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红颜

第一百六十九章 虐

颠覆第一百六十九章 虐持续解禁中,大家支持堕落的新书《YY人生》,帮忙捧个场啊!多谢,多谢!---------------------------------------------白千羽很少一觉睡到日上三竿,今天却是例外,一直到中午,白千羽才懒洋洋的从粉腿玉臂的包围中坐了起来。

看着春夏秋冬四姐妹,有若小猫一般抱在一起海棠春睡,白千羽好笑的摇摇头,跳下床,扶了扶有些酸痛的腰骨,昨晚一场盘肠大战实在是自己到这个战国以来最荒唐的一次了,白千羽摸着下巴暗自笑道:自己是不是要改名叫做一夜八次狼!春夏秋冬四姐妹显然是经过特别的训练虽然是实实在在的处子之身,但是在**还是很会迎合白千羽,否则以她们几个如此柔弱的娇躯怎么受的起白千羽的狂猛,就算是李嫣嫣这种从小练武的女子也受不住白千羽抚论这些没有半点武功的女子了。

白千羽下床的响动显然惊动了睡在最外面的夏莲,夏莲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白千羽下床,一个激灵马上坐了起来,却有些痛苦的扶着自己的下身。

白千羽感觉响动,有些愕然的往后看去,看到夏莲的样子,连忙扶住夏莲道:“快点躺下,你们要好好休息一下!”夏莲大骇连忙一手拼命的挥动,一手在背后捏着她还在沉睡的三个姐妹。

三姐妹也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夏莲边上站立的白千羽都吓了老大一跳。

“公子,奴婢知罪,让奴婢服侍公子洗漱吧!”夏莲颤抖着跳下床伏在了床沿。

“不用你们服侍了,你们还是休息一下吧!”白千羽微笑着要扶起夏莲:“对了,你是哪个?夏莲?冬梅?秋月?春风?”白千羽还是分不清楚四个一摸一样的女子分别是谁?白千羽笑眯眯的一句话,让几个女子吓的魂飞魄散。

夏莲颤抖着说道:“公子,不要我们了?奴婢知罪,奴婢知罪!”白千羽一愣,马上省悟感情是这几个可人儿以为自己在说反话!“呵呵,你们误会了,我不是说反话,我是认真的,你们几个刚刚**,有所不便,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我等下让人来服侍你们好了!来,快点躺回去!”白千羽拉起她们,强行把她们放到**。

夏莲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找人服侍我们?”白千羽点点头道:“嗯,我有事情要办,你们好好休息!”“公子!”角落里的那个开口怯生生的说道:“公子,你和别人不一样!”白千羽微微一怔笑道:“当然不一样了,如果一样的话,我就不叫白千羽了!哈哈!”春夏秋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道:“跟着公子,真是奴婢的福分!”白千羽哈哈一笑道:“什么福份不福份,总之我不会亏待我身边的任何人,好了,我要出去,你们好好休息,晚上我回来,咱们好好聊聊!”白千羽站了起来,微微一笑离开房间,留下有些激动的春夏秋冬四姐妹在屋内。

找来几个侍女服侍春夏秋冬四人,白千羽匆匆往前厅赶去,他心里还在挂念着昨晚春申君的去向!――――――――――――――――――――――――――――――――――――――――――――――――――――――――“将军!”一看到白千羽虚寒马上迎了上来。

“虚寒,田龙回来没有?”白千羽问道。

“早就回来了,正在等将军呢!”虚寒微笑道。

“叫他进来!”白千羽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田龙有些收获啊!不一会,暗影十三卫中,轻功和隐匿技巧最好的田龙进来了。

“将军!”田龙施礼道。

“如何,有什么收获没有?”白千羽连忙问道。

田龙点头道:“昨晚春申君和将军分手之后去了黄柔的房间,一直到今天早上还没有出来,倒是黄柔今天早上看起来极为疲累的从房间里出来!”白千羽刚端起桌上茶喝了一口,闻言一口茶还没有咽下去,直接一口喷了出来,吃惊的问道:“什#822;#822;#822;#822;#822;什么?”田龙重复道:“昨晚春申君一直留在了黄柔房间内!”白千羽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问道:“你有没有看错,或者给他的障眼法骗了?”虽然白千羽极为相信田龙的能力,但是田龙带来的信息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他不得不确定一下。

田龙认真的点头道:“我可以肯定,从春申君离开将军那一刻起,我就一直跟着他,我肯定他没有时间换替身,除非他一开始就是替身,就是说参加晚宴的不是春申君本人,否则我肯定春申君是去了黄柔房间!”白千羽食指慢慢的敲着桌面道:“难道黄柔房间内有什么秘道密室之类的,田龙你有没有靠近察看?”田龙面上闪过一丝愧色摇摇头道:“本来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想靠近一些希望能够确定一下,但是春申君的那四个护卫实在了得,绝对是一流的好手,他们彻夜守护,直到天亮我都没有找到机会接近!”白千羽沉默了下来,田龙接着道:“我肯定春申君应该是在屋内,因为我听到春申君的狂笑和黄柔的哭喊,似乎,似乎,春申君在毒打黄柔!”白千羽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如果春申君真的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染指黄柔,那他真的是连畜生都不如,居然碰自己的亲生女儿,靠,他还是人吗?相对而言,如果黄柔是心甘情愿的话,那更是不值得同情了!等等,照春申君如此肆无忌惮的样子,自己之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关键是在这里黄柔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白千羽微微的摇摇头,他有些看不透黄柔,到底这个看起来水性杨花的女人想什么呢?白千羽决定试探一下黄柔,无论如何黄柔对春申君对楚国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因为她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要是真的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把黄柔拉到自己的阵营之中,那这次颠覆楚国的大计又多了一分把握。

“帮我传讯给黄柔,说今天下午我想四处逛逛,想要她作陪!”白千羽丝毫不但心黄柔会不会答应,就算黄柔不答应,春申君也会逼着她答应的,从春夏秋冬这份重礼白千羽可以肯定春申君拉拢自己的心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果然不出白千羽所料,黄柔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黄柔,你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子,我们能不能站在同一阵线呢?带着疑问,白千羽匆匆的出了门。

―――――――――――――――――――――――――――――――――――――――――――――――――――黄柔的脸色很疲累,虽然她刻意的装的神采飞扬,但是眼里的疲惫是骗不了仔细观察她的白千羽,尤其有些奇怪的是黄柔居然罕见的在这个盛夏时节穿起了长袖外加深色的外套,看着黄柔额头细细密密的汗水,白千羽在心里已经完全相信了自己的猜测,春申君昨晚果然虐待了黄柔,而且还比较眼中的虐待。

“柔儿,看起来你很累啊!”坐在马车上,白千羽微笑着对着慵懒的躺在马车上的黄柔笑道。

黄柔似乎刻意的保持着和白千羽的距离,听到白千羽此言,她微微有些一怔,旋而笑道:“是啊,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宴会举行的太晚了!”“嗯,是啊,我也是今天中午才起床!”白千羽接口笑道。

黄柔脸上露出一丝暧昧的微笑道:“千羽,恐怕你睡这么晚,并非是宴会的缘故吧,如果有男人对着春夏秋冬四姐妹不动心,可以把她们的处子之身保存到今天那只有一个可能,他有缺陷,不过现在看千羽你也有些疲累,显然是个真正的男人!”黄柔说着掩嘴笑了起来,白千羽嘿嘿笑道:“那君上呢,这份大礼出自君上之手,想必君上一定已经见过春夏秋冬了,如此说君上岂不是是个地道的正人君子!”白千羽一边说着,一边仔细的用眼角观察这黄柔的表情,果然黄柔脸上闪过一丝鄙夷的神色道:“我父亲没有见过春夏秋冬,要不然我想他也舍不得送你!”这下倒真的让白千羽有些吃惊了,春申君居然没有见过春夏秋冬,自己还在奇怪春申君这个色鬼居然可以送自己四个如此的极品处女,越来是没有见过啊!“千羽,不用吃惊,春夏秋冬可是出自我手,我父亲虽然知道春夏秋冬是美女,只是并不知道她们四个是孪生的,所以他并没有兴趣知道!”黄柔笑着解释道。

黄柔居然还有这手本领,白千羽脑中灵光一闪,似乎又捕捉到了一些东西,只是暂时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点击察看图片链接:cmfu/smenhu.cn?Bl_id=70804《YY人生》点我传送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