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万岁

第107银 去你家门口泼汽油锁铁链写大红字

个人正下着呢,突然棋飞了,都被吓了一跳,抬头看)]那个中年男人呼地站起身,还非常粗暴地推搡林成功。

“你他妈想干什么?找打架啊?”

“谁找打架?你们这两个小毛贼,居然骗到我的头上?你们也不睁大自己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信不信我把你们全送到派出所里去?”林成功好像一个街头地痞,也反手去推那个中年男人,还大声地喊着。

这下可热闹了,大街上那么多人,全被林成功给惹来了,没几分钟的功夫,黑压压一大片,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围观的群众。那个摆棋摊的老头眼尖,见势不妙拿着棋早就跑没影了,只剩下林成功和那个中年男人还在争吵。

中国缺什么就是不缺人,有人就有江湖,也不知道是谁居然还报了警,没多久两个便衣警察开着警车来了,好不容易挤进人群,看到林成功和那个中年男人还吵个没完,就把他们两个都带回了派出所要教育一下。

“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要吵架?”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一个老警察声色俱厉地“教育”林成功和那个中年男人。

“嘿嘿!”林成功鬼笑.了两声,起身凑过去,“老哥,不好意思,咱们是同行啊!”

“同行?.什么意思?”老警察愣了一下。

“我也是警察啊,真的,我今天.没穿警服。”林成功信誓旦旦地说。

那.个中年男人听说林成功是警察,吓坏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和警察吵了一架。他战战兢兢也站起身,凑到林成功和老警察面前。

“这位警察……大哥,不.好意思,不,不好意思,我看这是……这是误会。”

“什么误会。下去!”林成.功立刻扳起脸。像哄野狗一样把中年男人又哄回了座位上。

“你也不用喊。你说你是警察?证件呢?”老警察皱起眉头问林成功。

“我……我没带证件。我来哈尔滨是私事。所以……”林成功支支吾吾地。

“没带?我看你是冒充吧!”老警察眼神变冷。上下打量林成功。“你地胆子也太大了。居然冒充警察。你信不信我拘留你十五天?”

“啊。你不是警察。喂喂。警察同志。你快点抓他。绝对不能轻饶了他。”中年男人又站起来了。指着林成功大呼小叫地。

林成功没理身后地中年男人。伸手把老警察办公桌上地电话拿起来了。很从容地递向老警察。

“你可以打电话问啊,我是北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刑警,我叫林成功。”

“咳,你先回去坐着!”老警察看林成功这么肯定,他也不好意思太过份,伸手接过电话。

林成功回到自己椅子上坐好,看到中年男人也坐了下来,还不停地擦汗。林成功不由得又鬼笑几声,还拍拍人家的肩膀。

“兄弟,你很热吗?”

“啊?呃……是啊是啊,哈哈,天挺热的。哎,警察……同,同志,你热不热,我给你买瓶饮料吧!”中年男人越擦汗越多,还涎着脸傻笑。

林成功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转回头不再理他,装起大爷的样子。中年男人只好没话找话,主动和林成功聊天,林成功就哼哈地对付着。

办公桌那边的老警察拨通了北河市公安局的电话,又转到刑警大队那边,接电话的不是孙焘,而是一个普通的刑警,可也认识林成功。听说林成功跑去哈尔滨,还被带进了公安局,小刑警吓坏了,连滚带爬跑去找孙焘。

孙焘正写材料呢,听到林成功的事,立刻扔下材料,跑来接电话。

“喂喂,你好,我是北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孙焘。”

“哦,孙队长你好,我这边现在有一个人叫林成功,自称是你们那里的刑警。”

“啊?刑警?呃……咳咳咳!”孙焘剧烈地咳嗽起来,想死的心都有了,没想到林成功居然离谱到跑去外地冒充警察,“我……咳,我想问一下,他出了什么事吗?”孙焘还是很狡猾的。

“哦,倒是没出什么事,他在大街上和人吵架,影响交通秩序,我们就把他带回来了。”老警察和善地向孙焘解释。

孙焘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大手帕,擦自己头上的汗。

“这样就好,哦对了,林成功确实是我队里的刑警。如果他有什么要求,麻烦你们能帮助支持他。”

“麻烦?”老警察拉了个长音,意味深长地望向林成功。

林成功急忙又跑过去,从老警察手里抢下电话。

“喂喂,孙大头,孙大头啊,我是林成功!”林成功不管三七二十一,

话里大喊大叫。

“我……”孙焘彻底败给林成功了,瘫在办公桌面上,几次想吐血,“大少,你……你干什么呢?”

“我干什么还用你管吗?孙大头,我现在回不去了,你快点弄个车来接我。”林成功意气飞扬,一边说还一边比比划划,好像战场上的将军,让老警察和中年男人都目瞪口呆。

“我这里……没有车啊!”孙焘当然不可能没有车,但是公车他是不能拿来私用的。

“真他妈小气。”林成功很不高兴地骂了一句,又砸了两下手里的电话话筒,“孙大头,你跑趟我的学校,让唐甜弄个车来接我,我就在哈尔滨什么什么路派出所呢!”

“行,大少你.等着吧!”孙焘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不对,应该说是摔断了。

林成功得意洋洋地把电.话也挂下,然后看看身边的老警察和中年男人,只见他们的眼珠子都快飞出来了。林成功愣了一下,想起自己现在好像应该低调一点才对。

“嘿嘿,.谢谢你,谢谢!”林成功向老警察微微行礼,表示感谢。

“你……你……”老警察都不会.说话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你刚才讲电话的那位……是你们刑警大队长?”

“.是啊,他叫孙大……哦,对了,嘿嘿,我们队长很和蔼的,平易近人,对对,就是平易近人,平常和我们像哥们一样,嘿嘿嘿!”林成功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好像有点过份,抓着头向老警察胡编乱造地解释。

那个中年男人终于相信林.成功真的是警察,他感觉自己撞枪口上了,这下恐怕要倒大霉。

“这位……警察同志,刚才.我……我真是误会,我不知道您是警察,不然的话,我哪敢啊!”

“你?臭小子,混蛋。”林成功想起刚才的事,又气不打一处来,挥手猛打他的头,“居然敢和我吼?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敢不敢吼了,你再吼啊,让你吼……”

林成功下手很重,把中年男人打得四下逃蹿,林成功就追着打,老警察的办公室里都快开了锅了。

老警察十分无奈,头一次见到林成功这么另类的警察,急忙从办公桌后面跑出来,拦住林成功。

“小林同志,别冲动啊,冷静一点。”

“冷静?好吧!”林成功勉强点点头,然后还意犹未尽地指着那个中年男人,“王八蛋我告诉你,我今天给这位老哥面子,放你一马,再让我遇到你,我就打折你的腿,去你家门口泼汽油锁铁链写大红字,把你妹子买到洗头房里去。”

老警察差点原地摔倒,这哪是警察啊,比黑社会还狠呢!中年男人也不敢顶嘴,喏喏几声后,推开门就往外跑,林成功追了两步还要踢人家,幸亏又被老警察扯住了。

“小林同志,你消消气,坐下来喝杯水。”老警察人真不错,还亲手给林成功倒了杯水。

“嗯,谢谢你啊!”林成功的脸皮太厚了,接过水咕咚两口喝光光,挥起袖子擦擦嘴,“我告诉你,就像这种小瘪三,我见过的多了,从来就没有敢和我得瑟的。哎哎,你别不信啊,不是我夸口,要是在北河,我能让他跪下给我舔脚指头。”林成功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唾沫横飞地跟人家老警察白话起自己以前的光荣历史。

老警察很有耐心,其实人家就当故事听了,陪着林成功一直到晚上,中午的时候,还请林成功吃了顿饭,让林成功也有些感动。到了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一辆林肯越野车悄无声息地驶停在派出所门口,一男一女匆匆忙忙下了车,直冲派出所大厅,脸上的神情都十分严肃和郑重。

几个值班的警察看到这一男一女,立刻就给拦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北河林大少在哪里?”男人一把揪住其中一个警察的衣领,眼睛里闪着刺目的寒光。

“什么大少大多的,这里是派出所,你们到底有事没事?”警察态度还严厉,推开男人还大声地喝问。

那个女人突然拦住同来的男人,勉强露出一点笑容。

“不好意思,这位同志,我们是来接人的。有一位叫林成功的人,在你们这里吗?”

“林成功?你们等一会儿!”警察看看面前的女人,总算感觉这不是坏人,转身去查今天的纪录。

查了一会儿后,警察总算查到确实有一个叫林成功的正在派出所里,就回头向一男一女招招手。

“你们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