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049、我就是主人

随着助理的话音,一个光圈套在陈辰的身上,并上下划动了一下。

接着,助理冰冷的声音传来:“开启新权限,可以启动轻型工厂,获得招募权限,可以从罪犯中挑选值得信任的人进行招募,在你需要的地方工作。”

听到这两个新权限,陈辰不由内心一喜。

“简单说明一下。”这个时候,助理又补充道:“你目前还没有拥有三级权限,因此无法进入三层,无法使用三级监控设备和三级装备库,只不过是提前帮你开启了两项功能权限而已。”

“我理解,可以看作是提前的奖励。”陈辰明白过来,当下点了点头招呼众人:“走,我们去轻型工厂看看。”

对此众人也是充满期待,当下一群人从实验室出来,进入了通往厂区的房门,走过长长的通道之后,眼前豁然出现一个广阔的空间,而里边则放置了各种机械设备,以及堆积如山的材料。

“这是轻型工厂,主要用于生产一些小型的武器装备或者设备,各种材料这里都有。”趁众人正在四处查看,助理也一边解释着:“但是我得提醒你,现在材料和能源本来就缺,最好节省一点使用。”

“我知道。”查看了一圈,陈辰定了定神问道:“助理,现在监狱的能源,还能支持多少时间的消耗?”

“换算成你所在世界的现实时间,至多还能支撑半年!”助理计算了一下,然后回答:“但三个月后,能源就会处于红色警戒线以下,到时候各种防御设施的功能将会逐渐开始变弱,至多半年,所有防御设施将会彻底失效。”

“这么紧迫么……”听到这个时间,陈辰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不过事情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陈辰反而不着急了:“反正我尽力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实在不能完成,大不了一起完蛋。”

“监狱主能源,来自于一种高浓缩结晶,这种东西很多星球上都有。”助理又解释道:“虹膜扫描仪特别记录了这种结晶,一旦发现,便会做出提示,我想,只要在你所在星系内好好寻找一下,应该能找到的。”

“星系?”听到这话,陈辰不由翻了翻白眼:“你开玩笑么,我所在的世界人类刚刚开始探索太空,最远不过探索出一两个星球,我怎么到星系里边去寻找?”

“这就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了。”助理冷漠的回应着:“如果短时间内确实无法找到这种结晶,那么就得开启备用能源系统,而这种落后的能源系统采用燃烧供能方式,也就是说,你需要找来大量可以燃烧的东西维持它的运转。”

“尼玛……这么大个监狱,得砍掉多少森林才够烧啊……”听到这话,陈辰仍旧是一脸刷白:“好像哪一个都不容易啊,三个月吗……简直是逼我。”

“总之,事实就是这样了。”说完这件事,助理转移了话题:“那么,现在轻型工厂已经开启了,你决定好招募对象了吗?”

“这个简单!”陈辰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其余几人:“眼镜蛇司令官,撒旦,基连,他们三个就任技术人员,给予工厂和实验室使用权限,负责各项技术开发;尼基塔、娜塔莎,就任监狱协警,给予治疗室和训练场使用权限,负责监视被招募罪犯;西蒙海耶,就任监察者,给予治疗室、训练场,外加监控室使用权限,负责监测整个监狱罪犯的动向。”

“明白了!”

接到指令,助理当即行动起来,数个光圈分别在众人身上划过,授予了相关的职务和权限。

得到这样的重视和信任,几人也是纷纷露出激动的神色:“典狱长阁下,感谢你的信任,我们一定不负你的重托。”

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一旦被典狱长看中进行招募,好处可是太多了。

首先不需要再回到牢房里去,可以在大厅内享受到监狱雇员的待遇,可以使用舒适的雇员房间、餐厅等,像西蒙海耶、尼基塔、娜塔莎这种获得了治疗室和训练场的权限,还可以跟陈辰一样使用各种药剂以及强化装置,同时可以在训练场进行虚拟实战训练,这对他们实力提升大有益处。

所以,他们激动的赶紧接受,是可以理解的。

陈辰也是略带激动的点了点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真正体会到做主人的感觉。

是的,我是这里的典狱长,这是属于我的监狱,在这里我就是主人,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任何穷凶极恶的罪犯,不管你曾经是多么的阴狠狡猾,多么的嚣张而不可一世,来到这里,通通只是我管理之下一个小小的罪犯,我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除了与我合作,别无它途!

“典狱长阁下。”等平静下来之后,基连又开口切入正题:“不管是去寻找那种结晶也好,或者寻找大量可以燃烧的东西也好,这都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因此,你在外边,必须首先考虑建立起庞大的势力组织,这样后续的行动会方便很多。”

“没错!”眼镜蛇司令官也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也许你对我们眼镜蛇以前那些事不以为然,但你要知道,获得霸权,是获得资源和能源的捷径!”

“所以,你们迫不及待的表示效忠,诱惑我去获得霸权?”陈辰笑了起来,总算明白了之前几人为何有那么急迫的表现:“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我考虑考虑吧。”

弄明白了这么多事情,身上又带着这么沉重的任务,陈辰离开了监狱空间。

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到了该出发的时候了。

下午五点,陈辰前往机场,登上了飞往赫尔辛基的航班。

路途很遥远,足足要飞行十来个小时,闲得无聊之下,陈辰戴上了耳塞,听着歌开始睡觉,前段时间比较疲劳,此时总算能够舒坦一下了。

这一觉睡得很好,算是养足了精神,直到抵达赫尔辛基国际机场,才被空姐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