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8银 老虎不发威当我病猫

林成功快跑回唐甜应该在的地方,然后他傻眼了,唐甜不知道哪里去了,而且原地没有撕斗过的痕迹。不过林成功还是不放心,有些人要想袭击唐甜,唐甜也不可能有撕斗的机会。

“唐甜……唐甜……”林成功扯起脖子大喊。

“呵呵呵,嘿嘿嘿,呵呵……”林成功的喊声没招来唐甜,倒是招来一连串阴森森的笑声,听声音就是个女的。

林成功霍然转身,看到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湖边,站着一个女人,正面向自己,她的头发是披散的,在夜风的吹拂下向后向上扬起,真像从地狱里钻出的女鬼。

林成功沉吟了片刻,还是毅然向那个女人走去,当他走近女人面前时,天上的云散了,皎洁的月光挥洒下来,让林成功看清了女人的脸。这是一个何等妖媚的女人,脸色比月光还要白,双眼涂着艳粉色眼影,仿佛桃花成精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林成功连珠炮似的问题。

“呵呵,女……人……,我不就是女人嘛!”女人一边幽幽地笑着说,一边伸手从身后拿出五个长针状的东西,她把那东西带在自己的右手上,紧贴着手指,就像指甲被延长了一样,但是林成功确定那肯定是凶器。

“少废话,你到底有没有看到一个女人?”林成功还惦记着唐甜。

“看来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找一个女人。”女人眯起眼睛,艳红色眼角向上扬起,看着更妖媚了,她还举起手,伸出樱红的舌头去舔她手上刚带上的东西。

林成功皱了皱眉,没功夫陪这个妖女在这里闲聊,向右转身准备继续去找唐甜。秦小荷刚刚已经遇险了,他可不希望唐甜再有什么三长两短。

“呼……”仿如一阵春风拂面,还带来一阵香气。妖媚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林成功面前,还贴得特别近。

林成功地后背立刻升起一阵阴寒。死亡级地危机充满他地大脑。完全是下意识地动作。林成功猛地向侧面扑去。还在地面上打了两个滚。非常狼狈。

“嘶!”

林成功地动作还是慢了一点点。肋下地衣服出现五道裂口。如果刚才林成功慢一点点。估计肺子就被人家掏出来了。

“我不想和你打架。你最好离我远一点。我是林家大少!”林成功从地上爬起来。右眼不停地狂跳。倒退着向后走。

“呵呵。你是皇帝太子。今天也要死在这里。”女人地媚笑看起来很吓人。一点也不性感。她地双脚好像浮在半空中一样。飘着就向林成功而来。五根长长地“指甲”也举向半空。

“喂喂。我很能打地。你别逼我!”林成功倒退着还不忘用言语恐吓人家。

与此同时,叶雪三仍然在和铁锤僵持,虽然他铁脸上丝毫不起风波,但心里已经很急了,他在惦记秦小荷的伤势。但他不敢妄动,铁锤的战斗力他心里是有数的。尤其此时他的一条大腿还受伤,如果铁锤突然向自己发难,没有准备就会很麻烦。

这时候秦小荷竟然醒了,她虚弱地睁开眼,只觉得肋下火辣辣的巨痛。遇汽油灯的光,她模模糊糊看到叶雪三的背影,而叶雪三的对面似乎还有一个人。

“三……三哥……大少……”秦小荷地声音微若游丝。

“小荷,你不要说话不要动,你受伤了。我马上会送你去医院。”叶雪三连头都不敢转,只能背对着她说话。

叶雪三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是怕自己如果不敌铁锤而倒下,恐怕秦小荷也好不到哪里去。

“呼!”突然,铁锤吐出一口气,然后他的杀机也失去了,目光竟然变得温柔,“老三,你带着女人走吧。只当今晚我们谁也没见过谁。”

叶雪三一愣。没想到铁锤会放过自己,但是也没多想。倒退几步,面对着铁锤把地上地秦小荷抱起来,他感觉秦小荷的身体有些热,这是伤重发烧的症状。

“三……哥……”秦小荷紧紧地偎在叶雪三怀里,因为她感觉冷。

“小荷,我现在带你走。”叶雪三把秦小荷抱得更紧了些,又倒退出很远,然后才大步转身而去。

铁锤一直看着叶雪三离开,他的牛眼中显得有些迷茫。其实刀头舔血的日子他也早腻了,能像叶雪三这样正常的生活,是他内心中早有的渴望,只是有些职业,一旦干上了,就脱不了手了,这就是所谓的不归路。

铁锤也转身走了,身形有些萧索,在半路上的草丛里,他还看到了挣扎难起地猴崽子。猴崽子被叶雪三一拳把胯骨打脱臼了,铁锤将猴崽子的胯骨复原,然后把他扛在肩上就像扛根木棍一样轻松,继续向前走去。

铁锤走了没多久,林成功的营地里又来人了,这次一来就是两个女人。汽油灯的灯光仍然亮着,两个女人在这里四处乱看,最后其中一个注意到了秦小荷留在地上的血迹。

“这里有血。”

“啊……血?不会,不会是大少的吧?”

“不知道,反正这里很危险,我们最好快点离开。”

“不行,看不到大少我决不会走。”

“你真傻,就像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唉!”这个女人叹了口气,突然眼睛里又闪过一道光,“有人来了,快躲起来。”

两个女人迅速跑到汽油灯光的范围之外,在一个草丛里藏起来。她们刚藏好,又一个人跑进营地,灯光把他的脸映照得很分明,他居然就是林成功。

“大少……”一声惊喜地呼唤,一个女人从草丝里跳了出来。

“唐甜。”林成功抱住女人,仔细地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你没事吧?跑哪去了?”

“我没事,大少,你……你……”唐甜激动莫名,刚才一段时间里的事也太惊心动魄,简直就是步步危机。

“我也没事,你到底去哪了,我四处找你。”

“哦,对了,宋姐……宋姐……大少回来了。”唐甜这才想起来草丛里还有个人,就转头喊道。

“宋姐?什么宋姐?”林成功愣了一下。

“我刚才一直和宋姐在一起,她也来这里了。”唐甜没有细向林成功解释,跑去草丛那边一找,顿时傻眼了,另一个刚才和她藏草丛里的女人竟然凭空消失,这一分钟不到的功夫,就不见踪影了。

“哎?宋姐呢?”唐甜无比奇怪。

“唉,先不管那么多了,唐甜,我们必须马上离开。”林成功拉起唐甜,就向山那边快走。

“那……那三哥呢?”唐甜想起这次野营还有两个人。

“三哥应该已经带着小荷走了……”

“什么?三哥带小荷走了,把你扔在这儿?”唐甜很意外,也有点不太高兴。

在唐甜的印象里,叶雪三是个恪尽职守的人,对林成功更是百般保护。可如今在这么危险的关头,竟然有异性没人性,抱着心上人跑了,把林成功自己留在险地。

“唉,你不明白,反正这事不怪他。”

唐甜只好闭上嘴,跟着林成功又匆忙走了一阵,突然借着月光看到林成功衣服已经破了,胳膊还有血迹。

“呀,大少你受伤了?”

“没事,那不是我的血。”林成功连头都没回。

林成功和唐甜两个人从天黑走到天明,当东方的天际泛起鱼肚白地时候,两个人才终于离开山区,站在回北河地公路边上。这里本来停着他的林肯车,可现在车也不见了,林成功更确定叶雪三已经带着秦小荷先行离开。

唐甜累坏了,用手拄着膝盖喘得很厉害,脸上也布满了汗水。林成功看看她,不由得叹了口气,从怀里摸出纸巾递到她面前。

“这次野营本来以为会很好,居然闹成这样,回去我一定查明白。”林成功面罩寒霜。

“大少……唉,没事地,谁也不想。大少,你别查了,这事情很危险,不如就当没发生过。”唐甜接过纸巾擦擦汗,担心地提醒林成功。

“不行。”林成功断然拒绝唐甜善意建议,他现在心里火直蹿,“在北河居然搞到我头上,他们胆子也太大了,全是一帮无法无天的暴徒,是他们逼我的。”林成功恨声吼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啊?”

“我有我的办法。”林成功长吸了一口晨风,脑海里泛出一个精明干练又美丽的国际女刑警。

本来林成功也不想和燕轻眉有什么关连,甚至还有点讨厌她,林成功一向讨厌太能干的女人,这可能是卫慕容给他留下的心病。不过眼前事情闹得太大了,自己和身边人还差点要送命,再不想办法,这北河非变天不可。

最主要的是,林成功的自尊严重受挫,他一直以为在北河没人敢动他。所以当发生什么大事的时候,林成功最后的底线就是别惹到他,可现在叶雪三的那些老兄弟根本无视这位豪门大少,甚至把他当个屁,还差点连他的命也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