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26银 一波三折竟陷入迷局

别人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卫慕容是很明白的,本来端坐在会议桌的一端,听林成功和邢元庆争执,还在想解决办法。可是听到林成功说起合欢,她立刻想到那个漂亮清纯的民办女教师,也想到那天中午自己和邢元庆在酒店偶遇林成功,林成功当时身边也确实是那个农村女教师。

其他的人虽然不懂内情,可都是老总级的,对公司的动向无比清楚,听说合欢这两个字,也都惊然变色。

“成功,你说的人……是那位……那位柳老师吗?”卫慕容记性非常好,还记得人家姓柳。

“废话,不然我能这么急吗?”林成功的脸已经成了铁板一块。

“元庆!”卫慕容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身,严肃地盯向邢元庆,“你到底有没有为难柳老师?这不是儿戏,如果你真这么做了的话,我要你立刻把人交出来,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慕容说得对。”郭宝锋非常敏感,听到此事关系到合欢,老脸上一片寒霜,“元庆,你应该明白自己现在公司的身份和前途,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合欢是我们公司进军重工领域的第一站,也是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绝对不容有失。”

“小庆啊,是这样吗?”邢爱秋也不敢再维护侄子,这不是小事。“专家的论证早就出来了,说合欢那地方的蓝色大理色价值,不可估量。年轻人,慎重啊慎重。”说这话的是钱总,就是那个主管房地产的老总,曾经和林成功因为擎天内部工程队的事吵起来过。

“大家……三姑。各位老总前辈,邢元庆说没做过,就是没做过。”邢元庆非常有诚意,目光也诚恳,“虽然我资质尚浅。可也知道轻重,再说那个什么柳老师一定和功哥关系交好,我为什么要为难人家啊?”

听邢元庆说得都快把心掏出来了,会议室内除了林成功之外,大家也都颇以为然。事实是这样的,邢元庆没必要去抓林成功地身边人。他和林成功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仇隙。

“这样吧,此事关系重大,成功又说是元庆的保镖抓走柳老师。元庆你不如把你的保镖叫出来。和成功当面说清楚。”卫慕容又想到一个办法。

众位老总们听到卫慕容的话,都纷纷点头,认为非常合理。林成功也没有意见,他也正想见见那个差点把自己撞死、又把柳青拐走的无脸混蛋,如果一切确凿地话,林成功敢把那家伙带着邢元庆从五十八层扔下去。

邢元庆神情开始不自然了。也不像他刚才那般坚定。尤其是目光闪烁得很快。“咳。我今天来公司上班嘛。我地保镖他没有跟来。现在不在我身边啊!”

“打电话让他来。”卫慕容步步紧逼。

“他……他是个怪人。没有电话。”

“想办法。你肯定有办法联系到他。”卫慕容不是傻瓜。要是主人连保镖都联系不上。那保镖还有个屁用。

大家齐齐望向邢元庆。等着他把保镖叫出来。邢元庆犹豫很久。站起身。无声无息地走出了会议室。林成功不怕他逃走。除非邢元庆是疯了。林成功沉着脸坐回椅子上。今天他必须把柳青救出来。不然他宁可把事情捅大。把老妈拉出来镇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会议室里非常安静。大家等着邢元庆带着保镖回来。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中午。因为这个会议事关重大。谁也不能离席。擎天后勤部还是非常有眼力见地。在会议室里搞了个自助餐。很多吃地喝地被推进来摆在房间两侧。谁饿了渴了可以自便。

林成功因为心中郁闷,根本没有胃口喝东西,事实上,在坐的人都自持身份,最多就是让会议室里地书记员为自己倒杯饮料或者酒,食物基本没人动。卫慕容皱着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她突然站起身,亲自为林成功选了些精美的小糕点,知道林成功喜欢,又给他倒了一杯,然后放在一个盘子里,殷勤地送到林成功面前。

“成功,先吃点东西,元庆回来后,我相信事情一定能解决。”卫慕容语气十分温柔。

林成功抬起头,目光意味深长地望向卫慕容,略微沉默后,他也站起身,竟然双手接过卫慕容手上的餐盘,还轻轻地搂过卫慕容地头,在她地秀发上吻了一下。

“慕容,你费心了,谢谢你。哦对了,你也吃点吧,你的胃不好,时间长不吃东西会胃痛的。”

全场愕然,卫慕容也愕然,二十多年了,林成功绝对是第一次对卫慕容这么温柔,这么体贴,还主动表示对卫慕容的关爱。卫慕容眼眸里水波流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把餐盘交给林成功转身低着头就回到自己的坐位上,然后又开始一声不响。

林成功没病,他这么干是有原因的。根据今天卫慕容地表现,他看出来卫慕容是不喜欢邢元庆地,而且也不满意林振邦把自己的终身安排给邢元庆,在擎天地老总高层中,卫慕容和邢元庆的关系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卫慕容突然一如平常地对林成功表示亲昵,实际上就是想对所有地人说,她还是和林成功有着一些特殊关系。

林成功觉得自己应该帮卫慕容一把,既然卫慕容想演这个戏,他就帮卫慕容演到位,演充分,也让这些老总都知道,林成功仍然把卫慕容当成未婚妻。

当林成功的酒喝一半,小糕点也吃了几块的时候,邢元庆终于回来了,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身边跟着一个身形很矮的人。但是这个人很奇怪,头低得厉害,还弓着腰,搞得大家都看不清他的脸。

邢元庆跟着他一起走进会议室,然后指了指他。

“各位前辈,他就是我的保镖,因为上午我始终在公司嘛,所以他去公园那边看风景了。”

林成功慢慢地抬起头,抹抹嘴,走到邢元庆这个保镖的身边。

“哎,叫什么名字?”

“我的保镖叫紫雨。”邢元庆面无表情,替自己的保镖回答。

“我问你了吗?”林成功冷然瞥向邢元庆,语气是质问的,“我问你的保镖,不需要你来回答,欠嘴。”

“这……”能看出来邢元庆也是心中有火,可还要强压着,“功哥,紫雨说话不方便,我才替他说的。”

“有什么不方便,他是哑巴?什么都要你替他说,你还找他来干什么?这还算对质吗?”

“元庆,你得想办法让你的保镖自己回答成功的话。”每当邢元庆和林成功发生争执的时候,卫慕容就起到法官的作用,而且很公正,在座的其他人都觉得应该这么办。

就算真到了法庭上,被告人虽然有律师,但是某些环节也得被告亲自回答,要是什么都能让律师代替,那法律不就乱了嘛!

“那你就问些是否的问题。紫雨,你听到他的问题,是就点头,不是就摇头,明白吗?”邢元庆显得无奈,只能这样安排。

邢元庆的保镖紫雨静了几秒钟,然后微微点头,表示明白邢元庆的话。林成功也没办法,既然人家真是哑巴,他也不能逼哑巴说话。

“你叫紫雨?”

紫雨慢慢点了点头。

“你认识我吗?”

紫雨摇摇头。

“以前见过我没有?

这次紫雨想了很久,几乎有一分钟,然后点点头。他曾经在酒店见过林成功,还把林成功撞飞出去。

林成功不问了,他绕着紫雨转了两圈,突然凑上去,闻了闻紫雨肩膀处的衣服。不过很可惜,林成功没有闻到自己想像中应该有的中药味道。林成功顿时僵在原地,他知道中药味是不容易散去的,所以这个紫雨应该不是自己想像中的人,那到底是谁拐走了柳青?

邢元庆也站在一边,脸上带着略显得意的微笑,好像等着看林成功的热闹。林成功沉吟很久,迈步走到卫慕容身后,伏下身,凑在卫慕容的耳边。

“跟我出来一下。”

“嗯!”卫慕容没有反对,当即起身向在桌的众位老总们一点头,然后跟着林成功走出会议室,回到她的总裁办公室。

“林成功,到底怎么回事?”刚才办公室,卫慕容就转身严肃地问林成功。

“我不知道。”林成功摇摇头,抓几下自己的头发,他现在非常焦躁,“那个人……那个哑巴不应该是那样的。”

“不应该……你什么意思?他应该是什么样的?”卫慕容也疑惑起来。

林成功就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向卫慕容说了一遍,又指出那天和卫慕容、邢元庆碰面的时候,绝对是闻到一股相同的中药味道。卫慕容听到后,也忧烦起来,背倚着自己的办公桌,绞尽脑汁地想办法。

林成功猛地跺了两下脚,恨不得把整个北河市都翻过来,以便找到柳青。如果柳青有个三长两短,他不知道该怎么向合欢的乡亲们交待,更何况合欢小学里的孩子们还等着柳青回去给他们上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