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79银 你到底爱不爱我?

对于郭宝锋的话,林成功和卫慕容不管心情怎么样,可也算听明白了;而郭老小姐则干脆是不明白,好像掉进迷雾之中。

“爸,他知道什么了?”郭老小姐在父亲的背后疑问。

可惜郭宝锋现在不想理女儿,他脸上泛光,眼睛睁到最大,似笑非笑地望着林成功。

“但是有一件事,你不知道的。你的名字不叫成功,而叫厉容,严厉的厉,容貌的容。我说得很清楚了吧,这回你应该没有什么遗憾了,乖乖地把林成功这个名字签上,你可以少收些罪。”郭宝锋甩手又把一份计划书丢过来,为了防止林成功又撕文件,他刚才特意多备了一份。

林成功只听见郭宝锋说的前半段,后半段他根本没听进去,脑子里一阵轰鸣。卫盛天老婆日记里说的小容不是卫慕容,竟然是林成功,林成功果然不是林振邦和邢逢春所生,他是卫盛天的亲生骨血。以此推论,卫慕容既然与邢爱秋有血缘关系,那她肯定就是林成功出生半年多后,邢逢春怀上的那个,卫慕容才是林家唯一的后嗣,她和林成功的角色二十多年来,始终是相反的。

不仅是林成功,卫慕容也被惊呆了,两个人的身世疑云,终于通过郭宝锋的嘴而云开雾散。郭宝锋还是很人性化的,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这两个年轻人,就好像在大沙漠里走了三天三夜,马上要渴死了才发现水源。

“我最后给你们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后你还不签的话,就别怪郭爷我不念旧情。哈哈哈!”郭宝锋狂笑着转身而去,郭老小姐仍然稀里糊涂,只能跟在父亲屁股后面。

当办公室里再次安静下来之后,林成功和卫慕容目目相视,心里面酸甜苦辣交织在一起,想起曾经的很多事,现在都豁然开朗。而其中夹杂地一些人性,也让他们暗自感慨不已。

“林伯父……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你明明比我早出生一年,这么交换过来,怎么可能呢?”卫慕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呵呵!”林成功惨笑。他知道卫慕容主要是被打击太严重,“对于我爸来说,还有什么是不可能,有什么是做不到的?”

“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了继承人。我爸为了有一个继承人。我妈生我……哦。不对。应该说是生你地时候。落下一点小毛病。从此不能再生育。可是我家需要一个继承人。必须是男孩。而你是女孩。这就是我们最终被交换地原因。”

“可是还有元庆呢!他地年纪在你我之间。按道理讲。就算换也应该是我和他换。更何况还是自家人。”

“这个……”林成功顿时沉吟起来。卫慕容不愧思维敏捷。想出地问题确实很难回答。林成功也想不通了。

既然想不通。林成功和卫慕容就都不再想了。现在最要紧地事。是如何从这里逃出去。郭宝锋最后给他们地十分钟。也已经过去三分之一。剩下地时间实在不多了。

卫慕容突然抓住林成功地手。粉脸上地神情非常复杂。

“成功。一会儿如果有机会。你自己能逃走地话。你就逃吧。不用理我了。”

“为什么?你活够了?”林成功皱紧眉头。

“我是……我,我毕竟和林伯父关系特别,我想他们应该不敢把我怎么样吧!”卫慕容又变得紧张起来,因为她说地话自己根本没把握,一个国际黑帮分子是不是还有血脉亲情,这种事只有天知道。

林成功稍稍思考了一下,反过来主动又握住卫慕容的一双玉手,脸色十分郑重,他从来都没有这么郑重过。

“慕容,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到底爱不爱我?”

“啊?”卫慕容立刻呆住,像个石像,她没想过林成功会突然问这种问题。

“回答我……你回答我啊!”林成功目光更加殷切。

“我……我,我不知道,成功,现在没时间去想那些了,你快点准备一下吧!”卫慕容头痛欲裂。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我们没有时间了。”林成功毫不妥协,坚持要知道答案。

“你不要这样,我们两个只是同命相怜,在这个世界,我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你和我从小在一起。对于我来说,你就像一个亲人,我承认我以前很讨厌你,但是后来发生很多事,让我感觉自己很寂寞、很孤独,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会……才会……”说着说着,卫慕容的眼中渐有泪光,而且话也终于说不下去。

林成功突然吻在卫慕容的唇,卫慕容娇躯微震,但马上就平静下来,两个人相拥着吻在一起,这个吻里不仅有唇齿,还有泪水。

“走,我带你一起走。”一分钟后,林成功放开卫慕容,斩钉截铁地对她说。

“不行,你带着我是走不出去的。”卫慕容坚决反对。

“慕容,你相信我,你曾经也想在大厦里抓到我,可是我还是逃走了。”林成功地自信在心里燃起,就在刚才他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听着,我的那辆林肯越野车曾经交回给公司,后来你又给我的时候,里面少了一样东西,一个有点像大登山包的东西。你知道在哪里吗?”

“大登山包?是不是暗红色的那个?”卫慕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心里也燃起希望,“我知道,那个是……”

“不要吵!”林成功急忙捂住卫慕容地樱唇,万一惊动外面的人,就会前功尽弃,“你想想,那个包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啊!”卫慕容只知道那个包是什么东西,但是不知道在哪里。

“你还我车地时候,那个包就不见了,它肯定是在公司那段时间不见的,你好好想想,或者你认为能在什么地方?”林成功脸上开始出汗,时间一秒一秒地在减少,再不行动真要来不及了。

“我,我,我……想想,你让我想想。”卫慕容努力开始回忆,拼命让自己冷静一些,“如果那个包真是在公司不见地,就是有人动过你的车子。你地车当初交还给公司后,一直停在地下停车场里,锁着的,不应该会被人偷。那会是怎么回事呢?车子……包……车子……包……”卫慕容不停地喃喃着,她恨不得把自己地头敲碎。

林成功知道这很难,毕竟是很长时间之前的事,而且还牵扯很多人,想推算出登山包的去向,确实不容易。他也是强压冲动,心里却在一秒一秒地计时。

“啊……我想起来了!”卫慕容突然低呼一声,粉脸也略显兴奋,“如果你说的没错,那辆车子钱总好像借过一次,是要拉运什么东西。如果里面的包是他动的,就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

钱总是主管房地产的,曾经因为工程队的事,和林成功之间还闹得很不愉快。

“钱总的办公室,就在旁边?”林成功无异于得到惊喜,钱总的办公室就紧挨着董事会轮值办公室。

“是的,就在旁边!”卫慕容点点头。

林成功眼珠一阵急转,突然拉过卫慕容,在她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卫慕容立刻会意,再次点几下头。林成功不再犹豫,再犹豫黄花菜都凉了,拉起卫慕容的手跑向办公室门口,然后炮弹一样冲了出去。

外面的十几个黑西装男人突然看到林成功和卫慕容,都不由得愣了一下,谁也没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居然想凭两个人的能耐逃出去。果然,林成功卫慕容两个没冲多远,就被这十几个黑西装男人给层层围堵,然后又逼了回来。

林成功面露怯色,拉着卫慕容慢慢向后退,不过退的时候,他稍稍改变了一点方向,不是退向董事会轮值办公室,而是旁边的钱总办公室。卫慕容一边退还一边望向小琳的位置,小琳和叶雨七仍然保持原状,一个焦急地坐在椅子上不敢乱动,另一个则瘫倒在地上。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啧啧啧,一定要逼我吗?”郭宝锋带着阴冷的声音出现,从那些黑西装男人的后面挤进来,他的老态已经一扫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剽悍的气质。

“嘿嘿,郭爷,你误会了。”林成功带着卫慕容一直在向后退,还怪笑了两声,“我们是想出来找你的,想求你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想好好研究一下。”

“不可能了,唯一的机会你们已经浪费掉了。”郭宝锋摇摇头,丝毫不给林成功商量的机会。

“可是这件事情太大了,我和慕容总要想妥当才行,你刚才就给我们十分钟,根本不够。我可以签那份文件,不过我有条件,我只是想和慕容研究一下什么样的条件最合适,即能满足你,又能满足我。”林成功说得也算合情合理。

郭宝锋闻言沉默了,半晌才咂咂嘴,决定最后再信林成功一次,毕竟那份计划书对他们太重要了。

“行,我就最后给你十分钟。不过我有条件,我要派一个人盯着你们,不然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