然月瑶的实际年纪更大,可在阅历上要比令狐紫浅的多,这样看来她叫令狐紫一声“姐姐”倒也恰当。

令狐紫的意思是随罗琳折腾,反正回到黑土魔州大家就直接去蛮荒冰原找龙珠。

不过墨霖却不这么想,德伦特的身份很不简单,可以说是瓦罗公国的二号人物,就这么把他绑了,怎么想都不妥当。

他正琢磨着要劝劝罗琳改变想法,约翰心急火燎的冲了过来。

“墨霖,不……不好了!”约翰紧张的都结巴起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墨霖问。

“瓦罗公国的舰队来了,有二十多艘船,把我们包围了。”

约翰道。

墨霖眉头一皱,飞身登上了船的主桅杆,远远望去,果然见到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二十几艘大型的军舰,组成一个扇形的阵势,正缓缓的逼近过来。

墨霖看了个清楚,等他从桅杆一上下来,约翰就急切的问道:“我们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让罗琳把人交出来吧。”

墨霖道,“对方二十多艘船,撞也把我们撞沉了。”

“你难道不能……”约翰期期艾艾的,想说又不敢说。

墨霖明白他的意思,却摇摇头道:“这是涉及到两国关系的事情,我不能乱来。

万一引发了两国的战争,我岂不是成了罪人。”

他只想寻找龙珠,拯救他生长热爱的大陆,可不是来这里挑起事端的。

片刻之后,罗琳和德伦特都出现在了甲板上,看到逐渐靠近过来的军舰,罗琳满脸的愤怒,德伦特却是截然相反的表情。

“墨霖,你帮我干掉他们!”罗琳的公主脾气似乎又恢复了。

墨霖无奈的道:“我是个人,不是神。

这些军舰可不是我能对付的。”

其实他是懒得搭理罗琳,若是再听这个疯女人的,只怕她会闹得翻天覆地鸡犬不宁。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琳慌了,她很清楚船上能够指望的只有墨霖一个。

“当然是把这位人质交还回去。”

墨霖指了指德伦特。

德伦特忍住窃喜,“动情”的揽住罗琳的怀抱,沉声道:“罗琳,我要和你在一起。”

“真会演戏……”墨霖和令狐紫交换了一个眼色,发觉对方也是同样的看法。

罗琳却被哄的热泪直流,呜呜哭道:“德伦特,为什么我们两个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我恨我们的身份!”墨霖实在看不下去他们的胡闹,冲德伦特狠狠的瞪了一眼,制止了他接下来的胡说八道。

“我这就把他送回去,然后咱们就启程回库兰伊王国。

我已经做了你要求的事情,之后该是你履行承诺了。”

墨霖道。

罗琳还有些舍不得,不过眼看军舰越来越近,她也只好答应,不过却要再和德伦特说几句话。

“说吧。”

墨霖无奈的道,正要走开给他们留下空间,耳边传来“砰”的巨响。

他回过头去,就见远处的一艘军舰上正射出一颗炮弹,呼啸着向海船轰来。

好在距离稍微有些远,炮弹并没有打中船身,而是落在了近在咫尺的海中,却也溅起十几米高的浪花。

“这是怎么回事!”发出惊呼的除了罗琳以外,还有一直暗中得意的德伦特。

墨霖也是一愣,不过瞬间就明白了:“德伦特,我猜军舰的指挥官该不会恰好是德牧拉侯爵吧?”听到墨霖的话,德伦特的脸立刻就白了,他惊恐万状的抓住罗琳的手道:“罗琳,我跟你去库兰伊王国,你叫他们快开船!”话音未落,一连串的炮声响起来,十来艘军舰上大炮轰鸣着,将一发发的炮弹轰过来。

看他们的样子,是想直接把船和船上的人一起干掉,永远沉进深海之中。

眼看几颗炮弹就要落在船上,墨霖腾空而起,意念之触随心所欲的在空中掠过,凌空抓住冒着黑烟的炮弹丢出去。

“约翰,开船!”墨霖喝道。

已经吓傻的约翰这才清醒过来,立刻呼喊着其他发呆的水手们扬帆出发。

海船在前面跑,后面跟着二十多艘军舰,在大海上玩起了猫抓老鼠。

可惜的是军舰的速度明显快上许多,尤其是指挥官很有谋略,他将军舰分成三队,一队追在海船屁股后面,另外两队速度比较快,从左右两侧斜着包抄上来,然后利用火炮来逼迫海船往他们期望的路线上逃跑。

一来二去,军舰又将海船给围住了,而且这一回是团团包围。

德伦特几乎绝望了,他站在船舷处大声的喊叫着:“我是德伦特,你们不要开炮!”也不知是他的喊话奏效,还是军舰上的炮弹打光了,这一回的确是没有开炮。

而且那艘旗舰上放下一条小船,小船上有三个人,径直向海船划了过来。

小船越来越近,墨霖看得清楚,小船上有一个文官打扮的中年人,在他身后是两个划船的水手。

小船来到船下,那文官大声的道:“德牧拉侯爵麾下秘书阿里德隆觐见罗琳公主陛下和德伦特侯爵大人。”

“让他们上来。”

墨霖示意道。

约翰叫人垂下绳梯,那文官攀住绳梯,在两个水手的保护下爬了上来。

“阿里德隆,刚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见文官上来,德伦特立刻就怒吼起来。

阿里德隆白了德伦特一眼,没理会他,而是径直对罗琳公主道:“我奉德牧拉侯爵之命,正式向库兰伊王国表示抗议。”

“抗议什么?”罗琳一怔。

“德伦特侯爵贪赃枉法,勾结外国,出卖情报,背后的主使人正是公主陛下你,这难道还不足以引发我国的抗议吗?”阿里德隆道。

“我勾结外国出卖情报?”德伦特火冒三丈,一把抓起阿里德隆的衣领,就要给他一顿老拳。

墨霖一伸手拦住了他,德伦特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不过看起来那位和他竞争下一任公爵位置的对手更狠毒。

这一招实在让人出乎意料,一下子就把德伦特给逼上了绝路。

“现在摆在公主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立刻将罪犯德伦特交还给我国,由我们对他进行严厉的惩罚。

二是我方采取武力行动。”

阿里德隆大概觉得二十几艘军舰的合围已经稳操胜券,语气有些趾高气昂。

“你以为你是在跟谁说话!”罗琳暴跳如雷的道,完全没有一国公主应该有的淑女气度。

“我……我只是在转述德牧拉侯爵的……”阿里德隆强自镇定的道。

“约翰,把他的耳朵和鼻子都割掉,然后让他滚回去。

我倒要看看德牧拉敢把我怎么样!”罗琳不顾形象的抬起脚来,狠狠的踹在了阿里德隆的膝盖上。

阿里德隆一声惨叫,然后被约翰给拖了出去,几个水手拔出刀子,很快就完成了罗琳的命令。

然后把满脸是血的阿里德隆直接从船上丢了下去,看他湿淋淋的被捞出去,坐着小船逃命也似的回旗舰复命了。

海船上的水手们爆发出哄堂大笑来,不过短暂的爽快之后,大家就都沉默了下来。

羞辱了对方的使者,陷入包围圈的海船等于是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二十几艘军舰团团包围,一丝缝隙都没有留下,而一旦他们一同开火,炮火的覆盖下,海船恐怕连五分钟都撑不过。

“都给我精神点,开足马力冲出去。

如果能回到库兰伊王国,你们每个人都有一百金币!”罗琳许诺下重赏来。

水手们经历了好几场生死考验,都勇敢了许多。

反正已经被围住了,他们也就忘记了恐惧。

在重赏的刺激下,水手们把风帆高高的升起来,海船猛地开动,向着包围圈最为薄弱的西方冲过去。

两艘军舰之间有一条缝隙,足够海船冲过去。

不过还差很远的时候,军舰上就轰隆隆的开起火来。

这个时候,军舰似乎也发现团团包围的战术有点问题,那就是一旦海船和某艘军舰距离的近些,其他的军舰就有可能误中友舰。

所以除了面对海船的几艘军舰勇猛的开炮之外,其他的军舰都沉默着。

约翰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亲自掌舵,无视对面军舰上隆隆的炮声和炮弹打在船侧溅起来的十几米高的水花,驾驶着海船疯狂的冲过去,靠的越近就越是安全。

“风好大啊。”

约翰兴奋的叫着,风越是大,船速就越是快。

跟军舰比起来海船的个头要小很多,机动性自然好一些。

如果运气好操纵又得当,不是没有突围的可能性。

距离对面的军舰越来越近,军舰上的大炮都看的一清二楚。

炮手们在手忙脚乱的填弹,开炮。

不过他们无论瞄的多准,都被站在船头的墨霖用意念之触给挡了下来。

墨霖聚精会神的面对着呼啸袭来的炮弹,心无旁骛。

一旁为他护法的令狐紫的眼皮却跳了起来,她疑惑的四处看看,觉得这风有些不对劲。

明明很劲的风,将风帆吹的鼓鼓的,海船一鼓作气的极速冲刺,可怎么连一旁的月瑶和罗琳的头发都没有吹起来?这发现让令狐紫心中一惊,袖底的青蛇盘在了腕上,一咬牙冲到桅杆处,对月瑶道:“替墨霖护法。”

说着脚步轻轻的点在桅杆上,三两下就跃到了最高处。

桅杆的顶部狂风呼啸,令狐紫刚一上去就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她惊讶的承受着那极速掠过脸庞的风,知道这怪异的景象一定是有人在捣鬼。

果然目光所及,令狐紫见到后方一条追逐而来的军舰的船头站着四个黑衣人,他们正在比比划划的做着整齐如一的动作。

“一定是他们在捣鬼。”

令狐紫心道。

虽然不知对方要做什么,不过可以想象不会是在帮忙。

正想着,风速又增加了,空气在令狐紫的唇边划过,就好像一片片的刀刃,几乎要给她娇嫩的肌肤上留下伤口。

海船晃了起来,这样的狂风之下,船已经不只是急速前进而已了,而是在左右乱晃着,失去了平衡。

“原来是这样。”

令狐紫终于明白对方是想把海船弄成自然沉没,看来德牧拉的心中一定还有些忌惮,不敢真的直接下手轰沉德伦特和罗琳。

而更加恐怖的还在后面,随着风速夸张的增加,海浪也自然而然的随之而来。

前方挡路的军舰已经四下里散开,唯恐成为陪葬品。

船上的众人也都醒悟到中了计谋,不过四周海水已经开始了一动,一个个的浪头涌起来,四面高高的扬起,构成一道水的牢笼,把海船给包围在中间。

眼看那些浪头高出海船十几米,然后慢慢的压迫过来,好似一个要吞食掉天地的怪物。

谁也不曾有过这样恐怖的经验,罗琳和德伦特抱在一起痛哭,水手们都目瞪口呆,有些已经跪在甲板上祈祷,有些两眼无神的等待着死亡。

只剩下约翰还在顽固的操纵着舵,希望能够寻找到一线生机。

“阿紫,下来!”墨霖的声音在下面传来,令狐紫闻声轻轻的跃下。

“墨霖,是后面那艘船上的四个魔法师搞的鬼。”

令狐紫把所见都告诉了墨霖。

“我去解决他们。”

墨霖心知不能再耽搁,对方的魔法不知何时会发动,而一旦发动的话,海船必定不保。

“我跟你一起去。”

令狐紫和月瑶几乎是同时开口道。

墨霖犹豫了下,点了点头。

对方有四个,拥有移山填海的强大魔力,他孤身一人的确是有点冒险。

德牧拉穿着一身笔挺的瓦罗公国海军军装,样子很帅气。

他和德伦特是堂兄弟,样貌有些相似,不同的是他的个子稍微高一些,在黑土魔州大陆上算是比较稀少的优良品种。

此刻他正紧张的望着远处诡异的大海,德伦特和罗琳乘坐的海船已经被翻起来的大海被包裹住,根本无法透过海水组成的墙壁看到里面的情形。

“他们怎么还不动手,还在等什么?”德牧拉不耐烦的道。

自从得知库兰伊王国的公主罗琳千里迢迢跑来找堂兄德伦特私奔的消息,德牧拉就每天都睡不着觉。

他深知罗琳这一荒唐的举动把堂兄送上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而他也乐得坐享其成。

这些日子来,他一直都在监视着宝藏港的一举一动,昨晚德伦特刚一失踪,他就带领着舰队出现接管了一切。

而眼下的局面也是他一手策划出来的。

“堂兄啊,你就在海底长眠吧。

等我成了公爵,会追封给你一枚圣骑士勋章的。”

德牧拉的嘴角扬起一个很帅气的弧度,在瓦罗公国有无数的贵族少女会为这个笑容着迷的吃不下睡不香。

就在这个时候,德牧拉忽然揉了揉眼睛,因为他看到在巨大的海水墙面上出先了三个小黑点。

“这几天都没睡好,一定是太疲倦了。

等了结了堂兄,可要好好的休息几天。”

德牧拉自言自语道。

而他身后一个一直都端坐着的老头子却突然睁开双眼,寒着脸站起来道:“好厉害……”“莫吉大法师,发生什么事情了?”德牧拉浑然未觉。

莫吉一指那三个小黑点道:“对方的船上竟然有这样的强手,你怎么不早说!”“我只听说有个其他大陆来的小子,好像也就是力气大一点而已。”

德牧拉手下的情报人员非常的用心,不过他们昨晚费尽心思搜集到的情报现在还丢在船长室的桌子上,德牧拉根本就没看。

如果德牧拉打开那些装着情报的信封,他早就会知道绑架了德伦特的人是个能够和瓦罗公国双壁之一的“战栗暗影魔法师菲尼克斯”一战的强手。

德牧拉身边的莫吉人称“海啸之王“,是瓦罗公国海军中守护神一般的人物。

他的四个弟子就能操纵起大海之墙这样的强力魔法,可见他的实力有多么强。

而此刻莫吉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严肃,德牧拉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的紧张,不由得也跟着紧张起来。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德牧拉望着前方,就见那三个小黑点竟然凌空逆风飞向自己所在的军舰,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在胆小的方面,他和堂兄德伦特倒是有相同的遗传基因。

“有我在,你可以放心。”

莫吉阴沉着脸,他现在还不用出手,毕竟他的四个得意弟子就在甲板上。

甲板上的四个魔法师也早就发现墨霖三人的踪迹了,他们当然不会任由墨霖轻松的上船,于是他们更加卖力的增加了风速。

墨霖一手抱着令狐紫,一手揽着月瑶,在风中自如的穿梭着。

这已经不能用狂风来形容,而是风中藏刀的飓风。

不过用风来对付墨霖可真是找错了路,早就打开风之明点的墨霖对风的属性再了解不过。

墨霖体内的精微之能提升到最高,进入了化身境界,虽然面前是狂风呼啸,他却游刃有余,在逆风之中依旧自由的翱翔在海面上。

不过片刻,墨霖三人就强行的落在了军舰的甲板上。

四个魔法师阴沉着脸,他们的老师就在身后的塔楼上观看着,而他们居然被对方强行从飓风之中突围过来,实在很丢脸。

墨霖放开令狐紫和月瑶,低声的道:“按计划行事。”

令狐紫和月瑶点点头,令狐紫双手一展,青蛇鞭露出阵容。

月瑶则轻轻的抬起皓腕,手腕上四个小铃铛看着很可爱,却是妖兽一族幻术中的神秘法宝丧魂铃。

“抓住他们!”一群水兵冲了过来,他们将四个魔法师保护在身后,手中端着明晃晃的刀枪,向墨霖三人冲来。

墨霖膝盖微微一弯,身形弹了出去,意念之触随着心意抓了出去,挡在他身前的水兵们根本就弄不清发生了什么,便一个个惊叫着被丢出很远。

而令狐紫和月瑶也一起出手了,令狐紫的青蛇鞭对付这样密集的人群最为管用,青蛇在人群之中钻来钻去,鞭上的刀刃专门往水兵们的腿上割去,让他们防不胜防,转眼就哭爹喊娘的倒下一片。

月瑶的目标则直指四个魔法师,这还是她头一次作战,不过身为白狐妖王的女儿,她的实力绝不容小视。

随着她的行动,手腕上的丧魂铃震荡着发出铃音,那些铃音飘飘渺渺若有若无,好像是从幽冥里发出来的声音般,一入耳中,立刻让人产生迷乱的情绪。

四个魔法师本来在水兵的身后吟唱着魔法,准备用强大的魔法将这三个不知死活的来犯者干掉,可一听到丧魂铃的铃音,立刻就眼神发呆,口中的吟唱也被打断了。

塔楼之中响起一声怒吼,一个黑影从里面闪了出来。

“竟然是邪恶的幻术师,我莫吉绝不容许这种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