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40银 全部到金色别墅见我

砬子铺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哪有水啊?小姑娘很聪明,跑去小卖部,把人家全部的矿泉水都包了下来,一共两箱半,又买了香皂与毛巾。当这些矿泉水被抬回来之后,房东夫妻又被叫过来,还是给了他们很多钱,要他们把这些水都烧热,放到一个最大的洗衣盆里。

水烧好后,带着香皂和毛巾都被送进小力的房间里。接下来,大家又要等,每个人都听到小力房间里的水声,好像还有很舒服的哼哼声,这时那个站在最靠近小力门前的女人突然转过头,目光在身后那些自己人的身上扫了一圈。

“你,马上脱衣服,除了内衣全部脱下来。”女人突然指向离她不远处的一个男人。

“啊?卫总,您说……什么?”那个男人被吓一跳,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要你身上的衣服,除了内衣全部都要。”

“哦哦哦,好好!”

男人连问也不敢问,七手八脚就开始脱衣服,他的身材和小力很相似。把自己脱下来的衣服交给那个女人之后,他立刻掉头跑回车里,不敢再出来见人。女人拿着这套衣服,犹豫了几秒钟,向自己旁边招招手。

“郭爷,烦您大驾,把衣服给成功送进去。”

一个很有威严的老人走过来,接下这套衣服,什么话都没说,只一点头就推门进去了。一分钟后,他从里面又走出来,老眼泛红,显然是很伤感。他看了看让自己送衣服的女人,长叹一声。

“唉,慕容,成功他受苦了啊!”

“他会好起来的。”女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小力房间地周围重新陷入安静。人们又变成兵马俑。大家都在等待。等着某个人地新生。又过去一个小时。从小力地房间里突然传出一串清脆爽朗地笑声。这笑声听着有点狂。好像要把屋顶冲破。

“哈哈哈哈……”

然后门口地人听到这笑声。个个都露出惊喜地神情。因为这笑声他们太熟悉了。已经听了二十多个年头。所有人非常有默契地向外退。都退到大门地外边。只见小力地房间门被推开。一个阳光满面、神采飞扬地年轻人从里面大步走出来。他那一双净澈地目光里闪着逼人地光芒。

那些砬子铺地围观老乡们都傻眼了。尤其是房东夫妻。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脏兮兮地流浪汉小力居然变成这样地一个人。

小力。哦不。应该叫林成功了。走出自己住了两个多月地房子。站在大门口。望着那些从北河市里来地高官巨富。脸上泛起一层傲色。

“大少!”所有地人齐齐向林成功地问好。除了几个年纪大地长辈。其余地人还要给林成功弯腰行礼。

卫慕容走上来,挽着林成功的胳膊,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俨然一对金童玉女,让大家都想起他们出入各大酒店宴会时的丰姿。

“成功是林家地唯一继承人,如今我们已经找到他,擎天又有了支柱。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为擎天工作。在各位帮助下,走向更辉煌的明天。”卫慕容做出很简短的发言。又引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我听说我爸和我妈不在家里,我相信他们一定有他们的事情。而且是很重要地事情才离开的。在他们回来之前,我希望擎天能保持稳定,继续高速发展,也希望大家能排除顾虑,认真工作,以擎天的光辉事业为已任,林成功总不会忘记大家的贡献。”在卫慕容之后,林成功又说了几句振奋人心的话。

掌声欢呼声再次响起来,现在擎天里面一片阴霾,林振邦夫妻消失的事情已经传出来了,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擎天的明天会怎么样。而林成功的出现,则为这些擎天地高层及市里地高层领导们注入强心剂,林成功出面,就意味着林家人还在北河,擎天还掌控在林家手中,一切都没有改变。

皇家宾利缓缓驶来,停在卫慕容和林成功身边,林成功打开车门,把卫慕容扶进去,他本来也要进去,可突然想到一件事,微笑着向房东夫妻招招手,让他们过来。

房东夫妻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心里还在琢磨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地方对林成功不好,万一林成功这样的大人物生气了,现在报复他们怎么办。

“大哥,大嫂,这段时间烦你们照顾,谢谢了。你们以后要是遇到什么困难,就提我林成功地名字,包你们叫天天应,叫地地灵。”说完笑,林成功又向他们摆了摆手道再见,伏身钻进宾利车。

浩浩荡荡的车队走了,顺着进城地大路走了,房东夫妻两个人好像雕像一样,站在原地半天没动,他们两个还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

宾利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林成功坐在里面,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细细地品味着,脸上一付享受的神情。别说红酒,任何一种酒他都两个多月没喝过了。卫慕容倩然坐在他身边,粉脸微愁,虽然林成功已经找到并接回来,可是还有好多问题没有解决。

“我爸和我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林成功突然轻声问道。

“快一个月了,准确地说,是二十六天。那天本来一切都很正常,早晨我还和伯父伯母吃了早餐,可是晚上下班回来,就没看到他们。当时我还以为伯父伯母是出门有事,但一连三天都没回来,还没留任何讯息,这无法解释。”卫慕容低着头,十分忧郁。

“消失的只有我爸和我妈吗?”

“不是,还有你的两个舅舅和几个家族里的老人。”

“我三姨邢爱秋还在吗?”林成功也不由得皱紧眉头。

“邢姨还在,擎天三大元老中只剩郭爷,另外家里面也还有些人没有离开。”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他们,也许他们知道我爸和我妈带着家里的几个人跑哪去了。”

“林成功啊林成功。”卫慕容有些不耐烦了,她转过头责怪地望向林成功,“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找到你吗?你不出现,谁有资格去问他们?难道你让我去质问邢姨?”

“明白了,车直接开回家,然后立刻让他们全部来见我,我在我爸我妈的金色别墅大厅等他们。”林成功想通之后,斩钉截铁去说。

“我会做的。”卫慕容点了点头。

林成功终于重新回到了这个久违两个月的城市,和两个月前比,这里没有丝毫区别,还是那么熟悉,如同林成功自己的掌纹。这是他的地盘,在这里他就是一国之王,几乎站在所有人的上面,让大家来仰视。

几个小时前,自己还是个天天混吃等死的人,转眼之间,曾经的荣华又回到手中,林成功哪能不感慨。只是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林成功下决心一定要挖出全部的秘密。

车队开到林宅的大门处,所有人下车,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只是有一些人,被卫慕容以林成功的名义留了下来,和林成功一起乘家里的观景小车,前往林振邦和邢逢春居住的金色别墅。

林成功始终一言不发,进入别墅后,大步走向最上方的大沙发,这个座位曾经是林振邦的专属。林成功在大沙发上坐下来,还翘起二郎腿,卫慕容坐到邢逢春曾经的位置上,一大排人站在他们面前。

“大家坐吧,都是家里人。”林成功突然向众人挥挥手。

这些人听到林成功的话,立刻依次坐下来,别墅大厅里搞得像水泊梁山的聚义厅,谁坐在什么位置上,都是很有讲究的,绝不能乱。几个保姆端来些茶水,又上了几个水果盘,林成功伸手拿过一个大苹果,啃了一口觉得不甜就扔到了一边。

“三姨,我爸和我妈呢?”林成功淡漠的目光投向自己右手边不远处的邢爱秋。

“啊?我姐夫和我大姐?我也不知道啊!成功,这次大家千方百计找到你,就是因为大姐和大姐夫不见了啊,这可怎么办,他们能去哪啊?”邢爱秋本来就是个没主意的女人,这时候已经彻底乱了分寸。

“我二舅和四舅呢?”林成功明知故问。

“他们也不见了啊,真是怪了,他们都去哪了!我的姐姐啊,弟弟啊……”说着说着,邢爱秋居然还哭了起来。

“啪!”突然一个桔子从天而降,打在邢爱秋的怀里,邢爱秋顿时一愣,停止哭泣,抬头看到林成功脸色冷得有些怕人。

“三姨,你也算家里的管事人,这时候你应该冷静下来想办法,而不是乱哭一通,那家里能不乱吗?”林成功严厉斥责邢爱秋。

“哦哦,对,成功,你说的对,对不起,三姨不哭了。”邢爱秋急忙擦擦脸,把泪痕擦干。

“我问你,为什么我爸我妈只带走了二舅四舅,而不把你也带走?”

“啊?他们……他们……成功,你是不是怀疑我?难道三姨不着急吗?我是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去了哪里?我要是知道的话,一定会把他们找回来。”邢爱秋又喊起叫天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