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3银 想让他们拍拖就必须搅和他们

林成功突然双腿一软,唐甜急忙扶住,林成功眼睛瞪得比唐甜的还大,差点想把自己耳朵切下来喂狗。

“你说什么?小荷想结婚?”

“是啊,怎么样?高不高兴,惊不惊喜?”唐甜还在替秦小荷感到兴奋与紧张。

“好……高兴,好惊喜。”林成功哭笑不得,现在正是叶雪三乱事缠身的时候,秦小荷居然也来扰局,“但是……老三会答应吗?”

“为什么不会?”唐甜露出鄙视的神情,还轻轻地打了林成功一下,“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天天就知道色啊色的,也不愿意负点责任。再说了,小荷差什么?人又漂亮又文静,一定是绝世好老婆。”

“好你个头。小甜,我告诉你,如果你还想小荷和老三继续拍拖拍下去,就马上去扰和他们。”

林成功意识到要不好,一旦秦小荷向叶雪三表示要结婚的意愿,而叶雪三却拒绝的话,这两个人的未来恐怕要就断送了。他拉起唐甜的手,怎么跑来的,就怎么跑了回去,而且速度更快。

唐甜被林成功搞糊涂,不明白为什么想搓合这对男女,就要先搅和他们。

两个人跑回刚才的咖啡馆,可惜他们来晚了,叶雪三已经不知去向,只有秦小荷自己失魂落魄地坐在一张咖啡桌旁,眼睛红红的。

唐甜芳心一惊,甩开林成功的手,跑到秦小荷旁边,拉把椅子坐下来。

“小荷,你怎么了?”唐甜很小声很小声地问。

“唐……唐姐。我……我……呜呜……”秦小荷看到唐甜。更是悲从中来。抽了两下鼻子后。伏在唐甜肩头伤心地痛哭起来。

“小荷小荷。你别哭啊。哎呀。你怎么哭了呢?到底怎么回事?”唐甜急得手足无措。没想到会是这种结局。

相比唐甜。林成功更担心地是叶雪三。他知道当这两个男女分崩之后。恐怕受伤最重地会是叶雪三。虽然那个铁面人很少会把情感表露出来。

“小荷。老三呢?”林成功走过去。沉声问道。

“呜……呜呜……他。他走……走了。”秦小荷哭着回答道。

林成功二话不说。也转身离开了咖啡馆。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他也要争取找到叶雪三。否则地话很容易出事。

唐甜就在咖啡馆里安慰秦小荷,等秦小荷哭了足足有两三个小时。悲声渐歇之后,才向唐甜说起刚才的事。一切都和林成功预想的一模一样,当林成功和唐甜离开而把叶雪三自己扔下后。秦小荷就出现了,她欲说还羞地向叶雪三表示自己年纪不小了,很想早点找个稳重又疼爱自己的男人结婚。

其实秦小荷也不是心血**突然就想结婚的,上次她替朋友取婚纱,就是唐甜陪她那次,看到那些又洁白又漂亮的婚纱,她地内心羡慕得不得了,天天晚上睡不着觉,所以才会在冲动之下。厚着脸皮向叶雪三表白。

叶雪三望着面前春潮激泛的秦小荷,心里就像被一把锤子狠狠地击了一万次,不管他有多爱秦小荷,也不管他也有多想和这个女孩子厮守终生,然而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这样是不对的。首先叶雪三眼下麻烦事太多,那票云南的兄弟们还在北河捣乱,而且还把自己牵扯进来,自己的安全系数基本降到史上最低;其次。叶雪三在云南犯过大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一辈子躲在北河,万一被曾经地“故人”找上门,岂不是要连累秦小荷跟着冒险,搞不好还要当寡妇。

于是,叶雪三努力用最平静的口吻,拒绝了秦小荷。秦小荷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又急又气之下,抓住叶雪三的胳膊问他为什么不愿意和自己结婚。如果让叶雪三去打架。他一对十也能如猛下山;可惜。要让他很委婉地编个理由“欺骗”自己的心上人,他和林成功差距还是太大了。支吾半天也没有让秦小荷满意。

一个本来怀心欢喜的女孩子突然求爱遭拒,再看到叶雪三闪闪烁烁的言辞,尤其想到叶雪三身边还有林成功这样的“色友”,秦小荷难免就想歪了,就质问叶雪三是不是不喜欢自己。

叶雪三无话可说,这时他做出了一个不理智的选择,推开秦小荷转身毅然而去。

唐甜听完这些经过,心里暗叹连连,但脸上又不能表现出来,就搂着秦小荷轻声轻语地劝慰,告诉她叶雪三不是那种花心的男人,再不是不负责任地男人,只可能是没有心理准备,表现失常而已。

林成功则满世界开始找叶雪三,可是人海茫茫上哪找去,幸好他注意到叶雪三走的时候,把自己的奥迪车也开走了,车上有GRP定位,这才想尽办法,循着卫星地轨迹,来到市中心商业区附近的一家饭馆。

在饭馆中,叶雪三大口大口的喝酒,那些酒灌不下去,就顺着他的唇角向下流,全然忘记自己前两天喝醉酒病成什么样子。

林成功冲进饭馆,看到叶雪三急忙扑过来,从他手里抢走酒瓶。

“你疯了,你想喝死?”

“大少,你别管我。”叶雪三脸色铁青,伸手来拿林成功手里的酒瓶。

“鬼才想管你。”林成功甩手把酒瓶摔烂在地上,然后又把叶雪三桌上的酒都推到地上,“你别忘了,你的命是我的,我不让你喝你就不能喝。”林成功此时无比强势。

叶雪三似乎没听见林成功的话,甚至没理林成功,转头又喊来服务员,让他给自己上酒。林成功忍住想揍叶雪三一顿地心情,从怀里掏出一把钞票砸在服务员脸上。

“你家的酒我全包了,不许给这个人酒。”

服务员闻言吓坏了,跑去找老板,老板有点贪财但胆子也小,让服务员重新回来,把钱都捡起来再给自己送来。

林成功可不管那些。他又拉起叶雪三的胳膊。

“走,跟我回家。”

“大少,你别管我了,我今天哪也不想去。”叶雪三好像屁股粘在椅面上了,一动都不动。

“我最后说一遍,老三你跟我回家。天底下就没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你少要死要活的。”林成功怒气勃发,咬着牙冲叶雪三厉喝。

“我说了,我不回去!”叶雪三竟然也怒了,除了刚相遇时之外,三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对林成功动粗,猛地一扬胳膊就要把林成功甩开一边。

不过很奇怪,以叶雪三的实力,甩开林成功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可是他刚才这一下别说甩开林成功,连自己的胳膊都几乎要动不了了。叶雪三顿时一怔,看看自己地胳膊。上面只压着林成功一只手而已。

叶雪三在一刹那间冷静,因为他想起一些往事,接着全身也松懈下来,瘫坐在椅子上。林成功似乎也没想到自己能压住叶雪三,不过他没有多大意外,而是四处看看,悄悄地坐在叶雪三对面。

可能是这两个男人闹得有些太欢太可怕,饭馆里地客人们纷纷结帐离去,转眼间。不小的饭馆里就只剩下林成功和叶雪三两个人。饭馆的老板对此不敢有异议,因为林成功刚才砸了大把的钞票。

两个男人静静地对视,沉默很久。

“大少,你……”

“不许说,你答应过我的,有些事永远不许说。”林成功突然打断叶雪三地话。

叶雪三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不过当他的思绪从林成功身上移开后,就不由得又想起让他心痛如刀割的秦小荷。连林成功都注意到他脸上浮起的痛苦神情。

“行了,别想女人了,小荷地事我帮你想办法。”林成功叹了口气,安慰叶雪三,虽然叶雪三是爱情白痴,可林成功却是情圣级地。

“我……”

叶雪三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饭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这个人神情很严肃,进来之后就四处扫视。看到林成功还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过来。

“林成功?你怎么在这里?”

林成功闻言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地女人。身上还穿着一套款式很独特的警服,她就是国际刑警亚洲中国区总警督燕轻眉。

“我在哪里,还要你燕警督批准吗?”林成功本来就心烦,看到燕轻眉他更烦了,这个女人怎么阴魂不散,赖在北河还不走了。

燕轻眉脸色更难看了,好歹要不是她,林成功当初还会在合欢不知道呆多久呢!

“我一没时间二没心情限制你地自由,我问你,刚才这个饭馆里是不是有个男人?”

“燕警督,这个世界上,不是女人就是男人,饭馆是吃饭的地方,刚才有很多男人,你想打听哪一个?”林成功夹枪带棒地讽刺燕轻眉。

“这……”燕轻眉显然也想到自己的问题欠妥,略做沉吟后,从身上掏出一个女式真皮钱夹,打开让林成功看,“就是这个男人,你有没有见到?”

在她地钱夹里,有一个照片,照片上是美国的自由女神像,在女神下面,站着一男一女,关系似乎还很亲密,女的就是燕轻眉自己,男的很不起眼,个子不高,还有些偏瘦,但站在燕轻眉身边却笔直得像杆枪,一双眼睛里也好像藏着地狱里的利亮得让人看到就有些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