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0银 这种刺激前所未有

那男人把手里的手机突然摔在脚上,又踏上一脚踩得粉碎。接着,他反转刀柄,“卟”的一声刺进自己的心窝,鲜血泉喷,男人的身体仰天倒了下去。

一只乌鸦飞过……两只乌鸦飞过……林成功和叶雪三已经石化……

“喂,老三,他死了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成功愣愣地问。

“嗯,死了。”叶雪三也是云里雾里。

“哦!”林成功这才点了点头,又看看地上的男人,连死前的抽搐都已经消失了,林成功木然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孙焘。

孙焘接到林成功电话后,心里十分郁闷,这些天是怎么了?怎么天天和这个大少爷打交道,而且准没好事。昨天孙焘接警,说中心商业区有人跳楼,等他到场了,事也平了,还是林成功平的,让他很没面子。

所以孙焘现在一看到林成功的电话号码,心里就突突。

“大少,是不是又哪有案子了?要关照我?”孙焘抢前说话,破天荒地幽默一回,顺便想讽刺一下林成功。

“你……说对了……死,死人了……”林成功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那种震撼是无法言表的。

“死人了?”孙焘差点昏死过去,真想抽自己两嘴巴,没事闲得开什么玩笑?这不是乌鸦嘴嘛。“哪死人了?”

“建国桥……建国……桥……”

十分钟后,孙焘气喘吁吁地带着一票人马赶到现场,下了车摘了帽子就跑向林成功。林成功坐在桥头一块大石头上,表情十分复杂。叶雪三陪在他身边,只是不懂得怎么劝慰。

叶雪三是有经历地男人。别说死一个人,多死几个对他来说也是毛毛雨。

“大少,谁死了?”孙焘心急火燎地问。

林成功没回答,右手大拇指指了一下身后。孙焘也不废话了,带着警察跑过去查看。其实也没什么可查看的。事实很简单,现场也很明确,那家伙就是自己杀,刀柄还握在自己手里呢,而且没有撕打争斗的痕迹。

又过了一会儿,医救车也来了,把尸体弄走。孙焘看林成功状态不好。也不请他回局里了,主要真侍候不起,一会儿要咖啡一会儿要奶茶,公安局也不备这个,只好当场对林成功做笔录。

当林成功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没精打采地,好像斗败的公鸡。

“哇,大少爷。你回来了!”小爱本来坐在走廊地长椅上,正感觉很无聊,看到林成功出现,兴奋地尖叫着扑上来,还抱住林成功的一条胳膊。“死开!”林成功懒懒地推开小爱,然后走到秦大叔老婆面前,这个可怜的女人还在哭呢,“婶子。这个钱是秦大叔的。我帮他拿回来了,你收好。”林成功从怀里拿出早就写好的三十万支票递过去。

“谢谢你。林先生。”老女人对林成功简直就是感恩戴德。

“谢谢,谢谢!”秦大叔地女儿也跟着一起感谢。

“不用谢!”突然,从来不开口不多事的叶雪三竟然说话了,还替林成功客气。

也许是林成功此时还陷在死人事件中,没有感觉到叶雪三的异常。

“放心吧,秦大叔一定会好起来的,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困难你们尽管打电话找我。”林成功又把名片递过去,然后走到病房窗前,最后看了一眼秦大叔,索然转身离去。

从林成功回医院,唐甜自始至终也没有说话,因为她敏感地发觉林成功情绪不对劲。看到林成功要走了,这才快步跟上来。

“大少,你怎么了?”唐甜柔声问道。

“我没事。”林成功一边走,一边摇摇头,然后对叶雪三说,“老三,你送小爱回家,我和唐甜想办法回学校就行了。”

“好……”叶雪三还像老样子,只说一个字就算答应,不过这次他说完之后,竟然又快走两步站到林成功面前,“大少,我……送回岑小姐后……想请个假……”

“你随便吧!”林成功看都没看他一眼,随便摆摆手,就和唐甜两个人先走了。

林肯车被叶雪三开走送岑小爱了,所以林成功和唐甜两个人乘出租车回学校。唐甜一路上始终在观察林成功,直到回到学校的校长室,唐甜才突然反手关上门,然后在校长室里就把林成功的头搂在怀里,非常紧张地抚摸上他地额头。

“大少,你是不是病了?”

“我没事……唐甜,我今天可能杀人了。”林成功破天荒地居然没生色心,还推开唐甜,无力地瘫坐在校长室里的破沙发上。

“什么?杀人了?”唐甜闻言吓坏了,急忙坐到林成功身边,还拉住他一只手,“到底怎么回事?”

林成功在叹息声中,把今天发生的事简单地说给唐甜听,唐甜听过之后,也不免倒吸一口凉气。

“那……那个人……是自杀?”

“是啊,是我逼他自杀的。小甜,我真是不有意的,我不想他死,就是想教训他一下而已,我不想秦大叔白白被打一顿。”林成功的语气已经近乎呻吟。

“好了,好了,没事了!”唐甜又把林成功抱在怀里,好像在安慰一个小弟弟,还不停地摸着他的头,“他是自杀的,不关你的事……不过,他为什么要自杀呢?”唐甜一边安慰一边也感觉十分奇怪。

“唉……”

就这样,唐甜抱着林成功,在校长室里渡过整个下午,林成功一天没吃饭也没感觉到饿。放学地铃声打破了他们两个的安宁,林成功实在不想回家,唐甜就把他带回自己的家,还做了饭给他吃。

林成功的嘴居然不算很刁了,连唐甜做的饭菜也能吃得下去,又也许,他现在吃什么都如同嚼蜡。吃完饭,林成功仍然没有走的打算,不过唐甜有点怕了,一个极需安慰的男人和一个单身的女人,很容易发生一些唐甜还不想发生地事情。

可是唐甜又不忍心下逐客令,就自己跑去床头批作业,任林成功独自发呆。

唐甜地作业还没批几本呢,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后贴上来一个人,还搂住自己地腰,发鬓处也传来火热的呼吸。

“别,别这样,大少……”唐甜粉脸微红,难免紧张起来。

“小甜甜,别批了,陪陪我嘛!”林成功的声音如梦呓一般。

“不……行的,明天就,就要发下去。”

“那明天我停课一天,你后天发……”

唐甜无语了,但林成功搂在她腰上的手却越来越不老实。唐甜咬咬牙,终于鼓起勇气抓住林成功的手,然后转回头望着林成功的脸。

“大少,我不是那种很传统很古板的女人,但是我也不能这么随便。你让我陪你,你总得给我点什么吧?”

“嗯?你想要什么?”林成功愣了一下。

“比如说……比如说……承诺之类的……”唐甜虽然还在直视着林成功,但是她的粉脸已经红如晚霞。

林成功立刻停火,望着唐甜沉吟很久,突然松开了她的娇躯。

“唐甜,你知道不知道当初岑小爱的姐姐,也就是岑小情为什么离开我?”林成功语气沉闷。

“你不是说她想去香港当大明星吗?”这回轮到唐甜愣住了。

“其实……她还有一个理由……”

“什么?”

“因为我有一个未婚妻,就是上次你看到跟着我爸妈在教学楼门口的那个女人。”

听到林成功的话,唐甜如五雷轰顶,娇艳的粉脸刹那间变得苍白,脑子里空荡荡的好像什么思想都没有了。

“她叫卫慕容,是天擎现任的掌门人,董事会当值总裁。岑小情离开我的最大原因,就是她对自己没信心,认为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卫慕容,所以才要离开我的。”林成功露出惨淡的笑容,想起曾经的事,他现在仍然难以释怀。

本来这些事林成功并不想这么早就告诉唐甜,又或者林成功根本也没想过要告诉唐甜,要不是今天林成功被死人事件刺激了一下,唐甜不一定猴年马月才会知道卫慕容的事。

“叮铃铃……”

就在林成功和唐甜都陷入沉默的时候,林成功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孙焘打来的。

“大少,你现在在家吗?”电话里,孙焘的声音很点古怪。

“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