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1银 把我的弟弟还给我

“我有一点东西,想给你看看,传真或者电子邮件都……可以。”

“到底是什么东西?”林成功本来心情就不好。

“和今天那个自杀的人有关……”

“死去!”林成功突然大声打断孙焘的话,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那些烂事是你们条子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少来烦我。”

“不是,大少,你听我……喂喂……大少……”不管孙焘怎么喊也没用了,林成功把电话都摔了。

人在郁闷的时候,一定需要发泄的。训了孙焘一顿,林成功也感觉心里舒服很多,又看看唐甜,只见她仍然低着头,沉静不语。

“咳,天不早了,我先走了。”林成功也想不到别的方式来告别,就随便挥挥手,起身向门口走去。

“你等等!”

“啊?”

林成功听到唐甜突然叫自己,不由得站住脚,刚回头就被匆匆跑过来的唐甜抱住了。

唐甜把林成功抱得很紧,让林成功有点难以呼吸,还把头埋进林成功的怀抱。

“大少,我不是岑小情,也不是卫慕容,我是唐甜。”

“哦……我知道。”

唐甜这貌似没头没脑的话,却给林成功很大的触动。这个世界上,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尤其是性格方面。唐甜有着她与众不同的执着与观念,不偏激。不畏惧,不矫情,不做作;与她相比,小情过于浮躁,而卫慕容则过于偏执。

也就是说,小情地想法不是唐甜的想法,她会做的事,唐甜不会去做。

“我回家了,你休息吧!”两个人又腻了一会儿,林成功轻轻推开唐甜。扣紧外套,推门走了出去。

夜里的风还真凉。林成功站在公寓下面想叫辆出租车。但是这片夜里有点僻静,一时间也没有出租车出现。

既然叫不到出租车,林成功就顺着街向前走,北河市十万出租车,怎么也能遇到一辆。

可是还没等走到街尾,林成功突然站住脚,他看到前面街边的树下有一条黑乎乎的人影,这人影在路灯下非常清晰。而且好像就是在等自己。

林成功心里立刻升起一片危险的预感,叶雪三请假不在自己身边,否则不会这么尴尬。

“嗨,你撒尿呢?”林成功想了想,突然嘻皮笑脸地对着那个人影高声问道。

听到林成功的话,那条人影从树下走了出来,他穿的衣服有风帽,风帽正扣在头上,让林成功看不清他的脸。

人影一直走到林成功地面前。和林成功保持几米远的距离。“你叫林成功?”人影地声音很混浊。

“喂,你撒尿不系裤子地?”林成功吊儿当地问,眼睛却四下里乱瞄。

“帮我办件事。”

“好骚啊,你离我远点好吗?”林成功继续打岔,还装模作样地捏着鼻子向后退。

“把我弟弟还给我。”

“哎呀,我有点头晕,不好意思,我先去医院。”说着。林成功突然掉头就跑。他跑起来还真快,双耳灌风。

“不许跑!”林成功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吼。他也不用回头,估计后面那混蛋肯定追上来了。

于是在夜街之上,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玩起了午夜狂奔,跑得都不慢,转眼就跑出了两条街。林成功趁着拐弯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身后,只见身后的男人追得很紧,这让他连叫出租车的机会都没有。

林成功在心里把身后的人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脚下却一点也不敢停,咬着牙闷头就是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跑出来多远,到最后只知道眼看就要跑出福南区了。

“停。靠……你……你,你别,别追了!”林成功突然停下来,手扶着一棵树,向身后大吼一声后,就开始气喘如牛,他实在是跑不动了。

“还……还,还我弟弟。”追林成功的男人其实也不行了,都快吐舌头了,他也没想到林成功一个花花公子居然体力这么好。

“你……你弟弟……关,关我屁事啊,我不认……认识。”林成功累得不能动,就试图用眼神杀死追自己的人。

“他……他,死……死了!”

“死了?大,大哥……死了……我,我又不是阎王爷,我……啊?死了?”林成功正哭笑不得的时候,突然脑子里一震,他仿佛又看到那个画面,一个男人手执利刃刺入自己地心脏。

“我……我想要……要回我弟弟的,的尸体。”

“老大啊,你弟弟……现在八成在公安局里呢,我,我……怎么……还你啊!”林成功肚子里的苦水一股一股向上涌。

“还给我……”那个男人猛地怒吼一声,然后振作起所有的力气,扑到林成功身上,双手扼住林成功的脖子,“把我的弟弟还给我。”男人已经气嘶力竭。

“死开!”林成功也奋起精神,把男人从自己身上踹了下去。

因为撕打的原因,男人头上扣的风帽脱落,露出他地脸,和今天上午自杀的那个人确实长得很像,而且他的额角处还有一个古怪的图形。

林成功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咬紧牙关,指着男人的脸。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你……你弟弟在公安局里,你自己……找条子要去。还有……以后不要……不要惹我,不然我……我……你们自己看着办。”林成功说完话,掉头踉跄而去,把那个男人自己扔在街边。

林成功此时感觉自己身上像散了架似的,总算找到出租车了,往里面一钻,就一动都不想再动。

因为没有叶雪三,所以到了北河岸边,林成功还要自己开汽艇过河。刚回到别墅,始终在等着他的岑小爱,就像一只蝴蝶般飞到林成功身边。

“大少爷,你回来了?”小爱抱着林成功的胳膊,甜甜地笑。

“嗯,这么晚你还没睡?”林成功很疲惫,在岑小爱地搀扶下,瘫坐在客厅沙发上。

“那……你不回来,人家怎么睡啊?”岑小爱圆圆地粉脸泛起红云,她也看出来林成功很累,就体贴地站在林成功身后给他揉肩膀,“大少爷你上哪去了,怎么一身都是灰土。”

“没事,摔了一跤。哎?老三呢?”林成功随口编个谎话,然后四处看看,才发现叶雪三竟然不在。

“三哥啊?他今天送人家回来后,就又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

“啊?”林成功有点糊涂,叶雪三跟了自己三年多了,几乎没请过什么假,更别说远离河心岛了。

“嘻嘻,大少,我们回卧房吧,我帮你按按身上,你还得洗脚呢!”小爱拉起林成功的手,娇笑着把他拖离沙发。

“好啊,嘿嘿,小丫头,我也能帮你按按身上,嘿嘿嘿!”林成功色心又起。

“随你啦!”岑小爱虽然这么说,但粉脸已经红透。

第二天早晨,林成功又是在岑小爱地“虐待”下起床的。他不让岑小爱捏他鼻子,岑小爱就换别的办法,比如咬耳朵或者挠脚心之类的。

当然了,林成功起床后也没让小爱好过,像只小鸡一样拎起来扔进了自己的浴缸里。

梳洗好自己,林成功懒洋洋地从楼上走下来,只见叶雪三正翘着二郎脚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呢。

“昨天干什么去了?”林成功走过来,突然抢下叶雪三的报纸。

“没干什么。”叶雪三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请假?”林成功斜着眼,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叶雪三。

“我……有点私人的事情。”

林成功差点原地跌倒,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叶雪三居然会有什么私人的事情?他的老家在云南,犯了事才跑来北河,无亲无故他能有什么私事?

不过林成功没有问,只是捉狭地干笑两声,然后跑去吃早点。

在餐桌上,林成功的红泥炉面包才咬下去一口,叶雪三也来了,他不需要客气,自己给自己倒杯牛奶,然后坐在林成功对面,林成功注意到他的神情有点别扭。

“大少,我想和你说件事。”喝了两口牛奶后,叶雪三突然开口。

“说吧,什么事?”林成功现在对自己的这个保镖特别感兴趣。

“我这几天的下午……可能都要请假,咳,你自己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