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2银 有什么楼他不敢烧

白天停电,没有更新,不过兄弟们别担心,反正一天就是这些量,老张绝不会缺更。

********

不过男孩子反应得很快,看到卡啦的那些人都被枪声吓住了,他猛地推开几个人,没命地跑了出来。他也明白,现在就算全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这是人命案子,抓住就得枪毙,男孩子决定跑路离开这座城市,走得远远的,反正没有谁会认得他。但是他的心里还有一个牵挂,那就是宋思妮,临行之际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深爱上了这个温文而雅的女同学。

于是他把宋思妮找出来,就在那个海鲜城里吃了个饭,又把自己的事情讲了出来。宋思妮本来也很害怕,没想到自己的男朋友成了杀人犯,但是在男孩子的血泪倾诉下,宋思妮心软了,决定跟着他去远走天涯。

当晚宋思妮回到家,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依依不舍地离开家,她不知道这一走还能什么时候再回来。

林成功,幸好林成功,如果今天晚上林成功没有心血**跑去吃烧烤,恐怕大错已经酿成,想回头都回不了了。

“停车!”听男孩子说完这一切,林成功突然沉声要叶雪三停车,然后自己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给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孙焘。

电话很快就通了,孙焘可能刚忙完什么案子,声音感觉很疲惫。

“大少……有事啊?”

“你以为你是小姐?我要是没事找你干什么?昨天是不是在哪家卡啦里出命案了?”林成功没好气地说。

“是啊?杀人的小子跑了,大少,你怎么问这个?”孙焘的感觉很灵,立刻精神了。

“那小子在我车里呢,我现在……快到岸边了,你来带走吧!”

“啊?在你车里……我马上去!”孙焘这下子什么疲惫都没有了,立刻挂断电话开始行动。

车里的男孩子听到林成功的话吓坏了,没想到林成功会举报他,脸色都青了,猛地打开车门扯上宋思妮下车就跑。

“臭小子,你往哪跑?”林成功连屁股都没动,只是指了一下,叶雪三就直接顺着车窗飞了出去,好像一道鬼影,眨眼的功夫就拎着男孩子的衣领,硬把他拖了回来。

男孩子在叶雪三的手里仿如活鱼似的乱蹦,无奈他即打不到叶雪三,也挣脱不开,干瞪眼没办法。宋思妮哭了,拉着叶雪三的一条铁臂,求他放了自己的男朋友。

林成功这才下车,倚着车门,冷笑着斜盯向叶雪三手里的人。

“你能跑多远?连我都能抓住你,你还指望能逃出条子的魔掌?别做梦了。”

“你这个混蛋,没义气的王八蛋,还当个屁校长,我他妈要杀了你!”男孩子干脆破口大骂起来。

宋思妮咬咬嘴唇,突然给林成功跪下来了,还抱着林成功的大腿。

“校长……我,我求求你……放过他吧……”

“傻孩子,你先起来!”林成功叹口气,神色缓和不少,伸手把宋思妮扶起来,“你想跟着他走,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也佩服你对爱情的忠贞。可是你不觉得这不公平吗?明明你们什么事都没做,却要当一辈子逃犯,脑袋里进水了?”

“可是……可是……”宋思妮急得眼泪又出来了。

“你实话告诉我,你倒底杀没杀人?”林成功突然又揪住男孩子的衣领,紧盯着他的眼睛问。

“我……我没杀,我发誓,我连鸡都不敢杀,哪敢杀人啊?”男孩子叫起天冤。

“没杀你怕什么?老三,放开他!”林成功让叶雪三放开人后,还帮男孩子拂了拂衣服,“听着,只要你没对我说谎,我包你没事,大少我的人就算扔进公安局也没人敢动。”

男孩子闻言动摇了,毕竟他也不愿意跑路,看看身边的宋思妮,神情仍然很忧心。宋思妮真像一位妻子,拉着他的手,轻声劝慰起来。

过了不久,远处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好家伙,孙焘太小题大作了,开了五辆警车,带来十七八个警察。

孙焘下车后,直奔林成功。

“大少,这事真是太谢谢你了。”说着,孙焘把胖脸一横,转过头指着男孩子吩咐自己的手下,“把他给我铐起来,小混蛋,跑得还挺快。”

“等等!”林成功突然接过孙焘的话,还站到男孩子的面前,拦住那些准备抓人的警察,“孙大头,有一件事我得提前和你说明白了。”

“什么事啊?”孙焘愣住了。

“他……”林成功伸手搂住男孩子的肩膀,脸色也变得十分严肃,“是我学校的学生,根本没杀人,只不过被几个混蛋摆了一道。孙大头,我把他交给你们先放两天,如果他出来的时候要是瘦了,或者身上有什么不明伤痕,我就放把火烧了你们公安局。”

孙焘无奈地翻翻白眼,总算点了一下头,林成功才把男孩子推给警察,几个警察铐上他带进了警车里。

事也搞定了,孙焘也向林成功摆摆手,带着警察们开着车呜哇呜哇地都走了,急着回去给那个男孩子做笔录。

警车刚走,林成功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向叶雪三和宋思妮挥手。

“快,快上车,我们追警车。”

孙焘坐在警车里,一脸黑云,刚才林成功让他在手下面前很没有面子。他身边有一个小警察,刚参加工作不久,看到孙焘不高兴,也猜到是林成功惹的,就准备拍回马屁。

“孙队长,刚才那个小子是谁啊?也太猖狂了,还想烧我们公安局大楼,纯是给他惯的。将来他有什么事犯我们手里,看怎么收拾他。”小警察半真半假做义愤填膺状。

“去你奶奶的!”孙焘突然暴怒,要不是车里无法施展,他真想捶那个小警察一顿,“我告诉你,别说烧公安局大楼,把他惹火了,政府大楼他都敢烧。烧了大不了再赔一栋,人家赔得起。我还告诉你,你一个月开那点工资,有一半是人家交的税,什么都不懂就闭上你的鸟嘴。”

小警察被吓得噤若寒蝉,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车外有车笛响,孙焘探头一看,居然是林成功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