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6银 刀子嘴……斧子心

这胡同很窄,两边都是大厦,把太阳光都挡住了,所以光线也很暗,大白天的里面就点起一长串的红灯。两侧的小门店都遮着很严的窗帘,除了红色的灯光什么也露不出来,门外还放着一小块牌子,上面写着店名。

林成功进入胡同后,两边看了看,随便挑了一家洗头房冲过去,一脚就踢开了房门。

“咕咚!”这脚有点重,整扇门都被踢下来了。

“呀……”

房子里传来一片尖叫声,很多人还以为地震了。林成功才不管那套,当先冲了进去,跟着林成功一起冲进去的,还有唐甜。

嗯?

林成功和唐甜都没有想到,原来洗头房里还真有洗头的。一般来说,这种地方应该只有床才对,想不到也有正当生意。

顶着一头白泡沫、正在洗头的人看到林成功和唐甜,竟然露出一口小白牙,甜甜地笑了。

“你们也来了?也要洗头吗?”

“岑小爱?”唐甜都快晕了,让她提心吊胆的小姑娘居然在舒舒服服地洗头。

林成功的脸色本来就不好看,这下干脆就变青了,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哎,大少……”唐甜也顾不上许多,急忙追向林成功。

“大少爷,你别走啊!”小爱好不容易又见到林成功。一时也不管自己头上还都是泡沫,从椅子上蹦起来也向外追。

“你不许走!”突然洗头房里有一个彪形大壮暴吼一声,拦在小爱面前。“你想白洗头吗?想走必须交五百块钱洗头费。”

“什么?五百块?”岑小爱漂亮地大眼睛变更大了,用看着傻瓜的目光看着那个大汉,“你们拉我进来的时候,说是免费啊!”

“那是材料免费,水和洗发精不要钱,人工费五百块。小丫头,不交钱你别想走。”大汉把袖子都撸起来了。

“可是我没钱啊……”小爱很无辜地摊摊手。

“没钱……嘿嘿嘿……那就没办法啦,嘿嘿……”大汉把拳头握得咔咔响。脸上露出**贱地表情。

“你是坏人,放我出去!”小爱才知道害怕,闭上眼睛就向外冲。

大汉猛地伸出大手,揪向小爱的头发,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狰狞。想到自己即将虐打一位娇弱的小女孩,他的变态心理就极度高涨。

“一边去死!”叶雪三突然出现,像阵风一样挡在小爱前面,然后一只铁手牢牢地握住了大汉的手,轻轻向旁边一甩,那大汉好像一片树叶般的轻巧。凌空就飞了出去。

“咕咚!”

“哎呀我的妈啊……”

大汉重重地摔在地上,惨叫得鬼哭狼嚎。看到这种场面,洗手房里地人都跑了,跑不了的也都躲到角落里发抖,谁也不想和叶雪三这种魔鬼打架。

叶雪三帮完岑小爱的忙,也没有说什么,冷着脸掉头去追林成功。

“哎,哎,你们等等我!”小爱也回过神来,跳着脚飞快地也跑出洗头房。追向林大少爷。

等岑小爱追上林成功,林成功已经回到车里,端坐在后排,脸色仍然发青。唐甜坐在林成功身边。轻轻地握住他一只手,用身体语言还安抚他。秦大叔和叶雪三也回到车里,他们目视前方,只当不知道后排的事。

岑小爱站在车外,双手可怜兮兮地扒着车窗,大眼睛一眨一眨地望着车里的林成功。她没来得及冲洗头发,现在头上还是一团白云。

“大少爷……”

“滚!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就把你扔到北河里喂王八。你现在马上去买票上客车。该回哪去回哪去!”林成功咬牙切齿地说道。

“可是……可是……大少爷……我的钱被坏蛋偷了,我怎么买票啊?”小爱噘起小嘴。眼圈红红的,很委屈的样子。

“什么?”林成功差点被气死,恨不得把小爱砍成十八段,“你没钱还去洗头?”

“人家走到那里,他们就拉我去洗嘛!说是不要钱的。”小爱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还玩弄起衣角。

“啪!”

小爱话音刚落,一叠钱就摔落在她面前,看着能有好几千呢!然后林肯车就发动起来了,把岑小爱自己扔在原地,带着风扬长驶去。

小爱双目失神,望着林肯车地车尾,突然跌坐在地上,掩面哭泣,哭得要多伤心就有多伤

“哎,大少……你快看啊……”坐在车里的唐甜一直在关注车后的岑小爱,还扯了扯林成功。

“看什么?她死不死的和我有关系吗?我已经给她钱了,还想怎么样?”林成功正襟危坐,神情仍然忿忿难平。不过他虽然不回头,可是通过车内的后视镜,也看到了离车越来越远的小爱坐在地上哭泣的样子。

就这样,车子又开出两条街,在车里已经看到不后面的小爱了。

“停!”林成功突然高声再次喊住叶雪三。

“吱嘎!”车子好像撞到铁板上了,原地刹住。

林成功沉着脸又沉吟了几秒钟,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好像被打败了一样瘫坐在车后座上。

“老三,开回去吧!”咯咯咯,就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唐甜开心地笑了,也不顾车里还有叶雪三和秦大叔,捧着林成功的脸就献上一记香吻。

秦大叔虽然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人老成精,多少也猜到一些。听林成功说要车开回去,他地老脸上也浮起一丝难以发现的微笑。

车子以两倍的速度开了回去,只见岑小爱坐在街边还在哭,旁边围了好多的人。这些人都在纷纷议论着,还对着岑小爱指手划脚。

“老三,去把她带来。”林成功只能指挥叶雪三去做事,他可不想自己去丢人。

叶雪三僵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什么,推开车门下车走向小爱。林成功等人坐在车里,只见叶雪三分开那些围观地看热闹者,然后又拎起岑小爱的胳膊,像拎小鸡一样把她硬拎了回来。

坐在林成功的身边,岑小爱的粉脸上还带着眼泪,不过她已经眉开眼笑的,很殷勤地给林成功捶肩膀。

“大少爷果然是好人,我姐没说错。嘻嘻嘻!”

“闭嘴,再敢提你姐,我立刻把你扔下车。”林成功呲着牙凶着脸,怎么看都像是要吃人。

“好嘛,人家不提了不提了,嘻嘻!”岑小爱替林成功捶完肩膀,又给他捏胳膊,可爱的模样惹得唐甜一个劲地娇笑不停。

车子总算开回福南区,而这时也已经过了中午。林成功并不急着办正事,先领大家找个饭店解决肚皮问题。

好家伙,在饭店里林成功唐甜等人可算见识到岑小爱的厉害之处。她太本事了,一个人吃三个人的饭量,还喝了一大瓶子饮料。林成功地眼珠子都要冒出来了,他真是很奇怪,岑小爱那娇小地身体里怎么能装下这么多东西。

这顿饭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主要是岑小爱太能吃,而林成功并不知道,小爱到北河的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这段时间内,小爱几乎滴水未进。换了是林成功,恐怕更能吃。

饭局结束之后,林成功让叶雪三先开车把小爱送回河心岛别墅,他不能让这个鬼丫头在学校里再添乱;自己则带着唐甜和秦大叔回到学校地校长室里。

秦大叔又开始有点紧张,因为他对这一切都十分奇怪,没想到林成功会把他拉到这样一所破学校,又进入这样一间破办公室。

“秦大叔,这里是我的学校,我是这里的校长。”林成功端坐在校长的椅子上,很正式地对秦大叔说道。

“卟咚!”秦大叔本来坐在林成功对面,听到他的话突然仰了过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秦大叔,你怎么了?”唐甜急忙上前,搀着秦大叔把他扶了起来。

秦大叔没理唐甜,还把她推开。秦大叔一双眼睛瞪得跟保龄球似的,望着仍然镇定的林成功,他头发都直立起来了。

“你……你是这破学校的校,校长?你不是说你是擎天……擎天公司的董事吗?”秦大叔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林成功目光变冷,刺在秦大叔的脸上,让秦大叔冷静不少。

“我和擎天的关系不需要你关心,你只要关心自己应该干点什么就行了。另外,学校不破我找你干什么?陪我聊闲天?”林成功的语调也刺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