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公兵法

杀神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公兵法白千羽听到公孙龙问起他和巴蜀的关系,眉头微微一皱,把自己和巴蜀的关系告诉公孙龙最后叹气道:“巴蜀和我们滇国的联盟有利有弊,不知道龙伯的意思是……”公孙龙面色凝重的站起了抚着自己那一缕美鬓道:“公子,依照老奴的意思,巴蜀和滇国的联合利要远大于弊,现不说巴蜀在资源上对滇国的支持,就说从地理位置来说,巴蜀可以当成我们和秦国之间的缓冲带,尤其是巴蜀的地形,易守难攻,这样的话,在没有灭掉楚国之前,秦国是没有办法来攻打我们滇国,这样一来无论在战略上还是实际意义上,巴蜀和我们的联合都是我们占了便宜,只是巴蜀王陈海可是个厉害角色,他是不可能白白给我们一个大便宜的!”“巴蜀王?”白千羽微微一愣,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或者说虎父无犬子,陈智这么出色想来巴蜀王也不是什么肉脚,只是听到公孙龙如此推崇巴蜀王,白千羽有些吃惊。

“不错,巴蜀王陈海厉害的很啊,蜀国在秦国的支持之下在巴国丝毫得不到半分好处,从这里就知道了,现在整个巴蜀最出色的就是巴蜀王的儿子陈智,巴蜀王素来给人与世无争的样子,加上他长了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谁能够想到巴蜀王实在是个城府极深的人物呢?要说对人对事的厉害,陈智都及不上他老爸的一半!”公孙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他接着道:“最重要的是巴蜀王的元配夫人,公子,你知不知道巴蜀王虽然贵为巴蜀之王,但是只有一个妻子!”“只有一个夫人?”白千羽有些吃惊的问道。

“不错,陈智和陈纤全是她所出,巴蜀王虽然厉害,但是被他夫人吃的死死的,不过这个也怪不得巴蜀王,实在他夫人太厉害了,公子你听说过太公传人吗?”“太公传人?”白千羽摸了下脑袋,又摸摸鼻子摇摇头道:“没听过!”公孙龙叹了口气道:“也难怪公子没有听过,这些隐秘实在是很少人知道,要是主人还在的话,公子一定知道!”“太公,指得是上古武圣姜太公,吕尚!”“啊!”白千羽惊呼一声,没想到说的居然是姜子牙,怎么也联系不到姜子牙身上啊,里面到底有什么关系。

“太公,一生共有十三子,一女,但是皆是庸庸碌碌之辈,没有能够得到太公半成真传,要是有人能够得到太公半分真传的话,大周王朝怎么会衰败至此,齐国也不会到现在落到被一个小小燕国差点灭国的命运。

太公正是齐国之始祖。”

“太公,乃炎帝神农皇帝51世孙,伯夷3世孙,为周文王、武王、成王、康王四代太师,由于太公对大周王朝的卓越贡献,周王下了令,要太公死后和他祖先葬在一起,这个始对吕氏一族的莫大荣耀,太公卒于周康王六年,年一百三十九,当时周朝规定,姜太公五世之内皆反周而葬,五世之后才能葬于齐地。

而当时周的王陵位于今日秦国之都咸阳,所以太公墓也在今日的咸阳,不过当时周的国都是镐京,是离主人发家之地眉县并不远,由于太公余子皆碌碌无为,所以太公将其毕生心血精华太公兵法献于周王,太公卒后,周王把太公兵法的原本和太公一起埋葬,不过据说当时康王埋葬只是一假本,真正的原本一直在周王宫之内。

多年以来,周王朝经历了多次变故,结果这真本就失踪了,而主人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太公兵法的一部分!”白千羽听的头皮发麻,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白起的崛起居然扯到了传说中神仙一般的人物姜太公。

“仅仅这个残缺不全的太公兵法让主人在战场之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当然也并非全是这太公兵法的功劳,主人天姿聪明,凭借几页残缺不全的兵法就大概的推算出太公兵法全貌。

这太公传人的说法兴起于百多年前,当时位于咸阳的太公墓被盗,同太公一同被葬的太公兵法失窃,而后又传出消息,在太公墓内兵法并非是真本,只是在太公墓内,那些盗墓贼发现了一句话,刻在太公石棺之内!”“什么话?”白千羽追问道,现在听到的几乎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太公兵法,天之传承,祸乱之源,兵法几分,天下几分,兵法合一,天下合一!”公孙龙一字一顿的说道:“太公似乎早就预测到了大周王朝的破灭了!”白千羽急促的呼吸几下,他还无法接受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现在脑子里一片浆糊。

“手握太公兵法残本的人,就是太公传人!”公孙龙终于说出了太公传人的由来:“主人算是一个,当时主人从自己手上的残本大概的推算出自己只拿了大概五分之一的太公兵法,只是主人拿到的是兵法的精要,如果主人没有算错的话,所谓太公兵法并不只是兵法这么简单,太公活到了一百三十九岁,这个让人无法想象的年龄,所以太公兵法上应该还有武功,养生,治国,甚至可能由上天传下来的法术!”说到这里,公孙龙的脸色也有点激动了起来:“公子,只要我们找齐了太公兵法必然就可以一统天下!”白千羽心里嗤笑一下,哪有这种说法,拿到一本破书就可以号令天下,不过这本神秘的太公兵法一定有极大的用处,别的不说,光看自己父亲拿到五分之一的太公兵法就基本上在战场上无敌了,由此可知,这本太公兵法里面的东西应该算是划时代的出色。

“龙伯,但是你怎么知道巴蜀王后是太公传人呢?”白千羽追问道。

“此事说来很巧,当时我还在蜀王帐下,一日随蜀王来拜访巴蜀王,蜀王手下招募到了一个绝世剑客,唤做麻生,那日在宴上比武,麻生果然没有让蜀王失望,连败巴蜀王座下七大高手,眼看巴蜀王颜面尽失,这巴蜀王后居然亲自下场比武,那麻生自然不愿意和巴蜀王后对战,不过巴蜀王后道:既然不可以武斗,那就文斗吧!麻生问道:如何文斗?巴蜀王后抽出佩剑比划了一个招式道:“我出这招,不知道先生如何破?简单的一招,那麻生苦思许久都无法破,搞得反而蜀王颜面尽失!当时我就在蜀王身后看到巴蜀王后那个招式觉得极为熟悉,但是又想不起是什么时候见过,后来回到蜀国之后,我苦思数日终于想起来,当年主人曾经也比划过这个招式,我无意中看到,主人说他手上的兵法有半招武功,只是少了一些东西,是无法使出来的,因为主人手上只有半式心法,主人凭借他的天资,勉强比划出那招,我想起此事,在回想巴蜀王后那招式,居然和主人的招式,完全相似,由此可知,承接主人那个残本的就在巴蜀王后手里,由于巴蜀王后手里只有半招招式没有心法,所以巴蜀王后是无法使出那一招的,不过她故意亲自下场就是逼的麻生文斗,她只要可以比划出样子,那麻生就算是天纵之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想出来破解的办法。

后来那个麻生私下告诉我,他想过巴蜀王后这招不可能使得出来的,而主人又说这招的心法很古怪,所以我肯定巴蜀王后手里有一部分太公兵法,也就是太公传人了!”公孙龙说的详细。

白千羽听的都入了神,这个太公兵法实在是神奇,他心里越来越好奇了,姜子牙在历史上本来就是半个神仙,对姜子牙的来历,史书上介绍的很少,但是偏偏他又是炎帝神农的后代,炎帝神农是谁?那就已经是神话里的人物了。

“如此说来,巴蜀王也应该是有意于天下了?”白千羽沉吟一下道。

“那倒未必,巴蜀王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物,天下如此大他自知没有这个实力,否则也不可能归属秦国,巴蜀王所愿不过是保存巴蜀几百年的基业,只是我们不得不考虑那个巴蜀王后,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才是关键,我留在巴国本来想借机接近巴蜀王后,但是总是没有机会!”公孙龙有点苦恼的说道。

“文龙他三番两次来请龙伯,怎么说是没有机会呢?”白千羽好奇的问道。

“陈智来请我,和巴蜀王来请我是两回事跟了陈智和跟了巴蜀王更是两回事,若是跟了陈智,就更加没有机会接近巴蜀王后了!”公孙龙苦笑一下道:“就算接近了巴蜀王后又如何,我哪有机会得到那太公兵法!”白千羽沉默一下道:“那我父亲手里的太公兵法现在何处?”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