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

第九十四章 北门血战(四)

杀神第九十四章 北门血战(四)看到己方援兵到来,本来已经决心赴死的众将士心头狂喜,酸软的手上不知道哪来的气力,几下挥舞,将敌人逼退几步,后面的援兵呼啦一声,借着马匹的冲力,向前冲去,挥舞的马刀收割大片的生命。

一边是疲惫之师,一边却是生力军,虽然援兵只有两千之数,但是李思那边也没有多少,最多也就是三四千人,加上体力处于劣势,那是滇国禁军的对手,尤其是当先一将,带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青铜面具,手里的长枪有若天际游龙一般,手底下没有一合之将。

飞云军且战且退,哪怕后面督战队手起刀落,也不能阻止自己士兵心里的恐惧。

城头的李思看得呆住了,本来明明是自己占优势,怎么一下子变成了自己劣势了?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疯狂的叫了起来:“给我冲,冲啊,妈的,他们没力气了,他们没兵了,把他们打下去!”飞云军现在还有谁听他的,只要有点脑子都知道今晚上这个城头是无论如何抢不下来了,还在这里等着送死吗?任凭李思如何狂呼,但是他手下将士一个劲的往后退,连督战队也在偷偷的往后移着脚步。

黄浩吓坏了,扯着李思颤声道:“李将军,我们还是先撤吧!”李思面目狰狞的回过头来,怒道:“撤,你妈的傻了啊!快,把你的人派上去杀,快去!”黄浩现在后悔了,早知道白千羽回来救援的话,自己就不必投降了,只要撑一会,自己就不是这副光景了,自己就是滇国的英雄了,但是这个世界上哪有后悔药卖!他怕死,他怕了,他知道如果今天失掉城头的话,就算李思愿意撤退,以后也是铁定没命,白千羽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可是清楚的很!“给我冲啊!”黄浩对着他的亲兵怒骂道。

但是那些亲兵怎么可能为他卖命,他们本来就是怕死才投降,现在又要他们去送死,他们如何肯干!一干人畏畏缩缩拿着武器,脚步虚晃的走上前去!此时,禁军已经攻到了城头,不少士兵开始逃亡了,云梯还在,众人争先恐后的往下爬,李思被他的亲兵死拽着往下爬,黄浩一看李思走了,马上慌了,转身丢下自己的亲兵就跑!砍翻五六个和他抢梯子的士兵,黄浩终于爬上了云梯,看看那鬼脸将军还是七八丈之外,他松了口气,匆忙的往下爬,爬到一半,却听见城墙下面,一片惨呼声,他大吃一惊,转头往下看去。

一看之下,吓得他差点从半空中摔下去。

原来是白千羽几人带着几百个生力军早早的从城门出来,站在城墙之下等着他们逃下来,除了李思被生擒以外,所有的士兵,杀无赦,这些士兵都杀了自己不少兄弟,如狼似虎的禁军怎么会放过一人,每个敌军都被砍上七八刀,一片血肉模糊,黄浩看得双腿发软眼看就站不住了,再往下爬,那是万万不可以的,白千羽手里拎着斩马刀正冷笑着看着他,往上,那鬼脸将军手里的梨花枪挥舞出的呼呼风声越发清晰。

一时之间黄浩不上不下,呆立在云梯之上!城头的喊杀声渐渐小了起来,飞云军全灭,李嫣嫣眼看白千羽浑身浴血,心疼的不得了,那会手下留情,梨花枪到处洒出一片血花!喊杀声终于全部消失了,李思攻城的飞云军只有两人存活,一个自然是被生擒的李思,一个就是还在云梯之上,不上不下的黄浩!“黄将军,怎么还不下来,难道还要我请你不成!”白千羽冷冷的说道。

黄浩软瘫了下来,从云梯上滑落,砰的一声摔下来,摔个半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白千羽冷笑一声道:“给我绑起来,你想死现在还没那么容易,我还有很多账要和你算呢!”话音刚落,身后涌上几个三大五粗的禁军,一把把黄浩拎了起来,用牛皮带死死的捆住。

“全部押走!”押走了垂头丧气的李思,软瘫在地的黄浩,白千羽心头一松,终于保住了!心头松懈的白千羽只觉眼前一阵发黑,人就这样往后倒去,砰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

城头的李嫣嫣大急,一把扯掉脸上的面具,露出那张国色天香的俏脸急道:“千羽!”她也赶不及下城头,轻轻一跃,踏上云梯,几下弹跳就到了城下,众人都还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下来的,李嫣嫣就已经一把抱起了白千羽。

原来自己的主帅居然有一个如此厉害的老婆,人又漂亮,武功又好,哎哟,真是天作之合啊,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自己的主帅嘛!“千羽,你怎么样,你别吓我!”李嫣嫣已经急得哭了起来,那真的是有若雨打梨花一般。

此时的李嫣嫣那还有刚才的英姿飒爽,一个活脱脱的小女人形象,白千羽闷哼一声,悠悠醒转,看到李嫣嫣哭得眼睛都微微有些红肿,好是心痛。

“醒了,醒了,将军醒了!”一旁的禁军高兴的呼喊起来。

李嫣嫣看到白千羽醒来顿时破涕为笑,顾不上眼泪还没有擦干,就笑了起来。

白千羽虚弱的说道:“没事,只是脱力而已!嫣嫣,这次多亏你救了相公一条小命啊!”李嫣嫣刚想责怪白千羽又冒险行事,一听白千羽自称相公,心里一喜,那责怪的话居然没有说出来。

这时马车来了,众将士小心翼翼的扶着白千羽上了车,车上已经有了两人,一人是昏迷的火鸡,一人是脱力的韩愈。

李嫣嫣看着昏迷不醒的火鸡忧心忡忡的说道:“火鸡的伤好重啊!”白千羽勉力直起身子查看了一下火鸡的伤口笑道:“没事,基本上都是皮外伤,他昏迷是他身体自动保护,应该无碍!”一边的韩愈这才放下心来道:“北门总算保住了,就是不知道西门的情况如何!”白千羽淡淡的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如果这样还输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这说明我不是真正的滇国将星!”韩愈默默的点点头,是啊,我们已经尽力了,差点命都搭上了,还不够尽力吗?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