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39银 牛的智慧来源无处不在

“不要……不要打我妈妈!”

房子里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叫声,小小的身影从厨房里冲出来,猛地扑到女人的身上。林成功顿时一愣,幸亏收手够快,不然刷柄就打到小女孩的身上了。

那女人被林成功虐打一顿之后,声音已经彻底沙哑,神智也不太清醒了。

小女孩牢牢地护住自己的母亲,望向林成功的目光充满愤怒,两只小拳头也握得很紧,好像要和林成功拼命。

“啪!”刷子被林成功扔到地上,长吸一口气,林成功露出最温柔的微笑,在小女孩面前蹲下来,在身上摸了半天,只摸出一块卡通手表。

这块手表本是情侣表,那天岑小爱好不容易磨着林成功去逛街,回来的时候买了两块卡通情侣表,一块自己带,一块给了林成功。林成功哪可能带这种东西,太丢人了,又怕伤到岑小爱,就干脆天天揣在口袋里。

林成功把卡通表递到小女孩面前。

“小妹妹,你不要害怕,哥哥不是坏人,刚才和你妈闹着玩呢!哥哥把这个送给你,好吗?”林成功的声音也同样无比温柔。

小女孩愣住了,她还很单纯,想不到太多的问题,本来以为这位大哥哥是坏人,肯定连自己也会被毒打一顿。林成功的表现让她目光迷茫,她还没有能力来区分好人与坏人。

“你妈妈很累了,我们扶她去**休息好吗?”林成功把表塞到小女孩的手里。

“这……我……好吧!”

小女孩很懂事,帮着林成功把母亲从椅子上解下来,然后扶到**,还给母亲盖上了被子。吴老师的前妻被林成功打得很惨,无力挣扎,倒在**就昏昏睡去。

林成功拉起小女孩的手,带她回到沙发上,并肩坐下来,还伸手抚弄她乱乱的头发。

“小妹妹。我其实……是你爸爸的朋友。”

“爸爸?”小女孩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很显然她对吴老师有很深的感情,“爸爸在哪里,我好想他。”

“那我带你去找他好吗?”

“这个……”小女孩犹豫了,她毕竟快十岁。知道自己不能和陌生人相处。

“哦……”林成功留意到小女孩的戒备,也不勉强她,“你喜欢你爸爸,为什么不和他一块住呢?”

“我,我妈妈不让我和爸爸在一起……”小女孩伤感起来。

林成功脸上闪过一片寒意,他终于了解那个**荡的女人为什么要留这个拖油瓶在身边,还不理不顾。因为这个拖油瓶也是摇钱树。有女儿在身边,吴老师就要付生活费,多敲来一点也应该不难。

“那你愿意和爸爸在一起住吗?”

“嗯,我愿意!”小女孩使劲地点头,丝毫没有犹豫。

“是这样地,你妈妈和爸爸已经不能在一起了,你只能选一个,如果你和爸爸一起住,那你就要离开妈妈。这样你也愿意吗?”

“啊?为什么这样呢?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能在一起呢?”小女孩还是太小,想不通大人的事。

“小妹妹。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了。我知道你很不高兴,但是就好像这块表。如果有一天被砸碎了,就只能买个新的,原来这个怎么也是修不好的。”林成功笑容有点苦,大人之间的争端无论谁输谁赢,小孩子都永远是受害者。

小女孩无法选择,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都是自己地至亲。虽然她很爱爸爸。虽然妈妈对她非打即骂,可是小时候最早的记忆仍然困扰着她。

林成功又坐了一会儿,突然身上响起手机铃声。

“你跑哪去了,我吊了吴老师一个小时,你怎么没影了?”

“哦,我这就去找你。”

林成功挂上电话,从怀里又掏出五百块钱。塞给小女孩。告诉她这是爸爸托自己送给她的。让她自己留着慢慢花,而且绝不能告诉妈妈。这是属于她的小秘密。

离开吴老师前妻的家,林成功心事重重地回到吴老师家的门口附近,唐甜正焦急地站在林肯车边等他呢,而且这时天也已经黑下来了。

“你怎么回事?跑哪里去了?”唐甜娇怨道。

“先上车,再和你解释。”

林成功用车钥匙打开车门,和唐甜分别坐在前排左右,然后发动车子,用从来没有过的慢速,缓缓地驶离这片平房区。

在车里,林成功把刚才发生地事情向唐甜复述了一遍,当然他把自己和吴老师前妻暧昧的那段删掉了,就说自己是跟踪那个女人去的。

唐甜听到林成功的话,也不禁连连叹息,真地感觉幸福其实并不容易得到。

林成功把唐甜送回她的女子公寓,唐甜推开车门下车,不过突然又回过头。

“你准备怎么办?”

“我能帮上什么?”林成功耸耸肩膀,很无奈地回答,“我给了小姑娘五百块钱,这是我唯一能做到的,这种家事外人无法插手。”

“最起码,如果你炒了吴老师的鱿鱼,那他不是更惨了嘛,连生活来源都没有了。”

“小甜,我的学校不是慈善堂。吴老师不称职,不附合游戏规则,那他就要被淘汰,我为什么要养个废物在学校?就因为他可怜吗?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了,我哪照顾得过来。”林成功的话虽然无情,但却很现实,别说他,就算比尔盖茨也照顾不了全世界地穷人。

唐甜无语了,转身默默离去,林成功目送她进入公寓,自己也开车回河心岛别墅。

因为吴老师的事,林成功第二天上午仍然闷闷不乐,他也不想开除吴老师,但是游戏规则不允许。谁都得遵守游戏规则,不遵守的人就一定会被淘汰出局,林成功也是一样地。

心里不高兴,就在校园里散步,叶雪三好像影子一样跟在他后面。虽然他并不知道林成功为什么不高兴,不过跟着林成功就是他的职责。

走着走着,林成功不知不觉就走到食堂这边,正好宋玛丽买菜回来,好多的菜她一个人拿着很辛苦,额头上布满汗水,乖巧的儿子赵小飞跟在她后面,就如同叶雪三跟在林成功身后。

“成功,干嘛呢这是,呵呵,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瞎转啊?”看到林成功,宋玛丽笑着放下手里的菜,还顺便擦擦香汗。

“哦……没事,就是随便走……其实我有事。”林成功本来想随便对付几句,但是终于发现自己还是需要找个倾诉一下的。

坐在明亮的食堂大厅里,林成功把昨天吴老师的事告诉宋玛丽了,宋玛丽突然把一只玉手放在林成功地手上,还对着他微笑。

“成功,你的心肠真好。”

“吓?我的……哈哈哈……”林成功被宋玛丽逗笑了,笑得伏在餐桌上,“宋姐你……你太有喜剧细胞了,哈哈……你是第一个说我心肠好的人。”

“我是说真的,成功,你不要笑,你的心肠真得很好。”宋玛丽微做娇嗔。

“心肠好我就不炒吴老师了,但是,我还是决定今天炒掉他。”

“不,这是两回事。你决定炒掉吴老师是对的,不过……也许,你还有别地办法。”宋玛丽用鼓励地目光看着林成功。

“问题我没办法。”林成功只能苦笑。

“你一定会有办法的,就算是废物,也能重新利用,更何况是一个人呢!你再想想吧!”宋玛丽拍拍林成功地手,转身忙自己的去了,全校二百多人的饭菜也不容易做。

林成功自己坐在餐桌旁呆了半晌,还是没什么头绪,正想离开,却突然发现宋玛丽的儿子赵小飞蹲在自己的脚前,低着头不知道在玩什么。

林成功也是闷得慌,就伏下身看了一下,原来赵小飞在玩蚂蚁。宋玛丽重新装修这里后,红砖地被改成了白磁片地,那些蚂蚁无家可归,就在地面上乱爬。

“小飞,这蚂蚁有什么好玩的?”林成功有点好笑。

“林叔叔,你不知道,蚂蚁的力量是很大的。你看,我把外面捡来的小草棍放在它身上,它也能拖得动。”赵小飞天真地回答道。

听到赵小飞的话,林成功突然僵住了,他保持伏身的姿势呆呆三四分钟,才猛地抱住赵小飞,在他脸上狂亲很多下。

“小飞真聪明,太会玩了,好好玩吧!”林成功兴高采烈地把赵小飞放下来,然后向停在操场上的车狂奔而去。

叶雪三也急忙跑着追向林成功,不懂他为什么一惊一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