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124、会微劲的西南第一高手

布加迪威龙发出阵阵嘶吼,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驰而去,前边不远的地方,已经出现了粼粼波光,将城市灯火倒映在其中,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反光。

陈辰右手控制方向盘,左手伸出车窗外,心念一动,储物柜中的榴弹发射器已经出现。

虹膜扫描仪将一切参数标示了出来,引导陈辰进行瞄准,待锁定目标轨迹之后,毫不迟疑的将第一颗榴弹发射出去。

榴弹划出一道弧线落下,但前方的车却已经发现了危险,当下朝左侧一滑,车轮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瞬间就偏离了原本的移动路线。

榴弹落在了地上炸开,却没有击中目标。

“咦,是赵玄虎在驾车吧?一个月不见,实力渐长啊。”陈辰略微愣了一下,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倒想看看你还能怎么躲。”

说着,收起榴弹发射器,转而取出十只萤火虫炸弹,手一松将其放飞出去。

十只萤火虫炸弹展翅飞舞,星星点点的光华在夜空中显得极为绚烂,随即,便找准目标,分散开来循着不同方位不同角度,朝前方的车扑去。

而这个时候,前方的车也一头冲进了码头,发出刺耳的刹车声侧滑一大截后停下。

车门打开,赵玄虎拖着赵广海从里边下来,快速逃离。

他们刚掏出七八米,十只萤火虫炸弹就一头扎入车内,并同时引爆,巨大的气浪将车掀起几米高,碎片四下横飞。

爆炸也将赵家父子震倒在地,看到这一幕,陈辰也冲入码头将车停下,然后下来追了上去,此刻他距离赵家父子不过几十米,几乎触手可及。

见陈辰追赶上来,赵家父子也是有些惊慌,他们意识到行动已经败露,赶紧挣扎着爬起。

但此刻的陈辰已经将速度提升起来,虹膜扫描仪甚至已经计算出了双方相对速度,照这个局面来看,只要不出现意外,他们是绝对无法逃脱的。

只可惜,意外发生了!

就在距离赵家父子仅有十米的地方,侧面突然冲出一个瘦高的身影,动作极为迅疾,横身挡在陈辰面前之后,拳脚如飞,每一下击出都卷动着周遭气流,显得充满威势。

陈辰已经看出,对方的力道足以伤到自己,当下不得不连连后退,暂避其锋芒。

而趁着这个空挡,赵家父子飞快的起身跑到江边一艘快艇之上,发动起来迅速逃离。

陈辰被逼得后退了七八步,最后还朝后跳开,这才摆脱了连续的攻击。

眼见追不上赵家父子了,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凝神打量着眼前的对手。

一个干瘦的老头,长得很高,目测超过一米八五,身着一件灰色长衫,不过全身却是瘦得皮包骨头,两只手就如同两只锋利的鹰爪,小眼睛透出一丝刀片般的锋芒。

虹膜扫描仪中,老头身体周围赤红一片,更让陈辰惊讶的是他的战斗值:800!

竟然跟火云邪神普通状态也差不太远,看起来自己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世界的确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在表面平静的背后,其实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就比如这种武道高手,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但却真实的大隐于市。

就在陈辰打量对方的时候,老头也用锋利的目光注视着他:“哼,小子,死之前不妨告诉你我的名号,免得你死得不明不白,我是西南第一高手容铁,死在我手里,你可以瞑目了。”

说着,脚下一弹便扑了上来,两手闪电般抓向陈辰脖子。

对方的速度倒真是快,陈辰目光不由一凛,但就在这个时候,之前那种奇异的感觉再次出现,四周一切仿佛变得缓慢起来,就像是处于浓稠的**之中,而对方的一举一动也历历在目。

伸臂,格挡,手臂肌肉瞬间就拉伸了十多次,微劲瞬间卸去了对方手上的力道。

却不想,一层力道卸去,对方双爪却突然震动了几下,另一层力道喷涌而来,就像是海浪般,一波平息一波又起。

陈辰眉梢一扬,肌肉纤维再次颤动,同样是一波新的微劲震荡而出,将对方的力道抵消。

“咦?”这样一来,反而是容铁感到吃惊了,当下收招后退了几步。

“微劲?竟然也是微劲?”陈辰也是一惊,小心翼翼戒备着。

没有想到,除了火云邪神,自己竟然在现实世界遇到一个同样会微劲的对手,而且从刚才那短暂的交锋来看,对方对于微劲的掌握还极为熟练。

而另一边,容铁也是极为诧异,突然想到什么,眉头顿时紧锁一起:“既然是微劲,那么,是你杀了她?”

“他?她?”这奇怪的话让陈辰有些摸不着头脑。

“废弃工厂那个矮胖女人,她是我的情人!”容铁紧盯着陈辰,小眼睛中透出一种怨毒和杀机:“她是被一个会微劲的人杀掉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你的情人?”陈辰怔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你的口味还真独特。”

“我要用你的人头祭奠她!”容铁咬牙切齿说出这句话,脚下一弹又冲了上来。

陈辰眼前再次浮现出那种浓稠而缓慢的感觉,当下也是手脚不断挥舞,并启动微劲跟对方的拳脚交织在一起,双方都在不断架住对方的攻击,伺机想要绕开格挡攻击到对方身体。

没有太多花巧,就是速度与控制力的比拼,谁的速度更快,就能抢占先机,谁的拳脚更为精确,就更有可能攻击到对方身体。

其实,武学到了一定境界后,不正是如此的大巧不工么,任何招数任何技巧,不都是为了提升速度和精确度么,当速度和精确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招数和技巧,也许不是那么重要了。

拳脚相交的时候,陈辰内心也渐渐产生了一些明悟,而随着这些明悟,周遭一切也渐渐不那么浓稠和缓慢,渐渐恢复了正常状态。

但陈辰却知道,这并不是周围的一切变慢了,而是自己越来越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