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4银 搅和不成,就得想着搓和

“你老公?”林成功盯着照片看了半天,突然问燕轻眉。

“我……”燕轻眉立刻变得尴尬,只能把脸更冷一些来掩饰,“你到底见没见过?”

“嗯……”林成功眨眨眼睛,仔细地回忆起来。

刚才他进饭馆里的时候,饭馆里除了喝酒的叶雪三之外,确实还有一些其他的客人,其中有男也有女,有单独的,也有小聚的。只凭一点点印象,实在很难想起饭馆里有没有照片上的男人。

这时候叶雪三竟然默然点头,指着那张照片。

“这个男人,我见过。”

“什么?你见过?他……真的来了?”燕轻眉闻言突然显得有些慌。

“嗯,刚才他坐我旁边,自己一个人,不过……”叶雪三迟疑着回答。

“不过什么?”燕轻眉紧盯着叶雪三的脸。

“他不像这样,而是穿得……很,很……”叶雪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燕轻眉似乎已经知道叶雪三想说什么了,立刻收起钱夹,转身匆匆而去,连句话都没再说。

“喂。你有没有礼貌地?人家帮你。你连个谢字都不说?”林成功不满地冲着燕轻眉背影喊道。

叶雪三也没什么心情再喝酒了。自顾自结了帐。可还是很郁闷。林成功就让叶雪三先回河心岛休息。不用陪他了。把车子留下就行。叶雪三想到林肯车也应该修好了。就自己打车去修车店。取了林肯车自己开回河心岛。把奥迪R8留给了林成功。

林成功开着车。准备回那间充满伤情地咖啡馆。但半路上却接到唐甜地电话。唐甜告诉林成功。说她已经把小荷送回家。让林成功去接她。

在秦家所住地小区门口。唐甜有些伤感地上了林成功地车。还搂住他地胳膊。把头也搭在他肩膀上。

“大少。怎么办啊?小荷真是很伤心。”

“老三也是。唉!”林成功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搂着唐甜地香肩。神情索然。

“小荷哭得眼睛跟桃似的,好可怜啊!”

“老三喝得脸跟猴屁股似的……不过不可怜。”林成功学着唐甜腔调。

“讨厌,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唐甜娇嗔地打了林成功一下。

“本来就是,挺大个男人连哄女人都不会,有什么可怜的。”林成功理直气壮。

“哼,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油腔滑调地。要我说,三哥才是好男人呢,又稳重,又老实。还不会像某些人一样……哼哼,勾花惹草的。”唐甜故意鄙视林成功。

“哎!”林成功突然把车刹在路边,转头盯着唐甜。他想到一个好主意,“小甜,我们去野营吧!”

听到林成功的话,唐甜的脸立刻红成晚霞,她想起和林成功一起渡过的夜晚,却没想到林成功原来还这么有情调,居然想和自己去野外宿营。

“人家……才不要呢!”唐甜妩媚地抿起红唇。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当她们说不要地时候,意思往往就是很想要。只不过可惜唐甜想错了。林成功根本没有那种**荡的念头,最起码这一刻是没有。

“我们去野营,然后你叫上小荷,我带着老三,到时候,嘿嘿嘿……”林成功一脸阴险,还鬼笑鬼笑的。

“真是……好主意。”唐甜很想把林成功掐死,又羞又气,直翻白眼。

“行。那你现在就回家准备,顺便通知小荷,我也回家去通知老三。”林成功想到就会做。

“好!”

林成功开车把唐甜送回家,然后自己也匆匆赶回河心岛。刚下汽艇就看到叶雪三自己坐在河心岛岸边,看着漫漫的大河水,一个人出神。他本是回来休息的,可根本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秦小荷。

叶雪三已经后悔了,他后悔不该用那种态度对秦小荷。只是现在该怎么挽回。他还一时想不出办法。当然他不知道,林成功已经帮他想到办法了。

林成功笑着走到叶雪三身边。告诉他,自己明天想和唐甜去野营,要叶雪三去准备好相关的器具,而且还要他陪着自己,说山上可能有危险。

叶雪三这时候实在没什么心情去玩什么野营,而且也不愿意去当电灯泡,自己刚失恋,却要看着林成功和唐甜亲亲热热,这分明就是在刺激他。可他是林成功的保镖,林成功要野营,他不跟着也确实不放心。

其实林成功以前经常四处探险,所以器具都很齐全,简单收拾一下就行了。叶雪三把林成功的那些东西打成一个背包,第二天背着背包,和林成功离开河心岛,先去和唐甜会合。

唐甜也准备好了,她今天穿着一套运动装,不过好像她所有的衣服都很瘦,连运动装都很瘦,紧紧地裹在身上,尽显魔鬼身材。秦小荷也跟在唐甜身边,她是昨晚唐甜好不容易说服参加野营地。唐甜弹起如簧之香舌,把野营的好处添油加醋一通狂吹,还说能散散心情,让秦小荷一定要去。

秦小荷想想也对,也许野营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痛苦。

当叶雪三和秦小荷隔着车窗看到对方之后,两个人地表情都无比复杂和尴尬,秦小荷愣了好几秒钟,突然转身想离开,她实在是无法再面对叶雪三。

“哎哎,小荷,你干什么去啊?”唐甜故意装糊涂,拉住秦小荷。

“唐姐……我,我不去了。”秦小荷低着头小声地说。

“干嘛不去啊,不许不去,走,上车!”唐甜不由商量,硬把秦小荷扯到车边,然后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就把要秦小荷往里面塞。

“唐姐……唐,唐姐。我,我……我坐后面。”秦小荷看到叶雪三开车,她就挣扎着要坐后排。

“坐什么后面,我和大少坐后面,你坐前面。”唐甜真像强盗一样。

“可是……后面,后面能坐三个人……”

“你不知道。大少坐车不老实,我和他一起坐都很挤的。”唐甜半推半架,硬把秦小荷塞进副驾驶位里,接着笑嘻嘻地又替她关上车门,自己钻进后排,林成功就在这里等着她呢!

看到唐甜上车,林成功还暗暗向她竖起大拇指,这让唐甜特别得意。

“大少,去哪里?”手持方向盘的叶雪三目不斜视。因为他只要回头,目光就一定会先看到秦小荷。

“嗯……上次去砬子铺,我看那边的山好像不错。就去那里吧!”林成功沉吟片刻后做出决定。但是对于这个决定,唐甜不乐意了,酸溜溜地撇起嘴。

“你干脆说去合欢得了,顺便看望你在那里的小情人

“哪有什么情人,你思想太肮脏了。”林成功说得很严肃,但眼睛里却有笑意。

“少扯了,你和那个什么什么老师……哼,你以为我瞎子?”唐甜当然不是瞎子,她也不是傻子。早看出来了。

“嘿嘿,我就和一个姓唐的老师有奸情,没和过别的老师,哈哈!”林成功大笑。

“死去吧!”唐甜把林成功压倒在后座位,举起粉拳把他暴打了一顿。

就在林成功和唐甜打情骂俏的时候,叶雪三已经默然开着车,沿着大路向城市东方驶去。林成功和唐甜越是闹得亲密,他心里就越不是滋味,不仅是他。旁边坐着地秦小荷也显得心不在焉,神情恍惚地,一双美丽的眼睛总自主不自主地向叶雪三那边

林成功当然不可能让叶雪三接近砬子铺地区,不然唐甜真会要自己的命,于是在距离砬子铺大概七八公里的地方,他选了一座小山。山虽然不高,但是面积很大,看植被也很密集,应该会不错。

在山脚处停好了车。还是叶雪三背着很大的背包。一行四个人向山上攀去,一边走。林成功和唐甜还继续旁若无人地笑闹。

万万没有想到,这座看似不起眼的小山,居然在山地另一边还有一片小湖泊,水清如镜,看来北河的生态环境保护得还是不错地。大家在湖边选了一块平坦的沙地,叶雪三熟练地支起帐篷。

“哎,老三,你带了几个帐篷?”林成功正和唐甜闹呢,突然问叶雪三。

“啊?四五个吧!”叶雪三下意识地回答。

“是吗?”林成功眼珠转了几下,抓住唐甜的手,让她先别闹了,“小甜甜,你支过帐篷没有?”

“没有啊……怎么了?”唐甜没太懂林成功的意思。

“来来来,我教你,支帐篷可好玩了,我可是专家哟!”林成功摆出专家的派头,拉着唐甜来到叶雪三身边,然后又向叶雪三做个离开的手势,“你闪,我来干,你去起个小灶。”

“哦!”叶雪三没有多想,把支帐篷的活交给了林成功,他自己转身去不远处起火生灶。

秦小荷从始至终都跟着林成功和唐甜,她宁可当电灯泡,也不想靠近叶雪三。

林成功先检查了一下叶雪三地装备,居然不多不少,正好四个简易帐篷。林成功就随手拿出来一个,一边支一边向唐甜显摆。

“小甜甜,小荷妹妹,你们看着,这个支帐篷是相当有学问的,要先这样,再这样,看到没有?就是这个小拉杆,啊,要先支起来,然后把四个角铺好。这里还有个小气泵,我们还要给帐篷充气,这样帐篷就会舒舒服服,甜甜蜜蜜了。”林成功几乎是手把着手,教唐甜和秦小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