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92银 除了喝酒,我们也许还可以做些别的

伏特加的威力是很明显的,林成功突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当然,是吃饭的力量。坐起身,左叉右刀,再也不抬头,好像饿死鬼投胎的一样,鼓起腮帮子大吃特吃,风卷残云。一串黑面包也就五六个,马哈鱼还算不小,林成功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全部都干掉了,还喝了半瓶伏特加。

吃完这些东西,林成功倒头就睡,完全不顾身边是不是会天塌地陷,这一睡又睡到了当天晚上八点多钟。

等林成功再次醒来,身体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翻身起床,在地上来回走了几步,又长长地吐了口浊气,庆幸自己总算安全到达博尔贾,虽然过程上并不怎么安全。林成功感觉自己精神头也不错,决定出去走走,顺便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意外收获。

可新问题又出现了,林成功从中国穿来的衣服已经不能再穿了,他身上现在穿得是睡袍,想出去怎么办呢?总不能穿着睡袍出去吧,就算没被人当成神经病,也会冻死的。在房间的门旁有根小短绳,林成功过去拉了几下,这绳通向外面的一个小铜铃,听到铜铃响,那个胖大婶很快就来了。

“上帝保佑你,你可真能睡。”

“呵呵,我最多的时候睡过三天三夜呢!大婶,我的衣服不能穿了,你这里有没有衣旧的也行,看着我能穿的就行,我会付钱的。”林成功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又亮又纯洁。

“没问题,我去帮你找找。”俄罗斯胖大婶是个好人,痛快地答应下来。

博尔贾因为是边境小镇,国际贸易又很繁荣,所以这里有些大城市的特点,比如夜生活。博尔贾的夜晚一点都不黑,街道两边的路灯盏盏不灭。会始终亮到第二天早晨七点才关。这里有很多酒吧,这些酒吧往往还会扮演旅馆的角色,林成功所住的旅馆其实一楼就是酒吧。

林成功穿着旧衬衫和牛仔裤,顺着木头楼梯从楼上下来,全身都觉得别扭。这套衣服太肥大了,可老板娘胖大婶又实在找不到别地衣服,林成功只能对付着穿;在中国人里,林成功也不算什么大块头,准确地讲。他身材略显瘦小,而俄罗斯人又几乎都是熊状,所以不可能有什么适合林成功的旧衣服。

旅馆酒吧里笑语欢声,很多人在大声聊天大杯喝酒,还有一些人抽着像中国旱烟似的香烟,那些烟雾四处弥漫,林成功被呛得已经咳嗽好几声了。最后,林成功跑到酒吧的吧台处,这里烟气小一点。林成功爬上那个高高的吧台椅,打个响指,向吧台里面的服务生点了杯啤酒。洗过澡了吗?”服务生把啤酒递给林成功,突然又多问了一句。

“什么意思?”林成功呆

“您都被洗缩水了。”服务生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林成功知道。服务生是在指自己身上地衣服。穿在林成功身上。就像庄稼地里地稻草人身上被披了半片麻袋。

“你觉得自己很有幽默感吗?十秒钟后如果你还在我面前晃。我就把你地大腿切下来。再插进你地屁股里。”林成功故意把脸板起来。好像很严肃似地。

服务生耸耸肩膀。转身为其他客人服务去了。林成功很满意地哼哼两声。觉得自己在俄罗斯也一样可以很嚣张。最起码刚才地服务生不敢惹自己。这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坐到林成功身边地椅子上。还向林成功抛来一个媚眼。

俄罗斯女人通常都长得很高大。这个女人也不例外。虽然只是坐着。但林成功看她要微微仰一点头。她很性感。脸上化着重妆。紫色地眼影在眼梢处斜斜向上飞。金色秀发也盘成维纳斯地发型。身上穿着红色紧身短裙。领口快开到肚脐眼了。一双**暴出来有一半多。

“蒙古人……还是中国人?”性感女人主动向林成功搭讪。

“你猜呢。猜中我请你”林成功眯起眼睛,盯着她的胸部。其实男人色起来的时候眯眼睛是有道理的,因为这样对方看不出你到底在看什么。

“呵呵,你是中国人。”性感女人笑地时候,会抿起赤红的嘴唇,让男人有犯罪的冲动。

“为什么?”

“蒙古男人一般都很呆,像木头一样,你懂我的意思?”性感女人伸出一根手指,有意无意地轻轻挠动林成功的膝盖。

“美丽,又聪明,请你喝酒是我的荣幸。”林成功也笑了,掏出一张钞票扔到吧台上,“你想喝什么酒,自己点

性感女人并没有点酒,而是把那张钞票拿了起来,直接塞进自己胸前那道深不见底的沟里。

“其实,除了喝酒,我们也许还可以做些别的。”她已经在**裸地向林成功发出邀请。

“我完全同意。”

林成功的笑变得暧昧,上下又打量了她几眼,然后从吧台椅上跳下来,女人挽上林成功地胳膊,好像一对情侣,向楼上走去。别误会,林成功虽然色,但还没色到天塌下来也要泡妞的程度,他就是想找些当地人,打听一些消息。

这个女人的职业证明她在本地肯定混了好长时间,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万事通,问什么都知道。林成功的房间,性感的女人就好像欲火焚身一样,大力关于房门,然后粗暴地把林成功按在墙上,自己火暴的娇躯也压上去,还发出很重的喘息声。

“让我在这里过一夜,我随便你怎么样都可以,不要你的钱。”

“呵呵。”林成功闻言失笑出声,没想到自己在这里居然还能遇到桃花运,“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想在这里过夜没问题。”林成功非常爽快。

“嗯?”女人愣住了,她以为林成功一定会像其他男人那样,把她拉上床,再扯掉她地衣服,做些很爽的事情,可是没想到林成功居然说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这……可是你说的,我不习惯欠别人地人情。”女人恢复正常,不再故意装做饥渴女,她走到林成功床边坐下来,大大方方地脱去紧衣裙,露出里面的黑色蕾丝小三点,然后横躺在**,似乎马上就想睡觉。

林成功扬扬眉毛,搬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来,望着**地尤物,突然推了她一下。

“如果你后悔的话,现在就可以上我。”女人翻过身,背对着林成功,声音显得很无聊。

“美女,聊两句怎么样?”林成功强忍住笑意。

“聊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当地人吗?或者在这里生活多久了?”林成功好像聊家常一样问人家。

“我出生在莫斯科,犯了点事,跑到这里来地,在这里两年了。”女人回答的时候,基本没什么顾虑。

“那你知道不知道,大概两个多月前,这里有没有来过几个中国人?”

“这里天天都有中国人,还有蒙古人,偶尔还有一些其他国家地人。”

“呃……”林成功有点为难,刚才自己也确实问得有点笨,“我问的那些中国人中,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身体不太好,要经常使用轮椅。”

这回**的女人沉默了一会儿,她应该也在回想,可是过了很久,她还是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没有印象。”

“那这两个多月以来,博尔贾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呢?”林成功还是不甘心放弃。

女人突然翻身又坐了起来,很正式地望着林成功,看她的眼神,好像已经认为林成功是个白痴。

“博尔贾是一个特殊的地方?特殊你懂吗?这里天天都会发生一些特别的事,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妓女和警察枪战?又或者酒鬼半夜用刀子刺进自己的心脏?还是镇长夫人其实是个吸毒者?”原来博尔贾小镇这么乱,看上去好像缅甸的金三角一样,黄赌毒横流,人人都是狂热利欲的魔鬼,只要有可能,哪怕一个卢布也会引发一场流血事件。不过林成功对这里没兴趣,这又不是中国,就算地震下冰雹也和林成功没关系,可在这种情况下,寻人就变得非常困难。

发现林成功的脸色变得有些黯淡,**的性感女人神情也不由得缓和下来,毕竟她现在是寄人篱下。

“我能看出来,你是一个好人,听我说,这里不适合你,早点回中国去吧!”说完话,女人倒头又躺了下来,而且很快就呼呼睡去。

林成功睡了一天,已经不想再睡了,就仰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开始独自沉思自己目前的处境。林成功来到博尔贾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自己的老爸老妈,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们,林成功不愿意稀里糊涂过一辈子。

夜越来越深,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窗外还飘起小雪,这应该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不冷,却寒入骨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