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024、你算老几啊

这话出来,场中一片哗然。

赵广海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蛮横不讲理,且不说这事情到底谁对谁错,解决不了,就让自己的保镖跟别人的保镖打一架?

决斗?这是多少年前的做法了?

“老赵,我们是商人,不是黑社会。”骆宇煌也是无奈的揉了揉额头:“我知道你喜欢地下黑拳,好像还养了几个拳手跟人家赌钱,但我是没什么兴趣的。”

所有人看向赵广海的目光,也带着些微不屑,想必对于他暗地里那些勾当,也是极为不齿的。

“老骆,这话就不对了。”赵广海既然开了口,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你的保镖打了我儿子,我又不可能跟你为难,保镖的事情,就由保镖解决,我觉得这种方式合情合理。”

“好一个保镖的事情保镖解决!”一直保持沉默的老卫冷不丁开口说了一句:“我也是骆家的保镖,不如就由我来跟你的保镖打一场,如何?”

说着,轻描淡写的瞥了那个保镖一眼,而同时对方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均是带着森森杀意,似乎连周围的空气都冰冷了几分。

“呵呵,老卫,这事还真轮不到你出头。”赵广海也略微了解老卫的实力,当即就开口拒绝:“打我儿子的人不是你,谁动的手,我找谁解决,我很讲规矩的。”

说着,阴冷的目光盯着陈辰,而所有人的目光也齐刷刷投射过来,看陈辰如何应答。

“那个……”在所有人瞩目中,陈辰轻松的将手放到嘴边清了清嗓子:“你算老几啊?”

这句彪悍的话一出来,顿时引得所有人一阵愕然。

“开口闭口三个选择?我凭什么要选择?”陈辰冷笑一声,不屑的瞥了赵广海一眼:“你说三个选择就三个选择?我一个都不选,你能把我怎么地?”

冷场,还是冷场!

这一席话实在是彪悍到了一种境界,颇有“任他狂风暴雨我自巍然不动”的气势。

“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说什么别人都得听你的?”陈辰轻蔑的声音继续传出:“你算老几啊,你叫我打我就打?我又不是你养的猴子,凭什么演戏给你看啊?”

“你说什么?”赵家父子两被呛得一句话也接不上来,脸上绿油油的极为吓人,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要撑破了:“你他吗的找死?”

“吓谁呢?你们也就会点仗势欺人,除了吓吓弱势群体还能做什么?”陈辰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在那里奚落着:“我今天就一条都不接受了,你能怎么样吧?”

“你今天不接受,就别想出这个门!”赵广海恶狠狠的吼了一句,随即对着自己那个保镖挥了挥手。

得到指令,那保镖走到门边,将大门给关上了。

“小赵,这是做什么?”看到这一幕,几个老者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我们好歹还是榕商会负责的人吧?你在我们的地方乱来,这是什么意思?”

“几位前辈,我绝对没有跟你们为难的意思。”赵广海恶狠狠的瞪着骆宇煌和陈辰:“你们看见了,他们欺人太甚,今天我无论如何都要出这口气。”

“小骆,你也不要太过威逼了。”几个老者又将目光投向骆宇煌:“我们榕商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团结,目前这种情况也不要纠结谁对谁错,大家各自退让一步,把事情解决了算了。”

“这还得看老赵的意思。”骆宇煌玩味的看了赵广海一眼:“不如大家各自退让一步,你儿子的医疗费我出了,这事情就算了吧。”

“我稀罕你出医疗费?我没钱啊?”赵广海怒吼一声:“不行,今天要么当着大家的面赔礼道歉,要么就让两个保镖打一场,必须二选一。”

“你说打我就打?”陈辰冷笑一声,正待再说什么,却被骆宇煌一下拉住了。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那句必然是“你算老几啊”。

这样一来,场面似乎又陷入僵局。

“我似乎看出一点头绪来了。”

就在所有人沉默的时候,上首一位老者突然发现了什么,疑惑的看着陈辰:“这位小兄弟说的是‘你叫我打我就打’,而不是‘我不打’,这中间似乎有点猫腻?”

这话一出来,众人顿时也察觉到了这细微的不同。

你叫我打我就打?

这意思并不是说不打,而是说不会听你的意思,你想我打,我偏不打。

“这位小兄弟的意思,倒也不是不打,否则就会直接说‘我不打’。”另外一个老者也想透了这中间的问题,当下笑吟吟的说道:“看起来只是觉得白打一场没意思,所以不想打。”

“说来也是,人家是小骆的手下,又不是小赵的手下,不会听小赵的。”之前那老者笑着点了点头,接口继续分析道:“就算真要求打,也得有点彩头才合情合理啊。”

“这比较符合江湖规矩。”另一个老者颔首而笑,眼神渐渐迷离:“我们那阵也有通过比武解决争端,但都得花钱请拳师,还得出点彩头讨个吉祥,否则人家拳师才不会出手呢。”

听到这番分析,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赵广海。

“好,既然如此我也不怕什么,我就拿出十万跟老骆赌这一场。”赵广海平常就喜欢赌黑拳,此刻自然没有一点畏惧:“要是我输了,这件事就再也不提。”

“跟我赌有什么用?”骆宇煌淡淡一笑扭头看向陈辰:“要赌也该跟他赌才对。”

“也好!”赵广海扭头看向陈辰,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赢了,十万拿走,这事一笔勾销;你要输了,我也不要你的钱,你让我儿子打十耳光,此事同样一笔勾销。”

“没兴趣!”却不想陈辰毫不犹豫就拒绝了:“才十万,太没意思。”

现场再次一片哗然,所有人饶有兴致的看着陈辰,觉得这个不讲规矩不按常理出牌小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偏偏又那么惹人喜欢,骆宇煌到哪里寻来这么一块璞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