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00银 我绝不可能让你抓到我爸

掸掸自己的外套,赵先生向前走了几步,歪着头看着托亚,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发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

“告诉我,林天平在哪里?”赵先生完全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那些站在托亚面前男人们手里的冲锋枪,也似乎仅仅只是几根烧火棍而已。

“我不需要回答你们任何问题,因为我不觉得即将下地狱的人,还需要知道什么答案。”托亚老人手拄金杖,傲气十足。

林成功此时有自己的打算,他也不确定赵先生是不是真那么厉害,十几挺冲锋枪都难不住这个神秘的男人。他开始慢慢地悄悄地向后退,虽然这里很空旷,但是当冲锋枪开火的时候,相信车子的后面能多少抵挡一会儿。

这时候,他听到身后有汽车驶来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有两束灯光投来,又是一辆吉普车出现,直冲到赵先生和那些冲锋枪手的旁边停下来。现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而后来的这辆吉普车里的人也看到了现场的情况,车子立刻重新启动,飞快地继续向前冲,想离开这个凶险的地方。

赵先生开来的那辆吉普车刚才停车的时候,没有关掉车灯,当后来的吉普车想逃离的时候,正好有一个角度,让赵先生吉普车的灯光扫在它的车窗上,而且这个角度非常独特,林成功恰好就看到了车里一个人地脸。

“爸……”林成功的眼睛突然睁大。猛地喊了一声。

林成功地喊声没有对后来的吉普车产生任何作用,又或者里面的人根本没听到。反正没有因此哪怕减低一点点车速。赵先生的反应非常快,意识到林天平就在那辆吉普车里,转身就向回跑,想开车去追林天平。

“哒哒哒……”

冲锋枪开火了,如一串串毒蛇的信。疯狂地噬向赵先生。可是赵先生地速度实在太快了,没有一颗子弹能追赶上他,接着他又很随便地甩手还击,巨蟒左轮也开火了。托亚老人的头就好像一个西瓜被大石头狠狠地砸中。一下子就暴开了,鲜血与脑浆四下迸放,溅在那些冲锋枪手的脸上和身上。

“快上车!”赵先生用汉语向林成功大喊。

林成功闻言立刻打开车门冲上后排座位。身手也是难以想像地利索。赵先生也趁那些冲锋枪手们因为托亚地暴死而慌乱时蹿上驾驶位。一只手操作车子。一只手持枪伸出窗外。开始收割那些枪手们地生命。

吉普车好像喝多酒地醉汉。摇摇摆摆地发动起来。追向刚才林天平所在地车子。赵先生手里地巨蟒左轮也没有停止过怒吼。大片大片地火光在枪口闪现。带着震耳欲聋地声音。林成功彻底伏在车座下面。只能听到枪声乱响。却什么都看不到。

冲锋枪手们也不是傻瓜会原地等死。他们重新端起枪。开始向赵先生地车子进行报复。幸好赵先生巧妙地驾驶。一边向前追。一边尽量躲开那些可能会射中油箱地子弹。终于车子越开越远。把那些冲锋枪手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那此时。冲锋枪手地数目最少减掉了一半。死法与托亚相同。都是脑袋被巨蟒左轮地9子弹轰成了烂西瓜。

当林成功已经听不到枪声地时候。才强行压抑住自己激烈跳动地心。从车里爬起来。坐在座位上。看到赵先生仍然稳健而又高速地在向着刚才老爸地车子追。后面地那些冲锋枪手则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哇。老赵。你是蓝宝转世吗?”林成功拍一下赵先生地肩膀。无比惊叹地问道。

“你记住。只要你不怕死。老天爷都不敢收你。”赵先生回答地语气又冷又生不住向赵先生竖起大拇指。这突然发现。自己地手上竟然全是刺目地鲜血。

林成功呆了呆,又看看自己地身上,除了衣服被扯破了两条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伤痕,而且也没有感觉到哪里疼,这血是哪来的?接下来,林成功就发现后视镜中的赵先生脸色有些白,他才恍然记起,自己这只手刚才拍过赵先生。

“你……中枪了?”林成功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颤。

“在肩膀上,没关系,要不了命的。”赵先生特别从容,根本没有自己身上的枪伤当回身。

“可是你在流血,我帮你包扎一下吧!”林成功还是很善良的。

“不用了,有时间再处理提到最快,吉普车在荒原上剧烈地颠簸前进,只为了能追上刚才林振邦的车。然后刚才的枪战,把赵先生和林成功的追赶拖延了能有一分钟左右,幸亏现在天色已经渐亮,远远地能看到林振邦的车子在前面像颗小绿豆,也在玩命地想逃离。

一个想追,一个想逃,车速又差不多,反正在荒原上开车不怕有什么交通肇事,只看谁车子里的油够多,能坚持的时间够长谁就赢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两辆车子也不知道行驶了多远,反正太阳已经升起很高了,赵先生突然叹了口气,车子终于缓缓地停了下来,没汽油了。林成功这时心情很奇怪,又是失望,又是高兴,坐在后面一言不发。

可是不管林成功也好,赵先生也好,都万万没有想到,当他们的车子彻底停下来之后,远处的那辆载着林振邦的车子也停下来了,他们也没油了。这个意外收获让赵先生大喜过望,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兴奋的光彩,一脚踢开车门,拎着巨蟒左轮就跳下车,向远处的吉普车狂奔。

林成功急忙也离开车,跟着赵先生一起追,他心里变得非常复杂,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两辆车子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七八百米,林成功和赵先生只跑了三四分钟就到了。赵先生突然站住脚,把巨蟒举在胸前,很警惕地慢慢向这辆吉普车靠近。林成功在他后面眼珠转了几圈,猛地扑上来,把赵先生死死地抱住了。

“爸……爸,你们快跑,快跑啊……”林成功冲着吉普车大喊。

“你疯了?你快点放开我。”赵先生惊极生怒,吼叫着在林成功怀里挣扎。

林成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双手在赵先生身前死扣一起,如金刚铁锁,让赵先生无论怎么挣都挣不开,连手里的巨蟒左轮枪都掉到地

“林成功,你马上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

“一会儿我给你机会杀……爸……你们快跑

“你已经疯了,他们是恐怖分子,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想我放手你别做梦了,我绝不可能让你抓到我爸。”

两个男人在吉普车前活蹦乱跳的好像两条活鱼,一不小心又跌倒了,两个人又打着滚撕扯在一起。没到一分钟的时间,林成功的力气就大幅衰减,已经到了极限,赵先生终于挣脱了这个粘皮糖一样的大少爷,从地上跳起来,扑过去要捡自己的枪。

而林成功此时竟然不再呼喊,而且跪伏在地上,好像中了邪一样,全身不停地颤抖,一双明亮的眼睛开始泛起红光。

赵先生捡起巨蟒左轮之后,也没顾上看林成功的情况,风一样冲到吉普车门前,猛地拉开了车门。然后他没有想到,车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连司机都没有,赵先生不由得苦笑起来。怪不得刚才他和林成功撕扯的时候,车里没有任何人下来逃跑或者袭击自己,原来在自己和林成功追来之前,车里的人就已经下车逃跑了。

正在赵先生一肚子苦水不知道该怎么倒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身后有风吹来,他立刻警惕抽身向一侧暴闪。

“咕咚!”

赵先生是闪过去了,但是车门就没那么好运了,已经被打开的车门被人撞得整扇都掉了下来,还凌空飞了出去,可见刚才袭击赵先生的那一击力量有多大。

“林成功,你冷静一点!”赵先生看到林成功神情狰狞、双目赤红,好像地狱里爬出来的吃人魔鬼,他这才想起来,第一次见到林成功的时候,林成功也是这个样子,还残杀了云南帮的猴崽子。

林成功现在脑海里已经是一片空白,心底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杀掉眼前的人。他撞掉车门后,丝毫没有停顿,旋过身又再次猛扑向赵先生,这次他连嘴都张开了,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

赵先生见状不再犹豫,面对疯狂的林成功,他也没有再后退,而是突然向前冲,扑进林成功的怀里,和林成功一起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赵先生骑在林成功的腰际,用双手摁住林成功的手,使他彻底不能动弹。林成功动不了,就拼命地扑腾,眼睛死盯着赵先生,喉咙里有一种像野兽般的声音响起。

“林……成……功……”赵先生怒目以瞠,在近距离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向林成功一声暴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