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25银 校长室里有一些很神秘的事

这栋只有两层的楼是教学楼,兼办公。这里比寝室楼亮堂多了,最起码窗户上还有玻璃,阳光可以不吝啬地普照进来。可是站在这里,林成功和叶雪三却听不到任何上课该有的声音,悄悄地经过几间教室,看到老师都趴在讲台上睡觉,学生在下面或者睡觉,或者在打扑克、听音乐、男女搂在一起打啵。

像特务一样看过了几间教室后,林成功突然停下脚,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老三。”

“什么?”叶雪三摘去脸上酷酷的墨镜。

“老天真是不公平,同人不同命啊!”林成功莫名感慨起来。

“嗯!”

“我上学的时候,怎么没来这所学校呢?太失败了!”林成功忿忿然,左拳击右掌。

“咳咳咳……”叶雪三突然咳嗽得很剧烈。

“别出声!”林成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眼前一亮,伸手捂住叶雪三咳嗽的嘴。

叶雪三顿时警觉,神情严厉如铁,全身所有的感官都敏感到最大化。这时候如果有什么人想靠近林成功,包他在五步之内就得横着倒下。

但是他没发现有人,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林成功在侧起耳朵皱着眉,好像在听什么。叶雪三也注意了一下,果然听到一些“哗啷啷”的声音,还挺清脆的。

“你听到没有?”林成功盯着叶雪三。

叶雪三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

“走!”林成功招下手,带着叶雪三,慢慢地向声音的出处靠近。

这条走廊走到尽头,有一扇包着铁钉的门,门上挂着“校长室”的牌子。林成功走到这里,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两分钟后终于确定声音就出自这里。

叶雪三离门也很近,虽然觉得这声音怪,可也不认为这有什么可好奇的。

“老三,你听这声音像什么?”林成功眉头皱得更深了。

“不知道!”叶雪三摇摇头。

“好像是那个的声音,但是……”林成功喃喃着,然后又向四处看看,神色很疑惑,“这里怎么会出现那个的声音呢?”

“哪个?”叶雪三忍不住问道。

林成功没理他,自己沉吟着思考一会儿,突然向叶雪三摆摆手指头,示意让他离远点。叶雪三立刻向后退出十几步,离开校长室的门口,在不远处盯着林成功。

林成功抬手弄弄头发,又扯扯衣襟,露出纯纯的笑容,使自己看上去就像一个男学生,最后他敲响了校长室的门。

奇怪的事发生了,门声响起,而里面那个奇怪的声音却突然消失,接着又静了几秒钟。

“咳,谁啊?”校长室里传出一个苍老又不耐的声音。

“我是……电算班的学生,找校长有点事。”编这个身份的时候,林成功想到了唐甜。

“电算班?你们班不是停课了嘛!你不在家呆着,还跑来干什么?”里面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

“哦……我,我就是想问问,我们班什么时候上课啊?”林成功现编现说,反正也没漏馅。

“行了行了,现在……咳,学校正在研究呢,我们校领导要开几个会,啊,这不是儿戏嘛!你先回去吧,我们研究出结果,就通知你了!”里面的人真能对付,这扇门始终也不打开。

林成功一时真有些被难住了,低头想了想,再次振作起精神。

“校长,我不学了,我是来退学费的……”

“咣!”

林成功刚才的话效果很明显,甚至话没说完门就开了,一个五十多岁、秃着头顶、神情猥琐的老头探身出来,但立刻又把门反手关上。

老头出来后,上上下下打量林成功好几遍。

“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老头突然说道。

“我当然是……”

“那你为什么没穿校服?”老头年纪虽大,但不糊涂,斜着眼睛问林成功。

“我是来退学费的,我穿什么校服,给你穿孝服?”林成功决定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当一把流氓学生。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嘿嘿嘿,小兄弟,别生气嘛!”老头听到林成功的话,老脸一变,很亲热地咧开嘴笑了起来,其实很恶心,“为什么要退学呢?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可以对我说啊!哪个女孩子让你不高兴了?你们年轻人,对这个……这个爱情应该大胆一点嘛!还是哪个老师批评你了?你告诉我,我开除他!”

林成功闻言非常无语,这老头太有个性了,他又开始后悔自己上学的时候没来这所学校。

“你是校长?”

“是啊,我是校长!”老头用力地点点头。

“那没事了!”林成功转身就走,他怕再和这个老头谈下去,会忍不住动手打人。

经过叶雪三身边时,林成功也没留步,径直向外走。叶雪三跟上林成功,两个人快速离开这栋教学楼。

重新回到操场后,林成功掏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孙大头……我知道你能听出大少我的声音,少废话……我好,我比什么都好。你哪那么多废话?我问你,抓赌归不归你管……哦,归地方派出所管?靠,你们这公安局烂规矩真多……行了,你闭嘴,听我说。现在第二职业中专校长室内有人围赌,还有大型赌具,你自己看着办吧!”林成功不喜欢打电话,更不喜欢别人在电话里说废话,他认为电话只是应急联系工具。

把手机放回身上,林成功抿起嘴角笑得很阴险。刚才在校长室门外,那个猥琐校长出来的时候门只开了一下,而且只开了一道缝,可是林成功的眼睛还是看到了里面的一点情况。

他看到了一个桌角,虽然只有一个桌角,但是林成功已经确定,自己的猜测完全正确。他和叶雪三在校长室外听到的那个奇怪的“哗啷啷”的声音,就是俄罗斯轮盘转动时钢珠打盘的声音。

这声音他曾经在澳门听过无数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