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91银 一串黑面包,一条清蒸马哈,一瓶伏特加,一间……房……

三个男人慢慢退出铁丝网,一直退出去很远,林成功确认他们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这才转过身向刚才那个刀疤脸所指的方向大步而去。

可是林成功到底没有边境处混过,低估了这三个男人的狡诈,林成功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大喊,还是用俄语在大喊,“有人偷渡了,有人偷渡了”。林成功立刻就惊醒了,知道是刚才的三个男人在喊,想报仇林成功。

林成功来不及细想,撒开腿就跑,半分钟后,俄罗斯那边的边防军警被惊动了,开着吉普车顶着探照灯,还有人牵着猎犬纷纷向林成功追来,林成功还听到那些俄罗斯的军警们大声地漫骂,任何人被人从好梦中惊醒,心情都不会好在哪里去的。

林成功心里把那三个混蛋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但是骂人只能解气,不能解危,眼前一望无际还是高地草原,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只能咬着牙向前跑,有多快就跑多快。如果慢一步被俄罗斯边防军警抓到,后果不堪设想的。

还好林成功体力总算不错,保持最快的速度居然跑了五分钟,虽然不可能把身后的军警甩掉,但暂时也没被追上,这绝对是人类潜能的一种暴发。五分钟后,林成功体力迅速下降,就干脆闭上眼睛跑,只感觉两耳灌风,双腿已经麻木了。

当林成功再也没有任何一点力气的时候,他猛地扑倒在草甸上,气喘如牛。心里暗自惨笑,想不到林家大少也有这么狼狈的一天;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今天却是填沟壑,甚至马上要膏锋锷了。

后面军警们地追赶声越来越大。夹杂着吉普车发动机的声音和猎犬地吠叫声,林成功已经开始盘算,一会儿应该怎么对那些军警解释,争取保住这条小命,被遣送回国后再重新安排。

“嗯?”这时候。林成功的鼻子里突然传进来一阵腥臭地味道,这让林成功愣了一下,然后还睁开眼睛。

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的一段时间,林成功的视野范围不超过两米,所以眼前黑乎乎什么都看不到,向后还能勉强看到追来的吉普车灯光。

“这是什么味道?”林成功忍不住喃喃几声。他感觉这阵腥臭的味道自己以前闻过,这味道很特别,不是我们生活中经常能闻到地气味。

林成功抬起胳膊。伸出手向自己头部的前方摸了几下,除了草什么都没有。于是他勉强挣扎着向前爬了两下,再向前摸。还是什么都没有。腥臭的味道就是从前面传来的,林成功确实自己没有出现幻觉。可为什么草地里会有腥臭味呢,这味道可不是某些不文明的人随地大小便造成的。

林成功咬咬牙关。又使出最后地力气爬了一段距离。再向前摸。突然触手之间。有一把青草居然被他一下子握成了乳液状。林成功顿时想起自己曾经在巴西亚马逊河玩漂流地时候。当时自己身边有几个同伴。来自全世界各个地方。其中一个同伴是个植物学家。告诉过林成功在亚马逊河两边有一种地貌。叫卡瓦托。这是当地地土著语。翻译过来就是草神栖息之所。

这种地貌地特征就是你看上去是一片平坦地草地或者灌木地。也是青绿葱葱地没有任何破绽。但是你一旦踩上。就会立刻陷下去。这种地貌地产生原理是很简单。地上本来只是一个大坑。后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很多地杂草堆填在里面。再下场暴雨。坑里产生大量积水。这样一来青草就会在积水地作用下。腐烂并且发酵。当有风吹过。再次带来很多草籽。在这片烂草泥上重新发芽生长。把下面地烂草泥给覆盖住。就形成了独特地卡瓦托地貌。

这种地貌还是很可怕地。如果下面地泥坑浅地话还好说。万一如果够深。人进去就别想出来了。准备和草烂在一起吧!因为腐烂发酵地草。如果卡瓦托地貌里会散发出腥臭味。而且上面即使长草。那些草也和普通地草不同。非常嫩弱。随便施加一点压力就会乳化。像果冻一样。

这个大发现可让林成功惊喜异常。如果不是怕军警发现他。肯定要大笑几声地。俄罗斯与中国交界处。有很多草原地带。只是这里气温偏凉。很难产生卡瓦托地貌。林成功地运气还真不是一般地巧。居然就被他碰到一处。

林成功手脚并用。一边摸索着一边继续向前爬。当他确定已经快进入卡瓦托时。他扭转身子。脚在前面。头在后面。慢慢向草泥里钻。林成功非常小心。每钻一点。都要事先用脚向前探。确定脚下踩到卡瓦托里地实地。才会继续向前钻。直至自己整个身体都钻了进去。只露出草泥外一个鼻孔用来呼吸。

卡瓦托地气味是非常难闻地。林成功被熏得几次差点昏过去。他用手在草泥里强掐自己地大腿。利用痛感来给自己提神。林成功并不抱怨。反而要庆幸。这个卡瓦托够深。能容下他。不然哪怕露出半个脑袋。也得被追来地猎犬啃掉。

俄罗斯这边的边防军警们终于追到了,却发现偷渡者不见了,连猎犬都找不到他的踪迹了,只在原地来回乱转。军警们诧异莫名,难道偷渡者是天使?展开翅膀飞走了?不然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没了呢!于是,他们在附近又小范围的搜查了一下,吉普车上的探照灯也四处乱晃,足足折腾了一个小时,才终于放弃,沮丧着统统回军营里去

林成功这时耐心奇好,直到军警们的声音彻底消失,他才试着慢慢地从草泥里爬出来。他爬出来的时候,比钻进去更小心,因为他没有什么可拉扯的东西,万一脚下没踩住滑了一下,他就可以和草木同朽了。

林成功刚从卡瓦托里爬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呕吐,无比剧烈地呕吐,吐得连胆汁都顺着嗓子眼流出来了。吐完之后,他又趴在地上休息了很久,直到感觉体力稍稍恢复一些,才站起来向前蹒跚而去。

两天后,俄罗斯东南小镇博尔贾来了一位非常怪异的客人,他看上去年纪很小,像个高中生,但却一脸苦相,身上的衣服又黑又皱,还散发着一阵阵奇特的味道,即酸且臭。当然了,他就是我们的林成功大少爷。

林成功前天晚上逃脱边防军警后,顺着刀疤脸指的方向还真找到一个小村庄,只是村庄里人太少,又是黎明,林成功得不到任何的帮助。这不怪俄罗斯人民,林成功那时的样子实在太吓了,全身都是黑色的,只有张嘴说话的时候,牙是白森森的,而且全身上下恶臭无比。

后来林成功实在没办法了,幸好村子旁边有条小河,他用河水把自己洗干净,又把衣服都洗了一遍。要知道这时候是十一月中旬快下旬,东北气温在凌晨已经降低到了零下,林成功重新穿上那套湿冷的衣服,只觉得自己骨髓里全是冰渣。

又喝了两口河水,林成功凭着自己对地理知识的了解,决定直接动身来博尔贾,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当林成功走进博尔贾小镇的时候,全身基本是虚脱的,肚子里空荡荡的好像在唱空城计,连视线都是模糊的。

博尔贾小镇并不小,这里是边区乡镇,有点像中国那边的堪钦,所以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是不少的,里面还有很多是中国商人。林成功努力聚精会神,辨认出一家小旅馆,拖着虚弱的身躯走进去,把两千美元拍在旅馆的服务台马哈,一瓶伏特加,一间……房……”林成功话没说完,人就昏倒了。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成功才悠悠醒来,鼻息间满是清蒸马哈鱼的香气。睁开眼,林成功看到自己躺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四处全是深色的木头家具,身上的脏衣服已经不见了,现在穿的是一套非常干净的白色睡袍。

“上帝保佑你,年轻人,你总算醒了。”突然林成功不远处响起一个很粗的声音,林成功虚弱地抬起头,看到木床旁有一个俄罗斯胖女人,她刚刚把一大条清蒸马哈鱼放在林成功房间里的餐桌上。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食物,都是林成功昏倒前点好的那些,林成功指指餐桌上的伏特加。

“大婶,谢谢你,先给我倒杯酒好不好?”

“你是中国人,还是蒙古人?”胖女人依言倒了杯酒,递到林成功面前。

“中国人。”林成功回答之后,把一杯高度伏特加全灌进自己的肚子。

据说全世界最烈的酒就是伏特加,这种酒入口之后就像火一样,能一直烧到你的胃。林成功喝下这杯酒,眼睛里渐渐泛起生机与神采,我们的林家大少终于“复活”了。

胖女人笑呵呵地望着林成功,很友善,还接回林成功的酒杯,把那个让林成功恨不得抱着睡觉的餐桌挪到林成功身边,让他可以躺在**进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