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36银 男人潇洒些,挥挥手走吧

邢伴夏突然从椅子上起身,大步走到林成功面前,抡起巴掌,怒击林成功的脸。他是昨晚知道儿子不幸的消息后,连夜从广州坐飞机回来的,他现在心中的忿恨无以复加,他就那么一个儿子。

“啪!”

虽然声音出现了,可是邢伴夏并没有打中林成功的脸,他的手僵在半空中,被林成功牢牢地抓住了。邢伴夏没想到林成功居然还敢抵抗,始终没有说话,把怒火憋在心里的他更火了,用力想把手抽回来,可是林成功的手好像钳子,他怎么也抽不回来。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知道自己犯了错,可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林成功静静地跪在地上,声音像铁器划玻璃。

“混蛋,你这个畜牲,你害死我儿子,我还是你舅舅,为什么不能教训你?”邢伴夏怒声反咭。

林成功抬起头,目光呆板而又变态,望向舅舅邢伴夏。

“舅舅,意味着母亲的兄弟,如果我妈同意你打我,我今天任你随便打。”

“你以为我大姐还会宠着你?孽种……”

“伴夏。”邢逢春也终于说话了,她冷然打断邢伴夏的话,“成功害死小庆,你骂他我没意见,但是注意你的措词。”

“大姐。”邢伴夏死了儿子,恨得也顾不上什么忌讳,“他犯下这么大的事,难道你还要护着他?我儿子小庆就白死了吗?”

邢逢春被弟弟逼问得没话说了,她沉着脸沉默了几秒钟,从邢振邦身后走出来,抓住邢伴夏的胳膊,帮他脱离林成功的钳制。

“伴夏。咱们家本是北河地一个工人家庭。咱爸咱妈都是穷工人。后来因为我嫁给老林。咱们姐弟几个才算有些好日子过。小庆死了。我也很难过。但是没有老林。哪有小庆地后来。没有我。你今天会这么风光?你今年不到五十岁。想生儿子还有机会。可是我呢?我还有什么机会?我只有这一个儿子。”邢逢春也不是蛮不讲理地霸王。更何况这些年。邢伴夏也算勤勤恳恳为林家做事。她不想和这个大弟弟有什么不善地磨擦。

“姐。他根本就是……”

“伴夏!”邢逢春又一次打断弟弟地话。另一只手慈爱地抚向林成功地头发。“我只有这一个儿子。只有这一个。但是。几年前爸妈去世地时候。我曾向他们保证。一定会照顾好你、爱秋和破冬。所以成功害死小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听姐姐这么说。邢伴夏才勉强忍住怒火。只哼了一声。就转身回到刚才地椅子上重新坐好。邢逢春叹了口气。蹲下身。目光伤感地望向儿子林成功。她真地很不愿意相信事实。但她是姐姐。如果再宠惯林成功。就太不像话了。

“儿子。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让妈妈怎么办?”邢逢春地话说得非常沉痛。

“妈。我是你儿子。是林家地儿子。我不会做懦夫地。”林成功扶着母亲。一起站起来。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做地事。我自然会承担。无论今天您怎么处罚我。我都心甘情愿。”

邢逢春听到林成功的话笑了,只是笑得辛酸,她不停地摸着儿子的头,十分不舍。

“你走吧!”

“啊?”林成功愣了一下。

卫慕容此时也站起身了,听见邢逢春让林成功走,也愣住了,她听出邢逢春是话里有话的。

“儿子,你走吧,离开北河,永远也不要回来了。”

林成功万万没想到,母亲地处罚是让自己远走,而且是永远,永远。林成功惨然一笑,他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这个惩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北河是林家的北河,是擎天的北河,林振邦以前虽然用各种方法逼使林成功放弃自己的理想,可并没有用杀招,否则的话,林振邦完全有能力让林成功在北河一分钟都呆不下去。

更何况,邢元庆地死,林成功在法律上也是有责任地,如果追究,林成功肯定入狱,如今只是让他离开北河,这对林成功来说,近乎一种恩赐。

“伯母,不可以啊……”卫慕容突然急了,粉脸上冷汗涔涔,“成功不能走的,他是林家的独苗啊!”

邢逢春脸色暴冷,猛地回头用最凶狠的目光瞪向卫慕容,把心头憋闷的怒火都泄向她。

“你还有脸说?我和老林把成功交给你,你看看你自己做得好事?成功这一年来,不但任性不听话,长期离家外居,还私自成婚,现在又害死小庆,哪一样你能逃脱责任?”

“啪!”

邢逢春骂还不算解气,突然一记耳光扇在卫慕容的脸上,这下打得有点重,卫慕容的脸被打了偏向一边,瞬间又浮起一个清晰的掌印。

林振邦坐不下去了,很激动地又站起来。

“逢春,你怎么能打慕容呢?”

“我为什么不能打,我想打谁就打谁?”邢逢春也是怒极失态,反责林振邦。

林振邦似乎对老妻特别宽容,十分尴尬地又坐了回去。卫慕容被打之后,并没有任何忿然神情,她毅然站到林成功身前,代替林成功面对邢逢春。

“伯母,您说得对,我没有照顾好成功。今天,我愿意替他受罚,如果您要成功永远离开北河,那我……和他一起走。”

“你疯了?”林成功闻言震惊,扯开卫慕容盯着她地眼睛,“你走了,擎天怎么办?我走是因为我犯错,再说我犯错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能管得了我什么!”

“慕容,你不能走。”林振邦也大声地喊道。

“你在吓唬我?”邢逢春地脸上竟然有了凶光,一字一顿质问卫慕容。

“妈!”林成功将卫慕容推开,他虽然不知道卫慕容是怎么想的,但是卫慕容如果离开擎天,非天下大乱不可,“我听你地,我现在就走,就走……”

林成功挥起双手,示意谁也不要再说什么,然后倒退着离开加油站的办公室。临出门口地时候,他向最后看了一眼林振邦,只可惜林振邦根本没有看自己,只是用痛心又怜爱的目光望着已经惊惶失措的卫慕容。

林成功心里叹气,老爸太现实了,只因为卫慕容对擎天有实际意义,就把她放在自己的上面。

离开办公室后,林成功一口气跑回自己的车子里,然后加大油门,向北河市郊外驶去,半路上,林成功还把自己的手机掏出去,顺着车窗扔到大街上,任别的车子将它碾得粉碎。

林成功已经决定离开北河,再也不回来,而且不带走任何人。唐甜岑小爱韩锐叶家兄妹他们有学校可以谋生,经济上不用担心,自己找个小地方,痴痴愕愕地渡过一生算了。反正林成功对北河已经伤心,尤其是对自己在北河的那个家,他痛恨自己的家族,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大家之间不能多一些真诚,总要把世俗的东西摆在第一位。

脑子里一团乱麻,林成功甚至不知道自己驶向何方,就是凭感觉在开车,他已经决定,一直开到车子没油,停在哪里就是哪里了。

林成功从北河出来的时候,刚刚加满一箱油,估计着开一下午没问题。以奥迪R8的速度,一下午从北河少说能开到沈阳,他走得不是那个方向。恍恍惚惚间,林成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车子停顿了一下,然后竟然熄火,林成功不得不停到路边。

林成功抬头看看天色,还早着呢,不可能没油了。他叹了口气,四周看看,一条孤单的路旁悄无人烟,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老天爷,你干嘛不让我出车祸,直接玩死我算了。”林成功从车里下来,抬头看看蓝天,自嘲地说道。

被赶出家门,又在半路上车子故障抛锚,林成功的运气还真是差。但是对于他来说,现在什么打击什么霉运都不在乎了,拍拍双手,沿着大路潇洒地向前步行而去,把车子如弃垃圾般丢在路旁。从天亮,林成功一直走到天黑,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可林成功只当没听见,他好像失去了一切感觉,哪怕这条路会走到死。

但是,林成功失望了,他没机会走到死了,在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他看到前方出现一些星星点点的灯光,应该是有一个小镇在那里。既然老天不收林成功,林成功也没必要自己寻死,他笑了笑,向灯光处走去。

又走了近半个小时,林成功走进一个小镇,他突然发现这个小镇很熟悉,站在镇中的街上,来回四顾,恍然发现这里居然是砬子铺。林成功用了一下午的时间,竟然不知不觉来到了砬子铺。

柳青应该已经回到合欢了吧?如果林成功咬咬牙,再向前走到午夜,就差不多能到合欢,那里有柳青在等他。可是林成功没有这样做,他既然能狠心把唐甜岑小爱她们都扔在北河,就不会去找柳青。

林成功细看了看,砬子铺这小镇也不错的,不如这辈子就在这里渡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