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

第一百二十二章 班师回城

杀神第一百二十二章 班师回城由于战事一结束,白千羽就派人回去传令了,所以云理早就收到了全歼李令的消息。

当白千羽懒洋洋的坐在马上享受着难得的阳光,远处传来的欢呼声,让白千羽一愣,仔细一看,吓了一大跳。

云理的北门口,全是人,密密麻麻的全部是人,他们全部在等待白千羽的凯旋归来。

和白千羽一起的士兵们,可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一个个都挺直了胸膛,哪怕有些士兵受了伤也是勉强的挺直起来,这是荣耀的一刻。

自己的家人,爱人,自己的上司,朋友,邻居都在为自己欢呼呢!民众虽然很多,但是都很有次序的站成了两排,而中间那是浅笑嫣嫣的女子,不是段王后还是谁,段王后一手拉着,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正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小滇王,在段王后后面站立的是图朗为首的一干大臣。

图朗正看着自己微笑摇头,白千羽跳下马,欢呼声更加热烈了,云理还是有不少美女的哦,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姑娘,小闺女都出来了,争先恐后往前挤要看看传说中战神下凡的白千羽。

“哇,白将军好帅啊!”一个女孩子尖叫道。

场面更加**了,要不是韩愈早有准备派了一些士兵维持次序,恐怕白千羽要引发一场大**了。

“看,看,那是我家二狗子,喂,二狗子!”“那个看到后面骑灰马那人没有?”“就是拿着刀的那个,对,对,对,脚上受伤的那个,他是我邻居老王的儿子,嘿,老王儿子有出息啊!”“……”众百姓的言语无疑让那些大战过后精疲力竭的士兵,精神大振,他们这辈子都没有听过这么多对他们的赞许,眼前的云理,是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保住的,他们有骄傲的资本,他们的家人也有骄傲的资本。

“王后,大王,微臣幸不辱命,终于全灭李令,李令已经被我麾下大将夏侯雁云一箭射杀!所有顽固抵抗的叛党已经全部就地格杀,而百越人也已经退回去了,滇国已经再一次完整的回来了!”白千羽单膝跪地朗声说道。

周围的百姓欢呼出声,亲耳听到白千羽说出这个消息,就算是众人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激动万分。

段王后当然很激动,白千羽都可以看到段王后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无疑是激动过度了。

“护国公,快快请起,护国公实在是辛苦了,你这次立下了大功!”段王后强自平息自己的激动,要不是周围有这么多人在,她恐怕在看到白千羽的第一刻就已经扑入白千羽的怀里了:“护国公立下如此汗马功劳,哀家代表滇国上下要多谢你了!”段王后如是说,只是因为白千羽其实对滇国来说只是一个外人,被李伊用将星的名头拉来,如果白千羽不愿意救滇国,没人可以指责他半句。

白千羽顺势站立起来肃容道:“微臣不敢居功,这次能够消灭李令,保住滇国不失,并非我白千羽一人的功劳,靠的是我身后各位勇武的将士,还有那些为了滇国而牺牲的勇士,他们才是真正立下功劳的人!”白千羽这番话说的极为真诚,没有一点做作的味道,周围民众想起了那些阵亡的将士,情绪有些低落了。

“我的儿,就是死在北门大战中!”一名妇人轻微的啜泣道。

白千羽沉声喝道:“我们不会忘记任何一个为滇国牺牲的人,王后,大王,微臣有一个建议!”“护国公,请说!”“微臣建议,我们在云理建立一个大型的纪念碑,将所有阵亡将士的性命刻上去,有些将士由于战斗太过激烈,可能连尸骸都没有留下,难道这样我们就让他们的英魂连个停留的地方都没有吗?为了纪念这些英勇的战士,微臣愿意将此次大王和王后赐予微臣的赏赐全部捐献出来,建立这样一坐纪念碑!”白千羽恭恭敬敬的说道。

纪念碑这样的说法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士兵,建立这样的一个纪念碑,是任何君主都不可能做的事情,但是毫无疑问,这样的一个做法会大大加强士兵的荣誉感,提高他们的战斗力,让普通的士兵从精神层面变成一批精锐。

白千羽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对于现在的段王后来说,别说建立一个这样的纪念碑,就算把王位给白千羽也没有问题,她要的只是白千羽和她在一起。

“护国公的建议微臣极为赞同!”图朗马上开口了。

李伊也上前一步道:“微臣也觉得这是个极好的建议!”“护国公的建议哀家同意,只是建造这样的纪念碑如何能让护国公出钱,这笔钱应该由国库支出!”段王后的眼波流转,借着说话的机会,紧紧的盯着白千羽,眼里蕴涵的柔情都要将白千羽融化。

白千羽哈哈一笑道:“多谢,大王,王后开恩!”“护国公免礼!”段王后微笑道:“为庆祝此战胜利,哀家决定,大赦三日!各位滇国子民,我们应该一起庆祝!”马上,少许的哀伤情绪被抛到了九霄云外,百姓们,士兵们,都开心了起来!白千羽嘿嘿转头笑道:“就地解散,休息三天,每人多发两个月军饷!”白千羽的奖励是最实质的多发两个月军饷,可以够自己舒舒服服玩上三天,何况现在自己可是英雄,说不定还有一些折扣呢!云理,不对,应该是滇国在这一刻迎来了它的新生!―――――――――――――――――――――――――――――――――――――――――――――――――――――――――――“千羽,好样的啊,居然连我也骗!”图朗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沉重,取代而之的是轻松,发自内心的轻松。

“先要骗过了自己人,才可以骗过李令,李令小心多疑,而且在我们云理内部眼线众多,我也是不得已为之,还请大祭司海涵啊!”白千羽笑着拱手道。

“哈哈,李令那奸贼在小心,还不是载在千羽你的手上!”李伊也凑了上来道:“千羽,这次你连我都骗你,嘿嘿,看你怎么赔偿我和大祭司!“看到李伊和图朗都难得的开起了玩笑,白千羽嘿嘿笑道:“伯季,我现在是身无长物,已经欠了你不知道多少伙食住宿费用,唉!”“哈哈,千羽最会开玩笑了!”图朗哈哈大笑起来:“我还求之不得千羽能够住在我府上,要不什么时候你搬到我府上去,我包吃住!”三个人肆无忌惮的开起了玩笑,一个是大祭司,一个是第一星象师,还有一个是护国公,任谁也想不到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开玩笑。

“千羽,我知道你雄心勃勃,我已经上书建议王后给你封王,有了自己的封地以后,你要干大事就更加容易了!李令虽然兵败身亡,但是李权对我们滇国虎视眈眈必然不会轻易罢休,我们面前的敌人还有很多啊!”图朗话锋一变。

白千羽心里一笑,以他现在和段王后的关系,别说封王,就是让段王后禅让她也愿意,不过对于不知情的图朗来说,图朗的这份好意还是让白千羽颇为感动,至于李权,白千羽早就埋下了他的秘密武器,对了,等下有时间要去看看李思那个小子!“另外,灵童既然已经离开了王陵那他们也就不是灵童了,以后他们就跟着你了,这是我可以帮你做的最后一件事!”白千羽心里一震,知道图朗已经下定决心离开大祭司的位子:“大祭司,你真的决定放弃这个位子吗?”图朗洒然一笑道:“我违背了在吾神面前立下的誓言,还有和面目呆在大祭司的位子,我有愧于吾神,唯有用我剩余的时间在吾神面前忏悔才可以弥补我的罪孽!我会挑选一个出色的人继承我的位子,滇国诸事就要多多拜托千羽和伯季了!”图朗深深的对着两人一楫,白千羽慌忙跳开道:“大祭司,万勿如此,千羽受不起!”“哈哈,今天要说点高兴的,大祭司,不许提这件事了!”李伊勉强笑了起来。

“对,对,对,伯季,我们好久没有下棋了,不如去切磋一下?”图朗也笑了起来。

李伊来了精神,正要说话,一个内侍飞奔而来道:“拜见护国公,大祭司,李祭司,王后召见护国公!”白千羽点点头,转头对着图朗和李伊道:“我先去了,对于下棋我是一窍不通,恕我不能奉陪了!”图朗和李伊哈哈相视一笑对着白千羽拱手道:“恭喜护国公封王!”两人说完笑得有若孩童一般,白千羽没想到这两人居然如此搞笑,苦笑摇摇头,跟着那个内侍去了——-------------病的很厉害,刚睡了起来,马上又要去躺着了,对不起各位了!我要快点好啊!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