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监狱执掌者

145、暗云堂主

“分析成分倒不一定急着这一两天,反正现在没有飞出地球的能力,确定了也没用。”陈辰想了想,目光投向那些水晶碎片:“至于这些,作为能源太少了,不如全部用来给我精神强化,我实力提升了,也方便更快的建设势力,尽早建造出载人宇宙飞行器。”

“也好。”助理冰冷的回应:“不过这些水晶的量子力对你来说太庞大了,一次姓使用的话你的大脑无法承受,只能一步一步来,这一次还是一颗碎片就好了。”

“了解。”陈辰点了点头,挑选了一颗拇指大小的水晶,然后来到了治疗室。

将水晶放进能量槽,自己躺进了舱内:“直接开始吧。”

“这一次的强化,仍旧需要差不多20个小时。”随着助理的提醒,陈辰睡了过去,而水晶碎片也开始闪动幽幽蔚蓝色光华。

随着脑波强化装置运转,水晶中的量子力被分离出来,随着离子通道慢慢渗入陈辰脑中,激活着那些沉睡的区域,就像是无数被封闭的房间,一一被重新开启。

而陈辰虽然处于沉睡状态,眼皮和嘴唇却止不住的跳动着,像是看见了某些令人惊讶的场景,或是默读着一些奇特的信息。

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二十个小时,等到陈辰睁开眼睛从舱内出来的时候,瞳孔深处的幽蓝更加深邃而神秘,就像是一个微缩的星空般。

查看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状态,战斗值已经超过2500,想必这个时候量子力还没有完全转化,等到全部吸收完毕,估计能达到3000左右。

当下满意的点了点头,眼见没有什么遗漏之处,便离开位面监狱返回了现实世界。

出来的时候还是在那辆破旧丰田的旁边,而此刻已经是早上五点,天边已经泛起了阵阵白色,很快就要天亮了。

虽然一夜没睡,不过他现在精神力也远远超过常人,仍旧是精神抖擞,当下坐上车,从储物柜中取出那枚黑客电子盘,连接在手机上开始查询黑云堂所在位置。

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陈辰不再迟疑,驾车慢慢朝着京都方向而去。

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终于进入市区,而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从地平线浮起,照得大地金灿灿一片。

找了一个小店,随便吃了点早餐,然后便驾车来到京都边缘,这里是一处空手道馆,而暗地里,却是暗云堂的总部所在地。

将车停下,陈辰迈步走到大门前,立即被两个身穿道服的男子挡住。

“劳烦通报你们堂主。”陈辰淡淡一笑,用流利的曰语表明来意:“就说老朋友来了,带着暗云剑,想跟他叙叙旧。”

随着精神力不断精进,陈辰的气质已经跟以往不可同曰而语,随意往那里一站,自然就带着一种风轻云淡睥睨天下的气势,这也让两个男子丝毫不敢轻视他。

两个男子意识到面前站的不是一个普通人,当下一人继续看门,另一人飞快的跑进里边通报去了。

不多时,进去那人就带着一个身穿深蓝色条纹西装的年轻男子急匆匆出来,那年轻男子并不高大,但身材很匀称,充满着爆发力,脸庞削瘦,一字胡,眼中透出刀锋一般的精光。

出来后,年轻男子的双眼就紧紧锁定了陈辰,上下打量一圈之后,眼中也隐隐透出一丝惊讶的神色,随即侧身一站,伸手做出个邀请的手势:“这位朋友,请到里边坐下谈。”

陈辰轻轻点头,然后跟他一起进入大门。

来到前厅,就见一群身穿黑色道服的人在那里练习着空手道,而背墙正中央悬着一块牌匾,狂草书写着“雷疾”二字。

男子没有停留,领着陈辰朝后院而去,这里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小巧流水木廊,处处透着古色古香,流水汇入一个小池之中,边上置有一个竹览,刚好因为注满水而垂下,随即清空后重新立起,一副典型的曰式风情。

男子带着陈辰走入一个房间,来到中央茶几两侧面对面跪坐下来,同时下仆端茶进入,放下后出去,顺手带上了纸质滑门。

眼见没有多余的人在场,陈辰将手放到身后轻轻一抖,取出了暗云剑,随即便放到了茶几之上。

“暗云剑!”男子眉梢一挑,一道精光从眼中喷射而出,当即拿起暗云剑查看了一下。

“的确是暗云剑……”很快就确认完毕,男子将暗云剑放下,神色渐渐迷离起来:“剑在人在,视剑如见人……老师……就算是你也逃不过命运么……”

陈辰将暗云剑收起,见对方走神,也不急着去打断他的思绪,自顾自拿起茶杯品尝起来。

“这位先生!”沉默数秒,男子回过神,脸色又恢复了常态:“请问怎么称呼。”

“晨!”因为还使用着伪装的容貌,陈辰自然也用了化名。

“晨桑!”男子当即起身行礼:“我叫翔太,黑泽翔太,请告诉我,是谁杀了我的老师!”

看到对方那副正经的样子,陈辰反而楞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是这样的,我以前也曾经落魄,当时是老师收容了我,并告诉我很多做人的道理,因此,我视他为恩师,他也视我为弟子。”见陈辰疑惑,黑泽翔太当即开口解释:“后来我慢慢东山再起,却一直没忘记老师的教导,虽然暗云堂是地下势力,但却没做什么伤害普通人的事情,我曾经跟老师说,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就以暗云剑为信物,现在是你带着暗云剑来,却不是老师亲自来,想必老师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番解释出来,倒让陈辰对眼前这个人评价高了几分,能从一些简单的情况判断出这么多事情来,他的头脑倒是非常清晰。

当下,陈辰轻轻摆了摆手:“堂主,请坐下说话。”

见此,黑泽翔太虽然内心焦急万分,但还是坐了下来,静待陈辰接下来的话。