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21银 你方唱罢我登场

林成功哄了小爱足足两个多小时,才拉着她的小手走出拘留室。岑小爱腻在林成功身侧,低着头还在抽鼻子。

孙焘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总算是解放了,急不可待地送林大少爷离开公安局。

叶雪三和唐甜一直坐在车里等着,唐甜已经等得有点着急了,看林成功进去这么久都不出来,怕他出什么事情。不过叶雪三却告诉他,在公安局里林成功不难为别人就已经不错了。

看到林成功和岑小爱从公安局大楼里出来,唐甜这才放下心,急忙下车迎上来。

“小爱,你没事吧?”唐甜很关心这个小姑娘。

“哼!”岑小爱却没理唐甜,紧绷着小脸就当唐甜是空气。

“你……”唐甜十分诧异,明明昨天小爱对自己还唐姐长唐姐短的,怎么今天就变样了?

“行了,都上车吧,没事了!”林成功做起鬼脸,笑得很滑稽,然后领着两个女人回到车里。

唐甜坐在车里苦笑,但眼下好像不太适合问这事,所以只能保持沉默。岑小爱抱紧林成功的一条胳膊,好像生怕林成功会化作一阵清风突然消化一样。

车子开出公安局大院后,叶雪三问林成功去哪里,唐甜抢着说要去医院,因为她得去看看她爸,据说老爷子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在医院里成天闹着要出院。

在秦大叔康复之前,林成功也没什么正事。而且去医院也顺便能看看秦大叔,希望他也能快点出院,继续自己的学校大计。

到了医院后,林成功领着二女一男直上VIP住院部,在那间VIP病房里。唐甜的父亲正带个老花眼镜看他地老年杂志呢!老爷子看上去精神头确实不错。唐甜的母亲也在一边陪着。

“呀,小林来了,快坐。”看到林成功微笑着进来,唐甜的母亲特别热情地打招呼。

“老婆子,你倒是给人家拿椅子啊!”唐父也知道林成功和自己女儿之间的事了,放下杂志也是笑容满面,谁有林成功这样的准姑父谁都高兴。

“呵呵,伯父伯母好。啊……伯父地病好得还真快,这身体素质比我还好呢!”林成功就是嘴甜,把顺路买地水果递给唐甜的母亲。

“哈哈哈,我年轻的时候下过生产队,三两个人都没有我一个人干得活多。”唐父闻言感觉十分骄傲。

“这老头,就会吹牛。”唐母笑着嗔怪自己的老伴,然后拿过椅子请林成功坐下,“小林啊,小甜他爸这次住院,真是麻烦你了。住这么好的地方。”

“是啊,小林,给你添不少麻烦,这里费用还高,而且我这身体也没什么事了,今天我打算出院回家。”唐父也很感激地附合。

“喂,你们两个太过份了吧!我才是你们的女儿耶,进来半天了,你们都不理我。”唐甜这时站在一边,故意装做很生气。但是粉脸上难掩笑意。

“哈哈哈哈!”

唐甜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唐母还象征性地轻打了女儿一下。林成功偷偷地瞟一眼唐甜,目光里充满得意,唐甜娇嗔着还他一个白眼。

“唉,女儿有什么用啊,早晚是人家的。小林啊,以后真得多麻烦你照顾小甜了。”笑声中,唐父饱含深意地对林成功说。

唐甜愣了愣。粉脸立刻就红了起来。她没想到父亲会突然说起这个。

“爸,你说什么呢?我才不用他照顾呢!”唐甜拉着父亲地手撒起娇来。

“哦。这个……”林成功一时间也哭笑不得,唐父还真“爽快”。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从进来到现在始终都拉长着小脸的岑小爱突然靠近病床,然后很严肃地盯着唐父。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你是……”小爱把唐父问愣了。

病房里的人全都僵了一下,尤其是唐甜,她从岑小爱的话里已经听到很明显的敌意。可是她又不方便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地向林成功使眼色,心里决定一会儿有机会一定要拷问一下才行。

林成功目光闪动,突然伸手把岑小爱拉了回来。

“小爱,这是你唐姐姐的爸爸,你不能这么没礼貌。”

“我才不管呢,你们别以为我很笨,我明白,他是想把唐姐姐嫁给你。”岑小爱把小嘴撅得比天高,恨声恨语地说。

病房里的气氛立刻尴尬起来,尤其是唐父唐母脸色很不痛快,都沉吟不语起来。唐甜心里有气,可又不想和岑小爱一般见识,干脆去一边洗水果,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林成功神情顿冷,扭过脸不再看岑小爱。

“老三,把她给我带走。”林成功沉声命令叶雪

叶雪三立刻拉住岑小爱的胳膊,扯着就向病房外拖。

“我不走,我哪也不走,你别拉我!”岑小爱竟然耍起脾气,使劲挣扎还尖声大叫,可是没有用,叶雪三像拎小鸡一样硬把她拖出了病房。

岑小爱虽然离开了,但是气氛还是很僵,林成功又坐了一会儿,不咸不淡地和唐父唐母说几句话,以办出院手续为由,起身也走出这间病房。

在医生办公室里,林成功反复询问了唐甜父亲的病情,那几个医生都拍着胸脯向林成功保证唐父地身体已经康复如初,以后只要多注意休息少激动,长命百岁也不是问题。林成功这才放心,让他们替自己去给唐父办出院。

本来林成功想用这个消息告诉唐父唐母,他们一高兴,也许就把刚才岑小爱的事给忘了。可是林成功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刚拐过走廊,却看到有一个男人手拿鲜花站在唐父病房前,好像还很犹豫的样子,一只手举起来却始终不敲门。

这个男人赫然就是曾经追求过唐甜的那个男同学,小何。

林成功的唇角出现一丝不屑的傲笑,他没有走过去,而是躲在走廊的拐角处,悄悄看着小何,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把戏。

小何终于敲响了病房门,然后门在里面被拉开,小何走进去,门又关上。林成功这时才拐过走廊,轻手轻脚地走到病房门口,站在刚才小何站过的地方,然后从怀里摸了摸,掏出一张支票,再把支票卷成喇叭形的圆筒,一边扣在病房门上,一边贴近耳朵。

病房的隔音虽然不错,但是在这个简易地窃听器下,里面的声音还是被传了出来。

走廊里来来往往经常有护士和医生,看到林成功这个样子都很惊异,有几个不长眼的护士还想上前制止,不过被认识林成功的医生拦住了。

“小何,你怎么来了?”病房里,唐甜的声音有点冷淡。

“昨天同学会你说过父母正在这里住院,我就想来看望一下。”和唐甜相比,小何的话可是很真挚的。

“小甜,这位是谁啊?”唐母很奇怪。

“这是我同学,昨天我们开同学会,他听说我爸有病,就来看看。”毕竟人家是好意,唐甜也不能太不给人家面子。

然后病房里的人就随口聊了几句家常,无非就是今天天气很好,明天也不雨之类地。

“唐甜,我能单独和你说点事吗?”正聊着呢,小何突然问唐甜。

林成功在病房门口听见唐甜突然无声,大概能有四五秒钟。

“你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我爸我妈又不是外人。”

唐父唐母这时候也不说话了,他们似乎也感觉到小何地异常。今天真是太有意思了,先是岑小爱表示出与林成功的暧昧,接着又出来个小何表示出和唐甜之间地不寻常。

“也好!”小何也沉默了一会,然后语气稍显沉重,“唐甜,其实我是想求你帮我的。”

“帮你什么?”

“你……咳,你不是认识林大少吗?”

“嗯?你什么意思?”唐甜很明显有些疑惑。

“有一件事,其实……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当然了,我也没告诉林大少。其……其实我……就在擎天工作,只不过我不在总公司那边而已。”小何的话说得吞吞吐吐。

“行了,你不要说了!”唐甜突然打断小何的话,她已经大至猜出小何的目的,“我不可能要求大少做什么,而且擎天的事大少他也从来不和我说,在工作上,我们只不过是都想把学校办好。”

“唐甜,你不要骗我。大少他出于豪门、身骄肉贵,钱多得几辈子也花不完,会在乎那所破学校?他最多是喜欢玩而已,等他过几天把学校玩够了,随时可能一把火烧掉它。”对唐甜的说法,小何完全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