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9银 我挡我挡我挡挡挡

“当然了,如果你不喜欢穿这东西,那就算了。”

“谁说我不穿,穿就穿,又不会死。”叶雨七立刻反口,冲到婚纱排架处,也没挑,拿了一件就又跑进试衣间里。

唐甜回头和秦小荷互相做起胜利的手势,她们终于成功地又把所有人都拉下水了。突然秦小荷神情呆住了,望着唐甜的身后,目光一阵急闪。唐甜下意识地回过头,看到卫慕容就坐在自己身后不远的红椅子上,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了。

卫慕容和唐甜的目光交错在一起,两个女人神情都特别复杂,没想到可以在这里再见面。

“咳,卫总,你……也来了?”唐甜犹豫片刻,还是决定打个招呼。

“是啊,在外面看到你,就像上次。”卫慕容微笑着点点头。

“呃……其实我们是来玩的,小荷快和三哥结婚了,我来替她挑婚纱。”唐甜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解释。

“嗯?三哥?你是说叶雪三啊?”卫慕容有些意外。

“是啊,这里小荷,哦,你们见过的。”唐甜把秦小荷也拉到卫慕容面前。

卫慕容上上下下打量起秦小荷,她还真没想到,叶雪三这种闷骚男居然也要结婚了。不过上次也多亏了秦小荷,卫慕容才能坚持到林成功来解围,不然邢逢春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祝福你们,小荷。”卫慕容真诚地说道。

“谢谢你。卫总。”秦小荷觉得有些尴尬。

“叶雪三结婚。我可能不会去了。这样吧。我随身没有带什么。把这个送给你。”卫慕容沉吟半刻。从自己地脖子上摘下一条项链。递给秦小荷。

秦小荷吓一跳。因为卫慕容送给她地是一条白金项链。上面挂着一个鸽卵大地红宝石。白金不值什么钱。主要是这块红宝石。绝对是稀罕地珠宝。卫慕容能带在自己颈上地。绝对不可能是什么便宜货。

“不行。不行。卫总。这太贵重了。”秦小荷双手紧摇。

“没关系地。收着吧。叶雪三跟着成功。没少出过力。这算是我地一点心意。”卫慕容不由分说。硬把项链塞到秦小荷地手里。

秦小荷十分为难。偷偷看了眼唐甜。见唐甜没什么表示。她才勉强收下来。

“那……那谢谢您啊。卫总。”

还没等卫慕容说什么呢,岑小爱和叶雨七都换好了婚纱,从试衣间里蹦蹦跳跳地出来了。好像两只大兔子,而且都兴高采烈地。

“唐姐,你快看看嘛,我怎么样?”岑小爱故意跑到唐甜面前转了个圈,笑嘻嘻地问。

“嗯,不错啊,小爱也很漂亮。”

“咳,那我呢?”叶雨七出于女人的天性,自然不甘人后。

“小七果然有自己的味道。我尤其羡慕你的皮肤耶。”秦小荷赞美起叶雨七,不过叶雨七的小麦色肌肤也确实是现在正流行的。

“你们这是……”卫慕容看着眼前地四个花痴,不由得呆了呆。

“哦,我们就是玩嘛,你应该懂的,咯咯!”唐甜向卫慕容挑挑眉毛。

卫慕容这才明白,发出会心的微笑。原来这些人也是玩,和上次自己唐甜秦小荷一样,看别人穿婚纱心痒。自己也忍不住要穿。唐甜突然跑到一边,又精心挑了一件婚纱,跑回来递给卫慕容。

“卫总,要不要再玩一次?”

“好吗?”卫慕容看着唐甜手里的婚纱,自己心里有点后怕,万一再出什么意外怎么办呢?

“放心吧,这回我给你看着点,不会再出事了。”唐甜把婚纱递给卫慕容,卫慕容犹豫再三。但还是走进试衣间里去了。

女人就是女人。看到婚纱就会神智失常,卫慕容是多矜持的女人啊。居然会陪着唐甜玩起这种游戏,也是天性所致。唐甜、叶雨七、岑小爱、秦小荷四个人在外面,嘻嘻哈哈闹了半天,才看到卫慕容手提裙角,款款走出试衣间。

婚纱店里又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这店里的老板要是早知道卫慕容唐甜这两个大美女会来,就不开空调了,光是人们吸凉气就够了,还省电。

秦小荷是叶雪三的新娘,看到高雅如女神般的卫慕容,仅仅只是羡慕,可另外三个女人心里不由得酸溜溜地,连唐甜都开始后悔,早想到这样就不拉卫慕容上贼船了。卫慕容看到众人的神情,心里不美是骗人的,不过算一算自己已经二十五岁了,还能再年轻几年呢?

意外突然降临,这间婚纱店是开在某商城里地,突然从商城那边走过来一个身装西服、气度不凡的年轻男人,眼睛盯着卫慕容,神情好像挺诡异。唐甜也是偶然间回头才发现这个男人,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男人可能认识卫慕容。

唐甜反应极快,向走迎着那个男人快走几步,然后假装没站稳,单手把旁边的一个接待的小圆桌拨倒了,正挡在男人的面前。

“哎呀,不好意思,对不起。”唐甜横身挡住男人的视线,还假意向人家道歉,不过声音很大,也是想引起身后卫慕容注意。

卫慕容是唐甜拉进游戏里来的,唐甜也不想卫慕容出什么意外,不然她说不清楚,好像是她故意陷害卫慕容一样。

“没关系,麻烦您让让。”男人根本没在意,还使劲探头去看卫慕容。

秦小荷也是有经验的人,上次她也保护过卫慕容,没想到运气这么差,居然又遇到这种事。她急忙扯上叶雨七和岑小爱,跑过来装做要扶唐甜,其实是把男人地视线彻底挡死。

“唐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没事,哎呀,怎么会这样?”唐甜从地上起身的时候,又拨倒了另一个接待桌。

“你怎么搞的。笨手笨脚。”叶雨七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还在责怪唐甜。

男人急坏了,想出手去推面前的四个女人,可是她们都穿得婚纱,胸以上都是**的,男人是不可以碰的。

“几位小姐。麻烦你们先让让,我看到熟人。”

唐甜暗自冷笑几声,如果男人不说这话,她还没什么信心,一听这话立刻清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这个男人就是冲卫慕容来地。

“先生,不好意思啊,我地脚扭伤了。”唐甜干脆坐在地板上,一只手还捏着自己的脚踝。

男人叹口气。转身想绕过唐甜,可秦小荷又转到这一边,伸手去扶唐甜。又把男人挡住了。岑小爱和叶雨七倒是很痛快,一人扶着唐甜,一人拉着唐甜的手,硬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唐甜使劲向她们使眼神,她们也没往深处想。

“好了,谢谢你们,让他过来吧!”突然,卫慕容轻淡的声音传来,她确定已经被那个男人发现。像上次一样逃跑是不可能的了。

唐甜无奈,也不装了,拉着几个女伴闪开一边,让那个男人过去。男人特别诧异地样子,看看唐甜,也没说什么,大步走到卫慕容面前。这个男人年纪和林成功差不多,斯斯文文的,而且还显得精明强干的样子。

“慕容……你……”

“注意你的称呼。”卫慕容打断男人地话。声音还挺冷淡。

“哦,对不起,卫总,你怎么会……穿成这样?”男人如跌入五里雾中,莫名其妙地。

“我有个朋友要结婚了,就是那位秦小姐。”卫慕容丽智天生,立刻想到用秦小荷来当挡箭牌,“我是陪她来试婚纱的,有问题吗?”

“哦。当然没有。”男人腼然笑了笑。

看着卫慕容和那个男人谈话。唐甜心中一动,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大对劲。她突然想到。刚才那个男人好像对卫慕容地称呼很亲昵,这完全不合常理,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好像除了林成功应该没有别的男人可以直呼卫慕容地名字。

唐甜用手肘拐一下岑小爱,动作很小心。

“小爱,去打个电话给大少,让他马上来这里,立刻,一分钟也不能耽误。”唐甜用仅仅能让岑小爱听到的声音说。

岑小爱似乎也感觉到气氛有些怪,听到唐甜的话,她像只小老鼠似地,在任何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悄悄溜到一边,找出自己的手机,打给林成功。

这时候,那个斯文男人还在和卫慕容说话,他脸上有春风般的笑容。

“卫总,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时间,能不能赏脸让我请你喝杯东西?”

“……好吧!”卫慕容微皱着秀眉,想了几秒钟,还是同意了面前男人的邀请。

唐甜在一边冷眼看着,她注意到卫慕容其实并不想去喝什么东西,但是似乎对那个男人有些顾忌,属于不情愿也得去的情况。这让唐甜更好奇了,有什么人能迫使卫慕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难道是生意上的客户?唐甜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小。

婚纱店的旁边就是一些饮料茶座,为商城里地顾客服务,卫慕容连婚纱都没换,和那个男人一起在那边坐下来,还点了两杯柠檬水。唐甜叫来其他三个女人,让大家先把婚纱换下来,一会儿等林成功来了,很可能会出事。在试衣间里,叶雨七一边换衣服,一边回头看了唐甜一眼。

“唐甜,刚才那个男人也有保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