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24银 想玩大家一起玩,谁怕谁啊!

“你不懂,现在都搞这些,为了招生,他们和一些名牌大学合作办学。名义上呢,就打着那些名牌大学的牌子,实际上都是自己的老师,然后走自学考试或者脱产函授的路子,发给学生们的毕业证也都是函授类或者自学类的。”唐甜总算在教育界干过几年,这些事还算是了解。

“哈……哈……哈!”林成功怪声怪气地打着哈哈,又摸了摸那些大名头的牌子,“这些,我也得搞,而且要搞大的。”

这时候,突然身后响起汽车的喇叭声,声音还很大。林成功和唐甜回过头,只见身后有一辆黑色小轿车,挡风玻璃上还贴一张纸,上面写着“考务”两个字。因为林成功和唐甜挡在学校大门口,让轿车没办法进校园,所以司机才按喇叭的。

林成功无所谓地挑挑眉毛,刚才带着唐甜让开校门,突然他又站住了,因为他见到一个“熟人”。

第一职业中专的宋校长此时就坐在轿车里,他也看到林成功了,不由得愣在车里。

“哈哈,嗨,老宋,你好啊?”林成功笑得很猖狂,还向车里的宋校长打招呼,想起他来自己学校遇到的事,别说林成功,连唐甜都想笑。

宋校长好像死爸爸了一样,坐在车里一张老脸青渗渗的,咬着牙没理林成功,就当看不到他。

他不理林成功不要紧,林成功就站在车头前,一点让道的意思都没有。

“叭叭……”林成功不让路。司机就不停地按喇叭,那司机还奇怪呢,车前这个人是聋子吗?

林成功没理那司机。还故意上身伏在车头上,盯着里面的宋校长。笑得越来越可恶。

“哎……哎,老宋,你不认识我了?”

宋校长差点要吐血,恨意盈胸又不得不理林成功。他摇下车窗。

“林校长来我这里,有什么指教啊?”宋校长地语气冷得像冰。

“嘿嘿,哪有什么指教,上次不是都指教完了嘛。哈哈哈!”林成功笑瘫在人家车前盖上。还很夸张地打滚。

唐甜有点看不下去了,毕竟都是校长,闹得太僵影响安定团结。她走过来,轻轻地拉住林成功的胳膊。

“大……哦不是,林校长,我们让车子进去吧,不然影响考场秩序就不好了。”

“哈哈……对啊!”林成功这才重新站起身,绕过车头走到宋校长的车窗前,伏下车凑进他地老脸。“老宋。这次我领我的孩儿们来考试,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放水啊?”

“林校长,你要注意自己地身份,我可以告你意图行贿主考官。”宋校长的神情变得十分傲慢,还故意插起胸,让林成功看到他胸前挂的那个主考标牌。

“行贿?哪有?谁看到我行贿了,你看到了?还是你看到了?”林成功根本就是在耍无赖,还把唐甜和宋校长车子的司机扯了进来。

“进去!”宋校长气得脸都抽抽了,不由分说摇起车窗,大声对司机说。

宋校长地车驶进了校园,林成功还在车后不停地摆手。

“老宋,钱我都给你了,你可得放水啊!”林成功故意喊得很大声,让校门前那些考生都听得见。

“大少啊,你玩得太过份了。”唐甜扯动林成功的袖子,很小声地埋怨他。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眼下在人家的地盘上,宋校长还是主考官,林成功这么招惹他,下场会很悲惨地。$君$子$堂$首$发$林成功和唐甜带来地那些学生都一脸死灰,觉得这次考试肯定完蛋了,林成功把主考官都惹毛了,自己这次考试铁定会倒霉。

林成功却收起笑容,冷哼了几声。

“哼,你以为我不这样,他就能放过我?这个王八蛋,要是敢为难我的学生,我就闹到他下岗为止。”

无独有偶啊,林成功的话音刚落,身后又响起车喇叭声,回头望去,只见自己身后又有一辆小轿车,也是考务车林成功下意识地看看车里的人,不禁又笑了起来,这真是缘份啊,车里坐的两个人他都认识,一位是教育局的那位李副局长,也就是曾经在林成功学校门口被打击过的那位;而车里的另一位正是教育局的一把手局长廖长友。

廖长友和李副局长看到林成功,神情都有点古怪,对于这位不守规矩地林大校长,他们早有了解。尤其是上次市里开运动会,廖长友和李副局长都去了,看到林成功地现场表演,他们当时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当当!”林成功也不再客气,过去敲了几下车窗。

“林校长,你有什么事?”李副局长紧绷着脸摇下车窗问道。

“有什么事你也管不了,我要和廖大局长说话。”林成功白了他一眼,对他尽情地鄙视。

李副局长被气得死去活来了好几遍,但是在廖长友面前,他又不能发作,只好铁青着脸沉默下来。

廖长友还是很有领导气度的,最起码人家还能保持微笑。

“林校长,你好啊,你找我有事?”

“是啊,有点情况要向你汇报一下。”林成功点点头,神态还挺认真地。

“哦?你有情况向我汇报?呵呵,什么情况啊?”廖长友很意外。

“我听说啊,这个考试要给考官和监考红包才行。想问问你,是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的,我不差钱,咱不能让学生受委屈啊,是不是?”

唐甜就站在林成功身边,听到他的话,一颗心差点跳出来。这林成功胆也太大了,这种敏感的事他居然直接问廖大局长。

廖长友和那位李副局长好像刚活吞了一个大鸭蛋,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其实廖长友不是傻瓜,这种考试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是知道一些的,只不过他老人家工作太忙,始终也没太管,只要不让他抓到也就睁一眼闭一眼。

可现在林成功如此直白地问出来,他一时还真难以回答。

李副局长突然阴下脸,推车门下车,无比严厉地站在林成功面前。

“林校长,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辞。这是正规的考试,考风考纪都是有保证的,我们教育局也很重视,每一次都由廖局长和我亲自参加监考,怎么可能有你说的什么什么红包的事。”

“闪开!”林成功看都没看他,好像哄鸡哄狗一样把他扯开,然后林成功居然伏身钻进廖长友的车里,还把李副局长关在车外。

“嘿嘿,廖局长,我相信你是一个工作态度很严谨的人。我第一次领学生出来考试,什么规矩也不懂,你要是觉得这个考试真得很清白的话呢,我申请加入当个监考官不过份吧?”林成功在车里,怪笑着对廖长友说。

廖长友看看林成功,低头又略作沉吟。

“好吧,欢迎你来监督。”

车子带着林成功和廖长友驶进校园,把李副局长扔在外面,让他跟着车跑。

“哎……哎哎,廖局长,等等我啊……”李副局长好像个小丑,跑得一头都是汗。

十分钟后,林成功得意洋洋地从考务办公室里出来,他的胸前也有了一个监考的标牌。有了这把尚方宝剑,林成功就算有了底气,想玩大家一起玩,谁怕谁啊!

考试的铃声响起,校外的考生纷纷进入校园进入考场,然后考场里的监考官们把试卷分发给考生。林成功在自己的考场里就像大爷似的,坐在凳子上还翘着二郎腿,让另一个监官忙来忙去,又发卷子又念考试须知。

又响了一次铃,考试终于正式开始了。

考生们都伏在桌面上答卷,一开始还都算很守纪律。林成功坐在讲台旁边,看上去悠哉悠哉地装大爷,其实他的眼睛却在监视着每一个考生,无论谁有什么小动作都不会逃出林成功的鹰眼。

当考试进行到半个小时后,林成功早就意料到的状况终于出现了。

“101考场,来自第二职业中专的考生李抄袭,已被驱逐出场。”这个声音是从考场教室门口上面的扬声器里传出来的。

每一个教室里都有一个扬声器,平常用于学校下达通知,或者搞个什么校内广播用;有考试的时候,就用来下达考场通知,主要是播报什么考场哪个考生违犯纪律,这对其他考场的考生有个震慑的作用。

听到扬声器里的这个通知,林成功脸上浮起一丝阴笑,他长长地抻了个懒腰站起身,心里知道游戏已经开始了。而第一个遭殃被开刀的,就是自己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