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龙变

第二百一十六章 顶尖强者

第二百一十六章 顶尖强者参茸一进肚子,立刻融化掉,变成一股暖流,很快就流到背上,在伤口附近蠕动着。

墨霖只觉得伤口处的皮肉一阵的麻痒,心知一定是伤口在愈合着。

他不敢怠慢,盘腿坐下,平心静气,进入了入定的境界,帮助药力发挥作用。

“许知行,你这老家伙怎么来了。”

小白此刻才出现在山丘上,他方才被破茧的种子给缠住,打的焦头烂额,直到方才许知行收回对了种子,这才脱身,担忧着墨霖的安危,立刻赶了回来。

再一眼看到颛孙荒原,小白就愣住了:“你这邋遢老头,竟然还没死。”

颛孙荒原两只豹眼一瞪:“你个三尾小猫咪,不怕我扒了你的皮垫屁股吗?”他们多年不见,早年更是敌人,一见面就剑拔弩张。

不过月瑶忙把小白拉到一旁,把方才的事情一说,小白这才明白过来。

“我说许知行,你手头还有什么灵药没有?”小白一脸的谄笑,凑到许知行的身旁道。

许知行一见小白的样子,就知道他的伤也不轻。

如今双方已经不是死敌,反而成了暂时的同盟,他也不好小气,便又取出一颗种子道:“参茸没有了,这里有一颗萍荚,你吃了吧。”

“萍荚也好。”

小白眼睛一亮,知道这萍荚虽然不如参茸药效神奇,可也是不可多得的灵药。

他囫囵一口把萍荚吞掉,也闭上眼睛,开始慢慢的疗起伤来。

而许知行又取出几颗种子,让洛芊芊磨成药膏,给众人的伤口抹上,片刻就会见效。

洛芊芊将种子都磨碎,里面流出粘液来,和种子的碎屑混合在一起,再一研磨就成了黑糊糊的药膏。

药膏很是清凉,三女涂抹在伤口处,果然见伤口迅速的愈合,效果非常的奇妙。

她们忙把药膏又送给黄泉和白鲨,再给一些受伤的妖兽们涂抹上,一时皆大欢喜。

到了日落时分,墨霖和小白相继从入定中醒过来,两人虽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可也已经恢复的八九不离十了。

“你们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不过再休息两三天就会完全恢复。

我就不再多耽搁,这就去北方观察神界之门。

你重任在肩,一路小心啊。”

许知行对墨霖道。

“许家主也请小心,孙起和申宏都是老奸巨猾之人,说不定有什么阴谋。

还有要特别小心杨离,他的力量诡异莫测,只怕……”墨霖有些担心的道。

“放心吧。”

许知行微微一笑,“我会小心的。

咱们就此别过。”

他说着,踏上妖兽们准备好的小船,颛孙荒原也登上船,两人挥手和墨霖作别,很快就一夜扁舟消失在远方。

“我们也该走了。”

等二人的身影远去,墨霖也道。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艘船,水手都是最好的妖兽。”

白鲨道。

一艘大船停泊在船坞里,上面配备了二十个水手。

墨霖也不推辞,带上小白和三女,登上了船。

随着风帆扯起,在风的带动下,大船缓缓开动,直奔深海而去。

这一回的目的地是荒漠狼州,那里是土龙珠的故乡。

△△△遥远的酆都城之北,是赤县神州大陆人烟罕至的地方,这里不但寒冷逼人,而且千里之内都是漫漫黄沙。

如果有人误入沙漠之中,将会经受白日里能把人浑身水分烤干的高温,还要忍受夜晚能够把人身上血液都冻僵的寒冷,更要忍耐饥饿的干渴,在数千里没有任何食物和水源补给的路途中挣扎求存。

这样的一片不毛之地,一直被当地的人称为死地。

数百年来,没有人敢于踏足,胆子大,想要去冒险看看沙漠对面有什么的人,都化为了黄沙之间的一具具白骨。

不过,数百年来的禁忌,似乎在此刻被打破,两个人影正在沙漠之中闲庭信步一般的游荡着。

其中一个的腿齐膝而断,换成了精铁打造的假肢。

而另外一个背上则背着一条血红色的长枪。

这两个不是旁人,正是兵家的家主孙起和法家的家主申宏。

“我这几天眼皮一个劲的跳,不知会不会出什么纰漏。”

申宏有些担忧的道,他的假肢在沙漠上走过,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足印。

“有什么可担心的,一切都在我们的计划之中。

除了你这两条腿。”

孙起道,他脸上的狂狷傲气已经当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目光中的深沉和狡诈。

“也亏的你当日能借墨霖的身份想出这样的办法,让他把赤龙珠给搞出去,不然我们两个只怕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悄悄的行事。”

申宏笑道,“现在有他做替罪羊,想必没有人会想到一切都是我们计划的。”

孙起却摇摇头:“也不见得,七大世家的家主哪个是好糊弄的,别的不说,就说那闲云野鹤一般的卢越人,不知现在躲在哪里。

他就算忽然出现在咱们的面前我都不吃惊。”

“还有那能知前后五百年的邹鸿,幸亏死了,不然只怕又会多嘴。

还有那个许知行,最是狡猾,我怕他从屠龙匕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孙起有点担忧的道。

“许知行吗,他许久不曾露面了,倒也不必在乎。”

申宏不屑的道。

“不能小看他。”

孙起却有不同的意见,他正说着,忽然停下脚步,疑惑的望向远方。

申宏也停下来,脸色阴晴不定。

“你感觉到了吗,似乎神界之门有什么异常。”

孙起问。

申宏点了点头,脸色越发越沉。

“走,去看看!”孙起腾空而起,如同一只大鸟,龙血神枪也刷的亮出来,被他踩在脚下,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直奔远方而去。

申宏也飞腾在空中,身形电闪,跟随在孙起的身后,也御空而去。

两人速度奇快,不过片刻就飞越了漫长的沙漠,一个巨大的沙丘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在沙丘的顶端,有一个若隐若现的淡蓝色的圆形光环,那正是两人之前发现的神界之门。

当年拓跋玉灰飞烟灭之后,留下一些关于神界蛛丝马迹的消息,孙起和申宏行走江湖的时候,发现了神界之门的踪迹,终于在大沙漠之中寻找到。

从那之后,他们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打通神界之门,去那个奇妙的世界中享受永生不死的生活。

来到神界之门前,两人站定了身形,都惊讶的看到,本来如同一面平坦镜面的门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缝。

从裂缝之中,似乎能感觉到另外一个世界的气息,带着深邃惊悚的味道,让人心生寒意。

“这是什么感觉……”申宏不禁打个冷战。

孙起还未等答话,耳旁一阵轻风掠过,死亡的气息临近,让孙起悚然惊起,龙血神枪扫荡而出,荡起一团龙血精光,将自己护在其中。

与此同时,申宏也察觉到了有人偷袭,他手中的夜如昼术猛然爆开,同时金鼎术也将身体保护起来。

可惜两人反应的快,却不如偷袭那人的出手快,一只手从龙血神枪兜起来的血雾之中插进去,在孙起的胸口轻轻一按。

孙起前胸顿时瘪了下去,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人若断线的风筝,重重的摔了出去。

申宏也是一样的待遇,金鼎术的强悍防御就如同豆腐一样,被那人一掌给切开,在他的小腹上按了一下。

申宏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好像要把心肺都呕出去,浑身软绵绵的失去了力量,直接软倒下来。

两人瘫倒在地,只见一个人出现在面前,金发碧眼,相貌年轻俊朗,微笑之中带着一股子邪气。

“你是什么人?”申宏挣扎着问。

“哈哈哈哈!”那人狂笑起来,“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黑尔莫斯。”

“你是从神界来的?”孙起勉强抬起头来,口鼻之中都往外冒出血来。

“不错,多亏了你们这个世界的力量波动,我才能突破神界之门,来到这里。

俯瞰众生的感觉,真是很不错啊。”

黑尔莫斯狂笑起来。

孙起抹去嘴唇的血迹问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也没什么,只是想和这个世界的强者玩一玩。

我听说这个赤县神州有什么七大世家,那些家主都很厉害,不过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黑尔莫斯语气嘲讽的道。

孙起和申宏怒不可遏,可他们知道眼前这个黑尔莫斯实在太强大的,绝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两人目光一交流,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来。

本想打开神界之门,进入那让人梦寐以求的地方,可没想到神界之门还没打开,却引来了一个煞星。

两人心思转动,许多个办法闪过,最后只剩下一个字——逃。

两人是多年的朋友,早在年轻时就联袂闯荡江湖,狼狈为奸做了不少的坏事。

此刻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同时的腾空而起,孙起的龙血神枪爆开一团枪花,申宏的大火球术也砸了出来,不过他们的目标都不是黑尔莫斯,而是脚下的沙土。

黄沙被巨大的力量掀起来,形成两道巨大的沙暴,将天空都遮挡的黄澄澄一片。

等到沙子落下,两人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远处,是剩下两个小黑点。

黑尔莫斯其实根本一动都没动,似乎根本不介意两人的逃走。

看着远遁的两个身影,他舔了舔嘴唇,冷笑起来:“一群可笑的爬虫,看来有必要一个个猎杀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