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35银 计划没有变化快,政府要行政拆建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嘛,去趟我们拆迁办,到时候就向你解释了。”另一个男人已经不耐烦了。

林成功表示了解地点点头,然后用逛动物园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两个白痴。

“很抱歉,我没有时间去你们什么拆迁办。既然你们现在不想说,那就回去叫你们建设局局长跟我预约一下,看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他来向我解释。听懂了吗?听懂了你们可以走了,顺便把那些工人都给我带走。”林成功越说目光越冷,接着背起手大摇大摆走向自己的学校大门。

两个男人呆住了,他们是怒极而呆,没想到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校长这么狂,敢公然对抗政府。还让他们的局长亲自来见他?

当林成功快走到学校大门的时候,身后的一个男人才怒声向他大喊。

“我告诉你,后果你是要自负的。”

他说的话在林成功这里,基本与放屁差不多,搭理他算林成功心情好,不搭理他他走遍北河都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两个男人怒气冲冲地开车回自己单位了,还决定回去以后,一定要把林成功的事添油加醋地向领导汇报一下,最好想办法把林成功搞死。

校园东墙处的工作人员看到主心骨跑了,他们也都收拾东西走了,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地。

林成功根本没放在心里。不过是个游戏而已。笑吟吟地带着秦大叔在操场里散一圈步,最后又把他领出学校,亲眼看着他在东墙那边做一些基础纪录。

秦大叔身体也没怎么好。东墙那片面积又大,他年纪也不小了,跑来又跑去,忙活一个小时汗水就浸透了衣服。林成功还是很有人性的,在东墙附近支起两把太阳伞,又准备了一些冷饮,叫秦大叔过来先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工作。

工程建筑可不是什么轻巧的活,秦大叔自己也搞不定。花了一个上午。把自己能做地事都做好后,跑过来向林成功汇报。

“大少,我都看过了,这片地质还行,面积也足够,工程难度应该不大。现在我们是不是要请一些专业设计人员,先把图纸做出来,不然建设局那边不审批。这楼也盖不了。”

“行!”林成功态度很轻松,一口就答应下来。“这些事我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吧!需要花钱就找我,反正有一点,能省则省,资金预算不太充足。”

“我明白,你放心吧!对了,这个工程的委托方是不是就写我们学校的名字?”

“不!”林成功断言否决秦大叔的提议,秦大叔住院的这段时间,林成功已经有了一个特殊的计划。“秦大叔。还用你公司的名字,我的钱全拨到你公司帐下。工程方和出资方都是你的公司。”

“啊?”秦大叔顿时呆若木鸡。

“我们需要制造一个假像,那就是我们学校把这块地皮卖给你地公司了,然后以你公司地名义进行全盘开发,等到工程结束之后,你再把全部的地皮与建筑转回学校的名下,懂了吗?”林成功很认真地对秦大叔说。

“这样啊…………好吧!”秦大叔虽然满心疑惑,可还是答应下来,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呵呵呵!”林成功这才满意地又笑起来,拍拍秦大叔的肩膀,“好,那我们先去吃午饭,吃完午饭你就开始行动,秦大叔,这回我可把全部的鸡蛋都装在你这个篮子里了,你别让我失望。$君$子$堂$首$发$”

“大少……你的知遇之恩,我……我一定会努力报答的。”秦大叔激动得无可言表。

中午,林成功请秦大叔在自己学校的食堂里吃饭,秦大叔对宋玛丽地手艺也是赞不绝口,硬是多吃了一碗。吃过午饭,秦大叔的工作热情高涨不减,跟林成功说了一声后,就离开学校去办正事去了。

叶雪三被林成功临时派给秦大叔,在工程结束之前,秦大叔就由叶雪三保护,林成功总感觉这个老头几次三番地遭殃好像和自己有关。有叶雪三在他身边,林成功也放心很多。

回到校长室里,林成功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不过没想到,还没等林成功太难受,唐甜就推门走了进来。

“小甜……”林成功情不自禁地站起身。

“咳!”唐甜没有走过来,而是站在门口,粉脸上神情有点僵,还有意无意地回避林成功的目光,“林校长,现在已经六月末了,新学期的招生工作应该计划了。”

“招生啊?哦……我们是不是应该开个会?”林成功很希望唐甜能留下来,陪他说说话,哪怕是正事也行。

唐甜这才低着头走到林成功对面,把手里拿的一个文件夹放在他的桌面上。

“我的想法和计划都写在上面,你先看看吧!”说完话,唐甜掉头就走。

“你站住!”林成功突然伸手强拉住唐甜,然后自己绕着桌子走出来,“我是鬼吗?这段时间你为什么看到我就跑?”林成功郁闷地问道。

“你……你放开。”唐甜全身都不自在,把林成功的手甩开,“我,我……想冷静一下,其实我们之间……”

“咚咚!”

校长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打断了唐甜地话。唐甜轻轻叹口气,走到门口替林成功开门。

门开之后,从外面走进来三个男人,一个年纪大些地,两个中年的,都穿得很整齐。林成功歪着头看看这三个人,年纪大地那个他不认识,中年的那两个他上午刚刚见过,就是拆迁办的那两个人。

不过那两个中年男人此时神态与上午的嚣张截然不同,乖得好像两只小棉羊,看到林成功只顾着咧开嘴傻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热的原因,脸上汗很多。

“咳,林校长,我先出去了。”唐甜借着这个机会,转身倩然离开。

林成功本来心情就不好,刚才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唐甜说话,却被这三个老爷们搅了场,脸皮顿时绷得像弓上的弦。也没说什么,他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来,还把两条腿搭上桌面,就仿佛眼前的三个人根本就是空气一样。

年纪大的那个男人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狠狠地瞪了一眼身边的两个中年男人。

“该做什么,还要我说吗?”

“不用,不用,不用!”两个男人把头摇得像泼浪鼓,然后争先恐后地跑到林成功面前,“林先生,上午的事真是不好意思,完全是场误会,我们两个工作上有些疏忽的地方,您千万别生气。”

林成功对这一切仍然视若无睹,搭起的二郎脚还晃了起来,鼻子里若有若无地哼着歌。

“林先生,其实我们真没什么恶意,当初也就是想请您大驾去我们单位。”

“对对对,你看,这误会闹的,呵呵呵!”

“您是有大量的人,肯定能理解我们的。”

“当然了,林先生那是多么杰出的人物,一定不会放在心里的。”

看林成功没什么表示,这两个中年男人无耻地一唱一喝起来,这马屁拍得震天响。年纪大一点的那个人终于也走上来,轻轻咳了两声,打断他们的话。

“你们两个就别说了,林先生是很大度的人,不会误会你们。林先生,你好,我是市建设局的局长,我姓周。”要不说人多活几年就是不一样,周局长的话即得体又不失礼,还把自己介绍了一下。

“嗯!”林成功也总算有了点反应,淡淡地点了一下头,“周局长来我这地方有何贵干啊?”

“主要是想和您谈一下,关于政府要对贵校东侧围墙行政拆建的事。”周局长一边说一边暗暗使个眼色,那两个中年男人顿时会意,给他搬来把椅子。

林成功又沉默了,他此时心里有点凉,这东侧围墙一带地皮是林成功的宝贝,就指望这片自己拆建后给学校发财呢!政府如果真得看中这一片,要行政拆建的话,林成功的计划就算彻底破产。虽然政府也会给些补偿金,但是肯定不会很多的。

周局长又开始自己滔滔不绝的演说,“苦口婆心”地告诉林成功,市政府考虑到城市发展大计,要在这一带实施一些建设。学校东侧围墙这片也在计划之中,希望林成功能支持市里的利民利市计划,把那片地皮交给政府。还说市里也知道学校是私有财产,会给予一定的补偿款。

这老头口才确实了得,一番话说得有情有理,还把林成功顺便夸了一顿,他不去外交部工作真是浪费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