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

第一百四十七章 四面楚歌

杀神第一百四十七章 四面楚歌砰,一声闷响。

孟狄差点丢到手里的剑捧着手腕叫了起来,白千羽和他对的这一拳,差点打断他的指骨,十指连心,如何不让孟狄疼痛。

白千羽嘿嘿一笑,稳稳当当的挥动大斩龙刃,孟狄心里大叫:吾命休矣。

他已经闭上了眼睛,谁知道,半天不见剑刃临身,他睁开眼睛,白千羽已经收好斩龙刃,退到了那边,优哉优哉的挥手让自己的部下收起武器。

“这是怎么回事?”孟狄在心里问自己,他脑子里现在一片浆糊。

“总算打赢你了,嘿嘿!”白千羽得意的笑了起来。

孟狄一愣,苦笑一下,没想到白千羽居然是想报当日在夜都败在自己手下的一剑之仇啊!“故友来访,难道让我们在这里喝西北风吗?”公孙龙笑嘻嘻的走上前来。

孟狄惊的跳了起来,手指颤抖的指着公孙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看到的一切,他用力的揉揉自己的眼睛。

公孙龙还在,还在那边笑眯眯的看着他,而公孙龙边上就是那个刚刚打败他的白千羽,也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龙…….叔,龙叔!”孟狄脚步有点蹒跚,冲了上来,一把抓住公孙龙。

公孙龙笑呵呵的反手用力捏了一把孟狄,对他使个眼色道:“好久不见了,我们好好聊聊!”孟狄马上醒悟了过来,连忙转身道:“所有人回到自己的位子去!”那帮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一头雾水的离开。

看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白千羽走上前来呵呵笑了起来压低嗓音道:“司阳,孟狄,阳千里,阳飞,果然是百变啊!”阳千里大惊失色,手不假思索的按上了腰间的剑柄。

公孙龙连忙扯了阳千里一把道:“千里,不得无礼,进去再说!”阳千里被公孙龙这么一说吓了老大一跳,狐疑的看着白千羽,点点头道:“龙叔请!”两个人跟着阳千里来到他的帅府。

白千羽招过一个灵童低声道:“你们负责四周的安全,保证任何人都不能偷偷接近!”那灵童点点头,施了一礼,快速的离去。

白千羽松了一口气,这里可是和巴蜀不同,千万不可以透漏一点消息,否则大家都有杀身之祸,白千羽知道马虎不得。

阳千里将所有的卫士都挥了下去,大厅之内只剩下了三个人。

看到所有人都离去了,阳千里犹豫的看了白千羽一眼,公孙龙自然明白阳千里的意思,因为他还不知道公孙龙和白千羽的关系,还不知道白千羽的真正身世。

“千里,我问你,当日主人的死你还记不记得?”公孙龙肃容道。

阳千里腾的一下站起来道:“龙伯,将军的死这二十年多来,千里时时挂念,二十年了,我无时不刻想着能够攻入咸阳,将那忘恩负义的小人鞭尸三百,以祭拜将军在天之灵,只要我阳千里还有一口气在,这个念头就不会破灭,无数次我想着孤身潜入咸阳,杀秦王,毁王陵,但是这能够起到什么作用,我要用我所能和秦国抗衡,我要让秦国为杀死我们将军后悔!”“唉!”阳千里忽然颓废的坐了下来道:“可惜,我一着错,满盘皆输!现在落到了如此地步,我对不起将军啊!我辜负了他对我的期望!”阳千里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阳叔,请听千羽一言!”白千羽站了起来。

“你………”阳千里越发不明白白千羽的身分了,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白千羽的阳叔了?“千里,不得无礼,千羽乃是将军遗孤,快快跪下行礼!”公孙龙连忙叫道。

“啊!”阳千里呆立当场,怔怔的看着白千羽,完全呆住了。

“将军遗孤,将军遗孤!”阳千里喃喃的说道,忽然仆倒在地道:“公子,公子,我终于见到公子了!”白千羽慌忙拉起阳千里道:“阳叔,不必多礼,今时今日的白千羽只是普通一人,已经不是什么公子了!”白千羽手上施力,居然还一下子拉不起阳千里。

公孙龙伸手道:“公子,这一拜乃是千里应该的,你别拦他!”白千羽无奈的放开手,结结实实的受了阳千里一个大礼。

“阳叔,以后万勿如此客气!”“公子,我阳千里,不知道受了将军多少大恩,就算做牛做马做十世也还不清,要不是将军,我早就在二十多年前死了,将军死后我苟且偷生就是为了能够有一天帮将军报仇,能够有一天见到公子!”阳千里摇头道。

白千羽挠挠头,公孙龙道:“千里,当日你怎么离开军队的,陈沉如何死的?子杨呢?你可知道他下落?”阳千里脸上露出一丝愧色道:“当日将军身死的消息传到军中,军中大乱,我和陈沉当即率领本部人马要去找秦王给个说法!”“子杨劝阻我们,说将军已死,不如留代有用的身躯,好好计划如何为将军报仇,冲动并不能解决问题,陈沉不听,执意率本部出征!谁知道秦王早就部署了队伍对付我们,我们刚刚点起兵马,秦王就率兵来攻,陈沉为掩护我和子杨,孤身断后,死在秦王万箭之下。

我和子杨失散!”“我一路逃匿,本来打算去刺杀秦王,但是我碰到了张动,张动告诉我,将军有一子逃了出去,我转念一想,还是打听公子下落要紧,所以就逃出了秦国,四处游荡,希望可以得到公子消息,但是连续五年都没有丝毫公子消息,于是我就躲到了夜郎,希望能够抓住夜郎的权力,利用诸侯国,逼宫楚国,使之和秦国交战,楚国缺将,我以为我可以很好的得到机会,没想到我碰到了一绝顶高手,夜郎三大高手中的阳炎,其中过程实在复杂,匪夷所思,阳炎传我武功,要我保护夜郎王,当时我无奈答应他,谁知道,我在夜郎忽然发现只要控制夜郎和滇国,如果能够联合巴蜀的话,这股力量是很庞大的,所以我一直留了下来,我差点成功了,没想到李园居然杀了夜郎王,让我功亏一篑!不过还好我接手了狼牙关,只是没想到七王子这么狠,居然有狼牙关内将士的亲属开刀,虽然我大败他,但是他这招搞的狼牙关内军心浮动,而外面的春申君更是不计伤亡的进攻,我差点就无法守住,还好我想到了且兰,我让且兰人帮我假扮强盗,断了春申君的粮道,这两天好了一点,不过如果没有援兵的话,迟早失守,狼牙关内将士伤亡过半,要不是我用杀字决震住他们恐怕他们先窝里反了!”公孙龙点头道:“难为你了,我和公子的相见也是偶然!”公孙龙详细的和阳千里说了自己和白千羽相见的过程。

“千里,将军手里有一部残缺的兵法,是不是在你手上?”说完公孙龙问道。

“是在我手上,要不是靠着这部兵法,我怕我早就败了!”阳千里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恭恭敬敬的双手呈给白千羽。

白千羽兴奋的接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承接巴蜀王后手里那一份的,白千羽也补细看塞在怀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狼牙关目前的困境,吞并整个夜郎,这才是最重要的。

“公子,你看现在的情形,有什么机会吗?”公孙龙对军事不精通只好询问白千羽。

阳千里也高兴起来,白千羽可是有依靠两万残兵打退七万军队的战绩。

现在的情况,论精锐那是的云理比不上现在的狼牙关,论地理位置,云理城和狼牙关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自己的公子如此厉害,他一定可以帮自己反败为胜,因为他是自己将军白起的儿子。

“是啊,公子,你看现在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我无意中得之龙叔的消息,就派人去请他,就是想他能够帮我去滇国搬救兵,谁知道我派出十几批使者,一批都没有回来!”阳千里叹道。

“看来他们对你的封锁很厉害,我只收到一封,应该是最早的一封!”公孙龙也叹了口气。

“现在狼牙关内具体情况如何?”白千羽皱着眉头问道,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好像比当初云理之战要好上安多,但是实际上更糟,这里就是一个军心的问题了,现在狼牙关内人心浮动,恐怕发挥不出多少战力,七王子这招用亲人逼迫投降的招式果然狠,不过,虽然有效,但是还有很大的副作用,就看自己如何利用了,关键还是在于七王子封锁了消息,相信他也知道他这条计策的副作用所在了吧!“城内还有一万八千精锐,伤兵,勉强可以一战的大约四千,至于武器和粮草倒是很充足,可以支持一两年,不过士气就……唉!”阳千里有点垂头丧气,同样一本兵书到自己将军白起手里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到自己手里只能勉强算是个良将!白千羽摸着下巴,慢慢的思考着,阳千里和公孙龙都不敢打扰白千羽,大厅内一片寂静!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