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61银 胆大包天敢耍国际刑警

在男人的后腰偏左,也就是左后胯的位置上,有一个小小的纹身,纹身的样式让林成功太熟悉了,那是一个砝码,砝码中的数字是四十。

“嘿嘿,小七,你看这个……”林成功指着那个纹身,转头怪笑着问叶雨七,因为叶雨七的手腕处也有一个这样的纹身。

“去你妈的。”叶雨七才懒得看恶心的男人**,一脚踹上去,叶雪三及时闪身,那个可怜的家伙被踹了个大马趴。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两个家伙的来历,剩下的事就好办了。林成功用脚踩着刚刚被叶雨七踹趴下的男人,脚上还很用力。

“说吧,兄弟,你们办完云南的事,会去哪里?回北河吗?”

“是,是,回北河!”

“回北河哪里呢?”

“这个……”

“混蛋,你不能说啊,说了我也要死的。”旁边的断耳的仁兄真急了,扑上来捂住自己同伙的嘴。

“不说的话,你们两个现在就会死。”林成功松开脚,回到刚才的椅子上坐好。

叶雨七又狞笑着靠过来,手里玩着自己的那把刀,阳光在窗缝处透进来,射在刀锋上,让刀锋冷艳得直刺人眼。两个俘虏死盯着叶雨七越来越近的刀子,脸上紧张到抽筋,目光惊恐,他们能想像到这种刀子刺进他们肉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林成功突然闭上眼。这是一个信号。让叶雨七动手地信号。因为俘虏有两个。而回话地只需要有一个就够了。叶雨七不再磨蹭。一刀透进断耳家伙地腮部。刀锋直切入口。叶雨七还搅动两下。一大蓬鲜血喷射出来。

“啊啊……”断耳地家伙又捂着自己地脸滚落在地。他连舌头带半边牙床已经都成了碎肉。

“不要。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另一个男人猛地跪到林成功膝前。吓得涕泪横流。“大少……你饶了我吧。我不想死啊!”

“不想死就说吧!”林成功感觉很累。他不喜欢面前这残酷地现场。甚至很厌恶。

“我说。我说。我们回北河后。要去东环附近地一家汽车修理铺里向我们老大汇报情况。”这次他回答得果然很快。人性本贱啊!

“你们老大是谁?”

“啊?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大少啊,我是真不知道啊……”他急得真想把心掏出来让林成功看。

“我最后问你一件事。天平是谁?”林成功略微沉吟,换了个问题。

“天平?什么天平?”这家伙愣住了,神情变得茫然。

“你他妈活够了,什么都不知道,我他妈弄死你得了。”叶雨七不由分说就是一脚,把他又踹倒在地,接着就要上前捅刀子。

“等等!”林成功再次拉住叶雨七,然后他慢慢地站起身。“唉,他应该确实不知道。老三,把他们都绑在一起,留他们一条命,让他们就在这里,自生自灭吧!”说完话,林成功拉着叶雨七先走了。

叶雪三干得很利索,也就三两分钟的功夫,就用床单把二男一女都捆在一起。嘴里都塞在东西,让他们即不能动也不能叫,然后匆匆出门,看到林成功和叶雨七正在门口等他呢!

“大少,我们现在怎么办?”叶雨七的心里已经被铁锤的仇恨填满,杀机横溢。

“嗯……回北河。”

林成功做出决定,三个人悄无声息地离开小镇,就如同他们刚才悄悄地来。这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休息,回到昆明后。立刻订飞机票回北河。等他们再回踏上北河地土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的事了。

虽然叶雨七已经被仇恨燃烧得毫无倦意。但叶雪三看得出来,林成功现在很疲惫。刚下飞机。他就拦在林成功面前。

“大少,回家吧!”

“哥,回什么家啊,我们要去抓那个害死铁锤的王八蛋,我他妈要活剐了他。”叶雨七急得直跺脚。

“你闭嘴,大少已经累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大少重要,现在他需要休息。”叶雪三严厉地训斥自己的妹妹。

“行了,你们别吵了。”林成功一脸倦色,还皱着眉,“我没事,走吧,坐车去东环。”

林成功推开叶雪三,走出机场大厅,在外面的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三个人乘车直奔东环。可是在东环下了车后,三个人都傻眼了,这里是北河市汽车配件的集散地,修车铺遍地如牛毛,哪个才是那些“砝码”们的老巢呢?

林成功苦笑,在云南的时候还是太心急了,忘记问清楚具体地点,现在可怎么办呢?叶雪三叶雨七大眼瞪小眼,也是毫无办法。

突然,林成功的目光在街上一个女人的身上聚焦,他认出那是燕轻眉,只是今天女警督没穿制服而已。燕轻眉可能只是想买些日常用品,钻进街边一家超市里面,没多久就拎着一大塑料袋东西出来了。

“啊!”燕轻眉刚出门,就感觉面前有人挡住自己,而且离自己很近,职业生涯让她非常敏感,低呼地同时快速后退,一只手探向自己的后腰部,那里有一把手心雷女式手枪。

“哎哎,别冲动,是我!”林成功急忙摆动双手,不然自己万一死在燕轻眉枪下,那得多冤啊!

“嗯?林家大少?你怎么在这里?”燕轻眉认清林成功后,奇怪地问道。

“嘿嘿嘿,北河就是我的家嘛,我在哪里都正常。倒是燕警督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买这么多东西。”林成功怪笑起来,还反问燕轻眉。

“哦,我暂时就住在旁边的商贸酒店里,我来给……咳,给别人买烟和酒。”燕轻眉说着说着,突然显得有些尴尬。

“买烟酒?是给那位赵先生买的吧?”林成功故意挑逗燕轻眉。

“要你管?让开。”燕轻眉拉下脸,没好气地把林成功推开一旁,然后沿着大街要回酒店。

林成功眨眨眼睛,快跑了几步追上燕轻眉。

“燕警督,你先别走,我有点事想请教你。”林成功果然有诚意多了。

“什么事?还请教我?”燕轻眉看看林成功,觉得他不是开玩笑。

“嗯,你看看这街两边,都是修车的。”林成功点点头,转身指着街两边无数修车铺说道。

“你是不是胆子太大了,敢消遣国际刑警?”燕轻眉脸色变得很难看。

“没有,你相信我的诚意吧!哎,你看看这些修车铺,如果你是坏人,你会选择藏在哪家?”林成功问得很委婉,他是不想惊动这位大人物。

“你……什么意思?”燕轻眉做了近十年警察,一听到坏人,立刻气质就变了,粉脸上有煞气。

“没什么意思啊?是这样的,有个王八蛋惹到我了,我要报仇,唉,小事而已。你快告诉你,坏人最有可能藏在哪里?”

“无聊,自己找去。”燕轻眉狠狠地白了林成功一眼,她没心情帮林成功解决他私人恩怨。因为她认为像林成功这种人,可能会经常惹些莫名其妙地事。

“那算了。”林成功也好像无所谓似的,耸耸肩膀,“本还想告诉你点天平的事呢,拜拜。”林成功向燕轻眉离去的背影摆手。

燕轻眉听到林成功的话,突然转身瞬间就重新站在林成功面前,两只美丽的眼睛好像两盏探照灯。

“你说什么?”燕轻眉一字一顿地问。

“我说……算了,反正你也不想帮我的忙。”林成功牛气哄哄的,吊足燕轻眉的胃口。

燕轻眉气坏了,但又拿林成功没什么办法,只好忍住火气,转过头看看街两边地修车铺。这些修车铺看上去都差不多,只是规模有大有小,很多拿着工具和配件的工人来来往往。林成功也不着急,等着燕轻眉分析的结果。

叶雨七和叶雪三这时都站在不远的地方,偷偷地看着林成功和燕轻眉。

过了很久,燕轻眉叹了口气,伸手指向街对面的一家修车铺。

“那家铺子看上去不太对劲,而且这里离街口近,如果有人抓,也能跑得快一些。”

“是吗?那家铺子怎么不对劲?”林成功特别好奇,观察着街对面的修车铺,可怎么也没看出名堂。

“那家铺子里好像没有工人,而且还关着半扇门,最可疑的是铺子前面居然连个广告牌子都没有。”

“哦……谢谢,太感谢了,我走了。”林成功恍然大悟,向燕轻眉挥挥手就想走。

“站住,你是不是在耍我?”燕轻眉的声音变得很冷,这证明她更生气了。

“嘿嘿……”林成功当然知道燕轻眉为什么生气,不过他连头都没回,只是向身后做了个的手势,“我现在有事,明天有时间我找你,咱们再谈。”

说着话,林成功很快穿过大街,叶家兄妹也急忙奔过来,和林成功一起走进那家可疑的修车铺。燕轻眉果然没有说错,铺子里没有修车工人,只有一个面目阴鹫地男人坐在一排轮胎前在抽烟。

看到林成功三人进来,这个面目阴鹫好像别人欠了他很多钱似地男人才站起身,把烟头踩灭在自己脚下。

“你们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