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95银 连一只苍蝇也逃不过我的耳朵和眼睛

那个大汉虽然没太听懂林成功和女人之间的话,因为他不认为像林成功这样的小孩子会胆大包天向自己挑战。直到被林成功骂了几句,他才醒悟到这个“小孩子”其实是来踢场子的。

“吼……”

大汉暴怒起来,张开双臂,好像一座大山,向前跑几步然后就猛地向林成功扑去。这下子要是被他扑到,林成功肯定会变成照片。可是林成功竟然一点都不怕,非常平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大汉扑向自己,连那个被吊在天花板上的女人过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咚!”

突然间,响起一个闷钟似的声音,接着又是“卟嗵”,那个大汉在半空中像失事的飞机,一头栽了下来,烂泥似地趴在地上,头上血流如注。

“嘿嘿嘿!”林成功鬼笑起来,手里还掂着一根铁棍,这根棍子应该是刚才那些混混们带进来的,林成功也是无意中看见在自己的身边,就毫不犹豫地使用了。

女人立刻就傻了,赤红的嘴唇张得能吞下去个蓝球,她没想到这么可怕的一个壮汉,居然被林成功一下就搞定了。林成功扔了铁棍,慢条斯理地走过去,眯着眼睛把女人从上到下看了个遍。

“我发现你身材还真不错,不当模特可惜了。”

“你……你……”

“怎么?我刚才很英勇吧?”林成功牛哄哄地昂起头。还在摆自己地英雄形象。

“你……你快点把我放下来,我挺不住了。”女人哭笑不得,一个劲地扭动自己的身体。

“放你可以。你别忘了答应我地事。”林成功不慌不忙。把女人从天花板下解了下来。

女人一只手搂着林成功地肩膀。半瘫在他地身上。又喘息了一会儿。

“我们走吧。不然……不然就走不了了。”

“!”林成功干脆把她抱了起来。离开这栋小房子。看到那些混混们还趴在门面地上滚来滚去呢!

“这……他们……”女人又呆住了。难道这也是林成功做地?

“哈哈哈!”林成功大笑起来。把女人扔上吉普车。正好自己现在缺个交通工具。虽然车不怎么好。也聊胜于无

开着吉普车,林成功带着女人回到小镇里。那个旅馆地房间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否则不用多久,就会有更多的小混混杀上门的,林成功可没有兴趣和他们纠缠不清。

“喂喂,我们现在应该去哪?”林成功放慢车速,问身边已经半死不活的女人。

女人气坏了,没见过这么不懂怜香惜玉的男人,她甚至怀疑林成功是不是同性恋。

“你难道看不出来,我需要休息吗?”

“你刚才被吊了那么久,还没休息够?”林成功故意装糊涂。

“我发誓。你一定是魔鬼派来的。”女人气愤地偏过脸,连看都不想再看到林成功,“继续向前开,不远处有个白房子,从那里向左拐。”

带着一连串的鬼笑,林成功继续开车向前,果然没多远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白房子,看外面的牌子这里应该是镇政府。白房子下面有个小巷,林成功拐进去,结果刚进去就停下了。因为这里是个死胡同,根本没路。

“嗯?”林成功呆了呆,四处看看。不但没路而且还没有门什么的,“你说地是这里吗?”

“是啊。下车吧!”女人咬牙切齿地狠白了林成功一眼,自己推开车门。勉强下了车,可还是有点站不住。

林成功终于表现出一点男人的风度。过去搀住了她。女人向死胡同里指了指,林成功半信半疑地带着她又向里面走了几步。这条小巷堆满了各种垃圾,很脏,而且味道也很难闻,说这里能找到人,林成功实在是难以相信。

“在……在那里……”女人又伸出手,指向小巷旁边的一个垃圾筐。

“这里?”林成功神情复杂,总觉得自己被骗,可还是走过去,一脚把垃圾筐踢开。

小巷两面都是墙,以前涂过白灰,可是年头一长,早就看不出来白色了。垃圾筐被踢开后,这面的灰墙上竟然露出一道小铁门,这让林成功又惊诧又好笑,怎么搞得像中国抗战时的地道战一样?

女人突然推开林成功,蹒跚着走过去,推开铁门,自顾自向里面走。林成功苦笑起来,摸摸自己的鼻子,也跟了上去。从铁门进去后,里面有一个小院,院子里种着一棵很粗的白桦树,树旁边还有一些西装革履好像上层人士的家伙在小声地聊天,女人对这些视若未闻,只管带着林成功走到一栋小房子门前,按响了里面的门铃。

门很快就开了,一个十几岁地小孩子露出头,睁着一双很大很亮的眼睛看看那个女人和林成功。

“他是谁?”小孩子突然指着林成功问那个女人。

“我的朋友,他想见托亚叔叔。”女人露出非常友好的笑容,还伏下身亲切地对小孩子说道。

小孩子人小鬼大,听到那个女人的话,还是不放心,目光又在林成功身上转了半天,这才勉强点点头,然后人就缩回了房门里。女人立刻收回笑脸,斜眼瞄向林成功,又向门里面指了指。

“嗯?我……自己进去?”林成功愣了一下。

“托亚叔叔不喜欢没事的人打扰他。”女人干脆连看都不看林成功了。抱着胳膊,把脸转向另一边。

“我想他应该不会吃人地。”林成功笑着扬起眉头,十分坦然地迈进了这栋小房子。

房子里面非常简单,看上去就是一户普通的俄罗斯家庭。在厨房里有个女人在做饭,客厅里还有个男人在看报纸,电视旁有个小孩子神情专注地打电子游戏。刚才就是这个打电动的小孩子在门口盘问过林成功。

看到林成功进来了,小孩子头都没抬,向自己不远处的一扇房门指了指,示意让林成功进去。林成功倒是见怪不怪,走到那扇房门前,刚想推门而入,突然又停下,最后他决定还是先敲敲门比较有礼貌。

“咚咚!”

“进来吧,尊贵地中国客人。”房间里立刻传出一个即苍老又和蔼的声音。

林成功推开房门,先把头探进去。四处看看,终于看到在房间地窗口边,有一个俄罗斯老人坐在那里,手里还拎着一根拐杖,下巴处地白胡子能有一尺多长。林成功这才走进房间,还把门反手关严。

“呵呵,快来快来,坐到这里。”老人笑得非常慈详,向林成功招招手。又指指自己对面的一把椅子。

林成功乖乖地走过去坐下,看看面前地老人,虽然心里感觉他很神秘,可脸上还是摆出很自然很随意的样子。

“你叫托亚是吧?你好!”

“是啊,我就是托亚。来自中国地年青人,你叫什么名字呢?”老人的脸上始终都带着笑容,似乎连皱纹里都堆满了笑意。

“我姓林,我叫林成功!”林成功铿锵有力地回答托亚老人,然后十分随便地倚靠在椅子地指上,双腿还舒服地伸向前面。

“好吧。那亲爱的林,你找我有什么事呢?”托亚老人似乎对林成功很感兴趣,望着他。老眼中有奇异的光彩。

“我来博尔贾是为了找几个人,其中有一对夫妇。年纪大概五十多岁,他们是两个多月前来这里地。当然了。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中国人。”林成功简明扼要地说出自己的来意。

“呵呵呵呵!”听到林成功的话。托亚老人发出一连串的笑声,“林,你说的那些人,我知道,他们确实来过博尔贾,只不过仅仅是经过而已,当天就又离开了。”

“真的吗?你确定是这样?”林成功盯着托亚老人的眼睛,语气突然变冷。

“当然了,亲爱的林,博尔贾哪怕只是飞过一只苍蝇,也逃不过我的耳朵和眼睛。”托亚老人非常自信,而且老脸上还有几分不易察觉地骄傲。

“你认识那些人吗……就是我所要找的那些人?”林成功突然扔出一个很奇怪的问为什么会这么问?”托亚难免感觉十分意外,林成功要找的人他怎么会认识。

“呵呵!”林成功笑了,笑容十分灿烂,“既然你不认识,为什么他们其中一个人的拐杖会在你的手里?”林成功一边问一边把目光移到了托亚的双手。

托亚的双手始终都放在身前,左手握着右手的手背,而右手则握着一支拐杖。其实那根不是什么拐杖,准确地讲,那是一根手杖,金灿灿的十分豪贵。林成功进到这个房间后,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根手杖,它原本应该是属于他老爸林振邦地,而林成功已经看过它十多年了,再熟悉不过。

听到林成功的话,托亚的表情突然凝固在脸上,望向林成功地目光竟然变得邪恶。林成功丝毫无惧,微笑着与托亚对视,仿佛在望着自己的恋人。

“咣!”房门冷不丁被人撞开,一大群西装革履地人冲出来,他们手里都握着一支冲锋枪,十几个枪口统统指向林成功。林成功不需要看他们,也知道他们就是自己刚进外面铁门的时候,在小院地桦树下见到的那些。

“亲爱地林,这里是博尔贾,不是中国。这里有这里的规矩,这里的规矩由我制订,别人都称它为法律。”托亚老人的语气变得直板和缓慢,声音也不再柔和,听起来很阴森。(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